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为之”。
  没有怒意,没有失望,仿佛他的离去对他毫无影响。
  陆清舟知道,师尊的冷淡源于他的道心,故而也不曾埋怨过。
  只是在离开师门向百里重山叩首告别时,他难得地红了双眼,心生哀戚,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丢弃的孤儿,从此孑然一身,没了根土。
  此后,他再也不曾见过百里重山。
  他猜测,眼前这位关怀着他的师尊,或许只是他心里的“理想”,只是按照他心底的渴求,营造出的一场美梦。
  可即便是梦,他也甘心就此沉浸于其中。毕竟,师尊可从未这般亲切地待过自己……
  梦境甜美,暖意抚身,叫极度缺乏亲情的陆清舟沉醉其中,直到耳边犹如惊雷一般响起一声炸响。
  “放开他!”


第18章 18对峙   若它伤到阿雪半分,我便叫它……
  凭空传来的一声断喝,叫陆清舟猛地惊醒。
  他扭过头,便看见宁倏一一脸不满地站在竹院门口,满目萧杀之气。
  “阿宁……”陆清舟本想责备宁倏一不该如此冲撞长辈,可转而一想,这终究不过是自己的梦境,逐未能开口。
  百里重山微微侧头,轻叹一声,忽然起手捂住了陆清舟的双眼。
  “师尊?”眼前忽被黑暗笼罩,陆清舟不禁轻唤一声,却听百里重山在他耳边低声道:“见你一面,甚好。去吧……”
  那声音低沉而浑厚,似是有某种魔力,直教人昏昏欲睡。
  “师尊!”陆清舟挣扎而起,身影却渐渐变淡,消失而去。
  待他彻底消失于两人眼前,宁倏一方才沉着脸走进了竹院,目光一直定在百里重山身上:“事到如今,你有什么资格再见他!”
  “……”百里重山双手垂于身侧,长吁一口气,未作解答。
  宁倏一上前一步,极为蛮横地揪住了百里重山的衣领,怒气腾腾地道:“当年你照看不周,令其受辱枉死,神魂碎裂。我知道你是因为无情道,淡漠一切情感,我不怪你,只怪自己所托非人。但现在……”
  他忽然松开了手,冷冷地警告:“阿雪由我亲自照顾,用不着你再插手!你给我离他远点!”
  “……”百里重山微微垂头,不知该如何反驳。
  世人称他为“天命者”,其实他的修为早已触顶,但大道未成,迟迟不得飞升……
  为了练成无情道,他一直闭关不出,对世间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
  生与死,离与合,纷纷扰扰,他不想沾染半分。
  收陆清舟为徒是一个意外,一个变数,是一份不得已的责任。
  好在那个孩子素来乖巧本分,从不让他费神。他在送他青灵剑时特意附上自己的一道神魂,却几十年未曾被触动过。
  他相信,以陆清舟这得天独厚的天赋,还有这正直谦逊的性子,就算自己不费神照看,他也不会惹出什么麻烦,陷入什么困境。
  所以,他才放心让他离开归元宗,去世间历练。
  然而某一天,他却发现,他留在青灵剑上的神魂消失了……
  他掐指一算,这才察觉,那个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已经身死道消……
  “生离死别,本对我毫无影响,可唯独他……”想到当初的心情,百里重山心情无比沉重,“他是我一手养大,是我命中注定的变数。我为他破道而出,大开杀戒,反倒顺应了天道……”
  在得知陆清舟身死的那一瞬间,百里重山的无情道心彻底破裂!
  前所未有的愤怒与悲痛,险些让他失去理智,一怒铲平天魔宗。
  现在,再见陆清舟,百里重山却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徒弟,稍稍袒露些情感,便叫陆清舟误会了去,以为他只是虚构的幻象……
  殊不知,他是真真正正的百里重山,是来自天道苍穹的一抹投影!
  “如今,天道规则皆掌于我手,”百里重山微微扬起下颌,似乎有几分不甘心,手指紧紧攒起,“这一次,我不会再坐视不理,我可以……”
  “天道规则又如何?”宁倏一不耻一笑,“不过是些我玩腻了的东西,若它伤到阿雪半分,我便叫它人道毁灭!”
  “……”百里重山被堵得哑口无言,就如以往——和宁倏一对话,总会莫名终结话题。
  沉默片刻后,他干脆一挥衣袖,将宁倏一“请”出自己的道法空间。
  眼不见心不烦!
  “砰”地一下,宁倏一从洞府里弹飞了出来,凌空翻了个身,稳稳地落于众人眼前,成为第一个清醒着走出洞府之人。
  “卧槽,老小儿这么小心眼!?”宁倏一气不打一处来,真想多骂几句百里老狗,可他刚一开口,百里重山的徒孙徒重孙都围了上来。
  “师弟,你没事吧?”许子玄上下打量了宁倏一几眼,“你在第八层遇见什么了?可有遇见老祖?”
