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人急忙拍着王术的马屁,“我们王术师兄可是剑凌峰年轻一代当之无愧的魁首,第一次进洞便冲过了第四层,何人能比!”
  “呵呵,无论如何,他都是‘师叔’嘛,咱们就赌一赌这位师叔今年能否闯过第三层吧?”一人贼眉鼠眼地笑道,众人皆哈哈大笑起来,对宁倏一多有几分不屑。
  哪怕听说了宁倏一在大比之上的表现,他们也毫不在意。
  毕竟,参与大比的不过是些外门弟子,若当时在场的是他们,还能让一个炼气三重,只会那么一招半解的门外汉出风头?
  “那我就压他……”王术拿出一块上等灵石,抬眼朝着宁倏一看去。
  也不知宁倏一是不是听见了他们的嘲笑,同样朝着他们这边望了过来。
  那双狭长的眼眸中显露的,竟是一丝不屑和玩味儿,充满了挑衅与嘲弄。
  王术的脸顿时一沉,将那灵石丢给手下的弟子,狠狠地道:“给我压他走不出第三层!”
  “好嘞!”
  宁倏一收回视线,不屑地耻笑了一声,转而走向开赌局的几名弟子。
  “小、小师叔,你也想押注?”开赌局的弟子已经认得宁倏一,极为殷勤地凑过来,热情介绍道,“师叔这是第一次进洞府,若是押注自己,弟子建议押在前三层,比较稳妥。或者师叔想要押注别人?上一届的新人魁首王术师兄今年要冲刺第五层,师叔不妨押注王师兄……”
  那弟子先前看见峰主亲自送宁倏一来,知道宁倏一身份贵重,自然热情巴结,给出的建议也十分中肯。
  可宁倏一偏偏不听他那一套,摆了摆手,将一袋子灵石丢给了他:“这里是四十块灵石,押我自己能第一个突破第五层。”
  “啊?”弟子微微一愣,只觉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我要押注我自己,第一个突破……哦,不,第一个肯定不是我,”宁倏一瞥了一眼怀里的猫儿,忽然改了主意,“那就押我能赶在王术师侄之前突破第五层好了。”
  “师叔,这……你确定?”弟子捧着一袋沉甸甸的灵石,不敢置信地问道,“不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超过那个装腔作势的小子很难吗?”宁倏一不屑地笑道。
  “既然如此,师叔,请在这里签过字……”弟子见宁倏一这般笃定,只得任由他去。
  他打开了宁倏一给的袋子,本以为袋子里顶多只有四十块下品灵石,却发现——里面竟然清一色全是上品灵石!
  那弟子不敢怠慢,立即将宁倏一所开的赌局放在了赌盘最显眼的地方,大肆宣扬。
  不消片刻,“归元宗新入门炼气三重的烈阳剑传人,放话挑战剑凌峰魁首筑基圆满的王术师兄,看谁先突破第五层”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听闻宁倏一竟然拿出了四十块上品灵石当赌资,众人的心思都活络了起来。
  放在眼前的肥羊不宰杀,留着过年吗?
  于是,众人你一块我一块,硬是把宁倏一的赔率抬到了一赔六,乐得宁倏一眉开眼笑,差点把陆清舟给撸秃了毛:“发财了!发财了!还得多谢薛老头赏的本钱呐!”
  陆清舟伸手便是一爪子!
  莫挨本喵!
  然而作为被众人聚焦的另一个主角,莫名躺中的王术心中怒火熊熊。
  本来只是小赌怡情,顺便嘲讽一下这个年纪轻轻就爬到他头上的“小师叔”,可没想到对方竟然想反过来踩着他哄抬身价。
  既然对方人傻钱多、盛情邀约,他又怎能让众人失望?
  “哼,把我所有的积蓄都给压上!”王术将储物袋丢在赌台上,满脸怒容。
  “王、王师兄,何必意气用事……”开赌局的弟子急忙劝道。
  “怎么?”王术抬眼狠狠瞪着对方,“莫非你觉得我会输给一个连剑修都算不上的新入门菜鸟?”
  “那怎么可能呢!”弟子急忙赔笑,只得收下了王术的灵石,掂量掂量,心里蓦然生出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哪怕是剑凌峰魁首的王术,这么些年的积蓄也不过是□□块上品灵石,这位宁师叔怎么一出手就能拿出这么多灵石?他从哪里赚来的?他有这么大的本事?
  该不会真的是一匹黑马吧?


第17章 17师尊   放开他!
  “掌门到!”
