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你,你终于回来了,老爷要是看到你,一定会特别高。”
  他说着说着,眼眶都湿了:“老爷他这几年一直都在念叨你,总问我你在外面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欺负。”
  老爷子还在重症室里观察,许一凡隔着玻璃瞧着躺在病床上似乎在熟睡的老爷子。
  又询问着莫叔老爷子是什么病。
  老爷子其实不是什么单一的病。
  人老了,免疫力低下,年轻时候落下的病根就像是洪水猛兽全都汹涌而来。
  准确来说,这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能要老爷子的命,因为老爷子,已经是个油尽灯枯的年龄了。
  “从少爷您走了以后,老爷子的身体就一直不太好,心情也一直不好,总问我他是不是做错了。”
  当年许一凡母亲死之前,也曾求助过老爷子,希望老爷子出面管一管许父。
  但许父被那个女人迷的神魂颠倒,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
  老爷子可以管,但他出手,这个儿子多半就的在政途上废掉。
  为了许家,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何况,在他当时看来,夫妻之间的事情别人插手算个什么,他其实挺看不上他那个儿媳妇的。
  夫妻之间何尝不是一场战争,相互制约相互牵制。
  儿子固然这事情做的不地道,可这个儿媳妇,也太天真太弱了。
  就这种自杀的事情,老爷子更看不上,这不就是那种亲者痛仇者快么。
  自己自杀死了一了百了,却不想想爱她的人有多心痛。
  所以在儿媳妇死后,孙子要和儿子拼命的时候,老爷子果断出手,制约孙子。
  因为一个女人家宅不宁,肯定是不行的。
  老爷子做事情,向来都没有后悔两个字。
  就算那段时间孙子车祸躺在病床上,他也不为他当年做的事情后悔。
  只是,只是会在心底一遍遍拷问自己:他做错了吗?
  许一凡听到莫叔这话。
  有那么一瞬间,哑然。
  他怨过老爷子的。
  母亲死的那段时间,他恨许父,也恨老爷子。
  但现在,经历了那么多,他其实知道,这事情和老爷子没有什么关系。
  老爷子刚骨峥峥一生,虽然不喜欢母亲那种柔弱做派,可母亲的死,与老爷子却没有半分关系。
  “少爷,您别再怨恨老爷了,他真的很疼爱您,您的事情,他一直都有偷偷的关注着。
  许一凡抿着唇,没说话。
  半夜的时候,老爷子从昏睡中清醒。
  许一凡换了无菌服,进了病房里。
  医生们检查老爷子身体状况的时候,他就站在老爷子的床头,望着老爷子。
  老爷子的脸上已经被皱纹爬满。
  被病痛折磨的,脸上没有半点精神气,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许一凡。
  那眼中透着星星亮光一般,好几次都要张口说话,但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直等到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了。
  许一凡这才坐在老爷子床边的凳子上。
  “生病了也不告诉我,怎么,这是不拿我当你孙子了?”
  “本来这次回来想告诉你个好消息呢,这可好,你这么副样子,我都不敢告诉你,怕你心脏承受不住。”
  “你说说你,吃喝不愁一家独大,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了这样了。”
  “莫叔那会拉着我的手一直在那流眼泪,担心你。”
  “老头子,你早点好起来吧,再不好,你孙子我没个靠山,就打算摆个摊子卖早饭去。”
  老爷子缓缓挪动手指,然后,覆盖在了许一凡放在床边的手上。
  “那个女孩,和你小时候一样。”老爷子的声音很低,一个字一个字,说的艰难含糊。
  他望着许一凡,继续说:“等我好起来,你带她来见我好不好?”
  他说好不好。
  不是一贯的命令口吻。
  而是一种商量的语气。
  许一凡点头:"好。”
  他说:“等你好了,我带她过来,喊你曾爷爷。”
  他说:“叫念念,是个特别聪明懂事的小姑娘,比我小时候好,比我小时候聪明,还比我懂事。”
  “真想见一见。”老爷子就笑了起来:“我要是再年轻十岁,还可以带她骑马马,你小时候就喜欢骑马马。”他声音虚弱,说起了往事却很开心,浑浊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许一凡反抓住他的手:“那就好好养病,等你好起来那天,我带着她来看你。”
  老爷子这次没应声,他望着许一凡,目光中带着几分慈爱宠溺意味。
  许一凡捏紧他的手:“你要好起来。?
