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地舒了一口气,便要从宁倏一身上起来。
  宁倏一忽然一把抱住了他,双手扣在那纤细的腰间,鼻尖在他胸口上轻轻蹭了蹭:“过去的事已是过去,现在有我守着你,不会再让任何人伤了你!”
  “阿宁,我没事……”胸前一阵温热,陆清舟只觉心口发痒,不自觉地向后缩着身子,“放,放开……”
  “不放……谁让你最近总是躲着我?”宁倏一忽然抬起头,伸手掠起他耳边垂落的银发,温柔笑道,“你躲我也没用,阿雪,我赖定你了!”
  “……”陆清舟看着那张成熟的俊脸,不知为何,早已沉寂的心又活了过来,竟然会在胸腔里激烈地乱跳,不由得面红耳赤。
  宁倏一得寸进尺,抬起身子,眼看着就要凑到那双漂亮的淡色唇瓣上。
  见他逼近,陆清舟的脑海里忽然闪过另一个男人的脸,下意识地一掌推开宁倏一,撇过头去。
  “阿雪?”宁倏一委屈地揉着胸口,正想撒娇怪罪,却见那清瘦的人儿微微颤抖着身子咬着手指,顿时心有不忍,上前去环住了陆清舟,让他依靠在自己的身上。
  “别怕,我不会逼你……我会等你,直到你愿意。”
  “嗯……”听了这话,陆清舟感到心头一阵轻松,又缓缓闭上了疲乏的双眼。
  宁倏一低头埋首于他的肩膀上,狭长的眼眸中流出一丝杀意。
  竟然能引起阿雪这么强烈的反应……果然,还是不能放过那个魔宗弟子!
  翌日一早,各大门派弟子被一阵地动山摇惊醒。
  众人走出各自的营帐,便瞧见一座巨大的圆盘凭空而现,竖立当空。
  圆盘从中心向外辐射,划分出了八块不同区域,每一个区域最外缘皆有一个古怪的图标。
  一座青铜祭坛缓缓升起,浮现于圆盘之前。
  “玄天秘境即将开启,诸位,今年哪位来试试手气?”玄天门的萧禾站在自家队伍最前列,意气风发地笑道。
  “我们无泪师兄位列新秀榜榜首,自然由他来开启!”
  “我们正道推选归元宗洛师兄,或是玄天门的萧师兄!”
  “我们妖宗……”
  各大阵营顿时热闹了起来,各说各话,相互不让。
  据闻玄天秘境共有八方小世界,每次都会由一位代表来开启,若是能抽中排位靠前的小世界,收获会比排位靠后的多得多。
  故而这开启秘境之人,尤为关键,往日多为弟子中实力最强之人当选,然而……
  “你们魔宗作恶多端,人品极差,给你们开启,不怕抽中地字四号?”
  “呸!你以为你们正道中人各个都是好人?别忘了,上一次秘境开启,我魔宗可是开出了天字三号空间!”
  “我们妖宗……”
  妖宗此次前来的队伍人数不多,为首的是一名紫衣女子。
  妖宗虽然各个实力都不弱,可惜人少力寡,抢不过正道和魔宗,声音一次次淹没于两方争斗中,只好败下阵来。
  那紫衣少女不甘心地摇了摇头,无意中瞥了一眼前方的祭坛,忽然惊呼:“都别吵了,快看!”
  她这一声倒是用足了气力,不少弟子顺着她的视线瞧去,纷纷大惊失色。
  只见一只雪白漂亮的猫咪,不知何时蹿到了祭台上。
  “站住!”
  “莫动!”
  几方人马争先恐后地朝着祭台拥过去,人群如浪潮一般汹涌。
  可他们只能眼巴巴看着那猫咪不慌不乱地抬起爪子,干脆利落,一巴掌拍在了祭坛当中的阵眼上。


第25章 25祥瑞   猫是祥瑞之物,手气不会差!……
  圆盘瞬间发出了七彩绚烂的光芒,同时由慢及快“呼呼”地转动起来。
  “哈哈哈!别担心,”宁倏一逐一推开当场石化的众人,上前将陆清舟抱回了怀里,面朝愤怒惊恐的人群,依然笑得没心没肺,“猫是祥瑞之物,手气不会差!”
  “竟然让一只猫来开启秘境!”萧禾气得鼻子都歪了,昨日旧账加上现在的新仇,在他心底点燃了一把火,忍不住便爆发出了火花,“你们归元宗未免也太儿戏了吧!”
  “唉,是啊,归元宗怎能如此荒谬!”
  “我看这次归元宗的领队就不太靠谱……”
  四周各派正道弟子都不免开始动摇,不由得怀疑,跟着归元宗真的……没事吗?
