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品:《天道替我来虐渣

的家伙,却被洛念山制止了。
  “大师兄,你为何要对一个无礼小子这般容忍!他分明没把我们归元宗放在眼里!”王师弟按着剑鞘,不平地道,“说不定,那就是玄天门派来的间谍,故意捣乱诋毁我宗的!”
  “应当不是。你们可看清他怀中之物?”洛念山的目光朝着渐行渐远的青年肩头望去。
  那儿,露出了一对毛茸茸的白色耳朵,还有一双宛如宝石般漂亮的眼睛,此时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也带着几分审视。
  “我的直觉告诉我,”洛念山远远地望着那猫儿,轻声叹道,“这个宁倏一,绝对不简单!”


第2章 02洗澡   阿雪帮帮我嘛~你好久都没帮……
  入夜时分,星垂平野,月入江流,白日热闹非凡的洛青城被夜幕笼罩,陷入一片寂静。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自四周传来,一栋偏僻的小屋外,咻咻落下几道黑影,雪亮的兵器倒映月辉,寒光一现。
  “砰”的一声,屋里蹿出一道人影,以闪电之势钻入一旁的树丛。
  “抓住他!”为首的黑衣人急忙喝道,几人立即遁入树林,劈开繁茂的野草灌木,渐渐深入林中。
  林中大树葱郁,遮天蔽日,遮住了惨淡的月光,四周黑漆漆的一片。
  一名散修点了一枚火灵珠,丢进林子里,将周围照得一片彤光霞漫。
  “在那儿!”前方一道黑影晃过,几人急忙快步追上。
  为首之人早已怒气腾腾,嘴里忍不住骂骂咧咧:“等抓到这古怪小子,爷定要叫他生不如死!”
  “就凭你?”这时,身旁忽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想让谁生不如死?”
  那人大惊失色,一刀向那声音来源之处劈去,刀光伴随一声呼啸,却只砍断了几根树枝。
  众人又急忙点燃火灵珠,却见不远处,那青年正抱着一把细剑等候着。
  他面无惧色,身姿挺拔,手按细剑,有几分剑修的架势。
  那张俊俏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令人惊心的冷笑,在红光映照下,竟有些阴森恐怖。
  为首的黑衣散修心中蓦然一窒,脑中警铃大作,他仔细端详,却不知这青年到底有何底气,怎会有如此惊人的威慑力。
  “大哥,莫要被他吓唬住,就他一个炼气三重的小鬼,我一人便能撕碎了他!”一名身材魁梧的散修按捺不住,一个箭步越出数米。
  双手骨节咔咔作响,十指弯曲,犹如锋利的龙爪,毫不留情地扑向前方的青年。
  只见那青年扬起头颅,冷笑渐渐逝于唇角。
  “不对!别去!”为首的散修觉察到一股可怕的杀意,立即提高了警惕,大声唤道。
  然而就在这电石火光的一瞬间,宁倏一却猛地跺脚,地面上突显几道红光,几个红色的剑影忽然从阵内杀出,在众散修身旁擦肩而过,飘散消失。
  与此同时,冲在最前方的魁梧汉子发出了一声惨叫,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飞了回来,折断了十来棵劲竹,惊得众人心跳犹如擂鼓,隆隆作响。
  再仔细一瞧,只见那人的十根手指竟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姿势向外翻折,森白的骨节暴露在外,显得格外恐怖。
  “你、你不过是个、是个炼气,怎么可能……”为首之人大惊失色。
  那汉子早已是筑基的修为,怎会一个照面就被一个炼气期虐成这般模样?
  这青年到底是人是鬼!
  “炼气又如何?”宁倏一将那把亮闪闪明晃晃的剑横起,直指黑衣修士面门,“杀你们,绰绰有余!”
  地面红光闪耀,黑衣散修们脸上的表情,渐渐从惊讶,变成惊慌,又变作了惶恐。
  “怎么回事?”
  “我的修为呢?”
  “阵法!这里有阵法!”
  “封灵阵?”猛然觉察到自己平日仰仗惯了的修为不再起作用,为首的黑衣散修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青年,“你、你是阵法师?”
  “嘿,阿雪别急!”青年不答话,却收敛起满脸萧杀,低头从怀里掏出那雪白的猫儿,将他放在了肩头,一边逗弄着猫儿的下巴,一边笑道,“回头我把他们身上的宝物都搜刮来给你买玩具!”
  为首的散修顿时瞳孔一缩!
  来自北方的青年,一只雪白的猫,那卖出去的无数低级法宝……
  这些信息在他的脑海里糅合起来,让他想到了从同道中人口中听来的一条小道消息。
  一人一猫,从北方雪原来到中原,沿途灭了三十二座山寨和七八个小型门派,掠夺了数以万计的财宝。
  据说此人功法诡异,心狠手辣,贪婪敛财。
  江湖中人称其为——夺财猫!
