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薛悠平早已关照过外门弟子,谁敢帮助宁倏一,便是与丹蕴峰作对,会遭到最猛烈的攻击。
  同时,赵师兄还拉拢了一些能力不错的新晋弟子,组成了一队,专门等着问候宁倏一。
  故而比试一开始,这约莫四五十人的团体,便将宁倏一包围在了其中。
  在观看者眼中,他就像是被困在垓下的霸王,四面楚歌,草木皆兵。
  然而宁倏一提着一把细剑,镇定自若,毫不在意四周人群的动向,径直走向擂台的一角。
  “宁师弟,请指教!”一名弟子大喝一声,手舞金色刀刃,向宁倏一劈头盖脸地砍来。
  宁倏一轻轻一晃,闪过身去,脚尖轻轻一勾、一盘,便让那人蓦地栽了个跟斗,身体撞地,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一名持剑弟子自左侧杀出,宁倏一顺手用剑柄轻轻一点剑刃,那弟子竟然忽地沉了下去,整把剑都碎成了零星散片。
  “他的身法好诡异,力道也很强劲。”看台上,一位剑凌峰的长老暗自赞叹,只恨这人早已被掌门看中,不然定要把他抢过来!
  薛悠平坐在自家祖父的身旁,冷眼看着场上,目光闪烁不定,低声问旁侧之人:“看样子这个宁倏一还有些实力,那些弟子恐怕不是他对手,我们会不会反而给他立了威风?”
  坐在他另一侧的洛王世子李傲白闻言脸色微沉,目光朝着人群望去,忽地又勾起一抹阴险冷笑:“师兄放心,我早有安排,他撑不了多久……”
  “你可别做得太过火,毕竟有小道消息,这人已经被掌门看中,稍加教训即可。”薛悠平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
  虽然他也很想狠狠收拾宁倏一,可怎知这村野小子运气那么好,竟然入了掌门法眼。
  “师兄放心,我心里有数。”李傲白低声回道,目光阴冷。
  被掌门看好?那就将他变成一个废人!看还有谁愿意为他撑腰!
  陆清舟趴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眼睛向着台下仔细扫视。
  他对场上局势倒不怎么担心,别看宁倏一只有炼气三重,但他身上藏有不少牌,就算这九十九人全部以他为敌,他也能应付得游刃有余。
  但陆清舟不太放心,怀疑薛悠平和洛王世子不只安排了这一手……
  猫瞳瞪圆,左右来回灵动,目光最终落在了人群中一名畏手畏脚、偷偷移动的弟子身上。
  那人的背影有几分眼熟,陆清舟跳上另一个枝头,仔细一看,果然是之前那个姓赵的弟子。
  鬼鬼祟祟,定有阴谋!
  再看场上,宁倏一已经顺利突围,占据了赛场的一个角落。
  背靠死角,面朝众人,受到攻击的角度便大大缩小,让那几十人施展不开手脚,但却足够宁倏一发挥他手中的剑了。
  弟子们前赴后继地扑过去,被宁倏一一剑一剑逼退回来,好似浪潮,起起伏伏。
  想要借助远程攻击的,气劲、箭矢还没到宁倏一面前,便被他一剑挥散、打落,白白消耗了灵力和武器。
  宁倏一浑身不露一丝破绽,一番车轮战下来,他竟脸不红气不喘,像是没事人一样。
  反观那最初发动猛烈攻击的弟子们,各个脸红脖子粗,气喘如牛,灵力枯竭,仿佛被掏空了身子。
  “这就不行了?”宁倏一环视四周,挺直了腰板。
  细剑在众人身上游走一圈,却无人敢上前来。
  “都给我听着!”宁倏一扬起唇角,提气大喝,“一旦选择与我为敌,就别指望今天能竖着走出这个赛场!”
  他的声音洪亮,语气分外嚣张,一时气场全开,笼罩了整个战场,镇住了所有对手。
  “上啊!他就一个人!”台下的看客们看不惯他的嚣张,爆发出阵阵呼喝,“休要让他继续猖狂!”
  “这么多人打不过一个?你们是来唱戏的吗?哈哈哈……”
  “一起扑上去,还淹不死他?懦夫!”
  可这话在台上众弟子听来,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宁倏一的招式看起来朴实无华,似乎只是最简单的挥剑劈砍,可力道着实惊人!
  那剑招看似轻巧,每一击却如陨石撞地表,震得他们虎口开裂,手臂发麻,根本招架不住。
  而且,只有正面对上宁倏一,感受到那腾腾森然的杀气,方能体会——他刚刚说的话可没有半点玩笑或夸张,他是真的没打算放过他们!
