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憋着股子心气儿,强扌恩着南宫斐,坚决不许这家伙反抗。
  两个人在走廊墙壁上较劲了号一会。
  直弄得气喘吁吁的时候,这才一起滚着朝健身房而去。
  精疲力尽,许一凡压在南宫斐伸手,手指头在南宫斐的胸口画圈圈:“你说,你和念念,这种情况会不会越来越频繁,到最后彻底离开这个世界?”
  “不会,念念说了,虽然看起来消失,但还在原地。”
  “是吗?”
  “是的。”
  许一凡张了张口,没再反驳。
  其实他觉得,南宫斐比他还要害怕。
  所以他沉默了一会后,又说:“南宫斐,你从前也是个很厉害的人,你和念念所在的世界里,你比现在更厉害,也不会动不动就倒霉运,如果回去了,你会有更好的生活和未来……”
  “那些是从前的我,从前的我或者会喜欢会期待,但我不喜欢。”南宫斐打断许一凡的话:“凡凡,我只喜欢你。”
  “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倒不倒霉我也不在意,我只要你。”
  他声音低沉沙哑,却非常坚定:“只要和你在一起。”


第207章 发生了什么事
  落在许一凡的耳际,就像是滚烫的水将许一凡包裹,令他身体和心都紧跟着这声音滚烫了起来。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啊!
  说起情话来,依旧这么一套套的,明明只这男人嘴巴会说的很,可这一刻的许一凡,还是开心的不行。
  许一凡将唇印在这个男人的下巴上:“真好。”
  现在的生活,真好。
  现在的南宫斐,也真好。
  何其有幸,他遇到这么好的南宫斐。
  所以,哪怕如今他已经弯成了个蚊香,他也弯的心甘情愿,再无怨言。
  但这样的好,并没有持续很久。
  南宫斐在晚上睡着后,又消失了。
  因为念念也有了这个技能,所以这次睡觉,南宫斐倒没了那么多的不安恐惧。
  反而想着学念念一样控制自己的“消失”。
  睡前被窝里的两个人还就这个问题探讨了一番,都很有信心,也都安定了,不再惶惶不安。
  然而一觉醒来,许一凡发觉南宫斐不见了。
  他跑过去瞧念念,念念也不在床上。
  介于念念能控制“消失”,许一凡干脆就坐在念念的床旁边。
  这么傻等着有点煎熬,他又拿了哑铃,一边锻炼一边盯着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天已经大亮了,太阳也照在了窗户上。
  许一凡的肚子咕噜噜的叫唤。
  然而,不管是念念,还是南宫斐,都还没有出现。
  已经做好早饭就等着南宫斐和念念出现的许一凡等不住了。
  渐渐成了个热锅上的蚂蚁,两边房间不停地蹿。
  后来想起南宫斐的那个仪器,忙忙又去查看仪器。
  令许一凡惊讶的是,仪器追踪上的南宫斐,这次不是如从前一样显示在床上。
  而是,而是显示在君含霜的医院位置。
  许一凡整个人都不好了。
  忙忙拿起手机和照顾君含霜的那位护工打电话。
  “君先生和从前一样没有任何异常。”护工想了想,又说:“不过,今天早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总觉得君先生的手指动了一下,但是我后来有观察,君先生没有再动过,我觉得应该是我看错了。”
  “我知道了。”许一凡挂断电话,开车直奔医院。
  他这地方离医院不远,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冲进君含霜的病房里,许一凡示意护工都退出去,这才四下张望,小声的喊念念和南宫斐的名字。
  没人回应他。
  不过,令他意外地是,目光扫到床上的时候,瘦削苍白的君含霜,睁着眼,默默盯着许一凡。
  许一凡:……
  君含霜醒了?
  就是,就是这看人的眼神,怎么这么渗人?
  许一凡虽然心焦念念和南宫斐。
  不过看到君含霜醒来,还是很高兴,几步走到床头,去按君含霜眼角:“君含霜,你,你这是醒了还是没醒?”
  君含霜的眼角被许一凡按了几下后,终于不满的皱眉:“疼。”
  他声音有些嘶哑。
  但,真的是发声了。
  许一凡忙忙扭头给君含霜倒了一杯水,半扶着君含霜坐起身。
  君含霜喝了水,又呆愣了片刻后,这才抬眼,继续盯着许一凡。
  “草你这样看我干吗,我许一凡,你别说你不认识我。”
  君含霜这副样子,怎么像是失忆了一般?
