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他任何回应。
  那家伙为什么不回复他?
  是不愿意搭理他?
  还是手机丢了所以没法回复他?
  许一凡又等了三分钟,刚要拨南宫斐的号码,有电话在这时候打了进来。
  是南宫斐。
  许一凡反射性地接听:“喂南宫斐,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老鹰叔叔,我和爸爸刚买了电影票,一会要去看电影,看完电影才回去,爸爸说这个电影播放三个小时,等我们回去就是三个小时后了,老鹰叔叔你有想吃的什么吗?我和爸爸回去的时候给你买呀。”
  许一凡听到念念和南宫斐去看电影不带他,心头顿时酸的冒泡泡。
  把他一个人丢家里,南宫斐那个家伙也太不像话了。
  但又听到念念最后的话,那点酸水瞬间烟消云散:“叔叔没什么想吃的,念念呢,念念晚上想吃什么?叔叔给你做啊,你们回来的时候,叔叔刚好也把饭菜做好。”
  “想吃虾,还想吃拔丝苹果,其他也没有啦,谢谢老鹰叔叔,我回来绐你买好吃的呀。”
  直到那头的电话挂断,许一凡依旧握着手机,笑的那叫一个甜蜜蜜。
  他家的小姑娘,还要在回来时候给他带好吃的呢。
  真是个贴心小棉袄。
  许一凡美滋滋的又去超市里买了虾,自己一个人围着围裙挑虾线。
  黑狐又打了电话过来。
  这次许一凡心情好,接了。
  “老鹰,你老婆生气的时候,你都是怎么哄好的?”
  许一凡:……
  他有老婆吗?
  当然没有!
  不过听到老鹰的话,他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南宫斐这厮。
  “睡一觉哄不好的话,就睡个两觉三觉四觉五觉的。”
  电话那头的黑狐沉默了片刻,幽幽道:“你的肾挺好啊,还是提前吃了药?”
  许一凡:……
  “我和你不一样啊,我洁身自好,肾都是留给我老婆一个人的,哪里像你,四处留肾,现在肾到用时方恨少了吧?活该啊你。”
  黑狐长叹:“网上不是都说女人生气买买买就能消气吗?为什么这么麻烦?”
  许一凡无语,他这个没老婆的人都知道,但凡买买买的,那都不是老婆,那是小三:“买买买的女人都是缺钱的女人,不缺钱的女人,你用买买买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把问题变得复杂。”
  比方南宫斐那种不缺钱的家伙,用钱去砸他,简直就是在侮辱他。
  “有道理,再见啊哥们,记得准备好礼钱来参加我婚礼。”黑狐被许一凡这么一点,顿时开窍,迫不及待挂了电话,打算准备准备,开始他的哄老婆程序。
  许一凡放下手机,虽然重新开始了挑虾线,不过脑子里,却想到了从前和南宫斐在一起的日子。


第180章 长大后,成了男人的男人
  许一凡和南宫斐,之前一起的时候似乎总是在生气吵架。
  两个人的是非观和三观都不同,完全无法正常沟通。
  但如今许一凡的回忆里。
  全是小岛上大着肚子默默做事,且还事事都特别出彩完美的南宫斐。
  其实抛开三观和是非观不提,南宫斐这个男人,真的很厉害。
  哎,所以念念跟着南宫斐,比跟着他更好。
  这么一想,许一凡就心酸酸的,无比羡慕嫉妒。
  本来以为自己吊够大,可是遇到个家伙,比他的吊还要大。
  外挂这么强悍,哪个男人能不嫉妒啊。
  许一凡小时候,就想成为像南宫斐这种吊大又实力强悍的男人。
  没想到长大后,没成为这种男人,反而成了这种男人的男人,而且还让这种男人给他生了个娃。
  怎么有点像人生巅峰?
  突然有种莫名的骄傲是个怎么回事。
  这念头一出,许一凡心头思绪顿时无比复杂,
  忙忙甩了甩头,抛开这种无语的想法。
  念念说是看完电影和南宫斐一起回来。
  但一直到了晚上六点多,南宫斐才带着她回来。
  几乎是门口一有动静,许一凡就立刻起身蹿到门口把门打了开。
  念念捧着一大捧的玫瑰花递给许一凡:“老鹰叔叔,送你花,是我亲自挑的,你喜欢不喜欢啊?”
