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般在空中捕捉着宁倏一的身影。
  “莲花法相?倒是和你挺般配!”声音传自高空,宁倏一自上而下,气势十足,剑尖直指无泪眉心。
  茎蔓立即向上盘绕,簇拥成一条粗壮的巨刺,与宁倏一的剑相交于一点!
  “滋啦”!
  宁倏一锐利的剑刃劈开粗壮的茎蔓,一剑劈到底,速度宛如流星。
  无泪心神一收,底下莲花座台瞬间合拢,将他层层叠叠地包裹起来,看似固若金汤。
  然而……
  一道剑芒忽然从头顶劈下,竟是单纯凭借力量劈开了无泪的莲花法相。
  凌厉的剑光撕开了黑漆漆的法相空间,无泪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只觉胳膊处传来一阵剧痛。
  法相破灭,无泪脸色惨白地捂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胳膊,狼狈地显出身影。
  他的左臂竟被生生砍断,掉落在脚边。
  “看在你帮他逼出心魔的份儿上,这次饶你一命,以后少打别人媳妇儿的主意!”宁倏一抱着陆清舟,抬起头冷冷地瞪着无泪,“再有下一次,我便砍了你颈上之物!”
  “他不是你的……”无泪的脸因为失血而变得煞白,但他依然不甘心,双眼死死盯着被锁在宁倏一怀中的白色猫儿。
  雪白的猫儿一尘不染,和方才那身着喜袍的昳丽之姿完全不同。
  仿佛那艳丽的身影,只是他恍然一梦后留下的印记。
  “他是……我……”他喃喃着,目光略有几分呆滞,直到……
  “师叔!”洛念山追了上来,一声呼喝让无泪顿时惊醒。
  他黑袍一展,扫去地上那截断臂,化作一道黑影,遁入了正在消散的薄雾中。
  沉睡的陆清舟又陷入了梦境。
  眼前同样,还是那清澈宁静的湖,泊着一叶孤舟。
  伞下那人转过身来,柔情似水:“清舟……你可愿意?”
  “你……”陆清舟看了一眼那熟悉的面容,竟不似先前那般情绪失控。
  此时的他,心境就好像这面波澜不惊的湖水,没了半点涟漪。
  他抬眼淡淡地看向面前这名男子,轻声道:“你可不必再出现了。”
  “陆清舟!”司空舜身上的白衣褪去,染得如黑夜一般浓厚。那双柔和的黑眸也变作了狭长而冰冷的紫眸:“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是心悦过你,也憎恨过你。”陆清舟无视司空舜的愤怒,继而平静地道,“但是,那些都已是过去。对你有所执着的陆清舟已经死了……”
  “就算死,本尊也不会放过你!”司空舜伸手卡住了陆清舟的脖子,眼中怒火燃烧。
  “我是已死之人,又何惧你威胁?”陆清舟仰起头,直视那双幽紫的眼睛,目光坚定而决绝,“消失吧。你也不是真正的司空舜,你不过是我长久以来埋藏在心底的不甘罢了。”
  “你就这样放过他了?”司空舜厉声叫道,他的脸渐渐变幻,成了陆清舟的模样。
  一个愤怒的陆清舟,一个因为不甘和屈辱而被恨意蒙蔽双眼的陆清舟……
  “不必如此。”陆清舟轻轻抚摸着那个“自己”的脸颊,“天道素来眷顾于我,我不仅获得新生,身侧还有真心待我之人,又何来不甘?何来不满?何必为一个早就毫无瓜葛之人费心伤神?不值得啊……”
  “呵……”那个“自己”轻笑一声,面容变得坦然而温和,就此化作烟雾散开。
  “你明白就好……”
  船上孤影,形单影只,四周万籁俱寂,不见一丝风动。
  “阿雪……醒醒……”忽然,宁倏一温柔的声音如风一般在耳边拂过,陆清舟缓缓睁开了双眼。
  醒来第一眼望见的,是宁倏一一如既往的笑脸:“宝贝儿,你醒啦?”
  “嗯……”陆清舟并未像往常一样纠正宁倏一不太正经的措辞。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扑鼻而来的,都是宁倏一身上熟悉的气味。
  一种淡淡的、令人安心的气味,还带着一点青草芳香。
  陆清舟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往日积压在心底的阴霾似乎都消散而去,一度冰封的内心竟生出阵阵暖意,似是冬去春来,融雪下的土地恢复了生机。
  “阿宁……”陆清舟开口唤道。
  “嗯?”
  “我……我不去寻什么魂魄了,我们回雪原,可好?”陆清舟伸出毛茸茸的爪子,轻轻挠着宁倏一的胸襟,耳朵微微向下折。
  “不行!”面对陆清舟难得的真情流露,宁倏一却反对得十分干脆,“如果不找齐魂魄,总有一天,你的魂体会分崩离析,彻底魂飞魄散,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我怎能眼睁睁看你走向毁灭?”
