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反悔的机会。
  许一凡:???
  怎么突然有种,自己又挖坑把自己埋了的错觉。
  上药之前,许一凡先洗了个澡。
  他本来想着洗完澡之后顺道把药上了也就不用“劳烦”南宫斐。
  然而,澡还没洗完,南宫斐推门而入,说:“你身上是不是还不舒服?我来帮你搓背。”
  许一凡:……
  “不不不,不用,我自己就行。”
  他真怕这个家伙搓着搓着,就搓到某些不可言说的地方。
  南宫斐却恍似没有听到,拿了毛巾走近了许一凡。
  他说搓背,就真的只是单纯的搓背,没有半点多余的暧昧动作。
  倒让想东想西的许一凡愈加不自然,不过,输人不输阵,虽然心头不自然,他面上却也不表现出来。
  南宫斐帮许一凡上完药,不等许一凡赶人,就已经主动退出了浴室。
  徒留许一凡一个人,瞪着那个门欲言又止,最终颇为惆怅的叹了口气。
  他刚刚被南宫斐那一本正经的搓背撩的浑身冒火。
  尤其是最后南宫斐为他上药。
  妈的那个杂杂混蛋,上了药就跑,怎么能那么一本正经?
  许一凡气得跺脚,憋着气洗完澡穿好衣服,许一凡打开门的那一瞬,长出一口气,把自己脸上的不爽全都遮掩了下去。
  毗牙咧嘴笑了两声,这才自我感觉良好之后,这才将门打开。
  南宫斐也换了衣服,正在健身房里举重锻炼。
  三室两厅的房间终究太小,所以许一凡又把隔壁的房子买了下来,打通并布置成了娱乐室。
  影音室以及念念的玩具室,还有健身房,都是隔壁那几间房子。
  南宫斐一抬头见许一凡从浴室里出来,放下手中的夫哑铃,起身对许一凡说:“做早饭的时间还早,来运动运动。”
  许一凡犹豫了一瞬,走了过去。
  这个健身,就单纯的只是健身,没有任何暧昧,从前那种在健身房里酱酱酿酿的事情更没有发生。


第187章 要做个霸气威武攻
  可怜许一凡在浴室里被南宫斐撩的欲火焚身,南宫斐邀他一起锻炼身体。
  他本来在抗拒之余还有点点心思荡漾,以为南宫斐这个家伙是不怀好意。
  结果,现在这么纯洁的运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南宫斐,特娘的不是从前的南宫斐了。
  这么纯洁的南宫斐,许一凡现在是真的不适应。
  他一边在跑步机上跑步,一边不是滋味地回想着从前两个人在健身房做的那些事情。
  从前觉得龌龊不堪,觉得辣眼睛不要脸。
  但是现在回想一下,觉得在健身房里干这种事情,还是颇有情//趣。
  调//教南宫斐,或许就可以从健身房开始。
  当然,也不能急在一时,毕竟念念很快就要睡醒。
  所以虽然心思荡漾,许一凡也忍了。
  锻炼了一会,两个人去了厨房做早餐。
  当然,主要是许一凡做,南宫斐在一旁看着。
  在许一凡看来,南宫斐这个家伙就是越帮越忙的那种类型。
  帮忙还不如不帮。
  不过,总不能让人干站着,免得又戳到南宫斐那脆弱的自尊心。
  他一边做,一边和南宫斐说着话:“你和念念在岛上吃些什么?”
  南宫斐:“烤鱼,煮鱼,炖鱼。”
  末了,补充:“后来在东林岛上,就想吃什么是什么。”
  说起东林岛,许一凡就想起了那号称为“不夜城”的东林岛被南宫斐一夜时间毁的一干二净。算了,这种事情,不说也罢。
  许一凡转了个话题:“你和念念吃了那么多的鱼,昨晚还吃鱼,不觉得腻味吗?”
  “不觉得。”南宫斐说:“念念喜欢吃鱼,我也喜欢。”
  “念念这个小家伙,她什么都喜欢吃,一点都不挑食。”许一凡笑着说:“一点都没有像你。”
  南宫斐:“你对我的喜好,原来这么关心?”
