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过师叔啊~”
  “又怎么了?”
  “打个商量,咱们下次能不能别打我头了啊?给你打笨了都!”
  “滚!”
  “嘤!”
  ……
  一切就如宁倏一所料,当萧禾终于率领正道弟子踏上山巅后,才发现等待他门的,只剩下满地被人遗弃的日常用品——想想也知道,这是前面登顶的人为了腾空储物戒指清理出来的杂物。
  “可恶!”萧禾恼火地踩碎地上的一把低级宝剑,怒气腾腾地瞪向他们身后的宁倏一等人。
  宁倏一扬起下巴,冲他嘚瑟地一笑,接着目光便越过了萧禾,飘向了不远处的白猫。
  “阿雪~~”
  山巅上,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他这一声肉麻的呼唤,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那只原本安静立在山石上的猫儿耳朵一动,尾巴一摇,扭身就跑。
  “阿雪!”宁倏一丢下弟子们,急急忙忙地追了出去,“阿雪,别跑啊,等等我~~”
  各大门派都瞧见了这一幕,不少人嗤之以鼻,也有不少人当乐子瞧。
  无泪盘膝坐在另一块山石上,微微抬着眸子,看着宁倏一追着猫儿一直向前跑,直到跑不见了踪影。
  眸色渐深,透着无法捉摸的意图。
  “无泪师兄~”修罗教圣女附身过来,低垂的领口露出里面婀娜的线条。
  她越靠越近,几乎快要贴在无泪的身上,神色妩媚地道:“听说方才师兄吃了归元宗的亏,他们早一步上来,必定捡了不少好东西,要不我们……”
  妖媚的双眼闪过一丝阴狠,饱满的双唇像是饮了鲜血,红润透亮。
  无泪的眼珠朝着她的方向动了动,修罗教圣女顿时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尖一直蔓延到头顶。
  “啊~”她一声惨叫,整个人被推下了山石,跌坐在地上。
  “无泪师兄~”她委屈地抬起头,看向山石上那个高不可攀的天魔宗少主。
  “对方实力不明,不宜轻举妄动……”无泪的目光朝着远处的归元宗弟子掠去,洛念山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来朝着他微微一笑,拱手一礼,看他嘴型似乎在说:承让。
  无泪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从山石上站了起来,将脸重新掩藏在黑袍之中。
  他方才所坐的地面,悄无声息地向着四周裂开,整块山石发出“咔嚓咔嚓”的巨响……
  山的另一侧,宁倏一追着猫儿一路小跑,就看陆清舟逃进了一个山洞。
  “阿雪,等等我!”宁倏一快步如飞,跟着一头进洞,结果撞进了一个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怀抱里。
  陆清舟没料到,他刚一化作人形,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这鲁莽的家伙拦腰扑倒在地。
  好在脑袋被宁倏一及时护住,才没在这坑坑洼洼的地上磕破了皮。
  “你跑什么呀!”宁倏一急忙起身,心疼地查看陆清舟有没有受伤,发现对方安然无损,他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冷静下来再看自己身下这人,银丝散乱,眼神迷茫。
  那双淡色的,微微张启的嘴唇倒是诱人得很,让人恨不能上去咬一口。
  宁倏一的脸逐渐发热,脑中不可自已地脑补出另一番景象,将这黑漆漆的山洞地面换作大红喜被,将那清冷冷的白色道袍换成了领口大敞、有些凌乱的红色喜袍……
  这些幻想在脑中翻来覆去,却被身下一声清冷男音给打破了。
  “你还要压着我到什么时候?”尾调微微上扬,透露着对方不太愉悦的心情。
  “我、我不是故意的!”宁倏一急忙收敛了脑中不切实际的虚构,红着脸将陆清舟扶起。
  此时的他,哪里能看出方才痛宰正道同盟的那份精明与狡诈。
  陆清舟轻轻叹了一口气,一拂衣袖,一柄通体透明的宝剑顿时悬浮在两人面前。
  “这,这是……”宁倏一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讶。
  看到他这副表情,陆清舟心里有了一点小小的满足感。
  两人相伴这么多年,宁倏一表现得一点儿都不像是没见过世面的荒野村夫,反而像是出身某个隐世大族的尊贵少爷。
  再多的法宝在他眼里都成了俗物,唯一的用途便是用它们换取一些小零食、小玩意儿送给陆清舟。
  就连那些排行前列的灵剑仙器,他都嫌弃用得不顺手,统统卖掉或是丢给陆清舟当玩具。
  如今,总算是找到了一件能让他动容的。
  陆清舟将剑轻轻推到宁倏一手边:“我看你还缺了一把武器,这把可还行?”
