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罩着的!
  许子玄脸色微白,拱手向金雕一拜:“见过雕前辈。”
  在场除了辈分较高的战天云外,其余弟子皆低下头去,恭恭敬敬地向金雕行礼:“见过雕前辈!”
  一时间,猫假鸟威的陆清舟只能看见黑压压的一片。
  一阵凌冽山风掠过众人头顶,灌进陆清舟的鼻腔,害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金雕见状,晃动着庞大而笨拙的身子,朝着陆清舟挪了一步,用暖暖的腹部绒毛暖着陆清舟,却又十分小心,不给猫儿的小身子骨带来一点儿重量,活像一条山形毛毯。
  许子玄:……
  这是把猫当蛋孵了?可他分明记得,这只金雕是个雄鸟呀!
  “不知前辈来此造访,有失远迎!”许子玄恭恭敬敬地向金雕抱拳一礼,和颜悦色地问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金雕爱答不理地瞟了他一眼,扭头啄着自己的胸羽,从那毛茸茸的羽毛中衔出一片金色羽毛,小心翼翼地递到陆清舟的面前。
  在阳光照耀下,那片羽毛泛着金光,似是金属质地,颇有分量。
  陆清舟接过羽毛,瞬间,他感受到心神与某个空间相互联通,身后的洞府为之一亮,打开了气墙禁制。
  再一念,洞府又暗了下去,关闭上了“洞门”。
  许子玄和战天云面面相觑,看样子,这羽毛便是老祖洞府真正的钥匙。
  而金雕竟然把钥匙交给了一只……猫?
  “师弟,这洞府乃百里老祖留下惠泽后人的,若是可以,为兄可否拿其他条件与师弟交换……”许子玄走向宁倏一,脸上挂着一丝温和的笑意。
  那笑容像是春日暖阳,令人如沐春风,不忍拒绝美人所求。
  可宁倏一却视而不见,把手一摊,摆出爱莫能助的样子:“师兄,洞府可不是我的,是我家阿雪的。要不,你和我家阿雪商量商量?”
  许子玄的步伐一顿,脸色一僵,显得几分尴尬。
  同一只猫商量?怎么商量?跟丹蕴峰那群老家伙一样,厚颜无耻,卑躬屈膝地跟在猫儿身后喵喵叫?
  那还不如硬抢!
  “嘎嘎!”金雕似是明白许子玄的意图,抬头瞪眼,急促地尖叫了一声,又伸长了脖子,用尖利的喙狠狠啄着许子玄的剑,发出“咣咣”的声响,硬生生地将许子玄逼退了几步,以示警告。
  “雕前辈……”许子玄颇为无奈,脸上已是乌青一片,却还得对这位特别的老前辈耐住性子,“老祖洞府关系着我归元宗传承大事,还请前辈三思……”
  话还没说完,许子玄就感觉到金雕冰冷的死亡射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被这金雕盯得头皮发麻,脸色煞白。
  虽然身为归元宗掌门,可惜许子玄以阵修为主,且不过是分神初期境界,没有充分准备,根本打不过这位早已突破了大乘期的雕大人。
  他此刻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就不该让宁倏一来参拜老祖洞府,这一拜,竟然把老祖的整个老巢都给端了!
  真不愧是“夺财猫”啊!
  “阿雪啊~~”就在许子玄把账全都算在了宁倏一头上时,宁倏一却转而捧起了陆清舟,吊着嗓子唤道,“你我可是患难与共,情比金坚啊,如今你有了豪宅,可千万别忘了糟糠妻啊~~”
  许子玄:……
  我不该在这里,我应该在山底!
  陆清舟嫌弃地拍了拍宁倏一的脑袋,深思熟虑之后,他倒是不介意将师尊的洞府拿出来继续向弟子们开放。
  毕竟,他当年虽然被逼离开了门派,但心里还是记着自己的身份,对这里有着无可替代的归属感。
  如今他以残魂之身苟延残喘,时日无多,自然能为门派贡献一点是一点,好在最后了无遗憾。
  陆清舟将自己的意思阐述给宁倏一,宁倏一没有阻拦,也没有抱怨,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变得柔和了几分。
  原本戏谑的表情,也渐渐收敛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令人莫名心动的微笑。
  不似方才许子玄笑得虚浮,君子一笑,似高山雪莲悄然绽放,淡泊纯真,叫人怎能不为之触动?
  “掌门师兄不用犯愁了,”宁倏一抱起陆清舟,一边挠着他柔软的耳朵,一边看向面色不太好的许子玄,“我家阿雪慷慨大方,说愿意将洞府继续对弟子们开放。只不过有两个条件——”
  他的唇角向上扬起,目光在台下所有弟子身上飘过:“第一,洞府只开放前七层。”
  弟子们心里稍安,反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突破了第八层,对他们倒也没什么损失。
  “第二……”宁倏一忽然看向人群中的王术,王术顿感不妙。
  果不其然,就听上方飘来宁倏一波澜不惊却能气死旁人的话语:“但凡想进洞府的,请缴纳一百门派贡献点!”
