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的弟子,一根根毛向上竖着,彰显着一丝不耐。
  现在的弟子就这水平?归元宗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阿雪,别生气。和这帮蠢货生气,不值得。”宁倏一恰到时机地投喂了一颗灵果,笑眯眯地道,“你瞧瞧他们,一个个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鼻子朝天,眼睛长在天上,结果,只能屁股朝天……”
  弟子们:……
  “看什么看?我五岁时爬过的雪山都比这座高,就这样你们也好意思觉得自己是天才?”宁倏一冲众弟子瞪了瞪,“若是让你们的师长们知道,怕是一个个都要颜面无光,羞于提及了!”
  “我们走!”薛悠平最先从地上跳起来,怀着一股子怨气,又一次走向了雪山。
  来参加选拔的大多都是各峰精英,被宁倏一这般毒舌嘲讽,还怎能忍得下去?
  一时间,弟子们又重新抖擞了精神,重新踏上了雪山,再重新被陆清舟拍回谷底……
  几次下来,弟子们也渐渐适应了雪山恶劣的环境。黄包天、洛念山几个在开了几次作战会议后,还想出了“鸟兽四散”的办法——让各峰弟子同时向四面八方跑,拉长白猫横向奔跑的距离,以此拖住白猫那追云逐月的步伐。
  此法果见奇效,不管陆清舟横向还是竖向扫荡弟子,总会从他爪下钻走几个漏网之鱼,直直冲向山顶。
  当然,这也是陆清舟故意放过的,否则,只怕半年过后也没人能合格……
  “哦?变聪明了嘛,但是……”宁倏一坐在山顶上,摸着下巴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坏笑。
  于是,刚刚突破了猫爪危机的洛念山等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空中传来一声高亢的啼鸣。
  众人仰头,便见一道黑影遮天蔽日,掠过他们的头顶。
  金鹏展翅,款款落在半山腰一块凸起的巨石上,目光幽幽地看着众人,似乎在说——
  汝等,作死乎?
  众人心中无不漏跳了半拍,大呼一声:卧槽!
  “竟然请动了雕前辈!?师叔真乃神人,出的都是奇招!”洛念山哭笑不得地停下了脚步,干脆盘膝坐下了。
  “师叔,你还能再狠一点吗?放人一条活路不好吗?求放过啊!”黄包天哭丧着脸,一把鼻涕甩了出来。
  “嘎嘎!”金雕在上空拍打着翅膀,掀起一阵又一阵山风,将黄包天的鼻涕连着鼻子冻成了冰柱。


第22章 22师叔   没大没小!叫、师、叔!……
  半年后,玄天秘境即将开启之际,许子玄率领一帮峰主、长老齐聚主峰练武场,焦急不安地等待着。
  王术等剑修立于众长辈下首,脸色阴沉,但却无半点懊恼。
  他们依然自信,剑凌峰的剑,就是归元宗最强的战斗力,是守护那些柔弱的阵修、灵修的护盾。
  前往秘境,绝不可能放弃剑修!
  “掌门,这宁师弟实在是太狠了些!”李三九在自家师尊那儿挨了顿训,此时便趁机拉着许子玄大吐苦水,“我们剑凌锋弟子,竟然因为迟了那么一小会儿,就被他踢出了队伍!侥幸入选的十来人,也遭到了刁难,最后竟然只剩四五个。”
  “对对对,还收了什么参选费,是不是太过分了些?入秘境怎能少了剑凌峰呢……”另一名长老也跟着附和。
  “过分?”一旁玄机峰的莫长老听闻,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笑道,“既然宁小子已经言明规则,剑凌峰弟子又为何要迟到?是没把这位宁师叔放在眼里,还是没把掌门放眼里?”
  “这,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剑凌峰的长老抹着满脑袋汗,“只是这探寻秘境,若没有足够多的剑修,难保出现什么差错……”
  “老夫看可未必。”莫长老摸着自己长长的胡须,眯了眯眼,“等他们出来后,你们剑凌峰弟子不妨试试看?看看能不能赢过这入选的九十八名弟子?”
  “这是自然,以实力说话嘛……”李三九还想多辩几句,就听一旁有人惊呼了一声:“他们出来了!”
