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得世子的脸刷得一下就白了。
  “放肆!你可知洛王世子是火系天灵根,早被门内丹蕴峰看中!识相的赶紧闭嘴让路!”紫衣弟子见状,急忙大喝。
  听得这话,队伍中的嘈杂声又顿时消散了。
  天灵根,那是万里挑一的资质,他们可没这个自信与未来的修真天才抗衡,更何况,这位还是被那群身份地位极为崇高的炼丹师看中的人,前途不可斗量!
  “啧,不就是一个火系天灵根嘛!瞧你们这出息的样!”宁倏一不以为意地笑道,陆清舟顿时感到不妙。
  这小子该不会忘了他们之前的计划……
  忽然,他身子一阵腾空,原来是宁倏一闪过了紫衣弟子,一个健步飞上测灵石,双手往那石头上一放:“小爷就让你们见见世面!”


第4章 04灵根   天灵根算个啥?让你们见识见……
  “你!”紫衣弟子被阵法阻碍,无法再向前一步,只能气急败坏地瞪着眼睛,跺脚撒气,“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杂灵根!”
  杂灵根?陆清舟立即紧紧拽住宁倏一的衣领,希望宁倏一不要受刺激后胡来,记得低调!
  在陆清舟的碎碎念下,原本通体灰白的测灵石接受了宁倏一灌入的灵气,渐渐变化出绚烂的颜色。
  那色泽鲜艳、明亮,炽热如烈日,将整块测灵石映得红彤彤一片。
  “火系天灵根?!”紫衣弟子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小子竟然也是个天灵根?”
  什么时候天灵根这么不值钱了?
  “看测灵石,又变化了!”忽然,一名弟子惊叫道,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也害得陆清舟一阵心惊肉跳。
  紫衣弟子们喜出望外,盼望着测灵石里再变出一种颜色来,让“天灵根”变成“地灵根”甚至“杂灵根”,这样他们就能狠狠收拾这莽撞小子,让他以后再也不敢目中无人!
  可陆清舟却越发觉得不对劲,这感觉分明是——
  他猛扯开宁倏一的胸襟,只见那测灵石中炽热的火红逐渐变成了如血般的暗红,最后又变得漆黑。
  黑暗渐渐充裕整块测灵石,竟让测灵石发出了“咔嚓咔嚓”碎裂之声。
  “不好!”在高空监视的护法长老急忙撒下一件法宝,形如钟鼎,罩在了测灵石上。
  钟鼎里发出了嗡嗡声响,像是有无数地狱妖魔要从里面爬出来,猛烈撞击着鼎壁。
  大地也随之震动,震得众人东摇西晃,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跟。
  直到钟鼎里的声音渐渐弱去,地震才得以平息。
  长老掀开钟鼎,测灵石已经断为两截,冒着袅袅黑烟。
  “李长老,这是……”另一名管事也被动静吸引了来,见到现场的一片狼藉,不由得哑然。
  “是谁?这是谁干的?”李长老从天而降,脸色微红,情绪有几分激动。
  “李长老、吴管事,是他!”之前阻扰宁倏一的紫衣弟子狼狈地坐在地上,手指宁倏一,恶狠狠地告状,“是他故意损毁测灵石!”
  “啧。”宁倏一完好无损地站在测灵石旁,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仿佛刚刚的惊天动地与他毫无干系。
  “变异火灵根!这是变异火灵根啊!”李长老落在了宁倏一的身旁,双眼冒光。
  在场之人纷纷动容,向宁倏一投去惊讶与羡慕之色,唯有那洛王世子怕是心有不甘,咬着下唇,目露嫉恨的寒光。
  这么一来,宁倏一是彻底和“低调”扯不上关系了。
  陆清舟只想狠狠挠几下宁倏一的胸口。只可惜宁倏一这身子也不知道是什么造的,硬得跟铜墙铁壁一般皮实。
  他弱猫一只,着实挠不动啊!
  一切正如陆清舟所料,宗门外测出了变异火灵根的消息很快就传进了内门,传进了各峰掌权之人的耳朵里。
  归元宗主峰峰顶,一栋竹木阁楼之上,立着一道略显单薄的身影。
  清风吹动雪白的衣袂,吹动零碎的青丝,轻柔地抚摸着那张宛如艺术品的绝美脸庞。
  一双清透灵动的瞳眸中,映着苍穹上片片无暇的云。红若朱丹的薄唇微微开启,吐露一丝诧异:“变异火灵根?”
  “弟子不敢谎报。是李长老当场鉴定的……”洛念山低垂着头,如实禀报,“此人名为宁倏一,弟子曾在洛青城里见过,十五六岁,带着一只猫,性子倒是有些古怪……”
  “性子古怪?怎么个古怪法?”
