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在抢救室门口遇到了许震霆。
  对于这个上次把自己打的鼻青脸肿的儿子,许震霆一看到,就恨不得把许一凡捏死。
  他盯着许一凡:“滚,你来这里做什么,既然不把自己当个许家人,连自己老子也敢揍,你还有什么脸面回来,赶紧滚,滚得远远的,我不想看到你。”
  许一凡没在抢救室门口看到莫叔,听到许震霆这话,立刻回怒:“我回来是看老爷子的,不是看你这种不配当老子的人,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退休了就好好享受退休的生活,还摆着官架子,你难不成以为自己是个太上皇?”
  习惯在官场上呼风唤雨,刚退休了的许震霆已经感受到了那种人走茶凉的尴尬,还无法适应如今这种没官没阶的生活。
  此刻乍然被许一凡戳心窝子,许震霆气得脸色涨得通红。
  他手指颤巍巍指着许一凡:“我没有你这样的畜/生儿子,我没有你这样的畜、生儿子,你滚,你赶紧的滚、—”
  JZLo
  —旁的刘玲忙忙上前把许震霆的胳膊扶住,声音温柔无奈地对许一凡说:“一凡,你不能这样和你爸爸说话,你爸爸身体不好,前两天刚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受不得半点刺激,你就算不孝敬他,也不能气他啊?
  许震霆还没到退休的年龄,就是因为身体不好才被提前退休的。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好的问题,或许就是被许一凡那天打出来的。
  被刘玲这么已提醒,他看着许一凡,愈加像是盯着个三世仇人。
  许一凡望向刘玲:“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几斤几两,还是不想要你这张脸了?”
  刘玲自从嫁给许震霆,过的是豪门阔太太的生活,交际圈里也都是上流的人们,很久都没听过人说脏话了。
  此刻被许一凡这么当面侮辱,她这一把年纪真有种想钻地洞的冲动。
  气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旁站着的许离然立刻站到了自己的母亲身边,对许一凡说:“哥,你的女儿还在一旁看着呢,你这样对待爸妈,难道就不怕以后你女儿这样对你?”
  许一凡本来是想让南宫斐带着念念在车上等着,可是又想着或许老爷子想见念念,所以干脆把念念和南宫斐—并带了来。
  他的确不想在念念面前上演这种撕逼戏码。
  可没办法啊,已经遇到了,总不能再缩回去。
  “我没你这么便宜恶心的弟弟,我妈早死了,别在这里碰瓷,恶心不恶心。”
  莫叔在这时候走了过来:“大少爷,您回来了?”他这话刚落,就接收到了许震霆的瞪眼。
  好在莫叔一直跟着老爷子,他也年纪大了,老爷子过世后,他就不打算继续呆在许家,倒也不怕被许震霆记恨。
  他忽略许震霆的目光,对许一凡说:“老爷这段时间一直念叨您和念念小姐,如果他醒来能看到您和念念小姐,一定会非常开心。”
  许一凡点点头,也默契的把许震霆三人忽略,与莫叔说起了老爷子这段时间的身体状况。
  老爷子这身体,已经是油尽灯枯药石无医回天无力。
  基本就是能熬一天是一天。
  莫叔身后还跟着一位律师。
  不过这位律师一直没有说话。
  抢救室的门在这时候打开,医生从里面出来,说病人醒了想要见见家人。
  许一凡从南宫斐手中牵过念念,对南宫斐说:“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和念念很快就出来。”
  说这话的许一凡,还有几分愧疚。
  虽然他和南宫斐算是已经确定了关系。
  但是,哪怕在老爷子垂危的时候,许一凡都不想把自己这个“媳妇”带出来见“公婆”。
  倒是南宫斐神情平静,面上没有半点失望或者不满:“好,我在这里等你们。”
  老爷子人还算清醒。
  许一凡带着念念进去的时候,他目光落在念念身上,然后微笑着朝念念招手。
  这一幕令一旁的刘玲嫉妒又愤愤。
  但没办法,她儿子至今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更别提孩子。
  不过,早知道老爷子这么喜欢小孩,她一早就该让儿子早点结婚生子的。
  不过刘玲打心底对许一凡不屑的很。都没结婚就把私生子搞出来了,孩子妈都还不知道是谁,这种事情,也就是没有半点教养的许一凡能做的出来。
  念念乖巧地走在老爷子的跟前,小声叫:“爷爷!”