  许一凡被君含霜看的有点发怵,他心里头“咯瞪”一下,有点凉飕飕,这家伙不会和南宫斐一样,也失忆了吧?
  君含霜缓缓说:“和那个世界里的你,很不像。”
  许一凡:……
  他松了口气。
  君含霜还有记忆,总算不用他当个孤家寡人。
  “你不是说你回不来了吗?”许一凡开玩笑道:“我差点把你弄死你知不知道?”
  君含霜低头,看了看他那皮包骨头的手,然后歪头,停顿了一会,像是在倾听什么声音。
  许一凡没注意到君含霜的神情,他拿起手机:“我打电话给你爸妈还有你妹妹,他们天天都念叨你,天天都来看你。”
  “哦,你妹妹现在是个大姑娘了,学习好又懂事,特别招人喜欢……”
  “别打。”君含霜打断许一凡的话:“我只有五分钟。”
  许一凡手指停顿,惊愕抬头盯着君含霜:“你什么意思?”
  “我现在进入另一个世界,具体无法细说,但是因为精元有限,五分钟后我会被扯回那个世界。”
  君含霜知道自己时间有限,所以语速很快:“我应该还能回来,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上次南宫斐带着孩子来这?
  ?世界找你,他们找到你了吗?”
  他见许一凡点了点头,不等许一凡说话,先一步说:“我当时精元不足,要活下去只能能男主角的南宫斐做交易,他用他的男主气运和我换取了来这个世界的甬道,不过这种甬道有很多不确定性,反正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完好的。”
  许一凡终于插话:“他是完好的,但是失忆了。”
  “哦。”君含霜说:“他把所有气运都做了交易,没有气运,他应该时刻在倒霉。”
  因为君含霜时间有限,许一凡的语速也是飞快:“对他在倒霉,现在他有个更可怕的问题,他和念念经常突然间消失不见,已经持续好久,今天他们又消失,我用追魂仪显示的他就在你的病房里,但是找不到人。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解决吗?”
  君含霜神情一愣,似乎也惊讶到了。
  过了片刻,才说:“他们应该是被这个世界排斥。”
  许一凡最开始的时候,隐隐就有这个念头,此刻被君含霜这样一说,面上瞬间惨白:“他们会死吗?他们能不能回到原来世界?”
  “那个世界,在南宫斐把他所有气运交绐我交易的时候就已经毁灭。”君含霜垂眼,“这样下去,他们的确会死。”
  “有没有办法?有没有什么办法?”许一凡的声音到最后带了急促又卑微的乞求之意:“肯定有办法的是不是?你告诉我有什么办法?只要有办法,不管用什么交换,我都愿意。”
  君含霜抬眼望着许一凡吃,长长叹了口气。
  许一凡的心,犹如沉入谷底。
  —时间,连呼吸都艰难。
  他死死盯着君含霜。
  颤抖着,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还是君含霜,长叹了一口气后说:“许一凡,你弯了,你竟然弯了你,你可是铁骨铮铮钢铁直男,这才多久,你就弯成了回形针……”
  许一凡打断他的话:“你是不是有办法救他们两个?你快说办法,你不是只有五分钟吗,浪费什么时间啊你。”
  许一凡现在就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钻进君含霜脑子里,把君含霜的答案全都找出来。
  “你让他和孩子喝点你的血,一次少喝一点点,抿一小口就行,这么喝三五次应该就不会被这个世界排斥。”
  君含霜话落,脸色突然苍白至极:“我要走了,我家人拜托你……”
  话还没说完,他眼睛一闭,整个人就朝后倒了去。
  许一凡忙忙把他身体扶住,唤着他的名字,但君含霜,双眼紧闭,再次陷入沉睡。
  许一凡看不到的地方,君含霜的灵魂体浮在空中,一脸复杂的盯着许一凡。
  有个机械式的声音对他说:“喝血这样的冷笑话我get不到,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是你用你刚积攒的精元帮助
  的南宫斐和那个孩子,你帮助了他们,你接下来进入小说世界甚至有可能变成动//物。”
  “大概是,因为我崇拜雷//锋!”君含霜话落,他的灵魂体瞬间被一个看不见的漩涡吞噬。
  许一凡的手机也在这一刻响起。
  是南宫斐打来的,问他在哪里。
  许一凡听到南宫斐的声音,心情无比复杂。