  不一会儿,许子玄身着一身清冷的白色道袍,风度翩翩地出现在洞府门口,身旁还站着洛念山和战天云。
  洛念山与战天云皆是人高马大,一个温润,一个萧杀,倒是将许子玄衬托得无比娇小纤细。
  许子玄面无表情地做了一番鼓励,眼神扫过台下众多痴迷的弟子们,最终将目光投向了宁倏一,更准确地说,是投向了宁倏一肩膀上的陆清舟。
  陆清舟感受到一股热切的视线,抬眼一瞧,正和许子玄对上了眼。
  就看许子玄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抹惊艳的微笑,让在场所有弟子都情不自禁地一阵恍惚,跟着傻愣愣地咧开了嘴。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掌门的视线只聚焦在一人身上。
  不仅如此,一旁的大师兄洛念山正双手抱拳,向宁倏一躬身行礼,显得极为尊重;就连素来待人极为严苛的战峰主在看向宁倏一时,似乎也含着一丝赞许,朝着他微微点头。
  剑凌峰年轻一代心目中的三位崇拜之人,竟然都这么看好宁倏一!?
  一时间,不少弟子冲着宁倏一投来各种混杂的目光,有嫉妒的,有不服的,有惊叹的……
  王术捏紧拳头,狠狠瞪着因为“辈分”而站在他前排的宁倏一,却见宁倏一回头冲他眨了下眼睛,扮了个鬼脸。
  “这小子……”王术好不容易忍住了这口恶气,只听许子玄在上方大呼一声:“谢老祖福泽后人!”
  众弟子皆弯腰鞠躬,场上只有宁倏一一人还腰杆笔直地站着。
  陆清舟挠了挠宁倏一,宁倏一这才不急不慢地随意拱手拜了拜,态度极为敷衍。
  “敢对老祖不敬,待会儿有他好看的!”宁倏一后排几名弟子见状,无不暗中发出了耻笑,“看来我们很快就能赢了。”
  “肃静!”许子玄一眼冷冷地扫过来,台下这才恢复了鸦雀无声。
  许子玄不满地瞥了宁倏一一眼,宁倏一却像是完全不知自己有什么错,“天真无邪”地瞪了回去。
  许子玄拿他没辙,索性不加理会,转身便用百里重山留下的玉,向着那洞府轻轻一挥。
  玉上冒出幽幽绿光,照亮了整个洞口,很快又暗淡下去。
  “洞府已开,尔等当分批进入,不得大声喧哗!”战天云冷声喝道,指挥着弟子们依次进入洞府。
  宁倏一作为“师叔”,自然是第一批次进洞的,同一批次的还有陆清舟和王术等人。
  在踏入洞府的瞬间,陆清舟眼前一黑,顿时察觉与宁倏一失去了联系,就连宁倏一那熟悉的味道都消散了。
  这里恐怕是师尊设下的万千个小空间……
  “既来之,便回答本尊的问题……”黑暗之中,忽然传来一个清冷而熟悉的声音,陆清舟双耳一动,抬起头来,只见上空飘来一点点零星的灯火。
  “你最强大的武器,是什么?”
  陆清舟甩了甩尾巴,化作人形站起身来,向那灯火毕恭毕敬地一拜。
  这一拜,饱含着他这几十年来的所有思念与仰慕。
  能在此处听见师尊的声音,对他来说已是最大的福泽。
  “回师尊,”他双目粼粼,认真答道,“是道……”
  洞府外,许子玄、洛念山和战天云站在玉屏前,看着底层那密密麻麻的名字犹如黑浪一般翻涌。
  “不知今年新入门的师弟师妹能突破第几层呢?”洛念山笑道,“上一次新人中成绩最好的是王术师弟,第一次进洞便突破了第四层,恐怕今年他还能更上一层楼。”
  “你不如再去试试?”战天云瞥了一眼洛念山,“记得十年前年你也是第一次进洞,直接突破了第五层,若能继续尝试,未尝不可再进一步。”
  “师叔祖谬赞!弟子技艺不精,能突破第五层已是侥幸。”洛念山偷偷看向了许子玄,眼中满是尊敬与仰慕。
  百里重山老祖留下的洞府,其实是为剑修所设,一路攀升没什么危险,却有各种奇奇怪怪的题目在等着他们,皆和剑道相关,有助于剑修们磨练剑心。
  越往上走,对修炼者的道心考验就越大,虽然参与众多,可每次能突破第三层的人数屈指可数。
  而目前这洞府突破的最高纪录,是战天云的第八层,其次便是身为阵修却练就了一身碧水剑的许子玄,抵达第七层。
  “有人动了!动了!”守在玉屏前的弟子忽然惊叫,就看几个名字几乎同时飘起,向着上一层迈进。
  王术、宁倏一皆在晋升之列,可有一个古怪的名字忽然飘入众人眼前,竟一路向上,似是完全没有阻力,晃晃悠悠爬上了第二层、第三层……
  “阿雪?”弟子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这是哪位师兄留下的名子,怎么这么古怪?是真名?”
