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真可怜。”
  末了扭头,望向南宫斐,认真地说:“爸爸,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许一凡……错不及防被塞了把狗粮。
  塞的他心口瞬间堵了住般地,酸涩难受。
  可能,他老了以后,也会像老爷子一样。
  接下来几天,许一凡每天都会带着南宫斐去医院里输液。
  输完液,他再开车去看老爷子,然后在念念幼儿园放学之前回来。
  家里的家务事,基本都是许一凡在全权运作。
  没办法,他倒是想指挥南宫斐呢?
  可这个男人,端个碗都能把碗给打碎。
  扫个地也能把扫把弄成两半。
  对上这样的人,能怎么办,只能让他老佛爷一样好好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哎,许一凡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劳碌命啊。
  —周多时间,南宫斐的喉咙已经好的可以吃点清淡软绵的食物。
  老爷子也从病危中回转过来,病房门前的牌子变成普通加护了。
  许一凡这种连轴转的生活却没停下来。
  每天去老爷子那里,还得在家里做饭洗衣服拖地……
  这找工作的事情什么时候能排上日程?
  关键是,就算找了工作,他能放心南宫斐在家带念念?
  麻蛋,完全放心不下。
  现在的南宫斐,简直像是衰运上身一样。
  干什么都会出现意外。
  到了念念放学的时间,许一凡和南宫斐一起下楼去接女儿。
  许一凡可以在家等着,不过他更喜欢和南宫斐一起接送念念。
  虽然他这个老鹰叔叔有点多余,但参与感令他感到非常满足。
  嗯,所以厚着脸皮也要每天参与。
  今天天气不错,出了单元门,许一凡对南宫斐说:“我听人说孩子以后上小学初中高中的,都需要学区房,好的片区学校和不好的片区学校差距特别大,念念马上就小学了,我觉得也该绐她瞅着点学区房,你最近有时间吗?咱们一起去看看市里那些出了名的小学?”
  话刚落,望着南宫斐的许一凡突然瞧到一侧楼上掉下来一块墙砖,砸下来的位置就是南宫斐的头顶。
  那一刻,许一凡整个心跳好似都停止。
  几乎想也不想的抬手去推南宫斐。
  结果用力太大,他自己也没站稳和南宫斐一起滚在了地上。
  墙砖就在他们脚下不远的地方碎成了一块块。
  这要砸在人头上,估计头也得被砸的稀巴烂。
  幸好,幸好!
  许一凡从劫后余生中回转过来,才突然发觉。
  他竟然趴在南宫斐的身上,把南宫斐趴了个严实。
  妈呀,怪不得刚刚倒地也没觉得多疼。
  两个人现在这姿势,有点尴尬啊。
  许一凡忙忙从南宫斐身上爬起来:“你,你没事吧?”
  虽然他告诉自己,两个人现在清白的不能再清白,真的是屁事都没有,这是为了救南宫斐才这样子的。
  但他心头,总归是心虚啊。
  也因此,他自己都没发觉,他说话都带着颤音。
  南宫斐缓缓起身,伸手理了理衣服。
  不回答,看来是没事了。
  许一凡拽着他的胳膊令他离刚刚落砖的地方远点,口中抱怨:“这么高档的小区,墙壁上的砖怎么还能掉下来,一会就去投诉物业,你也离远点,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南宫斐被他拉的侧退了两步。
  他低垂的目光盯着许一凡拉他胳膊的手。
  袖子下的指腹,缓缓地,捻揉在一起。
  身上每一片肌肤,颤抖而又紧绷着,尤其是被许一凡碰触过的那些地方。
  像是一潭死水突然注入了生气,全都沸腾着、叫嚣着、渴求着……
  想要……
  想要,更多!
  想要,想要继续被碰触!
  许一凡见南宫斐垂着头没什么反应,猜测这个家伙完全不明白刚刚的凶险。
  这个不知死活的被各种光环笼罩的男主角啊,真是不知人间死活。
  许一凡叹气,瞪着南宫斐笑道:“刚刚要不是我推你一把,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怎么样,有没有对我感恩戴德?”
