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清舟挺身而出,以剑逼退了司空舜,也让天下人都领教了烈阳剑的威力。
  可自此,司空舜便将他视作了眼中钉,处处争锋相对。
  在他被迫离开门宗后,这位性子古怪的魔尊为了排解乏闷、落井下石,还想出了一个“有趣”的报复计划。
  他利用天魔宗的法相秘法,将自己彻底伪装成一名普通的正道弟子,化名余长空,假意接近陆清舟。
  余长空虽然资质一般,却十分健谈,为人温和幽默,且心思细腻,对初出江湖没什么经验的陆清舟极为照顾,自然很快就获取了陆清舟的好感。
  两人结伴同行,出生入死,相依相伴了二十多年,最后差点结为道侣。
  可在成亲大典当日,陆清舟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根本没有余长空这个人。
  一切不过是魔尊一时兴起,打击报复他的歹毒伎俩……
  “这……这怎么可能!?”无泪不信,被陆清舟猛地推开:“信不信由你,出去!滚!”
  自从他死后,许久没有被寒冰|毒折磨过,而且因为有宁倏一相伴左右,让他几乎快要忘记,当初自己是如何痛得死去活来,痛得生不如死!
  忽然教他回忆起这些,这痛苦便像是加倍剧烈。
  眼中黑雾浓烈,身体里的血液在逐渐凝固,陆清舟几乎快要说不清楚话,只是以手臂死死抵挡着无泪,拒绝他的靠近。
  “前辈……”无泪本想直接打晕了这人,给他强行喂下阳炎丹,可是看着那被咬得红一片紫一片的后颈,看着那瘦弱的双肩,他却有些无从下手。
  “阿宁……我……”陆清舟痛苦地唤着宁倏一的名字,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渐渐浮现出一条条银色的纹路。
  这些纹路像是活物,在他身上游走,像是要汇聚于胸口。
  然而每当这些纹路活跃一分,陆清舟身上的铁链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石床下的玉石地面就会冒出一丝丝紫色的烟雾,轻柔地环绕在陆清舟的身上,钻进他的肌肤。
  而被紫色烟雾钻入之处,那银色纹路似乎就会减退几分……
  可即便这些能暂时压制寒冰剧毒,陆清舟所承受的痛苦依然不减半分。
  陆清舟的眼眸湿润,浑身被汗水浸透,然而他的意识却因此渐渐清醒,眼中的黑雾又退缩回了眼眶。
  “不过是……幻境!”他恨恨地道,将所剩不多的力气都用在了上下牙上……
  既然杀死“司空舜”无法打破幻境,那他就反过来杀死自己!
  或许比起杀死司空舜,自己当时更想杀死这个愚蠢而无能的自己……
  “前辈!”无泪一把捏住陆清舟的脸颊,可为时已晚。
  大量的暗血从陆清舟口中冒出,陆清舟在他怀中满足地闭上了眼睛,气息渐消。
  这一刻,无泪的心猛地一窒,剧痛从心脏向五脏六腑蔓延,眼前似乎闪过另一幅画面,同样也是这人毫无声息地躺在自己怀中……
  “不,不……陆清舟……别死!”
  眼前的景色扭曲起来,再一睁眼,却又回到了幻境最初的浓雾迷阵里。
  秘境小精灵潇潇抱着双臂,噘着嘴巴,不高兴地在他身边飞过:“你们怎么又失败了!都告诉你们,要遵循本心,找到你们当中某个人的真实意愿!”
  “……”无泪转头向着陆清舟看去,只见那白猫背对着自己,耷拉着脑袋,漫无目的地磨着爪子。
  无泪暗暗松了口气。
  幸好,他还活着,只是那小小的背影看起来落寞又沮丧……
  他真的就是陆清舟吗?怎会变作了一只猫?
  “我警告你们,一人只有三次机会!”潇潇在空中绕了一圈,迷雾中的景色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这次如果再失败,你们就会被困在幻境里,直到秘境关闭啦!要加油哦!”
  无泪心神一晃,再次睁眼,便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长廊中。
  长廊四处张灯结彩,挂着红色锦缎,布置得十分喜庆,像是要做什么喜事。
  “恭喜宗主,贺喜宗主!”两旁迎来数名魔修,无不向他拱手行礼,嬉嬉笑笑,好不开心。
  无泪放眼望去,刚进门的也好,已入席的也好,宾客全是眼熟之人。
  而酒席前是红色铺成的露天台,上面竖着一个大大的“囍”字。
  “宗主,吉时快到了,您该去做些准备了。”一旁的小童子轻声提醒。
  无泪这才明白,这一次,他是来到了当年师尊与陆清舟的成亲大典上。
  他竟不知,当年师尊这场成亲大典,竟然办得如此盛大……
  可他身为师尊唯一的亲传弟子,怎么对此毫无印象?师尊不可能成亲还避开他吧?