  “这是阿雪送给我的?”宁倏一一把取过剑,在手中哗哗转了几圈剑花,满脸欣喜,“我很喜欢!就它了!阿雪你真是我的贤内助!”
  贤内助?
  陆清舟头上翘起一根乱发,正欲发作,却看宁倏一正欣喜无比地赏玩着那把神剑,心头的不满就此消散了,只轻轻提醒了一声:
  “玩够了就赶紧让它认主,毕竟不是凡物,别让人惦记上徒惹麻烦。”
  “嗯!”宁倏一立即握住剑柄,在自己的手指上划了一刀。
  血液流在剑刃上,很快那透明的剑就发出了璀璨的光亮,化作一道光,环绕在了宁倏一的手腕上。
  竟然还能变形?陆清舟感到一丝诧异,心里对这把剑的品级又有了新的评价。
  这得是何等神兵?希望不要给宁倏一招惹麻烦才好……
  他略感担忧,却不知另一旁,宁倏一已经和他手腕上的“神兵”打得火热。
  “已核实身份!【7451】号光脑虚拟小世界-萌喵乐园,欢迎主人归来!”
  “主人是否需要获取空间支配权?”
  “主人是否要清除所有侵入空间的非喵族生命体?”
  “主人……”
  手腕上发出的盈盈红光,倒映在宁倏一漆黑透亮的眸子里……


第28章 28失踪   阿雪……不见了!……
  待宁倏一抱着猫儿回到归元宗队伍中时,各大门派已经纷纷动身,向前探寻了。
  据闻前方不远的平原上出现了大大小小无数洞穴,洞穴幽深,里面传来呼呼风声,应当是通向另一边的通道。
  于是,各大门派再也坐不住了,特别是萧禾所率领的正道弟子。
  登山落后于人,看着满地“垃圾”,他们心里都憋着一股怨气,一股委屈,哪里还能安安心心在原地等待?
  不同于急于求功的同盟们,归元宗弟子都留在原地等候宁倏一,各个静坐如磐石,对前方的一切漠不关心。
  秋叶仙宗和缥缈门见状,自然也留下来守在一旁。
  洛念山见宁倏一归来,上前将一枚戒指恭敬地呈给了宁倏一:“师叔,之前得来的所有灵石和法宝都在这里了。”
  “嗯。”宁倏一接过戒指,随意点了点,又把戒指丢还给了洛念山,“灵石归我,里面这些小玩意儿拿去给大家分了吧。”
  “这……”洛念山惊讶地看着宁倏一。
  虽说在山下赚的灵石也不少,可这些毕竟是秘境才有的法宝,不是全都能用灵石买到的!宁倏一竟然能这么大方?
  这还是那个贪财的宁倏一宁师叔吗?不会被人夺舍了吧?
  宁倏一一看洛念山这脸色,就知道他正在心里编排自己,抬起一手往他后脑上招呼:“别胡思乱想!这些东西拿去分给你师弟师妹们,让他们好提升下实力,这秘境后面还不知会遇到什么!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被不少人视作眼中钉了。”
  “是,师叔,但是你……”和黄包天沦为同等待遇的洛念山委屈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他本想问,宁倏一才炼气三重,不更需要这些天材地宝来提升提升修为?可是想到宁倏一那与修为完全不符的实力,洛念山还是把话吞下了肚子。
  他转身将宝物分给众人,弟子们获得了“机缘”,便按照宁倏一的指示,原地打坐调息,整顿休憩。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就看归元宗弟子们的身上散出一丝丝白烟。
  弟子们收功睁眼,脸上都挂着一丝自信的笑容。
  徐珂和邱玲儿仔细观察,惊讶得发现,这些归元宗弟子竟然在这短短的一个时辰里,修为皆有所长进。
  除了宁倏一依然是雷打不动的炼气三重外,其他弟子最少也升了一个小等级,而洛念山则不知升了多少,两人竟已看不出他的境界!
  “多谢宁师叔!”弟子们起身,齐齐地向宁倏一拱手而拜。就连原本一直与宁倏一不对路的薛悠平,此时也都彻底心服口服,神色恭敬而虔诚。
  “既然都调整好了,那就走吧!”宁倏一暗中摸了摸手腕上的“7451”,从山石上跳了下来。
  陆清舟抬起头看向落在身旁的青年,便看见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口中还轻声嘀咕着奇怪的话语。
  “启动虚拟模式,好好招待尊贵的客人们……”
  归元宗弟子并未与前面的大部队选择同一条道路,而是另辟蹊径,绕到了另一侧,从宁倏一和陆清舟方才所在的洞穴里钻了进去。
  洞穴幽深,里面的羊肠小道延绵悠长,走了片刻便不见光亮。
  洛念山命几名弟子亮起了火灵珠,照亮了整支队伍。
  洞穴穴壁上人影晃动,弟子们谨慎而小心地探查四周,果不其然地发现了数十处陷阱。
  一路避开暗器陷阱,众人越行越深,洞里刮出的风却变得越来越大……
  趴在宁倏一肩头的陆清舟抬起头来,耳朵微动,在风声中捕捉到一丝微弱的声响,好像是一种小型动物啃咬食物发出的细响。
  又绕过一个弯道,前方忽然出现了自然光亮。
  “师叔,前方发现了出口!”