  只见洞府前显露出一道光圈,光圈正中展开一幅卷轴,卷轴缓缓推开,一座“雪山”出现在了众师长的眼前。
  宁倏一伸手一挥,那卷轴便在空中绕了一圈,飞回了他的掌中。
  光圈暗灭,众人再仔细一瞧,发现中间那“雪山”,原来竟是一群身着银色道袍的归元宗弟子。
  队伍之中,无论是原本油腔滑调的黄包天,还是素来温润如玉的洛念山,甚至是之前重病在床的薛悠平,此时都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面色冷峻,目光坚毅,杀气腾腾,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架势。
  “剑凌峰王术……”王术上前一步,刚一开口挑战,便见九十八名弟子齐刷刷地瞪过来,整齐划一。
  一道道雪亮而冰冷的视线交织聚拢于其一身,带着莫名的慈悲怜悯,仿佛在看一只脚边蝼蚁,叫王术一阵心悸,只觉自己双腿发软,仿佛只要敢抬腿上前一步,便能教这群“魔刹罗汉”绞杀碾碎成渣渣……
  一切豪言壮语,自是湮灭于咽喉。
  不出几日,天下各大门派都派出了队伍,云集于秘境所在的幽州。
  秘境前各方英雄齐聚一堂,好不热闹。
  归元宗的龙舟抵达秘境上空时,不少门派弟子仰首而望。
  巨大的龙舟气势沉稳地落在空旷之处,身着银色道袍的归元宗弟子迈着整齐的步伐列队下船,行如军队,纪律严明。
  他们的身上闪过一丝银光,明晃晃的,似有灵气环绕,凑近了看,才发现每个人的胸口,还绣着一只猫爪印。
  而更加古怪的是,在这列队伍的最前面,带队领头之人是一个只有炼气三重的卷发青年。
  他胡乱披着道袍,手里还抱着一只猫,和身后面色严肃的弟子们不同,看着极为慵懒,时而打着哈气。
  他向身后勾了勾手指,队列中立即有一名身材浑圆的弟子,单手捧着一盘灵果走上前来。
  青年取了一颗灵果,投喂给怀中的猫儿,猫儿却傲娇地摇了摇尾巴,扭头不理。
  于是青年笑着把灵果丢进了自己的嘴里,又低头嘴对嘴地喂给了猫儿。
  猫儿大怒,伸出尖利的爪子挠着他的脸皮,抓出条条红印,他却毫不在乎。
  众人纷纷挪开视线,不知为何,明明是一人一猫的主宠互动,这一幕却看得他们有点儿脸红心跳。
  “哎呀阿雪就喜欢我这样喂他,真是个小娇气包!”宁倏一故意道。
  陆清舟浑身炸毛:我没有,你胡说!
  “这人是谁?你知道吗?”人群中,有人小声问道。
  “我也不认得,”回话的人有几分犹豫,“可我看洛念山都对他十分恭敬,恐怕来头不小。”
  “可是,我们从未听说归元宗有这么一号人物,而且修为看起来也不高……”
  “区区一个炼气三重……”
  “这人恐怕是归元宗故意推出来掩人耳目的吧?”
  “……”这些话飘进归元宗弟子们的耳朵里,薛悠平忍不住地打了个寒战。
  炼气三重?掩人耳目?
  宁小师叔的修为的确只有炼气三重,但……
  你们见过哪家炼气三重弟子,能把筑基期甚至金丹期的修士揍得满地找牙的?
  想想自己之前受的罪,想想这半年在万山图里犹如地狱的日子,薛悠平浑身发寒。
  宁师叔他不是人,是魔鬼啊!不能用普通的修为来衡量他的实力啊!
  “洛师兄!”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朗声唤道,四周看客立即自觉立于两侧,给那人让出了道。
  就看一锦衣束冠,眼角上勾的年轻公子,踩着飞剑驶将而来,眼看就要冲撞到宁倏一跟前却不收速,显得几分莽撞与无礼。
  陆清舟见状,朝着那人来的方向张了张嘴。“噗”的一声,一枚果核就朝着那人面盘飞去,像是一枚暗器。
  那人着实没料到对面竟会正面打脸,险些一个趔踞从剑上摔落。
  他不得不跳下飞剑,却故作镇定收了收衣袍,走上前来。
  “萧师弟!”洛念山拱手拜了拜,然后向宁倏一低声介绍道,“师叔,这位是玄天门的萧禾萧公子,江湖新秀榜上位列第二名,不可小觑。”
  “第二?”宁倏一斜着眼睛打量来者,带着几分不屑。
  “洛师兄,这位小师弟又是何人……”萧禾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如何称呼啊?”
  “咳咳,这位是在下的师叔,宁倏一宁师叔。”洛念山认认真真地回答,宁倏一则在一旁狠狠瞪了萧禾一眼,挺直了腰板:“没大没小,叫师叔!”
  “这……”萧禾哪里肯开口,心里琢磨着是不是洛念山耍人的阴谋诡计。
  让他当众把归元宗一炼气期弟子当长辈,说出去,他们玄天门脸面何存?他们萧家脸面何存!?
  “呵呵,既然有这位在此,敢问这次归元宗要派出哪一位来率领我等正道同人?”萧禾急忙岔开话题,抛出自己此来的最大目的。
  “是洛师兄吗?”他的目光自洛念山身上挪移到宁倏一身上,“总不会是这位小兄弟吧?”