  南宫斐闻言抬头,望着许一凡。
  他的目光深邃的像是黑暗最深处的两缕幽光。
  明明看似什么都没有,却又好似缠裹的千丝万缕,让人看着便触目惊心。
  许一凡刚一触到他的目光,便立刻躲闪开来。
  干笑了一声,“得了,开个玩笑而已,没必要当真。不过说实话,你既然有了女儿,不为别的,为了女儿要要保护好自己这条命,不然你死了,女儿就是别人的了,喊别人爸爸,说不准还被别人打骂。”
  南宫斐没有打断他的话。
  明明听惯了的声音,明明总觉得身边这个人特别啰嗦。
  但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像是有魔力般,高低起伏牵动着他的每根神经。
  他的心跳好似都因这个人的声音或急或缓。
  想到视频里那句“看看许一凡过的好不好”,想到那天晚上他用那三个字试探这个男人。
  以及这个男人对上他的反应。
  呵呵!
  两个人从前不认识?
  骗鬼!


第176章 老光棍
  南宫斐这一刻,心头既觉得讽刺愤恨,又觉得茫然失措。
  但,哪怕诸多情绪冲击着他的心神,他面上也依旧不漏出一丝一点。
  指腹紧紧碾压在一起,他猛然间出声打断许一凡的话:“我死了,不还有你照顾念念。”
  喉咙处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
  但,或许因为久不说话,南宫斐的声音带着一种克制的沙哑低沉。
  太低了。
  也就使得这声音平白添了几分伤感悲观之意。
  许一凡的脚步一顿。
  他扭头,一脸严肃盯着南宫斐。
  从东林岛南宫斐杀戮的时候,许一凡就觉得南宫斐这种行为不对。
  有时候,漠视别人的命就是在漠视自己的命。
  杀戮中的南宫斐,就像是个没有心的机器人。
  这事情一直在许一凡心头盘旋,总无法散去。
  此刻听到南宫斐这话,许一凡脑海里第一个画面,就是东林岛上被杀戮充斥的南宫斐。
  “你在念念的心底无人能取代,我也不能取代。你如果死了,别人不会伤心,但念念,肯定会难过痛苦。你不为自己,为了念念,也该积极向上做一个能站在阳光下的好爸爸,你应该让她一直以你为傲。”
  说这话的许一凡,紧紧捏着拳头,似乎只要南宫斐说个“不”,他就会一拳头砸在南宫斐的脑袋上。
  南宫斐迎上他的目光,“你呢?”
  你呢,你会难过痛苦吗?
  还是,也不会伤心!
  两个字。
  无头无尾。
  可许一凡瞬间就get到了南宫斐话语里的意思。
  卡壳
  妈的,失忆了的南宫斐,竟然会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也真是无语。
  不回答,总感觉自己心虚一样。
  所以无语了一瞬后,许一凡翻了个白眼:“我什么?我可从来不会想死,我这人惜命的很,不为我,为了那些爱我的人,我也得好好活着。”
  他故意把南宫斐的问话曲解。
  回答完,快走了几步和南宫斐拉开距离,朝幼儿园走去。
  回去的路上,念念左手一个叔叔,右手一个爸爸,左瞧瞧,右瞧瞧。
  末了,好奇地问许一凡:“老鹰叔叔,你和我爸爸吵架了吗?”
  许一凡:……
  “没有啊,你爸爸还不能说话,而且男人是不会吵架的。”
  男人只会用拳头说话。
  念念不太相信:“是吗?”
  “是啊。”许一凡觉得和小姑娘扯这种话题绝对会越扯越长。
  倒不如赶紧把话题转移。
  “猜猜今天老鹰叔叔做的是什么菜?对了你在幼儿园吃的什么呀?合不合胃口,有没有吃饱?”
  念念没有回答,抿着唇,望着许一凡。
  许一凡:“怎么啦?”
  念念:“你和爸爸有了小秘密不告诉我。”
  许一凡:……
  妈呀,真是比窦娥还冤。
  不过,好像还真有秘密,许一凡只得说:“我和你爸爸商量着,给你看看哪个小学好,以后让你上个好点的小学。”
  念念扭头,望向南宫斐:“爸爸,老鹰叔叔有欺负你吗?”