  更奇怪的是,他竟然想不起这个时间段的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会错过师尊的成亲典礼。
  “无泪在哪里?”一时好奇,无泪脱口问道。
  可是童子却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脸茫然:“宗主,无泪是什么人?”
  “!”无泪惊讶地多看了几眼童子,印象中这个小童的确是师尊身边的贴身侍从,平日对自己也挺照顾,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
  “我问的是少宗主!”无泪又一次试探性地问道。
  “少宗主?”小童更是无措,讪讪地道,“宗主,您……这不是刚成亲,对象还是名男……男子,哪里来的少宗主?”
  “……”无泪脸颊微烫,又急忙改口,“我问的是我的亲传弟子。”
  “宗主……您是不是今天高兴,喝多了?”小童担忧地看着无泪,“您不是嫌麻烦,所以从未收过亲传弟子吗?”
  “……”无泪愣住了,他思索着,这里是陆清舟的回忆,陆清舟从未见过自己,所以并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因此在他的记忆里根本没有自己?
  想到此,他心中隐约生起一股莫名的烦躁。
  “什么人!”这时,侧门方向传来一阵嘈杂,还伴着打斗的声响。
  无泪循声望去,只见几道人影飞掠过墙头,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为首一人长得俊美非凡,宛如天仙,一眼望来,好似秋波浮动。
  无泪认得那人,那是后来的归元宗掌门——许子玄!


第31章 31洞房   我是你的师祖夫啊!
  幻境迷雾的另一边,一方小区域中,迷雾渐渐退散开来,显露出两道人影。
  宁倏一挥了挥手,将周围正在淡去的雾气驱散,转身一看,洛念山极为颓废地跪在地上,浑身汗透,正颤抖着肩膀。
  “哎呀,念山啊~”宁倏一笑道,“真没想到,你看起来规规矩矩,心思却这么的……”
  “闭嘴!”洛念山大喝一声,他的手握紧了佩剑,眼神不似往日平和,含着一分惊恐一分杀意。
  “怎么,还想杀我灭口不成?”宁倏一上前去,速度极快地抬起脚来,一脚便把洛念山给踢飞了出去。
  “砰!”洛念山也不知是撞上了什么,狼狈地滚落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口闷血。
  他内心的恐惧顿时放大了无数倍!
  原来宁师叔的实力,竟然强悍如斯,可他刚刚还妄想要杀了师叔,让这秘密永远被埋在秘境里……
  “喂,小子,别装死啊。”宁倏一走上前来,毫不心软地拎着洛念山的头发,将他提起,脸上却依然挂着嬉笑,“你真想对你师尊那样?”
  “师、师叔!”洛念山万念俱灰,神色黯淡下去,“你杀了弟子吧!”
  他万万没能料到,这玄天秘境竟然把他和宁倏一放在了一个幻境里,还刚巧抽取了他记忆中最不可告人的一段。
  一直以来,他都小心翼翼地藏着这份感情。
  若是让师尊知道他有这些大逆不道的妄想,师尊必定会把他大卸八块!
  “杀你?为什么?”宁倏一翘起了一边的眉毛,“喜欢一个人而已,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嘛你……”
  “可他是我的师尊!”洛念山也惊讶地抬起头来,望着宁倏一,“师叔不觉得弟子这想法,过于大逆不道?”
  “你们又不是直系亲属,师生恋罢了。”宁倏一不以为意,还轻松地拍了拍洛念山的肩膀,“加油啊小子,我支持你!遇到情感上的麻烦来找我,我教你几手,保证你抱得美人归!”
  “……”洛念山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手中握紧的佩剑也“砰”地一声落了地。
  他的心被宁倏一的短短几句触动,竟消除了一直以来的不安与积怨。
  原来自己这些想法,并非完全不被人理解?至少,宁师叔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宁师叔……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啊!
  “我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的,放心!”宁倏一潇洒地甩了甩衣袖,又仰起头来想了想,忽然开口,“你要是不放心,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作为交换好了。”
  “弟子自然信得过师叔……”洛念山急忙道,他知道宁倏一是个守信之人,既然说了会保守秘密,自然就会保守。
  更何况,他也不想知道师叔的秘密。
  有时候,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嘿嘿,其实我根本不是你师叔!”宁倏一可不管洛念山怎么想,这秘密他积压在心底过久,总想找个机会说出口,可算是找到合适的听众了!