  “自然是遇见了百里老祖。”宁倏一不服气地哼了一声,比划了两下,“我找老祖比划比划,可老祖不敢与我动手,畏惧我英勇神武,哼!”
  许子玄、洛念山和战天云:……
  吹吧!你就吹吧!
  看宁倏一这模样,倒也不像激活了老祖的道法,许子玄失望地叹了一声,便取出那枚玉,想要关闭洞府。
  “等等!”宁倏一忽然闪身挡在了许子玄的面前,“还没结束!我家阿雪还在里面呢!”
  众人为之一愣,随即想起来,之前过于关注宁倏一,却忘了,早有一只猫儿在他之前抵达了第八层,而如今……
  许子玄转头朝着那玉屏上看去,瞳孔瞬间睁大了些许。
  “阿雪”这两个字,不知何时,竟出现在了迄今为止从未有人涉足的第九层!
  玉屏前的弟子们也早已傻了眼,初入门派选入内门时的那份自豪感荡然无存。
  苦修数载,他们的道行竟然还不如一只猫?
  不,不可能!
  百里老祖一定是和丹蕴峰的那些炼丹师一样,是个极度猫痴!
  “让一让,让一让!”宁倏一拨开人群,挤到了开设赌局的那张桌子边,“啪”地一声拍着桌案,“拿来吧!”
  “……”开赌局的弟子苦笑不已,却又不敢当着掌门的面黑了师叔的灵石,只得收拢起方才的赌资,尽数交给了宁倏一,“宁师叔,这里共计二百六十五块上品灵石,还有中品灵石、下品灵石若干,请……”
  “行了,剩下的就当是你的劳务费吧。”宁倏一将所有的上品灵石一扫而空,抬眼瞧见王术正在一旁虎视眈眈,不由莞尔,拍了拍自己的储物戒指,朝王术勾了勾手指,像是在说:不服来抢呀。
  “哼!”王术倒也不是一头热血的鲁莽之辈,只是咽不下这口恶气,眼珠子一转,非要逞一逞口舌,“不过是赚了些灵石,有什么好得意的,没见识!殊不知,入了门宗后,门派贡献点更为重要……”
  “门派贡献点?”宁倏一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看起来就像是一肚子坏水的狐狸。
  教人心生不祥之兆……
  而此时,陆清舟只身一人来到了百里重山洞府的第九层。
  与前几层的空间幻象不同,第九层就是一个灰色的山洞,山洞里竖着一排排柜子,每一个柜子上都放着数枚储物法宝。
  陆清舟在柜子前走过,只见那些储物法宝早已被分门别类,第一列为“器”,从上到下分为“神器”“仙器”“灵器”……第二列为“法”,第三列为“丹”,第四列为“阵”,第五烈为“灵”。
  足足五列柜子,其中法宝、丹药等不计其数,若是宁倏一在场,只怕要跳起来开心地大喊发财了。
  “你来了……”
  第一排书柜前,忽然出现一道雪白影子,陆清舟急忙转过身去,看向那熟悉的身影。
  与之前在第八层见到的百里重山不同的是,眼前这位,面色清冷,语气平淡,声音毫无波澜,没有半点温度。
  这让陆清舟更加肯定,方才所见只是自己心中的幻象,而眼前这人像,或许才是真正的师尊留下的音信。
  “能抵达这一层的,唯有我徒陆清舟,”面前的百里重山面无表情,缓缓陈述,“你是为师这一生唯一的变数。”
  “师尊?”陆清舟不解其意,上前伸手,却发现手从百里重山的身体里穿了出去。
  “我年少时命途多舛,经历多次劫难,苟活于世,逐认为天道规则应让万物平等。而那执掌天道规则之人,定然无欲无求,公平正义,对天下生灵一视同仁。”百里重山丝毫不受影响,面无表情继续念道,“故而,我一生追求无情道,认为只有对万物无情,一切秉公,方能做到公平公正。若将无情道练得通达,便能渡劫飞升,成为执掌天道之人。”
  “为此,我放弃了七情六欲,断了亲情尘缘。”百里重山一字一句,轻轻敲击着陆清舟的心坎儿,“但是……”
  百里重山忽然一顿,竟深吸了一口气。
  “我终究没能练成无情道。”
  “什么!?”陆清舟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抬起头。
  但百里重山似乎并不想就此话题继续说下去,他轻轻挥了挥手,一片碧绿的剑刃碎片忽然飞到了陆清舟的手里,折射着莹莹光亮。
  陆清舟接过碎片,仔细感应了一番。
  剑里的灵气很淡,器魂似乎因为太过虚弱而陷入了沉眠,一时半会儿无法唤醒。
  “为师已教训过司空舜,那魔头夺走你的尸身,不知去向。本想找回你的尸身与魂魄,送你入轮回,但天道留与为师的时间不多,只能留下这洞府,以及此处一切皆遗赠与你。另外——”百里重山指了指陆清舟手里的青灵剑碎片,“青灵剑在你死后殉主,一分为三,其一被留在魔宗,最后一片很可能在妖宗。若能修复完整的青灵剑,便可让剑魂凭借与你的神魂契约,找回你的一切。”
  “舟儿……”一口气交待完,百里重山的表情方才有了一丝变化,他蹙眉轻叹,“你可恨过为师?”
