第26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站在圈子最里面的萧禾忽然觉察到气氛不对,跳上一名师弟肩头仔细一瞧,便知道问题所在。
  他也在心里暗恨,恨自己为何要揽这么大的麻烦!真是吃力不讨好,反倒给归元宗做了嫁衣。
  眼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按照鼠群现在的动向,归元宗所在的位置首当其冲,他们不过承受鼠群分流的伤害罢了。
  这也是众人虽然羡慕嫉妒恨,却无一人敢往归元宗方向跑的原因。
  “归元宗的各位,你们且顶好了!顶不住时,可随时向我们这边靠拢!”萧禾向宁倏一大声呼唤,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和算计。
  就算归元宗真的靠拢过来,也只能站在他们的外围,再不甘心,也得成为他们的防护罩。
  “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宁倏一怎不知他的那点小九九,只是冲萧禾微微一笑,抱起了陆清舟,“毕竟,我们有猫!”
  若非此刻大敌当前,萧禾便要不顾身份地大笑起来。
  一只毫无灵气的普通村猫,你还指望它当英雄不成?
  “来了!”这时,老鼠们已经杀入归元宗近前范围,眼看着就要向归元宗的阵营狠狠扑去。
  归元宗弟子们各个精神抖擞,齐刷刷地一跺脚,发出了一声吼。
  那声音如同山崩地裂,震得地动山摇。
  与此同时,每个归元宗弟子身上的猫爪印里,发出了一道银光。
  近百道银光冲上苍穹,结为一点,又散落下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猫爪印,直接将归元宗弟子所在的那方土地笼罩了进去。
  原本气势汹汹的老鼠们见此状况,急急踩了刹车,却因为惯性,又止不住地向前滚了几滚。
  鼠群的前线顿时崩溃,仿佛那浪头还没劈头盖脸地拍下,就破碎成了浪花一朵朵。
  它们连滚带爬,在归元宗阵营旁边擦身而过,绕了开去,连一根耗子毛都没敢留下。
  “师叔,弟子们是否可以主动出击?”此时,洛念山在一旁低声问道。
  宁倏一环顾四周,朝着前方一指,最外层的弟子纷纷大喝一声,齐齐向前方聚拢,汇聚成“人”字形。
  “杀!”三十多名弟子整齐划一地使出轻功绝学,化作一道光剑,冲向鼠群。霎时间,银光大作,直冲云霄。
  鼠群也发出了“吱吱”的叫声,化作灰色浪潮,狠狠冲向光剑。
  光剑杀入鼠群,立即化作一条银色长蛇,四处游走。
  灰色的浪潮被四分五裂,血溅四处,在地上落下点点金光!
  众人定睛一瞧,那些金光竟然是一地泛着金光的灵石!
  银色光剑所到之处,那金色灵石铺路似的铺了一路,被后方的弟子收集起来。
  “杀老鼠,可得灵石!”有人惊喜地大叫了一声,众多正道、魔宗、妖宗弟子见状,立即行动,使出各家本领,杀得鼠群一时节节后退,化作满地金光。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在灵石的诱惑下,修士们渐渐忘记了方才的恐惧,点起了斗志,各个杀红了眼,反扑鼠群,将灰色的浪潮化作金色的波浪!
  “嘟——”一声长鸣自空中响起,中间那透明的石柱下,忽然泛起了淡淡的红色光芒。
  所有的老鼠们抬起头来望向那柱子,一双双眼睛变得通红,发出了骇人的红光!
  它们朝着人群龇牙咧嘴,像是暴走了似的,反扑向人群,撕开了各方队伍,攀爬在众人的身上,啃咬着他们暴露在外的皮肤,惹得处处惊叫,血花四溅。
  邱玲儿见状不忍直视,以袖遮脸,避开了视线。
  “宁师叔,老鼠已经暴走了,洛师兄他们不会有事吧?”徐珂看着外面那老鼠吃人的惨状,不由得头皮发麻。
  “放心!”宁倏一头上顶着陆清舟,显得自信无比,“他们可有我家阿雪独门秘技——啊呜喵喵阵护持,哪那么容易被老鼠咬?哎!”