  想到这种可能,黑衣散修冷汗浃背。
  打劫打到专业土匪头上,他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吗?QAQ
  下半夜,月似火红,云如黑顶,山雨欲来风满楼。
  那栋孤零零的小屋子里,沾着红色血腥的衣物被丢了一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宁倏一赤着精干结实的上身,穿着棉布大裤衩,将最后一桶热水倒入木桶里:“好了!”
  他一个猛子扎进木桶,大半个身子没入热水,顿时浑身畅快,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舒服地眯起了双眼。
  雪白的猫儿瘫在床头,盘成一圈,正摇着尾巴打量着他,时而舔舔猫爪。
  “阿雪~~”宁倏一仰起头,笑着看向猫儿,还噘起了嘴,用恶心的语气撒娇道,“帮帮我嘛~你好久都没帮我洗澡了!”
  猫儿看了他一眼,尾巴猛地晃了晃,最后还是认命地爬起来,跳下床去。
  雪白的后爪在落地的刹那,变作细嫩白净的赤足,脚趾修长纤细,柔嫩可爱。
  灯火下,猫儿的身形伸展开来,渐渐有了人的模样,变得颀长。
  一袭白衣松垮地披在身上,遮不住线条优美的小腿。
  一头银发如同月光流泻,垂落于纤细的腰间。
  一张清秀的脸庞出现在宁倏一的视野中,剑眉星目,冷峻英朗。
  额上一抹火焰朱砂,好似一颗美人痣,给这没有太多表情的冷漠之人添了一分暖色。
  他的气质乍一眼看倒是和洛念山有些许相似,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可又比洛念山多了一份清冷,一份沉寂。
  那双夜眸深沉似海,仿佛能容纳一切,却又没有半点波澜起伏,让人捉摸不透。
  他弯下腰,耳边散乱的银发垂落于宁倏一的额头。
  一双漂亮的玉手探入宁倏一漆黑蜷曲的发丝,显得黑白分明。
  他轻轻揉弄宁倏一的发,竟是认认真真地清洗着,心无旁骛。
  宁倏一却忍不住伸手掠起挠得自己痒痒的银丝,触摸着对方略显冰冷的脸庞,留下一道亮晶晶的水迹:“你在生气吗?气我又大开杀戒?”
  “……”揉弄在发间的手忽然一顿,又继续上了皂角,揉出了沫子。
  “阿雪,我若不杀了他们,就会被杀。”宁倏一仰头靠着木桶,闭着眼睛,似乎很是享受,“在杀与被杀之间,我当然选择下杀手。”
  “并非怪你杀人……”清冷的声音在宁倏一耳边响起,音调虽然没什么波澜起伏,却难掩关切之意,“这里毕竟是归元宗山下,若是被归元宗弟子察觉……”
  “被察觉不是更好?”宁倏一忽然睁开了眼睛,漆黑而深邃的眼眸中射出一道精光。
  他伸手掠起一抹银发,放于唇边,轻笑道:“若发现我或许和烈阳剑陆清舟有关,他们必定会让我入归元宗内门以便试探,到时候,我们不就离线索更近了?”
  “……”银发之人的手指不自然地蜷缩起来,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陆清舟这个名字,荡起他心中许久未有的涟漪。


第3章 03低调   区区一个柿子,给他面子他还……
  生前,他是天之骄子,是“天命者”百里重山唯一的弟子。
  他多得天道眷顾,早早便领悟了道的存在,不仅把烈阳剑法练至大成,还成了绝世稀有的阵法宗师,曾是归元宗掌门的最佳候选。
  只可惜,徒有运气,却毫无眼力;悟得大道,却猜不透人心;一身正气,却被泼了满身污泥。
  最终寒毒入骨,血脉尽断,殁于竹林深处,化作一缕孤魂。
  死后本该早早脱离凡世,投入轮回,可三魂六魄莫名其妙地失了一魂一魄。
  魂魄残缺不全,地府不收,他无处可去,浑浑噩噩漂泊许久,直到被宁倏一收留,附身于一只名叫“阿雪”的猫。
  “归元宗如今的掌门许子玄虽是我徒儿,却曾害我声名狼藉。若让他知道你我关系,万一他对你……”陆清舟平息了心中波澜,音色又恢复了清冷。
  当年许家被仇人灭了满门,是他一时心软,将唯一生还的许子玄带回归元宗,还收之为徒。
  却不想,这许子玄长了一张仙童般的脸蛋,行事却阴险狠毒,不择手段。
  他怎能放心让宁倏一去接近这样一个狡诈之徒?