  “弟子不曾恨过师尊!一切皆是弟子咎由自取!”陆清舟急忙回答,可眼前的百里重山只是当年留下的一道残影,哪里能听见他由衷之言?
  “你恨也罢,不恨也罢,一切也已……”百里重山的身影渐渐消散,空中飘逸出一句轻轻的、柔和的话语。
  “抱歉,舟儿,为师只能为你做这么多……”
  “师尊!”陆清舟仰头看着那白光点点在上空飘散,鼻腔里像是被灌入了酸水,不争气的液体要从泪管里迸射而出。
  他深吸一口气,憋住了这一股泪意,憋红了漂亮的双眼。
  一个念想,他又变回了猫儿的样子,等情绪平稳下来后,才将那青灵剑碎片收进了自己的储物项圈。
  青灵剑没入项圈的瞬间,眼前场景也消散而去。
  眼前,是呜呜泱泱的归元宗弟子,一个个皆瞪大了眼睛,无比惊讶地看着他。
  糟糕!陆清舟心里暗叫不妙,退后了一步,垂下了尾巴。
  说好的要低调呢?
  “阿雪!阿雪~~~”
  众目睽睽之下,宁倏一张开双臂,一脸丰富的戏精表情,大步流星地奔向陆清舟,活脱脱秀出一场劫后重生破镜重圆的大戏。
  “宝贝儿!你可想死我了!那老小子没有为难你吧?”宁倏一用脸蹭着陆清舟的脖子,几乎要将他揉进自己身体里。
  陆清舟眼看周围一圈看热闹的,老脸一红,立即跳出宁倏一的怀抱,一巴掌挠在他脸上,狠狠“喵”了一声。
  “你凶我?我这么担心你,你竟然还凶我?你是不是被那个老小子用鱼干收买了!”宁倏一抱头蹲坐在旁边,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倒真像一个怨妇。
  许子玄只觉自己脑仁作痛,又一次生出了将这个戏精师弟赶出师门的冲动。
  他的怀中忽然发出“啪”的一声碎响,许子玄伸手一摸,掏出一枚破碎的玉。
  “掌门,这……”战天云见状,也是满脸错愕。
  那玉,本是百里老祖飞升前留给门宗的,是用来开启洞府的钥匙。
  如今钥匙破碎,将再也没有办法打开洞府,今后……
  就在两人陷入沉默之时,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高亢的鹰唳,惊空遏云,声振寰宇。
  两人猛地仰起头,险些叫那灿烂的日光刺瞎双眼。
  碧空苍穹之上,一道黑影自日下掠过。
  陆清舟听到空中传来的破碎风声,抬起头来,便见一庞然大物从天而降!


第19章 19套路   如今你有了豪宅,可千万别忘……
  看见那只猛禽忽从天降,尖尖的利爪反射着阳光,陆清舟却是一点儿都不害怕,显得十分淡定。
  因为他认出来,这只比人还高的金雕是师尊昔日所养的灵兽,陪在师尊身旁一道修炼,早已辟了谷,不会乱捉“野味”打牙祭。
  金雕拍打着翅膀,落在陆清舟的身边。
  它展开羽翼,用一只翅膀轻轻拍了拍小小的猫头,就像是一位长辈在亲切地招呼小辈。
  “喵~”陆清舟从金雕的眼神中看得出,它已经认出了自己。
  “啾~”金雕轻啼,声音略有几分幽怨,似是在怪罪陆清舟,为何这么长时间才回来看它。
  自从主人飞升后,它的日子真是太无聊、太无聊、太无聊了!
  陆清舟伸出一只猫爪,搭在金雕的翅膀上,和过去一样,轻轻顺着它漂亮的羽翼。
  “啾!”金雕舒服得眯了眯眼,它用翅膀搂了搂白猫,转而挪开了一小步,向着洞府前的众人,特别是许子玄高声啼鸣,霸气十足,像是在宣告:这只白猫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