  “各位!”萧禾跳到了祭台上,提气大声道,“归元宗行事诡异,若继续让其担任正道之首,恕在下不敢苟同!这可是关系到我等门派未来气运的大事,怎能交托给如此不负责任、任性胡为之人?”
  “在下赞同!”
  “附议!”
  “归元宗让出领队之位!”
  早已与玄天门勾结在一起的几个门派带头闹事,一时间正道阵营军心动摇,不少门派都被这些说辞给说动了心思。
  反观归元宗弟子,却一个个面无表情、纹丝不动,仿佛周围的嘈杂与他们无关。
  “各位,若是大家信得过玄天门,在下愿毛遂自荐,带领各位去争取最大的气运!”萧禾见时机成熟,气势高昂地大声吼道。
  瞬间,无数门派群而响应,叫着嚷着要与玄天门统一战线,令萧禾好一番春风得意,一扫昨日损失一颗九曲金丹的郁闷。
  “好啊!”这时,宁倏一在萧禾身边鼓起了掌,“太好了!”
  众人一愣,纷纷看向宁倏一,就看宁倏一一脸轻松,如释重负。
  这模样,倒好像是在嫌弃众门派是累赘似的……
  “愿意跟随玄天门的请自便,想要跟随我归元宗的,我也不拒绝。”宁倏一笑道,“不过话说在前头,既然已经分开了队伍,日后秘境相见,我归元宗便将尔等与魔宗、妖宗一视同仁,莫怪我们不念旧情。”
  这下,台下又有不少人犹豫了。
  少了归元宗,正道同盟的战力大大缩水,万一遇到魔宗……
  “呵,这位‘师叔’好狂妄的语气!”萧禾冷笑,“你以为能有多少人继续追随你归元宗?且看着吧!”
  这一声下,投靠了玄天门的各大门派立即向着玄天门的队伍靠拢,玄天门的队伍瞬间壮大起来。
  不少本在犹豫的小门派见此状况,也只得随大流,依附上了玄天门。
  不管有没有归元宗,人多力量大,抱住最大最壮的大腿总没错。
  最终依然守在归元宗阵营的,只剩下归元宗多年的盟友秋叶仙宗和尽数女弟子的飘渺门。
  “哈哈哈哈!瞧见了没?”萧禾见状不由得大笑,一扫多年积怨,气焰不免嚣张起来,“这位‘师叔’,趁现在,若是你肯听从我玄天门的指挥,看在同盟一场的份儿上,我们依然对归元宗敞开大门,欢迎各位。”
  只要归元宗的新一代弟子们在此服软,便是当众将高高在上的归元宗拉下神坛,日后,复仇大业定可徐徐图之!
  “不必不必,这个结果我很满意。”宁倏一依然轻松自若,仿佛萧禾的攻击只是隔靴搔痒,毫无压力,“没了这么重的担子,倒是真要谢谢萧师侄的无私奉献!”
  这让萧禾心里冒出了一股无名火。
  他费尽心机,耗尽财力争夺来的指挥权,却被别人视为累赘、贱作粪土,让他如何能舒坦!
  “装腔作势!我看你进了秘境还能不能这般淡定!”
  “莫争了。”这时,一袭黑衣忽然飘上祭台,落于两人中间,挡住了萧禾凶狠不甘的目光。
  无泪抬起那满是慈悲的凤眼,伸手朝着巨大的圆盘一指,淡淡地道:“转盘,快停了……”
  众人齐刷刷地仰头向那转盘望去。
  转盘缓缓而动,越来越慢,槽口眼看着就要对向“地字四号”,众人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这一秒钟过得,似乎比一年时间还要漫长……
  转盘渐渐停止,槽口缓慢推移,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终是越过了“地字四号”一点点,堪堪进入一片黄色的区域。
  除了宁倏一摆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就怕自己是眼花了……
  “天字……一号!?”
  秘境门前,顿时人声沸腾!
  “竟然是天字一号!”
  “我没看错吧?真的是天字一号?”
  ……
  不怪众人情绪如此高涨,只因自从玄天秘境首次现世以来,还从未有人转出“天字一号”!
  近百年来,成千上万的前辈所缺的气运,原来不过是一只猫!
  这一刻,陆清舟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无数感激、敬仰的目光朝着他身上投来,甚至还有人朝着他膜拜,像是供奉神佛一般虔诚。
  就连素来波澜不惊、无喜无悲的无泪,此时也免不了多看了他两眼。
  一双漆黑的眸子里,似是酝酿着某种情绪,幽幽黑瞳透出的零碎光亮,让陆清舟浑身不自在,又钻进了宁倏一的怀里。
  无泪挪动了步伐,走向宁倏一,当着众人的面拱手一礼:“多谢!”