  “若有朝一日我找齐魂魄,被拘回地府,投入轮回,你又当如何?”陆清舟抿着嘴唇,低着头,“我想多陪你些时日……”
  “原来阿雪是在担心我呀!”宁倏一顿时眉开眼笑,低头看着陆清舟那可爱的猫儿脸蛋,坏心地上去咬了一小口,咬得陆清舟微微一僵,却没像往常那样伸出爪子把他的脸挠开花。
  “放心,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上天入地我都能找到你。”宁倏一捧起陆清舟的脸颊,让他看清自己眼中的自信,“你要相信我!这天下有什么能难得住我宁倏一的?”
  这话听起来像胡诌,像大话,像天方夜谭,可陆清舟却不觉得这是宁倏一的鬼话连篇、信口胡来。
  十年间,他已见宁倏一施展过太多奇迹!大变活猫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吗?
  宁倏一曾说过,天下大道全都掌握在他手里,当年他只当他说的是笑话、是大话,可如今,他却越来越相信,宁倏一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谎。
  “阿雪,我可不可以……”见陆清舟的眼眸渐渐变得清亮,宁倏一又恬着脸凑近了几分,“可不可以……”
  陆清舟怎能不知宁倏一这满脑袋想了什么,可他不明白,他现在是一只猫啊,这人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再怎么也应该等他变成人……
  啊,不对,变成人后想干什么!?
  陆清舟的双颊顿时滚烫,长长的胡须都被烫卷了几分。
  这一定是因为被宁倏一整日不正经的样子给影响的!绝不是他自己内心想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见陆清舟这般闪躲慌乱的模样,宁倏一笑得更欢,干脆直接捏住了猫儿的下巴,逼着他向自己靠近。
  就在两人的距离渐近,几乎快要撞到彼此的鼻尖时,一旁传来一声不合时宜的清咳。
  陆清舟身子一紧,猛地推开宁倏一,从他的怀抱里挣扎出去。
  抬头就看洛念山站在不远处,目光乱飘,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
  竟然还有旁人在场!?
  陆清舟只觉头皮发麻,四肢僵直,脸皮滚烫。
  好歹他也算是洛念山的师祖,被小辈看到这样一幕,让他这老脸往哪里搁?
  “咳咳……”洛念山此时也老不自在,尴尬透顶。
  虽然知道宁师叔爱猫如痴,可每每看见他与那白猫亲昵,总觉得像是在看什么不该看的画面,弄得人面红耳赤,心神不宁,好生怪异!
  宁倏一狠狠瞪了一眼坏他好事的洛念山,还噘起了嘴,不要脸地往陆清舟的脸上凑:“别管这个小子,我们继续……”
  陆清舟暴怒,猛一扭身,用尾巴狠狠地甩了宁倏一满脸。
  “哎,宝贝儿,宝贝儿别跑啊,别生气了,我下次不敢了行不行?”宁倏一捂着自己的脸,屁颠屁颠地跟在猫儿身后。
  洛念山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只想自戳双眼。
  实力高深莫测,手段惊人的小师……师祖夫,在猫儿面前,真是半点颜面都没有!
  …………………………
  片刻后,宁倏一噘着嘴,拉着脸,抱着猫儿走向了洞穴真正的出口。
  感觉到了前方的光亮,陆清舟有些不太自然地扭了扭身子,正要从宁倏一的臂弯中挣脱出来,却忽然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
  这声音,自从他们进入山洞以来,就时不时地在耳边响起。
  起初他不以为意,但此时的动静比之前大了不少,听起来就像是有成千上百的小动物在挠着爪子……
  陆清舟循着声响,朝着一旁黑暗的角落中望去。
  猫儿的瞳孔蓦然放大,眼眶中漆黑一片,折射着淡淡的金光。
  黑暗中,一双双小眼睛在交替闪烁着,一个个小黑影正如鱼群般涌动,穿梭于洞穴两旁的细小通道。
  那是一群老鼠!
  在陆清舟盯着老鼠的同时,老鼠也正谨慎地盯着他。
  或许是因为本能地害怕猫,老鼠不敢上前,只是乖乖地潜伏在黑暗里,尾随他们到洞口,始终保持了距离,目光幽森地盯着他们,像是在垂涎他们的肉香。
  真有几分渗人!