  老爷子没回应,昏昏然地,又睡了过去。
  许一凡连夜回到E市,回去的时候是凌晨五点多。
  他想着回到家没多久就得去医院接念念,不如直接开车去医院。
  到了医院停车场,又怕自己这去了病房会把念念吵醒。
  干脆将座椅放平,想着眯一会到七点多的时候再上楼。
  可放闭眼,手机响了起。
  南宫斐打的,响了两声不等许一凡接起就挂了。
  然后给许一凡发了信息。
  #上来#
  简单两个字。
  许一凡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是南宫斐这家伙知道他到医院楼下了?
  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许一凡抬头去看住院部的楼。
  数着南宫斐的那一层那一间。
  结果还没数到,南宫斐信息又来了。
  #快点#
  麻蛋,怎么觉得像是个饥渴少妇在催情人爬床呢。
  许一凡回他:抽完这根烟上去。
  其实就是想给自己的犹豫找点借口。
  职业习惯有关系,许一凡从不抽烟。
  他又在车里坐了一会,这才上楼。
  门是开着的,倒是不用敲门。
  许一凡进去,看到南宫斐和念念一大一小躺在病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知道南宫斐这家伙没睡。
  虽然奔波一晚上身上有点脏,但不想吵到念念,许一凡轻手轻脚地到了自己的床前躺好。
  到底也累了,没多久就睡了着。
  早上还是听到念念的声音,许一凡才迷迷糊糊醒来的。
  睁眼一看,天已经大亮,手机一点,已经快八点了。
  许一凡一骨碌坐起身。
  念念站在床边,由着南宫斐在帮她扎辫子,一边小声地说着话:“我们老师昨天说要帮我重新扎,我挺不愿意的,老鹰叔叔扎的也好看,比我自己扎的好看多了,但是我想,拒绝老师的一番好意也不太好……”
  南宫斐抬头,瞟了眼坐起深蹲许一凡。
  念念也歪头,望着许一凡开心地笑了起来,刚刚小声说话的她,声音也大了:“老鹰叔叔你醒来啦,是不是很累啊,再睡—会吧,我去幼儿园只是玩,也不着急去,爸爸说下午去也是可以的,你再多睡会吧,我和爸爸一起
  出去给你买早餐吃。”
  虽然心头已经说了无数遍,可许一凡依旧是第N+1地再次在心头说着:我家闺女真是个懂事体贴的好孩子。
  “我没事,已经睡得很好了,你爸爸躺在床上需要休养,不适合去外面,我带着你去买早餐吧。”
  “算了吧,老鹰叔叔你还是休息一会,你看你脸上多憔悴。”
  许一凡:……
  小姑娘小小年纪,还懂得憔悴?
  语言能力,还真是强大。
  最终三个人是一起出门的。
  南宫斐的喉咙依旧不能进食。
  所以他在一旁坐着欣赏许一凡和念念吃早餐。
  早餐吃完,许一凡索性就在饭桌上和南宫斐商量:“我爷爷病重了,他临死前就想看着我结婚生子。我暂时也没有结婚生孩子的想法,但是也没法看着他死不瞑目,所以骗他我有了孩子,和孩子妈早就分手了。”
  许一凡说到这里,一脸恳求地对南宫斐说:“那个,我能不能借用念念一天时间,让她冒充一下我女儿。”
  话说到这里,许一凡还挺心酸的。
  自己的女儿不能认,还得冒充着来。
  他这也算是自作的啊!
  南宫斐没说话,目光沉静地望着许一凡。
  许一凡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这么一瞧,特别的心虚,也特别的不自然。
  他昨晚一路回来,其实把这话已经反反复复地编织过了无数次了。
  自认为没什么漏洞,当然,也想了好几种南宫斐和念念的反应,然后想好了说服对方的说辞。
  结果没想到,这家伙的反应是没反应。
  许一凡那些想好的说辞,此时此刻一句也说不出来。
  或许就是因为心虚,被南宫斐这么盯着时候,他突然觉得,他提的要求有些过分。
  南宫斐和念念之间父女经历无数。
  哪怕是用这种拙劣的借口,他也不该把念念从南宫斐身边带离。
  所以,很快许一凡就说:“这个不是必须的,如果不愿意也没事……”
  南宫斐举起手机,打断他的话:“我要跟着念念。”
  他说的是跟着念念,而不是跟着许一凡。
  念念瞅瞅自己的爸爸,又望向许一凡,她对许一凡说:“老鹰叔叔,你带我去见你爷爷,我挺愿意帮你的,可是我不能丢下爸爸一个人在医院里呀。”
  父女两个,还真是心连心。


第175章 人都会死的
  不过事情能有转机,许一凡还是挺高兴。
  反正南宫斐如今没有记忆。
  他带着南宫斐回去,直接和老爷子介绍南宫斐是他朋友就成。
  只是,南宫斐现在这状况,适合出院吗?