  “什么?”洛念山一愣,心砰砰直跳。
  这秘密……是不是太惊人了!?
  “不,师叔,你若不是‘师叔’,怎么会烈阳剑呢?你莫要逗弟子!”洛念山脑子一转,立即垂死挣扎。
  “唉,我虽然不是你的师叔,但……”宁倏一忽然凑到洛念山耳边,压低了声音,却用着无比嘚瑟的语气,“我是你的师祖夫啊!”
  “师……师什么?”洛念山一脸错愕,只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
  “师祖夫!我是你师祖的男人!”宁倏一骄傲地仰起头来,鼻尖朝天。
  “……”洛念山只觉得头脑里晕晕乎乎,信息量过于庞大,让他快要整理不出头绪。
  然而就在这时,就看宁倏一的手腕上忽然亮起一道诡异的红光。
  宁倏一的脸顿时变得严肃起来:“阿雪?”
  “你在这里等我!别走远!”他丢下这样一句,便直接朝着某个方向飞了出去。
  “师祖夫……啊,不对,师叔你去哪里!?!”
  ………………………………
  陆清舟的眼前,浓雾退散,显出了一间偌大的卧室。
  卧室四周挂着红色幔帐,角落点着红色喜烛,床上还铺着极为喜庆的大红喜被。
  陆清舟站在铜镜前,镜子里的自己身形消瘦,面有倦色,本是苍白的脸却被身上红得鲜艳的喜服衬得泛起了红晕。
  他不由得睁大了双眼,看清镜子中的自己,全身血液都仿佛要凝固了。
  该死!
  这里,分明是他与司空舜即将结为道侣那天布置的“洞房”!
  他这一生的命运,也是从这一日开始,急转直下……
  “咚咚咚”,门外传来一阵略显急促的脚步声。
  如果这里的确反映着他的记忆,那么接下来,一身血衣的许子玄会撞门而入,告诉他,即将与他结为道侣的人不是什么正道弟子余长空,而是……
  两扇楠木门被“砰”地一下推开,可来者不是许子玄,而是一身红色喜袍的紫眸男人。
  男人手中握剑,身上沾血,脸上还有几分萧杀之气。
  见到面前这银发俊美之人,男人停下了脚步。
  那双紫眸一动不动,幽幽地望着陆清舟。
  烛影晃动,照得那张脸阴晴不定,只是那双剑眉一直皱着。
  这一次,陆清舟没有立即出手。
  无泪沉默了片刻后,开口低声问道:“……不动手了?”
  “杀你也无法破阵,我也不想留在这幻阵迷雾里。”陆清舟此时恢复了冷静,轻叹一声,转过头去,将床头上挂着的红色纱绸统统扯下,丢到一旁,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你杀了许子玄?”
  “我不想被他破坏了师尊与前辈的成亲典礼,还望前辈恕罪。”无泪弃了剑,恭敬地向陆清舟一拜。
  再抬眼,他又情不自禁地愣住了。
  凌厉狠辣的白衣剑客是他,可怜憔悴的被困囚徒也是他,而现在……面前这触动人心的红衣之人也是他……
  被红衣映照的玉脸染上了绯色,雪亮的双眼倒映着烛火,异常光亮。
  那双紧紧咬着的嘴唇,看起来也分外饱满而诱人……
  “前辈……真是陆清舟?”
  “我不是。”陆清舟缓步上前,却未曾多看无泪一眼,就这般与之擦肩,向着门外走去。
  穿过走廊,遥遥可见前边不远处摆下的宴席,一眼望不到尽头,也不知摆下了多少桌。
  “师尊宴请的,都是魔宗有头有脸的人物。”身后无泪跟上来,低声道,“可见师尊他原本是打算在这一晚向您坦白身份的,而且师尊也是真心想要与您结为道侣。”
  闻言陆清舟不语轻笑。
  真心?
  谁会再相信魔宗之人的鬼话连篇!
  特意请来这么多魔头,不就是想让魔宗人看看他这落魄的样子,看看曾经正道的天之骄子沦落为魔尊的禁脔,是多么不知羞耻!
  “……”无泪急忙拉住了陆清舟的衣袖,“前辈请留步!”
  陆清舟停下了脚步,但没有回头。
  “师尊真的很在乎前辈……”无泪紧紧拉着那方红袖,生怕自己手一松,陆清舟便会从他身旁溜走,“师尊之所以将你锁在天魔宗的禁地里,是为了压制你体内的毒。那铁链是通灵秘宝,禁地的灵气也被用来抵御毒性。师尊还亲自去妖宗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