  “回师尊,事情是……”洛念山将昨日在洛青城遇见宁倏一时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事无巨细,不敢错漏一个细节。
  许子玄一边聆听,一边思索,手指轻轻敲击着古木窗棂,发出“咚咚”轻响。
  变异火灵根?
  当年的陆清舟就是变异火灵根。
  天灵根已是万里挑一,变异的天灵根更是凤毛麟角,千年难寻。怎么短时间内,归元宗竟会前后出现两个变异火灵根?
  是凑巧,还是……
  “派几个内门弟子去前山,重点关照一下这个变异火灵根,但莫要伤了他。”听完,许子玄吩咐道,“你见机行事,且多多留意宁倏一,将他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为师。”
  “是,弟子这就去安排。”洛念山恭敬地拜了拜,退了下去。
  许子玄转过身,一手扶着斑驳的窗棂,目光探向了前山。
  “师尊……那个人会是你吗?”
  一双秀眉几乎快要拧在一起,他伸手探入胸襟,握住贴身藏着的一枚玉牌,渐渐捏紧,神色无比眷恋。
  归元宗前山山脚下,经过选拔的弟子们陆陆续续地踏上了登山之路,向隐藏于山林间的山门前进。
  走进林间深处,陆清舟从宁倏一怀里钻出来透了口气,又爬上他的肩头,朝着他身后瞧去。
  “宁兄!哎,宁兄等等我!”一名身穿淡橘色锦缎华衣的公子哥屁颠屁颠地跟在宁倏一身后,肉乎乎的下巴一颤一颤,像是要掉下来似的。
  此人名叫黄包天,自宁倏一方才狠狠打了洛王世子的脸后,便厚着脸皮黏上了宁倏一。
  哪怕没得到宁倏一半点回应,他也毫不气馁。
  陆清舟倒是有些好奇,这人身材如此圆润厚实,怎还能一路上山不带喘气,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
  “呀,宁兄你养了什么灵宠?”发现宁倏一肩膀上多出了一个小脑袋,黄包天微微一愣,突然就“咚咚咚”地追了上来,两眼放出五彩光芒,“天啊,这、这不会是传说中的猫吧!?宁兄好福气啊!可否让小弟摸一摸?就摸一下!”
  就在那肉嘟嘟的贼手即将要摸上陆清舟时,宁倏一忽然猛一转身,抬起一脚便把这聒噪油腻的肉球给踢滚下台阶去。
  “啊~~~”黄包天滚了几滚,很快就手脚伶俐地抱住了路边大树,哇哇大叫,“宁兄,你这是干嘛?我们可不能窝里斗啊!”
  “谁都别想碰我家阿雪!”宁倏一冷哼了一声,把陆清舟从肩膀上挪进怀里,死死藏好护好。
  可陆清舟还是能听见,那甩不掉的嗡嗡声不绝入耳。
  “宁兄,别这么小气嘛……哎,你慢点,等等我!”
  “宁兄,你可别放松警惕,小弟早就得了消息,这条山路是归元宗选拔的第二关,叫作‘夺名之路’。”
  “咱们刚才不是得了一块弟子名牌嘛?宁兄可得看好了,这一路上山,考官会沿路偷袭。若是被夺了名牌,咱们可就入不了门宗啦!”
  黄包天完全不长记性,一边说,一边又跟了上来,讨好地道:“宁兄,瞧瞧,我可都准备好了,这是玄级灵器——隐身衣,穿上它,咱们就不用担心被袭击了。”
  宁倏一猛地停下了脚步,后背立即遭到一记闷闷的重击,就像是被寺院里撞钟的钟杵狠狠撞了一下,连带他怀里的陆清舟都听到了一声闷响。
  “哎!”黄包天也吃痛地叫了一声,后退几步,鼻音浓浓地道,“宁兄,你怎么忽然停下来了?”
  “会有人来抢名牌?”宁倏一的尾音上扬起来,陆清舟听了头皮发麻,连带头上几根短毛都竖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他家宁大魔王又要作妖了!
  眼看宁倏一有了兴趣,黄包天高兴得眉飞色舞,立即殷勤地献上宝贝:“是啊是啊!宁兄虽是变异火灵根,但毕竟才刚入门,还是穿上隐身衣稳妥些……”
  “身怀巨宝还敢出来显摆,就不怕被打劫?”宁倏一用古怪的目光瞥了一眼黄包天,也没推辞,接过了隐身衣。
  “哎,我这不是抱着宁兄大腿嘛!”见宁倏一收下了宝贝,黄包天松了一口气,准备再拿一件出来自己穿。
  可他还没动手,就看面前银光闪耀,身体猛地被银色的细绳束紧,皮肉凹陷,勒出了道道深深的痕迹。
  “宁、宁兄?”黄包天大惊失色,“你,你要干嘛?”
