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乌黑的瞳孔深邃透亮。
  “把你的鱼干都……”银刀低头,想要啃咬陆清舟的脖子来吓唬吓唬他,可他动了动鼻子,忽然愣住了。
  奇怪,这只小白猫的气味闻起来……怎么那么香甜?那么好闻?
  “?”陆清舟一巴掌糊开那过于凑近的猫脸,忍耐力显然快要抵达限值。
  “银、银老大?”几只猫眼巴巴看着陆清舟对银刀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举,可银刀却依然傻愣愣地站着,不免有些疑惑,喵喵叫唤。
  “咳咳,我是说……看你这模样还不错,不如来给我当个小弟?以后由哥罩着你,你想要多少灵食,哥都让那老头给你弄来,如何?”银刀目光乱飘,爪子略显不安地在地上胡乱画着杠。
  众猫皆傻了眼。
  他们平日素来瞧不起丹蕴峰以外的猫,一旦发现有外来户,便群体攻击,一致对外。
  特别是他们老大,最最最无法容忍外来猫的气味,怎会一个照面就起了拉拢的心思?这只小白猫到底耍了什么狐媚招数,竟然能把银刀老大给迷住?
  若真让他进了他们的圈子,日后岂不是还得爬到他们几个头上?
  正当众猫心里暗想着要如何抵制陆清舟时,陆清舟却从银刀身旁走了过去,视若无人:“没兴趣。”
  这下,众猫又一次齐刷刷震怒。
  他们不想让他入伙是一回事,可被这小白猫当面拒绝丢了面子又是另一回事!
  一时间群猫义愤填膺:
  “小子,别不识好歹!我们老大可是混有灵猫族血脉,是丹蕴峰最强的猫!”
  “我们老大的仆人,是丹蕴峰的长老!”
  “我们老大掌管着这一片的猫,没有猫可以违抗老大的命令!”
  甚至还有一只狸花猫直接扑向了陆清舟,张口便想要咬陆清舟的脖子:“对老大不敬的,教训一顿就够了!”
  “住手!”银刀刚呼喝出口,只见那小白猫动了动尾巴,虚影一晃,便将那狸花猫抽飞了出去。
  灰影从众猫眼前画出一条抛物线,接着,便听“砰”的一声,一旁的篱笆被那狸花猫肥肥的身躯砸断了两根。
  狸花猫从篱笆上滚落进泥土里,吃了满脸泥,却怎么也爬不起来,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下,众猫哗然,各个亮出了白牙利爪,进入了战斗状态,将陆清舟团团围住:
  “老大,他出手伤猫,干他!”
  银刀:……
  哎?事情怎么变得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第10章 10灵食   休怪他劫富济贫!
  银刀没有想到,在他眼中看似柔弱的小白猫,看似娇弱需要人保护的小可爱,下手却又狠又快且实力彪悍!
  他几乎没有看清这白猫的运动轨迹,那狸花猫就给抽飞了出去。
  这样的猫,就算自己全力以赴,恐怕也落不到什么好处。
  “老大,干掉他,干掉他!”群猫依然在给银刀鼓劲加油。
  这时,银刀真想把自家这些没头脑的兄弟们个个抽飞。
  让他单打独斗应付这么个白色恶魔?怕不是他皮痒了!
  可他偏偏还得维系住自己猫群老大的尊严……
  “咳咳,不打不相识。”银刀压着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沉着声,指了指那团橘球儿,“今日是我们先动手伤了你的兄弟,你反击回来也算正当,算是两下扯清了……”
  “老大!”旁边的猫儿不依不饶,却被银刀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下次若再擅闯我等领地,可别怪我银刀心狠手……”银刀正装腔作势,陆清舟却没那份耐心听他吹完,直接走向了灵粹坊后门。
  “辣……”银刀望着那漂亮而孤高的背影,拖足了尾音,然后缓缓叹了一口气。
  总算是……在鬼门关里兜了个圈回来了!
  “老大,怎能就这么放过他!”一旁的猫儿们愤愤不平地问道。
  “咳咳……”银刀眯了眯眼睛,急中生智,“你们这群蠢货!你们看清楚没,他可是戴着项圈的!”
  “所以?”众猫都是一脸茫然。银刀只好继续胡扯:“戴项圈,说明他是有主……有仆人的。我们还没摸清楚他的仆人是谁,万一是我们丹蕴峰新来的,或者是和薛老头有交情的,贸然出手伤了他,薛老头还不得怪我们?”
  “呃,老大所言甚是!薛老头那个两面派,总要我们在外人面前给他几分面子。万一让薛老头生气了,他不给我们小鱼干怎么办?”
  “怪不得老大不肯动手,老大果真英明神武!”
  “待我们查清那小子的来头,再找他算账不迟!”