  陆清舟哪容得了他满口胡言乱语,自是两爪子下去,给宁大师叔做了个鸟窝头。
  什么啊呜喵喵阵,都是忽悠外人的,奥秘就在弟子们这特制的道袍里。
  毕竟收了那么多门派贡献点,每一件道袍都被宁倏一请人进行了加工,在布料下绣上了阵法节点图纹。
  当这些弟子按照一定轨迹列队并同时运作功法时,这些阵法节点就可以相护连接,并按照他们所处的位置不同,摆出不同的大阵。
  眼前的防御阵,原本只是归元宗一个基本阵法,但因为宁倏一在每一件道袍里都缝了一点点与众不同的材料,能将猫儿特有的气味释放出来,并无限放大,所以才能恐吓住那群老鼠崽子。
  别问这些与众不同的材料是啥,问起来,陆清舟现在都觉得屁股上那一块儿凉飕飕的……
  想到自己之前遭受的耻辱,陆猫儿又抬起爪子,将那鸟窝抓成了菜刀头。
  “噗……”邱玲儿瞅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一声。方才心里那点儿恐慌和不安,也随着这一人一猫的举动,渐渐退散而尽。
  原本只是碍于缥缈门和归元宗多年的交情,她不得不选择归元宗。可现在,她对宁倏一是真心拜服。
  明明只是一个炼气三重的年轻小子,却总是充满自信,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叫人忍不住便被吸引住了视线。
  邱玲儿的脸颊微微泛红,目光时不时瞥向宁倏一。
  陆清舟看着那姑娘隐在发丝下的耳尖泛了红,心里一动,尾巴垂落下去,遮在了宁倏一的脸侧。
  “唔!阿雪,你真香!”宁倏一抓过猫尾巴,用鼻子蹭着尾巴毛,露出了一脸痴迷相,“你这是在□□为夫吗?真可爱~哈哈,放心,为夫不会被别的小妖精勾引走的!”
  小妖精邱玲儿:……
  盖世无双的英雄少年?呵呵,错觉!都是错觉,这里只有一个蠢蠢的猫奴而已……
  陆清舟略带嫌弃地抽出了自己的尾巴,却忽然察觉四周飘来一丝丝奇怪的妖气。
  妖气冲入猫儿的身躯,让他感受到了一股诡异的力量。
  他抬起头,朝着那中央的透明石柱看去,只见原本沉淀在柱底的红色,犹如被灌了水一般,向上翻涌,节节爬升,竟然已经涌到一人高度。
  不对劲!
  “杀死老鼠,会让红柱增长!”
  “卧槽,血条?”宁倏一听了猫儿的话,猛地抬起头来,暗啐了一口,大喝一声,“归元宗弟子听令,撤退!”
  刹那间,无论多远,归元宗的银衣军团齐齐收手,缩回原本的阵地,又一次摆出了防守的架势。
  “宁师叔,这是怎么了?”邱玲儿和徐珂见状,急忙过来询问状况。
  “这些老鼠恐怕只是诱饵。”宁倏一指了指中间的红色光柱,那光柱依然随着众人杀鼠的行动而一点一点向上涨起,“我猜,当这红光抵达柱顶,会出现更加难以对付的敌人。”
  “可这……”徐珂有些焦急地看着依然在奋力杀鼠的其他门派,心里有些不太舍得放弃这么好的赚取灵石的机会。
  邱玲儿却是当机立断,立即转身勒令弟子们收手了。
  眼看归元宗这方杀戮渐止,妖宗和魔宗也不约而同地停了手。
  这秘境处处透着诡异,按照之前的经验来看,跟着归元宗的步伐,保准没错!
  “萧师兄,归元宗、妖宗和魔宗都停了手,我们是不是也……”一个二流门派的率队弟子见状,急忙向萧禾请示。
  萧禾冷哼一声,心里自是不甘心。
  别说方才归元宗和妖宗、魔宗弟子早他们一步,在那山顶掠夺了多少财宝;也别说先前被归元宗勒索走了多少灵石!
  单说现在这形势,连魔宗妖宗都以归元宗为风向,若他再跟着归元宗的步伐走,岂不是证明他萧禾根本无法率领正道队伍,依然要看归元宗眼色行事?
  寻思了片刻,萧禾一甩飞剑,不退反进:“别管他们!兄弟们,给我杀!能赚多少赚多少!”
  “是!”
  听萧禾那方杀声阵阵,宁倏一忍不住怒骂了一声:“傻X!”
  他提起剑,正打算朝着萧禾脖子上那个明显没什么用途的摆设投掷出去时,又听见空中传来“嘟——”的一声长音。
  “快看!那柱子……”
  众人仰起头来,便看见透明的柱子已经通体发红,放出了夺目的光芒。


第33章 33三合一   我只想让你……生不如死!……
  “轰隆隆……”地底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动静,就像有什么东西从深处钻出来,即将破土而出。
  老鼠立即四散开来,让出一片宽阔的空地。
  空地中心,地面龟裂,向四方裂开数道裂缝。
  一只灰溜溜的巨大爪子冲破地表,尖利修长的指甲直直地朝天竖立。
  “那……那是……”黄包天睁大了一双圆眼睛,不敢置信地咽了一口口水,“好大一只老鼠啊!”