  “喜欢,很喜欢。”自家闺女挑的,别说是玫瑰,就是路边的野草,许一凡也会很喜欢。
  念念就和许一凡一起把这捧玫瑰花放在许一凡房间里的床头柜处:“老鹰叔叔,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和爸爸的照顾,我希望你永远都能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
  “嗯,念念也要平平安安开开心心。”
  许一凡捏了捏念念的头发揪:“乖,饿了吧,吃饭走。”
  感动于小姑娘送自己的玫瑰,饭桌上,许一凡处处照顾着念念,剥好的大虾都放进了念念的盘子里。
  突然间,一只虾放进了他的盘子里。
  许一凡顺着这只虾望去,疑惑地对上南宫斐的目光。
  这家伙,给他剥的个什么虾?
  许一凡目光落在南宫斐脸上的时候,后知后觉地发现,南宫斐这家伙的脸有点红。
  像是感冒了一样。
  以马上,他问:“你生病了?”
  南宫斐摇头。
  许一凡:“脸这么红,不是发烧了?你喉咙这两天感觉怎么样?不会是发炎了吧?”
  “不是。”南宫斐盯着许一凡盘子里的那只虾:“我喉咙没事,你趁热赶快吃,念念她自己会剥虾。”
  “哦。”许一凡自己有手有脚,才不要这家伙的虾,他把南宫斐放在碗里的虾夹绐念念:“念念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吃点。”
  南宫斐目光幽幽瞥了许一凡一眼。
  最终什么也没说,而是低头,默默吃着饭菜。
  对许一凡说:“今天的玫瑰花是爸爸提议买的,爸爸说今天是情人节,有情人的人都能收到花。”
  许一凡:……
  他抬头皮笑肉不笑地对南宫斐客气道:“那还真是谢谢你啊南宫斐,你这样的一看就是个无比体贴的男人。”
  他话落,发觉南宫斐的脸更红了。
  这家伙,还说没感冒!
  吃完饭,许一凡把碗洗涮干净,一见南宫斐竟然要拖地,忙忙跑过去想要把拖把抢过来。
  但最终晚了一步,“咔嚓”一声,拖把断成了两截。
  许一凡伸出去的手还僵在半空。
  南宫斐显然没想到,连拖把都能在他手里断成两截,他有那么一瞬,眼底茫然而又无措。
  许一凡叹气,无语道:“你手劲轻点啊,又不是要打架杀人,你干嘛用这么大的手劲?”
  就南宫斐这样子干家务,家里有个金山银山也不够这家伙摔打的。
  这赚钱找工作的事情,还是得马上提上日程啊。
  南宫斐张了张口,对上许一凡的目光,垂眼,低声说:“我这就去买个新的。”
  许一凡:……
  南宫斐这低眉垂眼的样子瞅着像个被恶霸欺负过的小媳妇差不多。
  许一凡看到他这浑身上下没半点的王八之气,软绵绵的特别好欺负的模样儿。
  好家伙,他满肚子的不满顿时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算了,反正也是不值钱的东西,没事,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虽然话这么说,但许一凡觉得,南宫斐以后还会继续“搞破坏”。
  毕竟,这段时间,他已经是深有体会。
  所以话落后,许一凡打量着南宫斐说:“有没有想过找个工作?”
  有了工作忙起来,就没时间陪念念,念念就是他的了。
  许一凡为自己这个想法点赞!
  南宫斐闻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说:“我每天都在工作。”
  这次轮到许一凡惊讶了,他盯着南宫
  斐:“你工作?”
  每天吃喝等死的躺尸算工作?
  南宫斐却神情认真:“我每天都有在网上炒股。”
  许一凡:……
  炒股能算是个工作吗?
  本来要讥讽这家伙的许一凡,突然间想起了这家伙那非凡的头脑。
  是了,南宫斐可是个金融通的霸道总裁,或许炒股在别人那里就是碰运气的事情。
  但在南宫斐这里,随随便便就能日上百万。
  哦,把这当工作的南宫斐,说不准很快就能创造一个商业帝国。
  麻蛋,这家伙真是牛逼坏了。
  许一凡内心羡慕嫉妒的不行,面上还是淡定又平静,故作随口地询问:“那你赚了多少钱了?”
  南宫斐沉默。
  好吧,财不外露,许一凡明白这个道理,毕竟现在两个人这关系,人家不愿意告诉他也是正常的,许一凡耸了耸肩:“我就是随口一说,不方便回答也没事的。”
  南宫斐:“六个亿。”
  许一凡:????