  这话题极为敏感。
  正道素来以归元宗马首是瞻,一般入秘境也是由归元宗率队带领。
  可这次归元宗的领队竟然只是个炼气三重,放在这么多正道弟子中,简直是吊车尾中的吊车尾,众人心中哪里能服?
  若按常理,洛念山才是担任正道弟子统帅的最佳人选。
  可偏偏,洛念山在新秀榜上的排名低了萧禾一名,若让洛念山统帅,只怕会被玄天门看低几分。
  无论归元宗怎么选择,都无法避免遭受非议。
  萧禾便是要趁机落了归元宗面子!
  一时间,全场寂静下来,不管是正道中人还是歪道中人,这一刻都屏住呼吸竖起耳朵,聆听来自归元宗的答复。
  “谁是小兄弟?”静谧之中,就听得宁倏一底气十足地大喝了一声,险些震碎旁者耳膜!
  “没大没小!叫、师、叔!”
  “噗……”人群中冒出一阵压抑的笑。
  萧禾的脸色发青,正要发作,却见洛念山风度翩翩地上前一步,双手抱拳,提气朗声道:“各位,宁师叔乃师祖烈阳剑之传人,是我派掌门的嫡系师弟,有师叔在此统领全局,归元宗上下心服口服。”
  “你们当真要让一个炼气三重的小子当统帅?笑话!你们置正道众人之安危于何地?”萧禾可不服气,指着宁倏一大声责问。
  “师叔的本事远在你我之上。若他都不配当统帅,此处便无人有这个资格。”洛念山淡淡地看了萧禾一眼,这一眼却不似平日那般温和,透着一股彻骨寒意。
  “若是再有谁敢对师叔不敬,便是对我归元宗不敬!望各位谨记!”
  “不敬师叔者,杀!”银白道袍的弟子们整齐地喝道,就像是进行过操演似的,声音震天,威慑八方。
  “你……”萧禾被堵得哑口无言,捏了捏拳头,几乎咬牙切齿地道,“好!我看你归元宗倒是如何收场!”
  说罢,他甩袖而去,还带走了不少看热闹的。
  见他离去,洛念山这才松了一口气,向宁倏一解释道:“师叔莫恼。萧禾的祖父曾经是归元宗剑凌峰的一位长老,此前因为师祖之事被师尊斩杀。萧家后人投靠了玄天门,一直与我宗暗中作对,此次恐怕也……”
  “竟然还有这份恩怨。”宁倏一轻轻摸了摸陆清舟的后背,似是在给他顺气,“这姓萧的尖嘴猴腮,一看就是个只会放嘴炮的,犯不着为他生气!”
  陆清舟抬起头,遥遥望着萧禾的背影。
  怪不得他觉得这青年吊角眼的凶狠模样有几分眼熟,惹人嫌弃,原来竟然是“故人”之后。
  当年萧长老萧云飞为了逼他离开归元宗,暗中可是使了不少手段,伙同一批人伪造事实,污蔑于他。
  没想到上梁不正下梁歪,萧家后人也如此心术不正,没准还要故技重施,乱传是非,蛊惑人心。
  只可惜,他们这次挑错了对象,宁倏一可没他那么好欺负……


第23章 23无泪   我们可不是来照顾小屁孩儿的……
  一两天后,正道阵营中果然渐渐传出一些动摇人心的“消息”,各种议论也随之传开。
  有人担心归元宗这次过于自大,怕是要把正道中人坑死在秘境里。
  有人在归元宗和玄天门这两大超级门派里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继续投靠归元宗……
  当然,人多之处,不仅口杂,还随时产生各类纷争。
  安营扎寨第二天,便有人来向宁倏一禀报,说山下门弟子与魔宗弟子动了手。
  山下门这次来得晚了些,便被安排在了最外缘落脚,与之比邻的是魔宗修罗教。
  自古正邪不两立,虽然双方已经停战多年,但是遇到彼此仍然时有摩擦。
  洛念山和宁倏一、陆清舟来到现场,四处都是战斗后留下的刀剑痕迹,几名受伤弟子也正在接受救治,两方人马箭张弩拔,气氛紧张。
  “洛师兄!”山下门的弟子见了洛念山,急忙赶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告起了状。
  “魔宗之人欺人太甚,擅闯我派营地,还对我们拳脚相加,弟子们看不过去,才一起动了手……”
  “那些魔宗蛮不讲理,出手狠辣,伤了我们好几个师兄弟!”
  “……”
  “分明是你们擅闯我教圣女营帐,欲图不轨!”一旁的修罗教教众听见了,面带怒意,不齿地冷笑道,“真不愧是山下门,净是些下流做作的东西!”
  “魔宗妖孽,竟敢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