  就看地底下钻出一个巨大的、灰不溜秋的脑袋,尖嘴尖耳朵,白牙锐利,一双圆眼正滴溜溜地转着,像是将在场四周都扫视了一圈。
  “杀啊,这么肥硕一只,定有更多灵石!”前方的正道和魔宗弟子杀红了眼,径直冲着那鼠头杀去。
  “趁他还未全部破出地表,尽力将其斩杀!”萧禾也在后方摇旗呐喊。
  一时间,正魔两方修士纷纷涌向中央,欲将那巨鼠压制在洞口,各种招数纷纷使出,却未能让巨鼠破皮。
  “吱!”不堪骚扰的巨鼠愤怒地吼叫了一声,一爪子来势汹汹地拍向众人。
  众人猝不及防被一掌拍飞,落在谷底四周,摔成了肉酱。
  一名魔修趁乱跳上了鼠头,举起剑,用力朝着巨鼠的一只眼睛刺去。
  只听“乒”的一声,那结实的钨铁剑竟然一折两半,巨鼠的眼睛完好无损,乌黑的瞳孔在一层玻璃罩般的防护下动来动去。
  它一把揪住那名魔修,将那魔修囫囵丢进了口中,咔哧咔哧地咀嚼了几口,口中血沫横飞。
  “啊啊啊啊……”在场不少弟子见状被吓破了胆子,人群纷纷向后退却,再次蜷缩回了原本的角落里。
  巨鼠趁机钻出地面,它的身体高大如山,全身毛发竖起,像是一根根坚硬锐利的棘刺。
  鼠群吱吱地叫着,簇拥在巨鼠的身旁,向四周的人群发出挑衅。
  “结阵!”宁倏一大喝一声,归元宗弟子纷纷行动,步伐紧促,却丝毫不乱。
  “阿雪!”宁倏一一挥手,陆清舟一跃而出,跳落在了阵眼的位置上。
  弟子们以白猫为中心,凝结出方才的猫爪阵型,并开始念诵法术,运行阵法。
  而居中的陆清舟,则将来源于不同功法的攻击融合汇聚为一股,再将这股可怕的力量输送出去。
  这一步过程极为凶险,容不得半点差错。
  一时间,陆清舟的心神高度集中,完全不闻阵外的一切。
  巨鼠冲入了正道弟子们的阵营中,撕碎了他们前端的防线,萧禾的指挥早已乱了步调,眼看就要溃不成军。
  就这时,只听身后传来宁倏一的吼声:“攻击!”
  一道炽热而夺目的白光从那巨鼠背后射来,巨鼠惊觉威胁力,急忙侧过身去,却躲闪不及,教那白光射穿了肩膀。
  “好!”正道弟子不由得大喜,可他们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扭曲成了惊恐。
  只见巨鼠身上,本该汩汩流血的伤口很快就停止了出血,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只是正中那血色光柱一下滑落了一截。
  “吱吱!”巨鼠气急败坏,丢下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正道中人,转身奔向归元宗去。
  萧禾狼狈地扶着肩膀从地上爬起,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他若没记错的话,归元宗的队伍里似乎没几个擅长近身战斗的剑修,巨鼠不会给他们发动第二次攻击的机会!
  他倒要看看,宁倏一这次还怎么猖狂!
  眼看巨鼠气势汹汹地向着己方冲来,而归元宗弟子们依然纹丝不乱地在阵内运转功法,邱玲儿和徐珂立即召集了两派人手,护在归元宗弟子的前面。
  “先前都是归元宗师兄师姐护着我们,现在,该我们回报了!”徐珂手握金刀,大喝一声,为自己壮着胆子。
  “各位同仁,眼下唯有归元宗的阵法能够伤及这只巨鼠,若护不住归元宗,我等便要全军覆没,还请各位鼎力相助!”邱玲儿则站在高处,向着四周各方请求支援。
  然而,各路人马皆被方才那巨鼠的凶残吓唬住了,此时躲在一隅,双腿发软,何来勇气再次面对那只吃人的巨鼠?
  见各方没有动静,邱玲儿不免失望地叹了一口气,秀眉紧蹙,只能让自家的师妹们打起精神,好好支援归元宗和秋叶仙宗。
  “在下替归元宗谢过秋叶仙宗和飘渺门的各位。”这时,从那巨大的猫爪阵中竟然走出一人,器宇轩昂,面上毫无胆怯之意。
  宁倏一向邱玲儿和徐珂拱手拜了拜,手腕上红光一现,一柄透明的、隐隐泛着红光的剑出现在手中。
  “【7451】,这老鼠怎么回事?”他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问道。
  “报告主人,由于乐园长久失修,【2038】号机器负荷过重,产生故障,系统正在尽力维修,预计修复时间:8小时45分08秒……”
  “不必这么麻烦。”宁倏一将剑举起,遥遥指向正迈着沉重步伐杀气腾腾的巨鼠,“这种故障垃圾,直接人道毁灭即可。”
  巨鼠似乎感受到了宁倏一的敌意,加快了步伐,直直地冲了过来,同时冲宁倏一张开了血盆大口。
  “宁师叔!”邱玲儿心中不免一颤,捂住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