  猫儿们顿时又兴奋起来,个个摩拳擦掌,想要探查清楚那只白猫的底细。
  银刀在心里默默流泪,只希望他们探查得慢一点,再慢一点,让时光淡忘一切,让他们早早忘记那雪白的身影。
  陆清舟甩开了难缠(并不)的猫群,径直走向灵粹坊后门。身后传来树叶摩擦的细碎声响,让他停下了脚步,扭过头去。
  一个巨大的黑影落在了他的身上,几乎要将他整个囫囵包进去。
  “大佬!多谢大佬救命之恩!”那只被群猫□□的胖橘不知何时跟了上来,冲着陆清舟拼命摇摆尾巴,活像一只哈巴狗。
  “无妨。也不是特意救你。”陆清舟转身就走,可那黑影又很快地跟了上来。
  “大佬,你好厉害啊,以后小弟可不可以跟着你混?”
  “大佬,你来自哪座峰啊,小弟是玄机峰上的……”
  “唉,大佬,你可不知道啊,刚才那群猫都是丹蕴峰的,平日为非作歹惯了,还真把灵粹坊当他们自家后花园了!”
  “大佬……”
  那橘猫在陆清舟身后絮絮叨叨,没完没了。陆清舟不厌其烦,加快了步伐,可那黑影亦步亦趋,完全甩不掉,像是有一只绿头苍蝇,不停地在耳旁嗡嗡嗡乱绕。
  啧,这一幕倒是让陆清舟觉得挺熟悉的,似乎在哪里见过。
  “唉,大佬,你这是打算去灵粹坊的后厨偷……”橘猫那个“偷”字刚出口,就看前方的白猫终于有了回应——回过头来狠狠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警告。
  “哦,不是偷,是拿……”看了一眼陆清舟的眼神,想起他之前的举动言辞,橘猫又恍然大悟,“不是拿,是用小鱼干换?”
  “可你又怎么和灵粹坊的大厨交流呢?”橘猫挠了挠胖胖的下巴,疑惑地问,“他们又不是猫,人类能听得懂我们高深的猫族语言吗?”
  “……”这一下可把陆清舟给说愣住了。
  长期以来,无论他是猫形还是人形,似乎与宁倏一交流起来都没什么障碍,以至于他以为自己说的一直都是人话。
  直到今日他才顿然察觉到,猫形态下说出的语言,可不得是喵喵语?
  所以……宁倏一那小子是无师自通了一门猫语?
  这孩子的天赋果真不可小觑啊!
  可眼下,他又该如何和其他人类交流?靠肢体动作,那些厨子能会意吗?
  陆清舟蹙眉凝思,脸也越发变得严肃紧张起来。
  “大佬,不用担心!”这时候,橘猫倒是非常有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跟着我走,我有个好去处,不用和人类交流就能换到你想要的灵食!”
  陆清舟见橘猫这么自信,甩着尾巴转过身来,跟在了橘猫身后。
  橘猫虽然身材五短,圆滚滚肉乎乎的,可是爬高上低却利落得很,弹跳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令人惊讶。
  两只猫儿跳上屋檐,轻手轻脚地来到了一栋独立的金瓦小屋上。
  橘猫轻车熟路地揭开一片瓦片,露出下面一个窟窿。
  陆清舟跟着橘猫从窟窿里跳了进去,正巧落在主梁上。
  梁下,一盘盘盖着盖子的白瓷碟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张长长的红木桌上,橘猫忍不住流下了口水:“哟,运气不错!今天竟然有这么多!”
  说罢,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便直接跳了下去,还朝着陆清舟招手:“来嘛大佬,别客气!这屋子里都是丹蕴峰的薛老头给那群蠢猫们准备的,那些仗势欺人的蠢猫,得给他们点教训……”
  橘猫跳上了红木桌,将那些罩子一个一个地翻开。
  这些罩子也不普通,上面刻着小型阵法,可以封印灵食飘散出来的香气和灵气,还能起到保暖保鲜的作用。
  被橘猫这么一扒拉开,顿时,浓郁的肉香飘散出来,充斥着整个屋子。
  那一盘盘制作精美的佳肴色香味俱全,透着晶莹剔透的光芒,饶是陆清舟这般对美食没什么太大兴趣的,都似乎被勾出了馋虫,有了饥肠辘辘的感觉。
  “你确定……这些是给猫吃的?”陆清舟十分不解,狐疑地问道。
  这一桌花费可不小,便是归元宗掌门平时也没这么大排场,竟然是用来喂猫的?
  “那当然!我在这灵粹坊蹲了好久,薛老头给他的猫儿在这里开设了小厨房,这屋子就是专供他丹蕴峰的!”橘猫愤愤不平地道,“丹蕴峰不缺钱,可其他峰上的弟子,有的连肉都吃不上一口呢,呸!”