  出了洞口,眼前变得一片明亮。
  艳阳高照,四处无荫,强烈的日光照得陆清舟眼睛缩成了一条线。
  适应了光线后他才发现,四周皆为光秃秃的山壁,中间却是一片开阔的平地。
  与其说这儿是一个盆地,倒不如说它更像是一个斗兽场,将他们这些“困兽”圈了起来。
  在这斗兽场的正中间,还矗立着一根诡异的透明石柱,好像一根水晶,在阳光下折射着耀眼的光芒,洒了一地斑斓。
  陆清舟的心中蓦然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师叔!洛师兄!”一个熟悉的聒噪声在耳旁炸响,宁倏一当即伸出手,将弹射而来的圆球挡住。
  “唔……师叔师婶……”黄包天的圆脸被宁倏一压得变了形,眼眶里挤出了几滴猫泪,“可想死我了……”
  “师叔!洛师兄!”归元宗大部分弟子已经自觉集合完毕,队伍站得整整齐齐,不似其他门派那么散漫。
  洛念山随便问了几个师弟师妹,得知众人都两两一组,通过了幻境的考验。
  只是有人心中执念太深,身陷幻境,无法自拔,故而被困在了那座山里。
  陆清舟朝着四周看去,各大门派都聚集在这背阳山下调整休息,继续等待尚未破阵的弟子。
  像天魔宗、玄天门这些大门派,此时也不过才聚集了不到一半的弟子,像秋叶仙宗之类的二流门派、三流门派掉队的更多,甚至还有一些小门派没有一人能够破阵而出。
  相较之下,归元宗弟子经过之前的磨砺,心中早已萌发了道心,十分明确自己的目标,心性比别的门派弟子坚韧得多,故而损失很小。
  看着归元宗那整整齐齐、银光闪亮的队伍,正道众人不免相形见惭,就连之前嚣张无比的萧禾,此时也偃旗息鼓,黑着一张脸,坐得很远,生怕被宁倏一和洛念山找茬。
  “你们可曾看见无泪师兄?”魔宗弟子的队伍中,传来一声问询,似是害怕被正道弟子发现,问话之人故意压低了声音。
  陆清舟竖起了耳朵,听得清清楚楚,只字不差。
  “未曾见到,难道无泪师兄还在迷阵中?”
  “无泪师兄素来无求无欲,怎也会被那幻境难住?”
  “这可不好说,说不定师兄心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是我等不知道的呢?”
  过不去的坎儿?记得无泪不是和他一道走出幻阵了吗?难道……
  陆清舟扬起头,怀疑地盯着宁倏一的下巴,长长的胡须轻轻晃动。
  “怎么了?”宁倏一冲他露齿一笑,“发现我很帅?”
  “……”陆清舟忍住了想要扬起的尾巴,两爪交叉叠起,又懒懒地趴下了。
  想来那小子得了司空舜的亲传,有天魔心法护身,保命手段应当不少,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
  “啊!”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名女修的尖叫,叫声尖利,像是撞见了鬼,吓得众人都提起了心。
  “有、有老鼠!”
  “嗐!”众人顿时又松了一口气,扭过头去,该干嘛继续干嘛,还有同门怪罪道:“你们女人就喜欢大惊小怪,不就是只耗子嘛?”
  “哪里是一只,快看!”那名女修脸色苍白,指向了前方的洞穴。
  她的同门顺着她所指的方向张望,一个个都从地上蹦了起来,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那、那是什么?!”
  “是耗子!成群的耗子!”
  远远的,传来犹如闷雷的响声。向那山阳处望去,只见大大小小的洞穴口,像是放水一般涌出黑压压的一片。
  没过一会儿,视野中出现一道灰线,朝着人群之处翻涌,由短变长,由窄变宽。
  仿佛每个洞穴涌出的“水流”,汇聚成了一片海潮,浩浩荡荡地朝着人群拍打过来。
  “快!快防御!”正道的队伍中,萧禾大呼了一声,众人急忙使出各家本事,七手八脚,乱作一团。
  “哎,这是我们关山门的地盘!”
  “小子,你给我站前面去!”
  “别挤,别挤啊……”
  众人手忙脚乱,吵闹不停,压根儿听不见萧禾的命令。
  一些力气不济的被挤出了圈,只能紧紧贴着身后的同门,无比恐慌地盯着即将扑面而来的“鼠潮”。
  慌乱中,一名弟子的目光无意间扫到了附近不远处的归元宗,喉头顿时梗住了。
  只见那明晃晃的银衫弟子们有条不紊地站成了里外三圈,有些人甚至面向背后的山壁,将里圈护得严严实实。
  而里圈内,秋叶仙宗和缥缈门的弟子们各个手握兵器,虽然也是紧张无比,却不像他们这般慌乱。
  一时间,无数正道弟子向秋叶仙宗和缥缈门投去羡慕嫉妒的目光。
  倘若当初他们选择了归元宗,此时是不是也会被层层保护起来,不必担惊受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