  宁倏一拨开弟子走到最前列,朝着前方望去。
  隐隐蓝光飘逸于洞口,空气中能看见一丝丝淡薄的雾气,如丝线般在空中交织。
  “下去看看!”宁倏一和洛念山领着众人,小心翼翼地走向洞口。
  洞外豁然开朗,光鲜明亮,却无法看清前面的路——浓雾弥漫,四处都白蒙蒙的一片,遮住了人的视线。
  众人在云雾里穿梭,就像是钻进了棉花堆里,晕头转向,也不知走了几里路,不识东南西北。
  “小心,此处有蹊跷!”洛念山回头提醒身后的师弟,却发现,原本紧紧跟着他的黄包天等人不见了!
  视野之中,唯有浓浓的白雾。
  “师叔!”洛念山急忙上前几步,抓住他唯一还能见到的人。
  却见宁倏一停下了脚步,一手搭在自己空荡荡的左肩上。
  “师叔,怎么了?”洛念山见他面色有异,担心地问了一句。
  宁倏一睁大了眼睛,低声咕哝:“阿雪……不见了!”
  洛念山:!!!
  陆清舟也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从宁倏一的肩头滑落下来的,似乎只是一瞬间,他便落了单,迷失在这茫茫白雾中。
  他不急不忙,也没有什么慌乱的感觉,干脆静静地坐在原地,拍了拍身下坚硬的土壤。
  至少这底子是实的,与之前那座山不一样,或许这里就是山的最底层了……
  “啪嗒”,不远处,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同样不疾不徐,慢慢靠近。
  陆清舟可以肯定,那绝不是宁倏一的脚步声,宁倏一的步伐不会这般漫不经心,像是闲庭漫步。
  陆清舟起身,想要躲到别处,可无论他怎么移动,那人的方向始终对准了他,脚步声越来越近……
  陆清舟索性又停下,睁大双眼,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道黑影终于在白幕后浮现,四周云雾流动加快了几分,在那人身旁快速流过。
  一袭黑袍撕开了白色的幕布,在见到前方那几乎快和白雾融为一体的白猫时,忽然停下了脚步。
  黑袍下,细长的睫毛向上抬起,沉静的夜眸中闪耀出一丝星光。
  “是你?”无泪掀开自己的斗篷,露出那张佛性十足的脸。
  那张脸线条柔和,五官精致,耳垂饱满,若是不知他身份,只会当他是哪座寺院里出来的年轻僧人。
  就看他走近一步,在陆清舟面前单膝跪了下来,一手摸向陆清舟的头顶。
  陆清舟扬起爪子,挥开对方的咸猪蹄,还故意低吼了一声,彰显自己的敌意。
  “饿了?”无泪一摸自己的戒指,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串灵果,放在了陆清舟的面前。
  “啪!”陆清舟毫不客气,一爪子将那串灵果拍飞了出去,滚入浓雾之中。
  他又警惕地盯着无泪,可无泪却好像并未生气,任由那些果子被陆清舟糟蹋,目光一直锁定在陆清舟的身上:“怎会独自在此?”
  陆清舟扭头不理会。
  “此处颇为古怪,不如暂时与我同行?”无泪提议道,在陆清舟的面前缓缓摊开手,像是在邀请他爬上他的手臂。
  陆清舟不搭理,索性起身,转身向相反方向走去,想着只要钻入雾里,应该很快就能摆脱无泪……
  “砰!”他的脑袋忽地撞上了硬墙,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尾巴笔直地朝天竖起,像是一根雪白的鸡毛掸子。
  无泪:……
  陆清舟一爪子揉着脑门,一爪试探性地伸出去,果不其然地摸到了一扇看不见的气墙。
  此处有禁制?
  他又转到别处,再一摸,同样有壁。
  那道气墙似乎是以他们方才所站位置为中心,向外围绕,将他们一道圈在了其中。
  陆清舟狐疑地看向无泪,猜测着无泪是不是个阵修。
  看那猫儿目光粼粼,嘴角下拉,有几分委屈感,无泪急忙摇了摇头:“非在下所为……”
  “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