  卧槽,这家伙注册了身份证和银行卡这也是没几天的事情。
  短短一个月时间不到,这就赚了六个亿?
  智商限制了赚钱能力,许一凡这一刻,真是嫉妒的眼圈都红了。
  他出生入死这么久,也没赚下六个亿,哦,一个亿都没有。
  南宫斐在许一凡那羡慕嫉妒的目光下,缓缓地补充:“赔了六个亿。”
  许一凡:???
  劳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他惊讶瞪着南宫斐:“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南宫斐却明显不想说了。
  倒是一旁的念念补充:“我爸爸运势有点差劲,只要是他投资的股票,只有赔的没有赚的。”
  许一凡:……
  虽然南宫斐倒霉他很开心。
  但此刻,他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
  反而更暴躁了。
  卧槽,南宫斐在这个世界可是身无分文,一毛钱都没有的穷光蛋。
  这六个亿是哪里来的?
  肯定都是网络贷款借来的。
  念念还没成年,就要背上自己亲爸的六个亿欠债。
  许一凡越想越咬牙切齿,真是连杀了南宫斐的心都有了。
  股票和赌博一样,很多人输不起,于是不停投入不停的输。
  最终债台高筑,连累家人一起不得安生。
  许一凡已经把南宫斐和那些疯狂的赌徒并列成了一种人。
  念念又说:“所以现在,都是我爸爸选几支股票,我来投资。”
  许一凡:……
  让四岁的孩子玩股票,南宫斐这个混蛋人渣赌徒。
  “我的卡里现在有八个亿,等攒到十亿,我就和爸爸一起开个公司,老鹰叔叔,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合伙开公司啊?”
  许一凡:……
  简直像是在坐过山车。
  他这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麻蛋,没有心脏病都要被激出个心脏病了。
  “念念,你,你赚了八个亿?”
  唉哟我家的闺女就是个天才啊。
  许一凡这一刻,简直要飘起来了。
  有个这样的闺女,生而无憾!
  “八个亿很多吗?”念念歪头想了想:“爸爸说这一点都不多。”
  “很多,特别多,非常多,有些人赚个几辈子都赚不到一个亿,你小小年纪就赚这么多,很厉害很厉害。”
  “我其实不懂这个的。”念念认真又谦虚道:“都是我爸爸教我的,他运势没了,投资哪个股票哪个股票就会完蛋,所以我爸爸选好后,由我来投资。”
  “运势没了?”这个话听着陌生,但很接地气。
  走哪里都要倒霉的南宫斐,的确像是那种衰运附体的人。
  但,这家伙是男主角啊。
  是个有着逆天气运的男主角。
  怎么可能会衰运附体?
  许一凡宁愿母猪会上树,也不愿意相信南宫斐这个家伙会衰运附体。
  他扭头望向南宫斐:“你没运势吗?”
  南宫斐对上他好奇的带着点幸灾乐祸的目光,思考片刻,说:“我猜的是这样。”
  许一凡:……
  这家伙,把自己总干蠢事的原因归咎在了没运势上面,还真是个“聪明”人。
  就知道许一凡不会相信,南宫斐对他说:“我想开个公司,但是我开公司估计会倒闭,所以需要个合伙人,你要不要加入我和念念。”
  许一凡:“你打算开个什么公司?”
  南宫斐:“暂时没想好,你有什么建议吗?”
  其实南宫斐觉得,他开什么公司都可以,不过,还是想听听许一凡的意见。
  许一凡想把念念套在自己的身边,恰好,南宫斐和他同样的想


第181章 自己绿了自己
  开公司不是个小事情。
  许一凡觉得必须得慎重考虑并且再考察一下市场。
  毕竟钱不是刮风逮来的,家里也没有矿可供挥霍。
  为了下一代着想,这生意也不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晚上念念看电视的时候,许一凡就和南宫斐坐在念念的左右。
  两个人各自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各种查找,时不时地探身凑到一起,商议研究着干什么比较好。
  念念自觉坐在两个人的中间有点碍眼,果断挪到了南宫斐的一侧。
  于是许一凡和南宫斐两人之间,连头都不用歪,一侧头,就是对方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
  渐渐到后来,许一凡就发觉,自己鼻尖萦绕的,都是南宫斐呼出来的气息。
  还有这个男人身上的那种似有似无的雄性味道,犹如无形的空气,无孔不入地把他围堵的严严实实。
  好像,连呼吸都有些艰难了。
  许一凡觉得自己,心跳在加快,大脑也开始迟钝。
  他得远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