  “打劫啊,没看出来吗?”宁倏一下手不带半点儿马虎,很快就把黄包天五花大绑,倒是真变成了一个球。
  “打,打劫?”黄包天脸一僵,又哭笑不得,“宁兄你说笑了!你要什么,直说就是,只要小弟给的起的,尽管拿去,不用这么费事,莫要累坏了我宁兄哎!”
  “好兄弟!”宁倏一勾起了嘴角,扬起一抹奸诈的笑意,拍了拍黄包天的脑袋,“放心,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从不打劫自家人,只是需要兄弟你帮点小忙~”
  即便是自来熟的黄包天,看到宁倏一这副小人算计的嘴脸,也忍不住地咽了一口口水,莫名心惊肉跳了起来:“什么,什么忙?”
  “给我喊救命!”宁倏一忽地一巴掌猛地拍在黄包天的肥臀上,“喊大点声!”
  黄包天:QAQ救命~
  陆清舟:……


第5章 05打劫   是他们实力太弱而已。
  正如黄包天所说,归元宗的考官们早已蒙头遮面埋伏在树林里,就等着一头头新鲜肥羊送上山来。
  “妈的,都是那个变异火灵根,害得我们得罪了洛王世子,非说是我们故意安排给他下马威的!”山路旁,两名紫衣弟子躲在树丛中,其中一人愤愤不平地道,“洛王世子惹不起,但若让我碰到那个小子,我定要狠狠收拾他!”
  “赵师兄,算啦,那变异火灵根咱们也得罪不起啊。”另一人苦笑着劝道,“就算抢了他的名牌,只要李长老把消息传进内门,门宗能放过这么个天造之材?到时候,不还是咱们倒霉?”
  “哼!”姓赵的师兄想了想,觉得有理,只得不甘心地叹道,“话虽如此,这口气还真是难以下咽啊!”
  “师兄莫恼,想点开心的!虽然咱们得罪不起那变异火灵根,但是其他新人嘛……”
  “嘿嘿……”赵师兄阴笑了两声。
  每次门宗选拔,就是他们这些外门老弟子最愉快的打猎时光。
  大多数猎物见了他们,只会瑟瑟发抖,恭恭敬敬地献上宝物。
  想到狩猎带来的愉悦,赵师兄打起了精神,竖起耳朵仔细搜寻。
  忽然,他的耳朵一动,神色一亮:“师弟,你听,好像有什么声音?”
  两人都屏住呼吸,仔细聆听树林里传来的声响,便听见断断续续的——“救命!”
  两人对视一眼,朝着声音源头而去,没多久便看见前边树下,捆着一个身材圆润的锦衣弟子,看起来满身赘肉,应当家底不薄。
  而那名弟子的名牌,就明晃晃地挂在他的腰间,极为突兀地出现在两人的眼前。
  自己撞上来的肥羊?
  两名紫衣弟子互相对望了一眼,觉得可疑,停下了脚步。
  “师兄!两位师兄,快行行好,救救我啊!”那树下的肥羊急忙唤道,“我被宁倏一那混蛋暗算了,你们若是救了我,我身上的宝贝都送给二位!”
  “你又是何人?”赵师兄眯了眯眼睛,目光贪婪地扫过肥羊。
  “小弟名叫黄包天,来之前家里人给买了不少宝贝,师兄若是救我,我愿以宝物相赠!”黄包天一脸诚恳和急切,“不信,师兄可来搜搜看!”
  “赵师兄,会不会有诈?”紫衣弟子吞着口水沫子问道。
  “走,先过去看看状况再决定。”赵师兄奸笑,“好歹是同门,哪里能见死不救?”
  等把东西捞到手里,谁还搭理这蠢货?直接摘了名牌淘汰出局,日后眼不见心不烦!
  两人小心翼翼地走到黄包天面前,顿时贼心怦怦直跳!
  黄包天身上戴着不少东西,他们在山里熬了几十年岁月,从未见过这么多宝贝!
  正当两人心花怒放,贼心大作之际,却听黄包天惊叫了一声:
  “师兄,小心身后!”
  两人几乎同时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结果却是他们耳后传来了“呼”的一声,两人什么都没能看见,后脖子上便遭到一记重击,身子不由自主地瘫软了下去……
  归元宗前山山腰,洛念山派出的几名内门弟子御剑飞掠树梢,四处搜寻宁倏一的身影。
  “可找到那小子了?”为首的王师兄见前头的弟子停下,立即低声问道。
  “王师兄,你看前边,好像是外门的赵师弟?”飞在最前头的急忙回应了一声。
  众人一同看去,前方一棵苍翠的大树下,正吊着两名被全身扒光的弟子,活像两只光油板鸭,毫无体面。
  “赵师弟,你怎么了?”王师兄带着几个内门弟子落在大树旁,就看赵某忽然身子一顿,猛地抬头看向来者,使劲挣扎起来,口中大呼:“师兄,快走!”
  王师兄脸色阴沉,又上前一步,质问道:“赵师弟,你到底怎么了?是谁把你吊在此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