  本该被叫“爷爷”的许震霆在一侧听到,顿时气得不行。
  老爷子朝念念和切地眨了眨眼:“乖。”
  然后又朝站在角落里的律师招手。
  律师在这时候走过来,在老爷子的示意下,将老爷子名下的财产以及现金都分配了一下。
  老爷子名下的不动产,房屋之类的,都是由许震霆继承。
  银行里的存款则全部是留给了许一凡。
  他屋子里收集的那些奇珍古董,留给了念念。
  管家莫叔也分了一小份。
  这份遗产里,没有刘玲和许离然的名字。
  刘玲当即就不满的要上前争论,却被儿子许离然死死地篡住了手腕。
  显然,许震霆也没想到,老爷子已经把遗嘱都准备好了。
  老爷子的不动产很多,而且现在的房子涨价涨得很厉害,所以大头都是在自己这里,这份遗嘱,许震霆并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他自己名下钱也多的很,倒不在意老爷子这点。
  他抓住老爷子的手,说道:“爸,你身体好好的,还能活十年八年呢,你这会让人宣布什么遗嘱。”
  老爷子摆了摆手:“我不行了,这辈子也算是活的有意义,死而无憾,震霆,你要好好的。”


第196章 此生
  他的目光越过许震霆,落在许一凡的身上,口中喃喃:“要好好的。”
  这是老爷子,说的最后一句话。
  话落便重新陷入了昏迷。
  在抢救室里又抢救了一天一夜,最终没能再清醒。
  老爷子死后,许一凡就带着南宫斐和念念离开了。
  他没有参加老爷子的葬礼。
  人死如灯灭,活着的时候都不好好对待,死了再大办一场葬礼,又有什么意思。
  回去的路上,许一凡一直沉默。
  念念在后座睡觉,可怜的小姑娘这几日都没有好好睡一觉。
  南宫斐坐在副驾驶位置,问许一凡:“累吗,我来开一会。”
  “我没事,不累。”许一凡盯着前方的路,声音带着疲惫至极的沙哑。
  南宫斐将眼底的心疼敛去,“以后我和念念,会一直陪着你。”
  许一凡问言笑了起来,扭头嫌弃无比的瞟了眼南宫斐:“就你这样的天天摔碗撕衣服的人,你说说,除了我谁还要你啊,你又不是傻子,好不容易找到我这种冤大头,当然得黏着我一辈子。”
  南宫斐也笑:“谢谢你的收留,谢谢你的不嫌弃,我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最后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许一凡心情有点差,所以也没再继续和南宫斐贫嘴。
  他抬手,覆在南宫斐的手上,长岀了口气,说:“好了,你也睡一会,别担心,我不会有事,我这种钢铁男人,什么都不会把我打倒。”
  南宫斐反手捏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放在方向盘上:“专心开车。”
  许一凡:……
  这个关键时刻不解风情的男人啊。
  算了,不计较,毕竟,只要会解衣服,不解风情好像也没啥。
  到了家已经大半夜。
  许一凡累得不行,冲了个澡就躺床上睡了。
  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把他抱在了怀里。
  除了南宫斐还能有谁。
  许一凡没说话,他抓住南宫斐的肩膀,翻身趴在南宫斐身上,亲吻了上去。
  这一个晚上,相互都没有任何的交流,甚至连哼唧声都没有。
  只有肢体在交缠着,相互的汗水落在对方的身上,相互的气息混合在一起,然后把双方都包裹着,渐渐融为
  —体。
  渐渐精疲力尽,许一凡才汗意淋漓地躺在南宫斐的身边。
  南宫斐手指爱怜无比地抚摸他的眉眼。
  许一凡抓住他手指:“其实我没那么难过。”
  他顿了顿,又说:“最难过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最难过的时候?”
  “嗯,我妈去世的时候最难过,天塌下来了一样,那时候连死的心都有。”许一凡微微抬起下巴啄了啄南宫斐的唇:“而且那时候没有念念和你陪在我身边。”
  伤心难过的时候,有人陪伴在身边,真的特别好,特别特别的好。
  许一凡在南宫斐胸口蹭了蹭,然后紧紧搂住了南宫斐的腰。
  “我妈妈需要我的时候,我没能在她身边陪着,她孤零零的,在床上睡死了两天,还是我回家的时候才发现的。”
  母亲死,至今都是许一凡心中最痛。
  只要想一想,就痛不欲生。
  “我那个便宜爹背着我妈在外面有了小三,后来还想让小三上位,他要和我妈离婚,每天都闹腾的要离婚,我妈得了抑郁症,可我那时候,都没有陪伴在她身边。”
  “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陪着她。”
  南宫斐的指腹触在许一凡的眼角,湿润沁凉的液体落在他指腹上,也落在了他心口,他喃喃:“对不起。”
  许一凡:“你对不起什么?”
