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来阳炎丹,你可知他……”
  “闭嘴!”陆清舟反手擎住无泪的手臂,将他猛地压制在红木廊柱上,眼中多了一分杀气,“再提此事,休怪我无情!”
  “前辈本就无情!”无泪忽然大声喝道,双目通红,声音渐渐沙哑,“难道师尊做了这么多,你还看不清他的心吗?”
  “……”陆清舟的手微微一抖。
  “就算师尊最初是为了报复,是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但是……”无泪鼓起勇气,大声道,“难道师尊会因为一个游戏,就甘愿在前辈身边陪伴二十多年?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消遣’,不惜放下身份去妖宗求药?”
  “呵,你可知,我为何会中寒冰|毒?”陆清舟红了眼,抬起眼眸,幽怨地看着无泪,“最初中寒冰|毒的人是‘余长空’,本就是你师尊!”
  无泪诧异地顿了顿:“什么……”
  “我不知他得罪了什么人,等我发现的时候,他已经中了寒冰|毒很多年。”陆清舟道。
  当年陆清舟不知余长空真实身份,两人情投意合,他自然是不舍让余长空受这份罪。
  寒冰剧毒,冻彻心骨,若不是拥有火灵根之人,根本承受不来。
  于是,为了给余长空解毒,陆清舟不惜悄悄将那剧毒引入自己体内,自毁灵根,修为一跌再跌,最后快连筑基修为都保不住。
  但他并未后悔,他自以为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伴侣,找到了可以托付残生的依靠,便是人生短暂了些也无妨。
  却不想,“余长空”根本不需要他这么拼命……在魔尊编的这场好戏里,他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用自己的性命去博君一笑。
  得知真相的那一刻,他的世界都为之崩溃了,心死如灰!
  “我为他自毁灵根,落得这般境地,是我蠢,怨不得别人。”陆清舟恨恨地道,“但我陆清舟不欠他什么!他凭什么反而加害于我?”
  “加害?”
  “他若心里对我有那么一点愧疚,把我当作一个有血有肉的人,都不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之事!”陆清舟怒道,“你道他为我求来阳炎丹,是一心为我好?可你不知道,他在阳炎丹里动了手脚,将心魔种在我道心上!骗光我修为还不够,硬要我化身为魔,丧失心智,成为他的掌中傀儡,永远逃不出他的掌控!”
  “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他魔尊这种事做得还少吗?”陆清舟冷冷地看了一眼无泪,“我陆清舟一世为人,心中无愧,正气浩然,怎知被他害得魔气入体,邪念缠身!我宁可被寒冰|毒折磨致死,也绝不让道心蒙尘,自甘堕落,成为一尊傀儡,为祸世人!”
  “前辈,这里面应当有什么误会,师尊绝不会做那种事,师尊对前辈……”
  “别替他辩解!”陆清舟又一次逼近,手掐着无泪的脖子,“唯有杀了他,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无泪看着他满是怒意的脸,长长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前辈,你杀不了师尊。”


第32章 32三合一   我会生生世世粘着你…………
  “谁说我杀不了他!就算修为不如他,我可以自爆与他同归于尽!”
  “你杀不了他……”无泪皱着眉,苦笑了一声,“虽然我们一直宣称师尊是被百里老祖的剑气所伤,闭关疗伤不知所踪。但其实,百里老祖走后不久,师尊就为前辈……”
  无泪停顿片刻,嗓音沙哑,哽咽地道:“他殉情了……”
  “……什么?”陆清舟睁大了双眼,手顿时失去了力气,松开了无泪的衣领。
  “师尊殉情,与您合葬在了一起。”
  “合葬?合葬在何处?”陆清舟急忙问道。
  无泪摇了摇头:“无人知晓,当年师尊独自带走了您,消失数日后,他的魂灯便灭了……”
  “魂灯灭了?这……怎么可能?”陆清舟茫然地摇着头。
  魔宗之人,魂灯熄灭,便是身死之时……
  司空舜当真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怎么可能!他是那个狡诈阴险的魔尊啊!他有那么多手段,就连师尊都奈何不了他,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地去死?
  “不可能!”陆清舟猛烈摇头,神色恍惚,“这绝不可能!”
  “前辈!”无泪见他神色异常,急忙上前,轻轻握着陆清舟的肩膀,“醒醒……”
  “他怎么可能死!你骗我!”陆清舟睁大了双眼,浓浓的黑雾突然从他的眼睛中喷涌而出,竟比先前一个幻境中看见的更为明显。
  “前辈……”
  “我还没向他报仇,他怎么可以死?”陆清舟一下推开了无泪,大声咆哮,“他以为装死就能逃避一切罪责?他以为他死了,我就会原谅他?”