  陆清舟原本还有些犹豫,觉得哪怕他打算以物换物,可这样不请自取的行为依然是偷盗。
  以他往日作风,断不可能去偷的……
  可听了橘猫一席话后,他顿时想到还蹲守在寒绝峰受苦的宁倏一,心里有了几分不平,往日秉持的正义感被拍得粉碎。
  丹蕴峰害得宁倏一食不果腹,而他们养的几只猫吃得比人都好!?
  实在太不像话!休怪他劫富济贫!
  “大佬,快来尝尝呀!”橘猫冲上方招呼,陆清舟见四周无人,这才跳了下去。
  他嗅了嗅,瞧了瞧菜色,先把一只东参叫花鸡收进了储物项圈,又收了一盘灵果木猪蹄,再转而迈步向前,将一锅灵火羊肉连锅带肉掳了去……
  橘猫刚刚啃完一只鸡腿,再一抬头,发现前方已经出现了大大小小无数空盘,而被剩下的,皆是素食。
  “不愧是大佬,我怎么没想到,还可以带走啊!”橘猫顿时两眼放光,急忙将身边那只鸡全部裹进怀里,从耳朵里抖落出一个小小的戒指。
  两人比赛似的将桌上一扫而空,橘猫更是来者不拒,连素食都丢进了储物空间。
  看着满桌子空盘,素来脸皮薄的陆清舟又有些不好意思当真白拿,于是从项圈里拿了些鱼干,打算当作补偿,可橘猫却一下被他的鱼干吸引了。
  “大、大佬,这是……这是天下第一灵食坊的特级水晶鱼脯!?”橘猫扑向一条小鱼干,两眼放光,“这得十块中品灵石才能得一条哪!”
  “这一桌菜,我估摸得有一百块中品灵石吧?”陆清舟一边估算着,一边掏出一条又一条鱼干,看得橘猫直肉疼,连声呼道:“别!大佬,别啊!”
  他“咕噜噜”地滚到了陆清舟的身旁,偌大的猫眼里几乎快要流出眼泪。
  “大佬,三思呀!”橘猫捧着特级水晶鱼脯,猫脸几乎快要变成一张囧脸,“这些特级鱼干宗里很少见,别让人循着蛛丝马迹找上门去,给您的仆人添麻烦。”
  “……”陆清舟闻言犹豫地放下了猫爪,“是我疏忽了,那我们该如何?”
  “大、大佬,不如你把小鱼干赐我几条,我用等价的鱼干换这一桌?”
  “可!”
  两只猫儿爽快地完成了交易,橘猫一挥手,随便洒落下无数小鱼干,给每个盘子上都放了些许,还把盖子都给老老实实放回了原处。
  收拾好一切,两猫又顺着柱子爬上屋梁,原路折回。
  在路过后花园时,胖橘见那群猫儿已经离开,便向陆清舟告了辞:“大佬,我还有点儿事要去下花园,咱们有缘再见!”
  “那你小心些。”陆清舟冲橘猫淡淡一点头,转身消失于竹林之中。
  待他走得远了,那胖橘才折回了花园里。
  他抖落出耳朵里的储物戒指,从里面掏出刚刚吃了一半的鸡腿、鱼骨头,随意地丢弃在猫群平日喜爱霸占的草地上。
  那张圆润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的坏笑,与之前在陆清舟面前表现出的憨厚完全不同。
  “叫你们猫仗人势欺负小爷!给爷吃一壶吧!”
  这天傍晚,丹蕴峰上,薛长老宴请宾客。
  菜肴被一盘盘端上来时,主客皆已入席,相谈甚欢。
  “第一道菜,天参煨火凤……”灵粹坊的主事一边报着菜名,一边揭开了盘子上的罩子。
  罩子下,“香味”肆意,灵气波动,可闻起来却不太像是“火凤”的味儿,倒像是什么咸货……
  主事心里有几分不祥的预感,手下一掀,顿时脸色大变。
  哪里有什么天参,哪里有什么“火凤”,倒是有几条咸鱼,睁着不明不白的大眼睛,无辜地躺在菜汁里仰望星空。
  “怎么回事?”主事急忙将剩下的菜肴一个个掀开,脸色越发苍白。
  餐桌上的众人面面相觑,默默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说好的灵食盛宴呢?说好价值千金只卖999灵石的灵粹坊珍品呢?
  听说薛长老是个猫痴,还专门在灵粹坊给自己的爱猫们弄了个小厨房,该不会是把给猫儿吃的,错端来给人吃了吧?
  薛长老看着满桌鱼干,心里莫名突突直跳,脸色阴沉得像是暴风雨前夕的天空。
  “哼!”他勃然大怒地掀翻了桌子,桌子上的鱼干顿时撒的满地都是,吓得那名灵粹坊的主事瑟瑟发抖地跪在了地上。
  “看来灵粹坊是出了贼!去,给老夫把孙长老叫来,好好查清楚!老夫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贼,敢这般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