  “我没有早点找到你,没有在你妈妈去世的时候陪在你身边。”
  本来无比伤感的许一凡“噗嗤”笑了出来,“这又不是你能控制的。”
  末了,他轻声又补充:“你和念念现在陪着我,我就很开心,也很满足。”
  从前没觉得这种日子有多好。
  直到那日和王家树聊天,王家树说起他“不笑阎王”的外号时候,许一凡才蓦然发觉,南宫斐和念念的到来,带给他的是生活,是幸福,是他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争取不来的日子。
  南宫斐亲吻许一凡的额头:“我和念念会一直陪着你,永远。”
  永远吗?
  世事难料。
  许一凡不期望什么永远,他觉得,只要现在开心,就已经是一件很满足的事情了。
  律师第二天联系许一凡,要许一凡去取老爷子留给许一凡和念念的那些遗产。
  遗产是在C市的一家银行保险柜里保?
  ?着。
  许一凡和南宫斐送了念念去幼儿园后,两个人一起开车去了C市。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虽然在王家树的老家住的感觉也不错,但终究没有自己家自如。
  许一凡昨晚上虽然和南宫斐折腾了一晚上,但早上睡了个回笼觉的缘故,一点都不困,而且还精神十足。他对南宫斐说:“估计许震霆不会那么容易让我把东西带走。”
  其实,钱许震霆不会在意,但是老爷子留下的那一堆堪比稀世珍宝般的古玩家当,许震霆绝对不可能不在
  ,忌'O
  等他反应过来老爷子把什么留给了念念,一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拱手相让。
  南宫斐:“有什么计划吗?”
  许一凡:“没计划,打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当然,也不对,许一凡其实也留了一手。
  但显然,许一凡低估了许震霆的厚脸皮。
  这家伙和律师一起等着许一凡,许一凡一进门,他就说:“你爷爷的遗嘱没有法律效应,遗产分配等结果出来我会另行通知你。”
  许一凡挑眉,笑了起来,他望向律师:“你说,我爷爷的遗嘱是合法的吗?”
  律师能被老爷子找上,显然也不是个墙头草,他刚刚正在与许震霆据理力争,因为太激动,到现在脸还是红的。
  听到许一凡的话,他立刻说:“许老先生立下的遗嘱合法合理,完全具有法律效应应。”
  许震霆:“我这里还有老爷子的一份遗嘱,你那份是他提前立下的,可我这份是他最终立下的。”
  “不可能,我这份遗嘱是许老先生公证过的……”
  许震霆打断他的话:“我和我儿子说话,还轮不到你个外人插嘴。”
  许一凡:“我不是你儿子,你不要绐自己脸上贴金,遗产的事情怎么就没有郑律师的事?郑律师是我爷爷看重的人,你这样和人说话,真没教养。”
  被自己的儿子说没教养,许震霆气得目光死死盯着许一凡。
  许一凡扬了扬下巴:“怎么?也觉得丢脸了?心脏不好就别总出来蹦炭,小心哪甜把自己蹦炭死了。”
  许震霆已经被许一凡气得心脏真不好了。
  他一手捂住心口位置,一手指着许一凡:“你个大逆不道的畜//生,你既然不承认自己是许家人,我们许家的家产,你也休想碰一点。”
  许一凡仰起下巴,一脸鄙夷轻蔑:“你当我稀罕啊,要不是老爷子硬塞绐我,我才不要。”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许震霆要被气得吐血了。
  “你不稀罕就滚。”
  “滚什么滚,我是来拿老爷子绐我的东西,这里还真轮不到你说滚,说起来你才是多余的那个,要滚也是你滚。”
  ,=|=、■=!=■?
  计辰廷?
  他被许一凡气得软绵绵倒在了地上,这是病发了。
  许一凡问律师:“他来的时候有没有带个后补医生?”
  律师立刻点头:“有带,他带了好些人来。”
  许一凡就打开门,朝等候室的刘玲几人招手。
  刘玲刚冲进门,一看倒在地上的许震霆,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