  吃完早饭,许一凡领着一大一小回到医院后,先打电话到幼儿园里为念念请了假。
  又问了负责南宫斐病情的主治医生关于南宫斐的状况。
  “恢复的挺好的,今天的吊瓶输完了以后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不过病人的身体还是得好好将养着,我会开一些药,记得再过一周来复查。”
  医生嘱咐了一堆注意事项。
  许一凡全都—听着。
  他其实只想给南宫斐请个假,出去半天时间,明天就回医院里。
  但是瞧医生这反应,似乎可以出院。
  医院里的条件不如家里,既然可以出院,那还不如让南宫斐在家里休养。
  输完今天的吊瓶已经是中午时间。
  许一凡出去买了饭菜,和念念吃完后,这才收拾东西办理出院手续。
  等办完之后,他直接开车去了c市老爷子住的医院。
  到了医院已经是下午,许一凡本来想让南宫斐在车里等着。
  可是又一想,南宫斐这么大老远的和他一起来看望老人家,他把人丢在车上,这根本不是什么待客之道。
  所以招呼着南宫斐和念念一起上楼。
  老爷子刚好是醒着的,莫叔说老爷子今天的精神很不错,身体各项体征也都良好。
  虽然暂时不能见客,但许一凡三人比较例外。
  换了无菌服,进入了老爷子的病房里。
  老爷子目光盯着念念,一直在微笑。
  路上的时候许一凡就已经和念念对好了台词。
  虽然小姑娘岁数小,但是特别机灵。
  不用许一凡暗示,已经几步上前走到老爷子的病床前,大大的眼睛好奇打量着老爷子:“你就是我的曾爷爷吗?爸爸说你生病了,说只要我见见你,你就好了。你现在看到我,是不是感觉好点了呀。”
  老爷子一脸慈爱地望着小姑娘:“好了很多很多。”
  “念念真是个懂事的乖孩子。”老爷子抬手将念念的手抓住,缓缓地,放在了许一凡的手里:“不要像你爸妈,你要当个负责任的家长。”
  末了,叹息:“我们家凡凡,也是个大人了,这时间,真是快。”
  许一凡并没有在病房里待太久,老爷子如今的状况还不稳定,以静养为宜,说了不到三分钟的话,医生就把人都赶了出去。
  换无菌服的时候,许一凡扭头望向一直都像是背景墙的南宫斐:“谢谢你和念念。”
  老爷子看到念念,明显很开心。
  南宫斐冷着脸,好似没听到许一凡的话一般,低头为念念脱无菌服。
  倒是念念,长叹了一口气,望着许一凡认真无比的说:“这个曾爷爷比我想的还要老啊,是我见过最老的老人了,他以后会死吗?”
  许一凡:……
  “人都会死的。”许一凡轻声对她说:“小孩长成大人,大人老了变成老人,老人再老了,就会死,死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
  念念打断他的话:“我爸爸不会死,会一直陪着我。”
  许一凡张了张口,最终,回应:“嗯。”
  他抬头望向南宫斐。
  南宫斐已经开始脱他自己的无菌服。
  垂着头,许一凡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老爷子的病房属于套房式的,不过只有莫叔在这里守夜。
  其他人也就是来了看看就走。
  莫叔想让许一凡留下来。
  但许一凡并没有留下。
  告诉莫叔,自己明天还会过来,这才带着南宫斐和念念开车回家。
  虽然开车时间挺长,不过在自己家自由舒适多了。
  念念今天比较兴奋,一直在问许一凡:“他是你的爷爷,那他的女儿哪里去了?女儿应该在爸爸身边啊。”
  许一凡:“他只有一个儿子,没有生女儿。”
  “那他儿子呢,儿子为什么没在他身边呀。”
  “他儿子工作很忙,不能一直陪着他。”
  念念像个小大人一样地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