  众弟子一片哗然,一百贡献点虽然不算太高,但也得他们辛辛苦苦做上半年的门派任务才能赚到,若是运气不好,还得一年半载才能凑齐。
  “宁师叔,不知用灵石兑换可行?”一名女弟子鼓起勇气,大声问道。
  “不不不!”宁倏一晃着一根手指,“之前有人‘好心’提醒过我,在门宗里,灵石不重要,门派贡献点才是硬通货!所以,本洞府只收门派贡献点!”
  “你……”王术听了差点又喷血,可放眼一瞧,周围不少弟子都知道先前他与宁倏一的那点龃龉,知道他就是宁倏一口中那个“好心”之人,于是纷纷朝他投来了不满和怨恨的目光。
  王术顿时偃旗息鼓,低下头去,装起了鸵鸟。
  陆清舟的胡须微微抽搐着,若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恐怕就要化作人形,好好收拾收拾宁倏一了。
  什么君子淡泊纯真!
  啊呸!一切都是赚钱的套路!
  但看宁倏一眉飞色舞,神采飞扬,陆清舟还是默默收回了尖利的爪子,悄悄叹了一口气。
  也罢,一百贡献点也不算多,也算是督促弟子们做做门派任务,为门派贡献更多的力量。
  从大局上看,宁倏一的这个决定没什么毛病。
  他开心就好……
  “师弟,你这么做未免有些欺负小辈了……”许子玄忍不住开口,可他话还没说完,便看见三双眼睛齐刷刷地朝他看了过来。
  宁倏一倒是满不在意,陆清舟冲许子玄狠狠低吼了一声,似乎在说:要你管!
  而那金雕则干脆翅膀一挥,把宁倏一和陆清舟一起卷入自己的羽翼之下,冲许子玄仰着脖子“啾啾”叫唤,似是在警告他:这两个小辈都是本鸟罩着的!
  “哇,雕兄够义气!”宁倏一趁机拍须溜马,不遗余力地夸赞,“雕兄的这身羽毛可真锋利,赶得上削铁如泥的宝剑了。雕兄这身材也叫人好生羡慕啊……”
  “啾啾~”金雕开心地叫了两个短音,还冲许子玄抖了抖羽毛,耀武扬威。
  “能得雕前辈欣赏,师弟真是好福气……”许子玄快要绷不住伪善的笑容,脑袋上渐渐浮现几根青筋,“既然师弟执意要收取门派贡献点,那不知师弟打算上交门派几成?”
  “几成?”宁倏一睁大了眼睛,“师兄,莫要觉得我家阿雪心善好欺负!我家阿雪是不是唯一一个登上洞府第九层的?”
  “这洞府是不是百里老……老祖派雕兄送来给我家阿雪的?”
  “把私有的洞府对门派开放,算不算贡献?”
  宁倏一的三连问如连珠炮发,许子玄只得硬着头皮辩解:“这自然是功劳一件,但……”
  “能把洞府贡献出来,我家阿雪已经仁至义尽。若师兄还要趁机压榨,那我只能替阿雪收回洞府,咱们就当没提过这事儿!”
  “你!”许子玄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脸色瞬间涨红。
  “师尊……”洛念山急忙扶住他,好言好语劝了几句,“莫要与师叔置气了。”
  “好!好!”许子玄狠狠刮了宁倏一一眼,甩袖御剑而去。
  洛念山只能无奈地向宁倏一点了点头,跟上了许子玄的步伐。
  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许子玄发这么大的火,倒是替宁倏一担心了起来。
  宁师叔就不怕和师尊起了隔阂,遭到师尊的打击报复吗?毕竟师尊他的手段……
  “念山……”行至半途,许子玄忽然轻唤一声,打断了洛念山的思绪。
  他迅速追上许子玄的飞剑,拱手道:“弟子在!”
  “玄天秘境何时开放?”许子玄问。
  “禀师尊,半年后。”
  虽然许子玄看似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可洛念山心中已经有了数,顺着他的话意问道:“今年各峰都有不少优秀弟子想要前往秘境,需要一名领队来筛选、率领弟子,不知师尊意属何人?”
  “这件事,就交给你师叔吧。”许子玄微微点头,不假思索,“身为归元宗小师叔,他也该为门派出点力气,做、点、贡、献……”
  “是!”洛念山听他一字一顿地念叨,顿时哭笑不得。
  师尊果然是在记恨门派贡献点的事,想着法子要让宁师叔头疼头疼呢!