  浓雾在空中交织盘旋,仿佛雷暴天气的乌云,渐渐凝结成一个高大的黑影,笼罩在陆清舟的头上。
  “我不原谅,绝不!他不能死,不能……”陆清舟已经全然陷入疯魔状态,垂着头,喃喃自语。
  无泪想要将他从心魔的控制中拉出来,却被那巨大的黑影一手挥飞了出去。
  “这是心魔?”无泪落地,骇然失色,“怎么会……”
  心魔只是存在于修道之人心中的负面情绪,一旦被心魔吞没玷染了道心,修道之人便会被心魔控制,进入走火入魔的状态。
  虽然偶尔也有心魔被外泄出来,大多都是黑雾般存在,不可触及。
  他从未听说过,心魔竟然能在体外形成实体发动攻击的!
  “杀了他!我要杀了他……他在哪里……”陆清舟的心魔晃了晃身躯,转而看向无泪,露出了凶险的白光,“在这里……”
  黑影锁定了无泪,射出几道黑线,将他牢牢地捆绑在了粗壮的树干上。
  无泪四肢酸麻,他屏住呼吸,再看向心魔下方的陆清舟。
  陆清舟已经有大半身躯没入黑影,若是被完全吞没,他就会彻底丧失自我……
  “前辈,清醒点!别让心魔吞噬了道心!”无泪大喊着,但他根本无法阻止那巨大的心魔靠近。
  眼看心魔即将向他伸出乌黑的手掌,这时,不知从哪里透来一道光亮,宛如一把犀利的宝剑,撕开了茫茫夜色。
  “给我退下!”
  一卷发青年大喝了一声,竟从空中撕开了一道口子,冲了进来,一剑逼退了黑影。
  黑影晃了晃巨大的身躯,定睛一瞧,浑身竟然哆嗦了一下。
  “秘境幻阵果然好使,终于把你给逼出原形了!”来者冷笑,持剑迎了上去,“敢折磨我家阿雪,受死吧!”
  无泪认出那人正是归元宗的小师叔宁倏一,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
  这位只有炼气三重的宁师叔,竟然能从外撕破幻境空间?
  而且,这厉害的庞然大物,似乎还有些害怕宁倏一!莫非是因为宁倏一的功法?
  黑影的确害怕宁倏一,宁倏一的剑所到之处,他的血肉就像是被法术消除了般凭空消失,教他忍不住惨叫:“啊,住手!”
  黑影后退几步,黑云翻腾,想要缩回陆清舟体内。
  可宁倏一哪里给他这等机会!
  他大喝一声,一剑刺向下方,绕着陆清舟的身体转了一圈,剑尖控制得极为精准,硬是没伤着陆清舟半根头发,却把整个黑影的根给切断了。
  黑影:???这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引诱你现身,又怎能再让你回去!给我出来!”宁倏一双手抱住黑影底部,一口气将黑影从陆清舟的身上拔了出来,就像是拔出了一棵粗壮的大树!
  “这……这不可能!”黑影尖叫着,离开了宿主,断开了灵气供给,他维系不住原相,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咻”地一声颓缩了下去,最终被宁倏一捏在了掌心里。
  宁倏一一手握紧了心魔幻影,一手揽过陆清舟的腰身,将他搂入怀中。
  陆清舟恍惚间看见了宁倏一那张熟悉的面庞,心里的凄苦和怨恨悄然而退,目光变得澄清起来……
  吃过的苦,犯过的错,皆已成为过去……
  他想起来,如今他不是那个白衣剑修,他是白猫阿雪,身旁有宁倏一的相伴。
  虽然宁倏一一身是谜,人小鬼大,没个正经。但若回忆起来,雪原上有他相伴的十年光阴,似乎才是他这辈子最为快乐而舒心的时光……
  他真正的心愿应当是……
  “阿宁……”陆清舟轻声唤道,双眼微红,声音因为几分紧张而颤抖,“其实我想……留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
  一直埋藏在心底的想法,这一刻终于不惧险阻,出土发芽。
  “嗯,我知道!”宁倏一抿唇一笑,低头亲吻陆清舟的眼睛,垂发遮挡住了他的视线,“心魔已除,以后它再也不会缠着你,没有人能伤害到你。放心,我们以后不会再分开,我会生生世世粘着你……”
  宁倏一用着极为温柔的神色和语气,轻声哄着陆清舟。
  熟悉的温度让陆清舟倍感安心,他轻轻应了一声,渐渐闭上了双眸。
  见他陷入昏睡,宁倏一松了一口气,这才将捏着心魔幻影的手展开。
  手中,冒出一小团黑色的火焰,扭动着身子,吱吱呀呀地向宁倏一求饶:“大人请饶我一命……”
  “饶你?那怎么行!不把你消灭,怎能让我家阿雪认清本心?”没等它说完,宁倏一把拳头一横,那黑色火焰顿时化作黑烟,惨叫着在空中消散褪尽。
  “这是……”无泪揉着酸痛的肩膀,走上前来,便看见宁倏一手里落下了些许黑色的灰烬。
  “黑色曼陀罗种子……”宁倏一一脸阴冷,“虽然没什么毒,但能积蓄于丹田,促使人产生暴怒、悲伤等负面情绪,长期服用,便可引诱修道之人生出心魔。”
  “难道真是因为阳炎丹!?”无泪想起先前陆清舟所说的话,但又立即否认,“不会!师尊怎可能做这种事?”