  许一凡瞟了眼他这春风满脸的模样,张了张口,不忍心否认打击这个家伙。
  倒是南宫斐,又说:“你呢,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劳资最不喜欢的,就是南宫斐这个人渣畜生混蛋。
  劳资最喜欢的 喜欢的
  呸,劳资什么都不喜欢。
  一凡笑容瞬间收敛,撇了撇嘴,说:“我没什么喜好。”
  南宫斐没接话,他盯着许一凡,眸光犹如蒙蒙细雾,将许一凡笼罩的严实。
  许一凡扭头,疑惑瞧他,南宫斐上前一步,低低说:“你,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他声音压的低,但两个人离的这么近,这么低的声音反而犹如一种无形的魅惑,丝丝缕缕勾着许一凡的心。
  许一凡的耳朵瞬间就蹿红了,痒意一直从耳根子蔓延在了全身。
  “你,你,你离得这么近干嘛?我在炒菜。”许一凡连声音都结巴得不行。
  南宫斐低笑了一声:“你脸红什么,我又没亲你。”
  许一凡顿时怒了,瞪他:“什么脸红,我是个男人,男人!男人怎么可能脸红,我是好心怕油烟呛着你,你倒好,说这种话。”
  “好,你没脸红。”南宫斐立刻朝他道歉,“是我看错了,对不起。”
  这道歉却令许一凡更憋闷了。
  他瞪着南宫斐。
  瞪着瞪着,放下了铲子,双手按住南宫斐的肩膀把人直接按在墙上,仰头亲吻了上去。
  是的,哪怕回归了自己的身体。
  许一凡和南宫斐之间,还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身高距离。
  他需要微微仰头才能亲到南宫斐的唇。
  第一次这么主动接吻。
  许一凡当然得让自己霸气一点,在南宫斐的心底留下一个霸气攻的印象。
  所以发觉他自己稍稍有那么一点点矮之后,他立刻就踮起脚。
  双手按住南宫斐的胸口,学着南宫斐曾经亲自己的气势,把南宫斐亲的那叫一个霸气威武。
  —开始,许一凡只是想给南宫斐点甜头尝尝的。
  但是渐渐到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
  反而是他,抱着南宫斐,感受着南宫斐口中灼烫气息,渐渐就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双手更是在南宫斐的身上下起手。
  两个人亲的难舍难分。
  到了后来,许一凡直接被南宫斐抱在了灶台上。
  —直到自己成了下面的那个时候,许一凡惊呼了一声,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卧槽,不对啊。
  这剧情发展的不对。
  把南宫斐抱到灶台上的那个人应该是他。
  怎么,怎么换个了?
  当个攻的人,也应该是他啊。
  日了个仙人板板。
  怎么现在
  ,他不是那个耕地的了?
  许一凡闷哼了一声后反应过来,立刻想要奋起反抗,抓住南宫斐的肩膀把人朝外推去。
  “不行,不行。”许一凡瞪着南宫斐。
  他还要再说下去,南宫斐已经俯身亲吻了下去。
  许一凡呜呜呜……
  什么都说不出来。
  南宫斐的动作温柔,时而缓慢浅,时而猛又深。
  处处拿捏的正好,许一凡在他这般揉弄下,早就放弃了在上面的打算,双手搂着南宫斐的脖子挂在南宫斐身上,哼哼唧唧,只觉得经脉被打通了般地,通身舒畅,神魂犹如被抛上了云霄。
  真是美得不行。
  算了算了,今天就先这样子好了,改天,改天他再在上面好了。
  这么一想,许一凡越发理直气壮的挂在南宫斐身上。
  两个人这一折腾差点耽误了早饭的时间。
  事后偷偷摸摸的,简直像是做贼了一般。
  一个快速冲澡,一个监督念念有没有起床。
  洗完澡,一个去重新弄早餐,另一个则喊念念起床。
  餐桌上,念念一脸奇怪地望望许一凡,又瞧瞧南宫斐。
  “爸爸,老鹰叔叔,你们两个是不是又什么事情瞒着我呀,怎么你们两个这么古怪?”
  古怪吗?