  虽然念念这“欺负”两个字特别单纯的就是指的欺负。
  但许一凡突然间就想到了自己把南宫斐压在身下的画面了。
  许一凡反射性地望向南宫斐,生怕这家伙真和念念“告状”,影响他在念念心目中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好叔叔”形象。
  好在,南宫斐还是挺识大体的。
  对念念摇了摇头。
  念念就叹气:“你们大人呀,真是复杂的东西,算了我不管了,心累。”
  许一凡:……
  四岁的孩子说心累。
  嘤嘤嘤心疼他家小姑娘。
  所以晚上,许一凡额外又给小姑娘做了个拔丝苹果和拔丝香蕉拔丝核桃安抚向姑娘。
  从前是个厨艺傻白甜的许一凡,自从有了念念,他的厨艺就像是突然间开窍了般突飞猛进,做什么像什么不说,还能举一反三。
  抓住一个人的心首先要抓住那个人的胃。
  许一凡现在,就想抓住念念的心。
  不期待自己能在念念心底把南宫斐取代。
  只希望自己能在念念心底有那么一席之地。
  “爸爸,我妈妈呢?”念念一边吃着拔丝苹果,一边仰头望着南宫斐:“我那个同桌说他妈和别人跑了,我妈是不是也和别人跑了?”
  正在把拔丝核桃端在茶几上的许一凡闻言差点一个创超栽倒。
  女儿,有个悲伤的事情忘了告诉你,你没有妈!
  咦不对,南宫斐生的念念,医学上来说,南宫斐就是念念的妈。
  嗯,你妈就在你跟前,只是他伪装成了个男人!
  等许一凡站好望向南宫斐,想听听南宫斐的回答,发觉南宫斐也瞟了他一眼。
  虽然清淡的一瞥眼,可还是?
  ?做了坏事的许一凡觉得心虚。
  麻蛋,总觉得南宫斐这个家伙已经得知了真相。
  不,这个应该不可能,嗯,绝对是他想多了。
  许一凡自我否定完毕后,心安理得地绕过茶几坐在沙发上念念的身边,与念念一样瞪着南宫斐的回答。
  “不知道。”南宫斐打:“我忘了。”
  念念叹了口气:“我也忘了。”
  许一凡:我没忘!!
  念念抬手,大概是想摸摸自家老爹的头安慰。
  结果发觉够不着,于是拍了拍南宫斐的膝盖算是安慰:“小胖子说他想让刘老师当他的新妈妈,”
  “爸爸你呢,你想让谁当我的妈妈?”
  南宫斐闻言,低头望着念念:“你想要妈妈?”
  念念却摇头:“不太想要,不过爸爸想要的话,我也可以想要。”
  沦为背景墙的许一凡:……
  默默吃了一块自己做的拔丝苹果,把喉头那些话全都压了回去。
  说起来也真是催泪,他竟然变成了个唯一知情人。
  他这心里的天秤左摇右摆着,既想把真相说出来,好让念念认了他这个爸爸,又担心自己说出来,这辈子就和南宫斐完全扯不开关系了。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所以,也只能憋着。
  “不想要。”南宫斐话落,鬼使神差地瞟了眼许一凡。
  两个人的目光对上一瞬,各自都飞快地移了开。
  倒是念念,扭头望向许一凡:“老鹰叔叔,你呢,你怎么不娶个妈妈。”
  许一凡果断摇头:“不想要。”
  在女儿面前,任何时候,表忠心才是第一条。
  许一凡补充:“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念念用叉子叉了一块拔丝香蕉喂进她爸爸的口中,无奈的叹气嘟曦:“老光棍!”
  许一凡:???
  这说的是他吗?
  不对,南宫斐和他一样也没老婆。
  所以念念这三个字肯定指的是南宫斐。
  但是,念念这么小,老光棍这个词是从哪里听来的?
  这种词,念念知道什么意思吗?
  还有,念念还是有点偏心啊,给了她爸爸一块香蕉就停手了,完全没有要投喂他的意思。
  许一凡心酸酸,却只能故作坚强地问念念:“念念,你知道老光棍的意思吗?”
  念念:“知道啊,就是一个上了岁数的人。”
  她望着许一凡说:“就像你啊,上了岁数,没有女儿陪着,也没有娶个妈妈回家。”
  许一凡:……就差没“哇”的一声哭出来。
  他抬头瞪向南宫斐。
  这家伙,怎么教育女儿的啊。
  怎么能把孩子给教成这样子!!!
  沉默……许一凡怕自己一张口就会哭出来。
  倒是一旁的南宫斐,对念念说:“说话要委婉,不能揭人痛处。”
  念念一脸歉疚点头,然后朝许一凡道歉:“老鹰叔叔对不起,我以后不会揭你的痛了。”
  许一凡:……
  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第二天是个周末。
  许一凡带着念念和南宫斐去看了一趟老爷子。
  老爷子住不惯医院,已经回了他自己的老宅子。
  许一凡一家三口到了的时候,饭菜已经摆上了桌。
  念念的位置旁摆的都是念念爱吃的几样菜。
  老爷子前段时间有气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