  “这可说不定。”宁倏一冷笑了一声,“不止是魔尊,给他阳炎丹的也照样有嫌疑。”
  “妖宗?!”无泪倒吸一口冷气,“在下定要查明清楚,还我师尊清白!”
  “哼,随你。”宁倏一将手中佩剑随意一挥,幻境竟然像一个脆弱的鸡蛋壳,从里到外龟裂开来,最终破散而去。
  幻境消失,陆清舟又变回了猫儿,虽然眼角依然微微泛红,但是经过这一通发泄,特别是将那些黑色怨气彻底释放后,他那始终蹙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脸上的表情似乎也比往日柔和了些许。
  宁倏一亲了亲陆清舟额头上的火焰印记,神色温柔,满腔浓情毫无保留地流露在外。
  他正要抱着猫儿离去,前方黑影一闪,却是无泪挡在面前。
  “且慢!”无泪不甘心地道,“陆前辈乃我师尊道侣……”
  “这里哪有什么陆前辈,只有我的阿雪!”宁倏一轻轻抚摸着陆清舟的后背,继续向前迈步。
  “陆前辈是在下的长辈,应当由在下代为照顾,以尽孝道!”无泪毫不相让,堵住宁倏一的去路,亮出了披风下那把手柄乌黑的剑刃,同时释放出他金丹巅峰的威压。
  金丹巅峰,已是能够被允许进入这秘境的最高修为。
  进入秘境之前,他以为在秘境之中不会有人能超越他,可后面所发生的一系列事让他觉察到——这个看起来只有炼气三重的年轻人,很可能是他未来道路上最大的敌人!
  本能告诉他,定要将这个威胁消灭在秘境里!
  “看来,你是想在这里与我动手了?”宁倏一的眼神中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戾气,以及俯瞰蝼蚁般的傲慢。
  四周顿时风起雾涌,衬得他身姿挺拔魁梧,气势浩然。
  “请赐教!”无泪宝剑“噌”地一声出鞘,黑袍也随风飘摇。
  他那乌黑的眸子中映着宁倏一不急不慢的身影,反倒显得自己有几分急躁:“放下他!”
  “就凭你?”宁倏一并未放下白猫,仅仅抬起握着剑的手。
  “噌”!
  无泪只看见那剑闪耀出一抹红光,而下一秒,浓烈的杀气扑面而来!
  他下意识地避开了半步,脸上被刺出了一条血带,鲜血四溅,险些保不住一双眼睛。
  “竟然没砍中!?”没能把对方那对时常飘向陆清舟的眼睛毁去,宁倏一颇有几分不悦,稍稍压低了身子,又“咻”地一下消失了身影。
  无泪听得风声鹤唳,剑花一转,抵挡住了来自正面的进攻。
  这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双臂发麻,几乎要被崩碎,整个身体都朝着后方退去,脚掌在地面摩擦出一串串火星。
  “竟然能接得住我两招?还不错……若你能接住第三招,我今日便饶你不死!”
  无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怪物!
  宁倏一自始至终没有动用灵气,根本无法看出他的修为到底是什么境界。
  但仅凭肉身搏击,他的攻击已经超出了金丹级别,甚至元婴级别!
  双耳一动,天魔宗的天魔心法环绕周身,让无泪提高了所有的感官。
  放眼望去,剑芒密密麻麻闪烁周身,对方的杀招随处都是,步步惊心!
  然而,越是在这种不利的战况下,无泪的心却越发的沉着冷静。
  与这样的怪物相斗,怎能仅靠手里这把剑?
  一尊莲花座台在他脚下浮现,瞬间,地上浮现出朵朵黑色莲花,绽放着片片花瓣,向外吐露着花蕊。
  莲花的根茎相连,构成一片错综复杂的网络,无泪立于顶端,单脚踩在那莲台之上,默念一声,从那网络中便探出无数茎蔓,似是触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