  “阿雪?”许子玄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脑中闪过的,是那一只洁白如雪、惹人怜爱的小猫儿。
  一只猫竟能有此造化?
  那恐怕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莫非是灵猫?
  半日过去,大多弟子已被洞府送了出来,还停留在玉屏上的名字越来越少,只剩三四个。
  而“阿雪”依然遥遥领先,率先抵达了第八层。王术和宁倏一则一道停留在了第五层。
  弟子们清醒过来后,全都围坐在玉屏前,睁大了眼睛,紧张不已。
  不是为了支持哪一个,而是为了自己的钱袋子着急。他们都押了王术赢,本以为毫无风险,妥妥能胜,可没想到那个只有炼气三重的家伙竟然真的可以走到第五层!
  他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动了动了!”一声惊呼,让所有人的心脏停跳了片刻,就连许子玄都忍不住垂眸看向台下。
  偌大的玉屏上空空荡荡,第五层的区域里,两个名字一起抖动了起来。
  忽然,一个名字在屏幕上消失了。
  “砰”的一声,一道人影从洞府中飞出,被外面的弟子们接住。
  “是王术师兄!”
  “什么!?”
  众人不敢置信地围拢过去,发现被弹出来昏睡着的,的确是王术。
  王术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在众人的一顿搓揉下,总算是苏醒过来。
  一睁眼,他便从地上跳起,拨开人群,朝着玉屏看去。
  当看见“宁倏一”三个字冲破第五层,又轻松越过了第六层、第七层,王术气血攻心,“噗”地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没想到,他真能抵达第八层……”许子玄轻声念道,眉头微微蹙起,“只是不知他在第八层能否见到……”
  “师尊,莫非第八层有什么吗?”洛念山不解其中之意,一旁的战云天开口解释道:“第八层有老祖当年留下的一道通灵之法,唯有‘烈阳剑’传承者才能触动。但触动后会发生什么,我等不得而知。”
  “这只猫会不会也……”洛念山看了一眼玉屏上那晃眼的名字,随即摇了摇头,消除掉这荒诞不羁的想法。
  一只猫能走到第八层,或许只是因为它心思单纯,合了老祖眼缘。可猫又怎么能会“烈阳剑”?自己真是魔怔了。
  老祖洞府第八层内,原本黑漆漆的答题空间变作了竹院,竹院中的空地上竖着一柄剑。
  陆清舟睁开眼的第一时间便看清了那把通体碧绿的细剑,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将它从石土里拔起。
  “青灵?是你吗?”
  陆清舟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青灵剑,仿佛宝物失而复得。
  青灵剑是师尊为他亲手打造的一把仙器。
  当时他受宠若惊,接过青灵剑后,便将其炼化为自己的本命武器。
  生前,青灵剑一直伴随他左右,斩妖除魔,匡扶正义,直到他生命的最后……
  “舟儿?”
  忽然,一声清冷的男音空然响起,拨动陆清舟心底那根沉寂许久的弦音。
  他猛地抬起头,只见前方出现一抹高挑而单薄的白色身影,白衣胜雪,华发如丝,脸色白净得像是看不见一丝血色,只是在双眼之上蒙着一条黑色的布帛,已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色彩”。
  “师……师尊?”陆清舟音色暗哑,鼻尖传来阵阵酸涩。
  他的步伐由迟疑,变作迅猛,就像是一个离家许久的孩童,忽然回到了故土,情不自禁地冲上前去,几步便跑到了百里重山的面前。
  “徒儿拜见师尊!”
  陆清舟正要跪拜,却被那双雪白的玉手扶住,一抬眼,百里重山那张素来淡漠的脸已是近在咫尺。
  “果真是你……”百里重山伸手轻轻触摸在陆清舟的脸颊上,淡色的唇微微张翕,音色竟然也有几分哽咽,“你可……安好?”
  指尖传递来的触感微凉,但传进心里的,却是点点温暖。
  这一刻,陆清舟觉得眼前的师尊有几分陌生。
  他的师尊百里重山,是天下唯一能够听得天道教诲之人,也是最接近天道之人,所以被称为“天命者”。
  百里重山修的是无情道,本该无情无欲,人缘寡淡,但不知为何,却将身为孤儿的陆清舟捡了回来,收作唯一的弟子。
  除了履行为师之责,传道受业解惑之外,百里重山对他素来冷漠,对他的所作所为也漠不关心。
  哪怕当年他被迫离开宗门,百里重山也惜墨如金,面无表情,只是叫他“好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