  “别担心,”宁倏一举起双臂,环绕住陆清舟的脖子,自信满满地道,“我答应帮你,就一定能做到。区区一个许子玄……”
  他“哗啦”一声撑起身子,把头依靠在陆清舟耳侧,轻轻呼出一团氤氲热气,低声笑道:“小爷还不放在眼里!”
  “不可……”
  “大意”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蹦出口,就看青年勾起唇角,露出一抹顽皮的坏笑,接着,一个猛扯,陆清舟整个人都被他拉进了桶里。
  热水灌进衣领的瞬间,陆清舟又化作了猫型,只不过,成了一只湿乎乎的落汤猫。
  水珠子顺着额上碎毛,滴滴答答地落下,在眼前布上了一片水帘。浑身毛发都拧在一起,一缕一缕挂在身上。
  陆清舟:……
  “哈哈!阿雪,不可大意啊!”看着气质高冷,宛如谪仙般的人儿忽然变成落水小可怜,宁倏一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想把猫儿捞起。
  陆清舟侧过身去,避开那双“贼手”,用力甩动身后的尾巴,“啪”地一下,冷不防地抽在对方的厚脸皮上。
  “哇!”宁倏一的脸上显出一条红印,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求生欲顿时熊熊燃烧起来,急忙求饶,“阿雪,我错了!别生气!”
  陆清舟冷哼了一声,抬头看向屋梁,似是与己无关。
  可那沾了水的猫尾巴,却粗壮得跟结实的藤鞭一般,一抽一抽,一鞭一鞭接踵而至,打得水花四溅,宁倏一惨叫连连。
  “这是家暴,这绝对是家暴啊,哇……我错了,求放过……”
  他这才记起,陆清舟虽然人看着冷清,可毕竟练的是火系最强“烈阳剑”,又变成了乖戾的猫,这脾气着实不算太好……
  次日,宁倏一顶着一张狼狈脸,哈气连天,蔫头耷脑地来到了洛青城东门外,怀里还揣着同样昏昏欲睡的陆清舟。
  陆清舟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气,昨晚嬉(chou)水(ren)到夜深露重,今天早起便有些精神不济。
  只是前来参加入门考核的考生络绎不绝,四周人头攒动,嘈杂喧闹,害得他脑仁作痛,也睡不着了,索性起身偷偷打量外面。
  现场的归元宗弟子和管事个个看着面生,也就只有眼前正在给宁倏一摸骨的老者看起来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那老者摸过了宁倏一的骨,探查了他的脉,眉开眼笑:“不错,小小年纪就有此等修为,算是上等资质,去排个队测一下灵根吧,若是灵根优异,必定能入内门。”
  宁倏一谢过老者,走到一旁等候测试的队伍中。
  队伍移动的速度极为缓慢,只看前方不断闪耀五彩光芒,混杂斑驳。
  一股股不熟悉的气味儿扑鼻而来,陆清舟头晕脑涨,两眼发黑,半梦半醒。
  直到前面的考官喊到“宁倏一”这个名字时,他方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在宁倏一怀里翻了个身,继续朝着外面看去。
  只见前方不远处的高台上,矗立着一根圆柱状的测灵石,测灵石下方刻有图纹,应当是某种防护用的阵法。
  宁倏一踏上第一层台阶,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呼喝:“等一下!”
  一列身着紫色道袍的归元宗弟子簇拥着一名白净的小公子钻出了人群,其中一人在宁倏一身后大声命令道:“你且后退,让洛王世子先测。”
  洛王世子?
  陆清舟瞥了一眼队伍中的小公子,见他神色倨傲,似乎完全没把周围的人放在眼里,不由得起了好奇之心。
  这位世子顶多也就出身于哪个皇室,在归元宗随便能抓出一把来。那群紫衣道袍的弟子也不过是些外门子弟,他们到底哪里来的底气,哪里来的勇气,敢阻拦宁倏一这么个小魔头的路?
  陆清舟轻轻拍了拍宁倏一的胸口,用肉垫来给对方顺顺毛,叫对方莫要和一帮小屁孩儿较真,招人瞩目。
  于是,宁倏一乖乖收起了差点喷发的杀气,不加理会,径直走向测灵石。
  “站住!”阻拦他的紫衣弟子怒喝了一声,“你敢不给面子?”
  “呵,区区一个柿子,给他面子他还能变成南瓜?”宁倏一头也不回,摆了摆手,“想入门,排队去!现在狗仗人势,进了宗门还指不定给谁拎鞋子呢!”
  此话一出,长队之中顿时传来了议论纷纷,众人看向洛王世子的目光也多含不悦和鄙夷。
  修真之人对皇权本就没什么敬畏之心,又看不得洛王世子这仗势欺人的样子,也是看在有归元宗弟子在场不便闹事的分子上,才只动了动嘴皮子。
  可就这么些个儿粗话俗语,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