  “不客气,不客气,全靠我们家阿雪手气好。”宁倏一嘚瑟得鼻孔朝天,若面前之人不是令人忌惮的无泪,他真恨不得把陆清舟抱出来让所有人都跪下膜拜!
  “这只猫……”无泪的目光朝着宁倏一怀中探去,却被宁倏一一手挡住了视线。
  “阿雪可是我的命根子,你别打他的主意,否则……”宁倏一忽地就变了脸,浑身上下散出逼人的杀气,冷冷的目光好似万剑出鞘,一触即发。
  “休怪我刀剑无眼,不留情面!”
  无泪心神一动,露出了少见的讶异。
  面前这个青年,虽然看起来修为不过炼气三重,却能释放出让他都感到心悸的威慑力。
  此人必定不似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莫非这位“宁师叔”施了什么障眼法,掩盖了真实修为?
  “君子不夺人所好。”无泪客气地向宁倏一行了一礼,平静的目光轻轻扫过宁倏一怀中的那团雪白,方才负手离去。
  宁倏一给陆清舟顺了顺毛,将目光从无泪的背后收回,转身走下祭台。
  不少小门派弟子面露惭愧之色,倒是给宁倏一让出了一条空旷大道。
  卷发青年看似风轻云淡,边走边逗弄猫儿,可他却硬是在这众目睽睽下走出了上位者的气势,每一步都给人增加一层窒息的压迫感,令人无法直视他的容颜。
  “大门开启了,诸位快随我一探!”萧禾见状,急忙大喊一声,以收人心。
  正道各门派不敢再乱动心思,与魔宗、妖宗的队伍一起拥入宽敞的大门,争先恐后,分毫不让,都想赶紧瞧瞧这“天字一号”小世界里有什么机遇在等着他们。
  然而,宝贝还没见着,“天字一号”的下马威倒是扑面而来。
  一座暗黄色的山脉出现在众人眼前,向上望去,那山仿佛擎天柱,钻入云霄,不见顶峰。
  山面像是被人一刀切下的,极为平整,既没有石阶道路,又无岩石树木,甚至没有一处可以借力攀援的地方。
  不过,凑近去看,那山体表面倒也并非完全光滑,上面嵌着极为细密的刻痕,一道一道,好似波纹,从山顶一圈一圈盘旋下来。
  “这山倒是有些怪异,不如我们先御剑飞上去探一探?”萧禾向众人提议,还特意瞥了一眼宁倏一,阴阳怪气地笑道,“哦,对不住,我忘了,宁师叔你才炼气三重,还无法御剑……”
  下面顿时有人跟着哈哈哈的笑出了声,但见归元宗弟子们齐刷刷地瞪了过来,顿时吓得闭紧了嘴巴。
  “各凭本事吧!”宁倏一挥了挥手,率领弟子们走向一边,原地安顿,一点儿都不着急。
  “那你们就慢慢爬吧!”萧禾冷笑一声,召唤出自己的飞剑,“待我先走一步!”
  可还没等他在飞剑上站稳,那飞剑忽然“咚”地一声砸在了地上,萧禾一个趔踞,差点当众摔个狗啃泥。
  “哈哈哈哈……”又有人大笑了起来,玄天门弟子狠狠瞪去,却发现是魔宗弟子们发出的耻笑,肆无忌惮。
  “你们……”萧禾正欲发作,无泪从旁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便让他彻底收了声。
  “看来此处禁空。”无泪将飞剑插在山壁上,想以此作落脚点,可不知那山土是何种质地,剑插在上面犹如插在了细沙上,细软绵柔,根本无法以此借力。
  无泪上前去捏了一把山土,山土到手便化作了轻飘飘的粉末,随风而去,着实透着古怪。
  “这下怎么办?难道真要我们爬上去?”萧禾冲他的背影怒道,“这座山连山石树根都没有,如何攀岩?”
  “快看!”忽然,旁边有人惊呼了一声,萧禾与无泪一道朝着那方向看去。
  只见一只白猫轻快地跳上了山壁,以优美的身姿在山面上奔跑,毫不费力。
  那近乎直角的山面在猫儿眼中竟宛如平地!
  “去吧!”宁倏一高喝一声,二三十名归元宗弟子应声出列,以洛念山为首,呈人字形排开,一道冲向山坡,跟随在了猫儿的身后。
  他们就像是一只银色飞箭,以惊人的速度一飞冲天,气势如虹!
  无泪的眼眸微微一缩,立即施展轻功步法,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紧随其后。
  “不能落后,赶紧给我冲!”萧禾大呼一声,正道、魔宗、妖宗弟子都惊醒了过来,立即使出各家本领,冲向那暗黄的山坡。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只要贴近山面,法术、法宝全都失灵,想要爬上去,唯有靠自己的双腿,靠不需要灵力施展的轻功和身法!
  上了山,四周无处可攀登,只能整个身子贴在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