  但这件事若是办好了,对师叔而言,也不失为一场机遇,是能提高师叔在门派实际地位的大好机会!
  说到底,师尊再生气,也还是对师叔有所照顾……
  “徒儿这便回去通知师叔早些做准备!”洛念山放下了心,低头领命,转身又飞向剑凌峰。
  许子玄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咬了咬嘴唇,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于是当天,玄天秘境即将开启的消息便自剑凌峰传遍了整个归元宗。
  同时传开的,还有关于新入门的宁师叔各种匪夷所思的传闻……


第20章 20表露   不许看他!
  “师侄,你在归元宗根基尚浅,率队经验也不足,而且……”战天云听闻了消息后特意来寻宁倏一,为他讲清其中暗藏的玄机。
  玄天秘境是近百年前忽然现世的一处秘境,陆清舟和战天云都曾去过。
  这秘境每十年出现一次,只允许化婴之前的修士进入,里面倒是没什么太过危险的妖兽和险境,但不乏珍宝,故而被各大门派当作了锻炼弟子、给弟子们增添机缘的绝佳试炼地。
  不只是正道修士,魔宗、妖宗都会集合队伍,趁着秘境开启来此处一探,故而正、魔、妖三方商讨后决定,按照每个门派的规格,给与一定名额进入秘境。
  归元宗身为正道第一门派,拥有一百个名额,已是各门派中最壮大的队伍。
  可是以归元宗的门派规格,全宗门上下有上千名有资格入秘境的弟子,如何选拔、调配弟子成了一件难事。
  既要努力优化队伍的最佳配置,又要考虑各峰平衡,还要表面上做得一视同仁不落人话柄。
  最后一点尤为困难,毕竟,各峰为了能争取到更多的名额,会使出层出不穷的招式来,威逼利诱,无所不为。
  稍有不慎,便会惹祸上身。
  而现在,这个烫手山芋落在了宁倏一这么个徒有辈分,却无半点威信的新人师叔手心上。
  饶是战天云这般没什么心机之人,都怀疑这项任务是许子玄的故意刁难,想逼着宁倏一服软,去找他寻求帮助的。
  “师叔不必担心,别人觉得烫手,可我却不这么觉得……”宁倏一正叼着一支毛笔,在那上等的宣纸上涂涂画画。陆清舟偷偷瞄了一眼,无奈地摆了摆尾巴。
  很好,这很宁倏一。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陆清舟不用看都猜的到,必定是得到消息的各峰代表来了。
  “宁师弟,我们的弟子战斗力在全门宗上下都是排得上前列的……”
  “宁师弟,我们丹蕴峰虽然战斗力弱了些,但遇到弟子受伤或是特别状况,炼丹师可是必不可少的啊!”
  没过多久,宁倏一和陆清舟的新洞府前门庭若市,各峰代表争先恐后地递上拜帖,一如宁倏一当初要入内门时的盛景。
  宁倏一任由他们吵去,待几人都累得精疲力竭,口干舌燥了,他倒是不急不忙地将桌案上笔迹未干的宣纸持起,走出门去,用几根树枝钉在了门口的大树树干上。
  战天云和各峰代表仰头望去,就看那纸上龙飞凤舞几个大字——
  参选费,五十点门派贡献点。
  众峰代表面面相觑,这也可以收钱?
  可用这般方式敛财,倒还不如乖乖收下他们的贿赂呢!
  宁倏一拍了拍手,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请各位回去通知所有弟子,想参加选拔就请先交纳参选费,登记好名字。十天后丑时三刻在主峰练武场集合,不、可、迟、到!”
  “哦,还有,一旦交纳了参选费,就算中途退出选拔或被淘汰,这五十点门派贡献点也概不退还!这笔贡献点将用在给入选弟子增添防具上,未能入选的就当是给门派做点贡献吧。请各位转告弟子,想清楚后再来报名,毕竟只有九十八个名额。”
  “九十八?”代表们不解,“除了宁师弟外,还有谁?”
  宁倏一嘿嘿一笑,轻轻“嘘”了一声,指了指趴在桌案上打盹儿的白猫:“我家阿雪当然要跟着去啦!”
  “什么?猫还要占一个名额!?”剑凌峰的代表不敢置信地吼道,震得树枝都抖了抖。
  陆清舟微微睁开漂亮的猫眼,打了个哈气又闭目养神去了,一点儿都不担心。
  论诡辩,鬼都辩不过宁倏一!
  “这位师兄,你这就不懂了。猫可是祥瑞的化身!不信你问这位丹蕴峰的师兄。带着我家阿雪去,绝对事半功倍!”宁倏一双手抱臂,微扬下颌,底气十足地道,“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