  两个男人互望,心有灵犀般地,一起摇头:“没有,没有的事。”
  念念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唉,怎么觉得我好像被你们排除在外了一样,像个,像个电灯泡。”
  小姑娘自觉这个比方忒好,于是开心的笑了起来:“爸爸,你多吃点啊,你昨天钓鱼辛苦啦。”
  —旁的许一凡:……
  好嫉妒心酸哦。
  南宫斐扭头为许一凡夹菜:“你也辛苦了,多吃点。”
  许一凡:……
  怎么觉得,这话这么让人多想啊。
  许一凡立刻也为南宫斐夹菜:“你也辛苦了。”
  —顿早餐就是在一种祥和的气氛中吃完的。
  吃完早饭,许一凡和南宫斐一起将念念送到了幼儿园。
  送完念念。
  两个人又去找了找这市内那些有名的学区房。
  因为这些学校各有所长,他们也没那么多时间研究,干脆直接大手一挥,所有学区房,都买了一套。
  左右,许一凡的钱不够,还有南宫斐的钱来凑。
  南宫斐的钱不够,还有念念的钱来凑呢。
  壕买了一气,两个人这才回家,又坐一起研究起了开什么公司的事情。
  许一凡在这方面真是不如南宫斐的脑子灵活。
  他倒是更喜欢这几年那种打打杀杀的痛快日子。
  也因此,研究了一会后,他干脆把自己收拾的笔记本放在一旁,窝在南宫斐的身边,瞅着南宫斐手上的笔记本。
  南宫斐摸了摸他的头:“困了睡一会。”
  许一凡打了个哈欠,跑了一整日,的确有点困:“那到了接念念的时间记得喊我。”
  “嗯。”南宫斐伸手,将许一凡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
  许一凡倒也没反抗。
  其实,这么躺着,还是挺舒服的。
  在念念放学之前,南宫斐把许一凡喊醒,两个人一起去接念念。
  两个不管是身材还是五官,都是帅的天怒人怨却没有半分娘气,反而男性荷尔蒙满满像是行走的春//药男人,每天一起去接念念,已经成了幼儿园的一道靓丽风景。
  不管是别的小朋友的家长,还是幼儿园里的那些老师们。
  —看到南宫斐和许一凡,眼睛都会亮起来。
  帅哥不常见,尤其还是这么正的,一来来两,令大家既觉得兴奋刺激,又觉得心酸难过。
  毕竟,两个男人一看就是相互配对的存在,完全没她们这些外人插一脚的事儿。
  哎,好男人都是内部男人捷足先登,真没她们这些女人的事儿。
  心酸,难过,嫉妒……又兴奋的贼想八卦!
  毕竟,两个这么帅气的男人站一起老带感,而且她们完全看不出谁是0谁是1。
  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把哪个压在下面啊。
  啊,想想就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不过,在她们看来,许一凡当攻的可能性极大。
  因为南宫斐大部分时候都是个不说话的背景板,完全就是小说里那种高冷傲娇受。
  而许一凡总是和老师们笑着说话,是个特别开朗风趣的男人,就是那种放荡不羁攻啊。
  许一凡和往常一样和老师们打招呼聊了几句,等到念念跑出来的时候,先一步就把念念的小手手拉住,然后颇为得意的瞟了南宫斐一眼。
  念念主动又把南宫斐的手也拉住,开心道:“爸爸,老鹰叔叔,今天天气好好啊,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
  许一凡问她:“想去哪里?”


第188章 怎么跑我房里了?
  念念:“去家乐福好不好?”
  许一凡顿时了然。
  念念这哪里是想出门走走,就是想去家乐福的游戏厅里玩游戏。
  小小年纪,这就已经玩游戏上瘾了。
  许一凡摸了摸念念的头,望向了南宫斐。
  小姑娘年纪小,老玩游戏,眼睛会容易近视,他是不建议去的,当然,他也不想当这个恶人,只能期待一下南宫斐当个严父。
  但显然,南宫斐没有接收到许一凡目光里的深层含义,说:“好。”
  许一凡:……
  唉,南宫斐这个家伙,宠女儿要宠上天啊。
  这宠女儿和害女儿有什么区别。
  看来这个严父,只能他来当。
  所以许一凡咳了咳,说:“念念啊,这么好的天,咱们应该去公园里逛逛,不然有点浪费好天气。”
  念念还没说话,南宫斐就支持:“嗯,那就去公园。”
  ?
  为什么觉得以前一个两个都围着她转的日子一起不复返了?
  幼小的念念,此时还没发觉,她的爸爸已经见色忘女!
  公园就在离小区不远的地方,走路十多分钟就到。
  在公园里租了一辆两个大人一个孩子的自行车,这个傍晚,一家三口就是在骑自行车中度过。
  公园遛了一趟,这才去超市里买了晚饭食材,三个人一起回家。
  念念有些开心的说:“爸爸,你绐我买一辆自行车吧,我想每天骑着玩。”
  “好。”
  “老鹰叔叔,你要不要也买一辆。”
  许一凡:“好啊,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骑自行车玩。”
  念念摇头:“不是啊,你可以为你未来的孩子买一辆放着,等他来了你就可以送绐他。”
  许一凡:……
  娃呀,你就是我未来的孩子。
  许一凡这么快就接受和南宫斐之间的这种床笫之事,一则是他血气方刚,二则他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点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