  南宫斐和念念在家,他们刚刚从“消失”状态中回转过来的。
  正好是君含霜离开的那一瞬。
  南宫斐发觉饭桌上的饭菜都凉了而且没动一口,家里又没有许一凡的影子,立刻就有点慌。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我在医院,君含霜这里。”
  电话里一言难尽,许一凡干脆说:“你不用接,我开了车过来的,马上回去,用不了几分钟。”
  许一凡将君含霜放平躺好。
  又站在床边愣怔了一会,确认君含霜真的不会再“诈尸”,他这才出门,出门的时候又嘱咐了护工几句。
  回到家,还没开门,念念就先一步从里面把门打开了:“老鹰叔叔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饭都凉了呢,我和爸爸重新热了下,刚好一起吃饭。”
  许一凡点点头,坐在桌子旁。
  他心头有千言万语想要告诉南宫斐。
  可是,看到南宫斐和念念脸上的笑容,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所以,哪怕此刻心情特别复杂,他也只能极力让自己面上轻松的笑着:“太好了,谢谢念念。”
  —起吃了不算早晨的早饭。
  —家三口去了幼儿园,补偿念念昨天的生日礼物。
  南宫斐是个走哪里哪里倒霉的大杀器,连坐最简单的过山车都要从头吐到尾,全程贼可怜。
  许一凡拍他背:“你说说你,不能坐干嘛要逞强啊。”
  南宫斐:“一家人坐在一起更开心。”
  许一凡:……
  好吧,又被这家伙的话给感动到了。
  玩了一下午,南宫斐和许一凡把念念送到了君家,一起在君家吃完饭,两个人这才慢悠悠地散步朝家走去。
  南宫斐拉着许一凡的手,问:“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第208章 大猪蹄子
  许一凡闻言扭头斜睨南宫斐:“你想知道?”
  南宫斐点点头:“嗯。”
  “君含霜醒来过,但是只醒来五分钟。”
  说是五分钟,许一凡觉得,可能连五分钟都不到。
  他停住脚步,一脸严肃地对南宫斐说:“君含霜说你和念念这种情况是因为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到了—种排斥期,以后会越来越厉害,最终,你们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也就是死亡。”
  许一凡说这话的时候,特地盯着南宫斐。
  但奇怪的是,这家伙脸上没有半点慌张。
  他好奇问:“你不怕吗?”
  南宫斐唇对上许一凡的目光,唇角微微上扬,笑了起来。
  “怕。”他说:“但是,你应该有解决的办法,所以就不怕了。”
  如果真如许一凡所说那般,南宫斐觉得,许一凡不会到现在才说出来。
  许一凡闻言得意的扬起了下巴:“聪明,你猜对了,我真有办法,来呀,求求我,求我我就告诉你。”
  要是有尾巴,许一凡现在,尾巴的都是翘起来的模样。
  南宫斐盯着这样的许一凡,眸色加深,神情似笑非笑。
  许一凡被他盯的头皮发麻,总觉得这家伙的目光赤果果的,简直像是在用眼神剥他衣服。
  “你,你到底求不求我?机会可就这么一次……”
  “算了,我心情好,不用你求了。”许一凡生怕这家伙在这种地方就狼性大发,忙忙改口:“君含霜说你们这种被这个世界排斥的情况跟水土不服有点像,每天喝一点我的血,慢慢就不会再出现突然消失这种情况了。”
  “别人的血可以吗?”哪怕许一凡说的是喝一点,可南宫斐闻言,顿时不悦地皱眉。
  这个问题许一凡还真没问过君含霜,虽然也疑惑别人的血能不能行,但生怕南宫斐晚上就出门当个吸血鬼去吸别人的血,许一凡忙忙说:“必须是我的。”
  神情无比坚定。
  南宫斐眉头一挑:“明天去医院买袋血试试。”
  许一凡:……
  “不用试了,君含霜说必须是我的,和我去过你们的世界有关系,普通人的血不管用。”
  许一凡生怕南宫斐做出什么惊掉人下巴的举动,他急智之下找了这么个借口。
  然后发觉,这个借口非常完美。
  抓了抓南宫斐牵着他的手,许一凡又说:“君含霜还和我说了你的事情。”
  他欲言又止,望着南宫斐:“你想不想听?”
  南宫斐摇头:“不想听。”
  他对从前的自己没有半点兴趣。
  也不是没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