  “一起拼了!他才炼气三重,总会耗尽灵力的!”小组中最为年长的弟子咬着牙,狠狠地道。
  场上弟子也顾不上什么章法节奏,使出各自的绝招,一道朝着宁倏一呼去。
  “灵力?对付你们,还用不着灵力。”宁倏一轻轻一笑,正欲发动攻击,却忽然身形一顿。
  他的背后星芒一闪,接着便听见一阵碎石炸裂声,和一声怒喝:“孽畜,住手!”
  不少人被这一声动静吸引了目光,却见一只浑身雪白的小兽,扑在了一名紫衣弟子身上,狠狠挠花对方的脸!
  那是……猫?
  宁倏一浑身的气势瞬间猛涨,浓浓的杀气直冲云霄。
  身后攻来的弟子们本以为找到了机会,却不想对方连头也不回,看也不看,只是轻轻挥了一下剑,台上瞬间燃烧起熊熊火焰,红浪滔天!
  “这……这是烈阳剑!?”看台上的师长们惊讶地闭不上嘴,一个个站起身来,抻着脖子观望。
  这绚烂的火海,惊人霸道的排山之势,唤醒了他们尘封许久的记忆。
  想当年,魔尊司空舜来袭,就是被这滔滔火浪硬生生地逼退……
  这是一代天骄陆清舟的独门剑法啊!
  火浪扑向在场所有弟子,没有参与围攻的弟子处于最外围,很快便跳出比试台,逃得生天。
  而进攻到宁倏一面前的弟子可没这么好的运气,很快被卷入火浪,发出了凄厉惨叫。
  作为裁判的执法堂孙长老见状,急忙领着几名弟子跳上台去,将人从火海中救出来。
  可再看台上,哪里还能看见这肇事者的身影?
  孙长老四处张望,却见不远处,宁倏一一手托着猫儿,一剑抵在赵姓弟子的脖子上,面色异常冰冷,像是杀人如麻的魔头。
  “宁倏一,你且将剑放下!”孙长老大声喝道,“不可伤及同门性命!”
  “孙长老,你不如先问问这姓赵的做了什么。”宁倏一的剑泛着寒光,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宁、宁师弟……我,我什么都没做啊!”赵师兄吓得双腿发抖,虚汗连连。
  陆清舟指了指他的胸口,宁倏一用剑尖一挑,一枚玉器掉落下来。
  宁倏一用剑刃将那玉器拍飞了出去,直直飞入孙长老手里。
  孙长老仔细一看,那是一枚一次性进攻法宝,而且里面储存的攻击手段已被释放出来。
  宁倏一剑指自己方才所站位置的下方:“若非我家阿雪察觉,让这厮的偷袭偏离了方向,此时在下岂不是要遭其暗算?”
  孙长老仔细查看了台下的剑痕,这擂台的台柱是用上等金刚岩铸成,若非法宝,普通的刀剑根本无法伤其半分。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几乎一目了然!
  背后偷袭,还下如此重手,分明是想将宁倏一置于死地!
  “饶、饶命啊,我真的不知道啊,那不是我干的……”赵师兄心慌意乱,他也没料到那法宝发出的攻击竟会这般狠毒,这和先前说好的不一样!
  赵师兄偷偷看向台上的李傲白,可李傲白只是目光冰冷地看着他,无声地威胁着他,此时,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否认:“不是我……”
  话没说完,就见宁倏一眼中的杀意似昙花一现,伸出一掌拍在他的胸口,将其整个身子拍飞了起来,就像方才那枚玉器一般,飞向擂台。
  只不过,玉器飞进了孙长老手中,而他……落在了火海的正中央。
  “啊啊啊啊!”赵师兄瞬间变成了火人,痛苦地叫喊,“我错了!是……是李傲白让我这么做的,饶了我!饶了我吧……”
  这时,一道碧波忽然从天而降,卷来滔天洪水,“哗啦”一下扑灭台上烈火。
  “恭迎掌门!”孙长老急忙拱手向空中一礼,看台上的诸位师长也纷纷起身,向降下浪潮的地方行礼:“参见掌门!”
  宁倏一抬起头,看向那朵飘在上空的碧云。
  只见一雪白纤细的身影缓缓从天而落,仙姿佚貌,皓齿朱唇,仿佛下凡而来的仙子。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此人过于俊美的容貌吸引,几乎忘了呼吸。
  原本不曾出席的许子玄突然出现在赛场上空,着实让一众师长感到惊讶。
  然而他们更没想到的是,身为一介外门弟子,只有炼气三重的修为,宁倏一竟然对许子玄的威压视而不见,正面相迎,气势不输半分:“你就是归元宗掌门?”
  “你方才所施展的招式……从何而来?”许子玄看了看擂台四周,依稀还有些许小火星在窜动跳跃着,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幽光。
  “你猜?”宁倏一冲许子玄挑了挑眉,显得几分轻佻。
  “宁倏一,这是我派掌门,放尊重点!”孙长老见状,忍不住提醒。
  可话音刚落,一道碧光从许子玄袖口冒出,将两人裹进了一个水球里。
  陆清舟跳了起来,却没能够着宁倏一的衣摆,只能瞪圆了眼睛,警惕地看着那碧色水球,嘴里发出焦躁不安的低吼。
  水球内,许子玄与宁倏一正面相对,目光交错。
  “我已布下阵法,没有人能听见我们的谈话。”许子玄摆了摆衣袖,像是忽然松了一口气,缓和了原本紧绷着的表情,“说吧,他在哪里?”
  “掌门说的是谁?”宁倏一抱着自己的剑,轻笑道。
  “明知故问!你知道我说的是谁!”许子玄沉声道,“天下唯有他一人会使烈阳剑法,你必定见过他!”
  “你怎么不猜我就是他?”宁倏一反问。
  “性格不符。”许子玄咬着双唇,目光幽幽,“他若有你这狡猾心性,也不会受伤消失……”
  “受伤?”宁倏一蹙起了眉头,“他不是死了吗?”
  “他没死,他的名牌并未碎裂……”许子玄突然抬起头,一把抓住宁倏一,音色颤抖地质问,“你不是见过他吗!?否则,你的烈阳剑从何而来?”
  “如果教我烈阳剑的那位就是你要找的人……”甩开了许子玄,宁倏一冷冷地回答,“那么,他应当已经算不上是‘人’了。”
  “不是人?”许子玄愣住了,“为何?”
  “我在北方雪原上第一次遇见他时,不过才五岁。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他的身子几乎透明,无法碰触。我知道,他不是‘人’……”宁倏一娓娓道来,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北方那苍茫辽阔的雪原,那清冷凄凉、惹人怜爱的白色身影……
  阿雪如今是一只猫,也不能算作“人”,他可没扯谎!
  宁倏一理直气壮地信口胡诌起来:“他说我的灵根与他一样,便把那套剑法传给了我,还顺手教了我几个阵法。”
  “半年前,他忽然要我来中原,找到归元宗,接着他就消失了……”
  “消失?为何?!”许子玄闻言急忙追问,“他怎么了?”
  宁倏一摇了摇头,脸不红心不跳:“我也不知原因。可能是他心愿已了,投入轮回了吧……”
  “不,不可能……他的魂魄明明尚未……”许子玄垂眸凝思,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阴晴变化,却始终没有把宁倏一想听到的线索说出口。
  沉默了许久后,许子玄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抬眼看向宁倏一,目光变得平静下来:“如此说来,你得了烈阳剑传承,倒也算是我的师弟了,为兄定要找个时间与师弟好好聊聊……”
  “不敢高攀!我言尽于此,我家阿雪还在外面等着呢,我担心他受了委屈。”宁倏一完全不为天下第一美人的示好所动,一边说着,一边挥剑一劈,竟轻轻松松地将那水球劈成两半。
  水流朝着四面八方溅射而去,落得周围弟子满头水花。
  “阿雪!”一步跨出阵法,宁倏一一跃跳到台下,抱起了雪白的猫儿,脸贴着猫脸蹭来蹭去,“宝贝儿,你没事儿吧?”
  陆清舟见到宁倏一出来,才敢稍稍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胸口,示意他——放尊重点!
  “掌门,眼下该如何处置?”孙长老没眼再看那猫奴,急忙上前向许子玄拱手询问。
  许子玄双手负于身后,仰起头来,环视四周。
  台下鸦雀无声,无数双眼睛都聚焦在这白衣美貌的修士身上,无法挪移半步。
  “烈阳剑为本人师尊绝学,如今证实宁倏一是师尊的传人,也就是本人的师弟,故而……”许子玄的视线落在了宁倏一的身上,可宁倏一却只顾着逗弄怀里的猫儿,还忒没正经地捏着猫爪爪,亲吻着猫猫的肉垫。
  许子玄:……
  他能不能不认这个不正经的吸猫狂魔?
  背后戳眼刀对宁倏一毫无作用,掌门大人只能微微叹了一口气,又继续朗声道:“从今日起,宁师弟便入驻归元宗主峰,各位可有意见?”
  他一眼瞥向看台上的各峰峰主和长老,众骨干哪里敢有半点反对的心思?
  当年陆清舟背上了污名离开门宗,背地里曾有不少人看过他的笑话,还趁机争权夺利。
  可不想这大权最终竟然被一名年轻人夺了去,而且,自从许子玄登上掌门之位后,但凡参与过当年之事的人,皆没逃过他的毒手!
  斩杀的斩杀、除名的除名、流放的流放,手段可谓狠毒泼辣,行事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