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只不过次卧连个床都没有。
  这一天,他带着小姑娘和南宫斐,逛了家具城,又逛超市,各种床上四件套,还有女孩子的窗帘和用品。
  因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许一凡买的时候,一则是征求小姑娘的意见,一则则是参照着南宫斐当初为小姑娘布置的那间房子来布置。
  两大一小三个人整整花了大半个月时间布置房子。
  毕竟,刷墙啊布置屋子,还有洗手间,小姑娘的洗手间,当然得按照小姑娘的喜好来。
  这段时间,许一凡渐渐就发觉了。
  南宫斐不仅仅是出现了失忆和自闭的问题。
  这家伙的反应似乎也有点点的迟钝。
  或许不止是迟钝。
  走路的时候能被一粒小石子绊倒。
  站在梯子上挂窗帘的时候,能从梯子上摔下来。


第167章 我爸爸最好
  哦,两个人刷墙的时候,南宫斐这家伙能一脚踩进桶里去。
  哦,给小姑娘洗衣服的时候,水龙头都被南宫斐这家伙拧坏了。
  家里差点水漫金山寺。
  对于自家爸爸的这行为,念念忧虑的问许一凡:“老鹰叔叔,你不会生气把我们赶出去吧?”
  这已经不是你念念第一次这么问他。
  许一凡:……
  心都软化了。
  “不会不会,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
  念念就开心又感激的朝许一凡笑:“老鹰叔叔,你真是个好人。”
  被自己的女儿发老人卡,许一凡心头臊得慌。
  在女儿身上,他付出的远不如南宫斐付出的多。
  因为南宫斐的越帮越忙,许一凡不敢再让这家伙干活了。
  让他专职带女儿。
  但是念念那么大了,完全不需要人带,一个人在那里就能玩的很开心,反而是她经常为南宫斐倒水啊,或者是拿零食水果递给南宫斐。
  这让许一凡好嫉妒啊。
  他都在这累死累活的干活,也没有这么个待遇。
  心酸,难受,羡慕嫉妒恨!
  可是,能怎么办?
  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他也只能忍了。
  黑狐给许一凡打了几次电话。
  总部交差的任务许一凡推给了黑狐不说,最近几个月,许一凡把自己的头标设置成了不能接任务的状态。
  因此,总部那边都没有人来打扰他。
  队友之间虽然相互都会有合作,但是私下里除非极要好,要不然相互都不会联系。
  黑狐也是觉得与许一凡算是一起嫖过娼的存在了。
  所以才会打个电话慰问一下。
  他以为许一凡那天在岛上出了什么事了。
  “我没事,前段时间太梦露了,所以想休息段时间。”
  黑狐是个很实在的人:“有钱吗,要不我给你打点钱?”
  许一凡:“等我没的时候喊你啊。”
  黑狐卩卒了口:“错过这个店就没这个机会了,美得你。”
  念念的声音就是在这时候响起:“爸,爸爸,和我一起玩游戏啊,一个人不好玩。”
  黑狐听到,惊讶:“你,你有孩子了?”
  许一凡忙忙说:“嗯,那个我先挂了啊,有事联系。”
  念念喊的不是许一凡,是坐在沙发上在看实时报纸的南宫斐。
  自从许一凡不用南宫斐帮忙以后,南宫斐就像是个大爷一样,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沙发上,要不玩笔记本,要不就是看报纸。
  哦,水果还都是念念给端过去。
  许一凡当然不承认自己嫉妒的发狂,他觉得南宫斐这是提前步入了中老年生活。
  嗯,所以宽容点,才不和一个糟老头子计较!
  “幼稚,不玩。”南宫斐头也不抬。
  念念瘪了瘪嘴:“爸爸,你这样说我就很不高兴了。”
  南宫斐这个家伙在许一凡面前经常是一个字都不会蹦出来,但是在念念身边,能说很多话。
  当然,许一凡觉得,两个人没话也挺好的。
  上午把房子彻底大清理了一遍后,总算能够入住了。
  中午一家三口在外面吃了一顿饭庆祝。
  吃完饭,许一凡带着一大一小两人,去了小区里的幼儿园。
  念念如今四岁多,该上幼儿园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总窝在家里不好。
  虽然舍不得,可许一凡还是和南宫斐商量了这事情。
  令他意外的是,南宫斐竟然干脆利索的点头同意了。
  脸上表情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淡,许一凡还以为他会纠结犹豫难过呢。
  没看到自己想要的反应,略失望。
  哎。
  把幼儿园里里外外都瞧了一遍后,这才报名。
  —直在介绍幼儿园的园长阿姨朝许一凡笑的无比和蔼:“您和您爱人放心,园里的摄像头登录用户名后随时可以查看,而且我一直都会守在园中,把孩子放在这里,就和放家里一样安全。”
  许一凡被那句“您和您爱人”绐震惊的一脸懵逼。
  想要反驳呢,可园长已经滔滔不绝的说起了别的事情。
  他要是再反驳,就显得太刻意了。
  可他不反驳,这心头总觉得怪怪的。
  办完念念的入园手续。
  许一凡出来的时候,对南宫斐解释:“刚刚园长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南宫斐斜睨了他一眼。
  虽然没说话。
  可那目光中的漠视,就好似在说:放在心上的是你自己吧!
  被南宫斐抱在怀里的念念问:“老鹰叔叔,我爸爸是你的爱人吗?”
  许一凡:……
  这事,说来话长了。
  不过,他坚决不会承认南宫斐是他劳什子爱人。
  顶多,就是一起做过爱的人而已。
  “不是,是我朋友的朋友。”许一凡声音柔和地对念念说:“你爸爸的朋友托付我照顾你们,我和你爸爸在岛上有一起战斗的友谊,所以他现在也变成了我的好朋友。”
  念念第N次地夸:“老鹰叔叔,你真是个好人。”
  已经被女儿发了无数好人卡的许一凡,心头那个酸涩啊。
  他这段时日的相处已经发觉了。
  这个小姑娘完全就是个鬼机灵。
  虽然嘴上总是在夸他是个好人。
  可从来没有什么实际举动。
  她从没不夸她那个爸爸,却总是端水啊递水果,就连许一凡买给她的棒棒糖,她也要先给南宫斐吃一口。
  她的食物,从来没有对许一凡分享过。
  —次,都没有……
  真是,羡慕嫉妒啊。
  念念伸手,摸了摸许一凡那光溜溜的脑袋:“和光头强的脑袋好像啊,老鹰叔叔,你也伐木吗?”
  许一凡:……
  他这么帅裂苍穹般地男人,怎么能和光头强凑在一起?
  女儿这是什么审美啊!!
  从今天开始,蓄头发!!
  这大半个月因为布置房间,三人一直都在小区外的酒店里住着。
  今天终于能回到自己的房子住,还真是蛮开心的。
  尤其是念念,在自己的公主房里转啊转,末了又跑到南宫斐的房间里参观。
  南宫斐虽然对房子没要求,不过许一凡把他的房子刷成了蓝色的墙壁,连窗帘也换成了蓝色。
  许一凡自己的房间是白色的墙和挡光线比较强大的灰色窗帘。
  各个房间里都配了衣柜和书桌。
  宫斐的衣柜里,许一凡帮他里里外外买了好几套衣服。
  知道这家伙挑剔,许一凡买的都是大牌货。
  至于他自己,倒没什么讲究,一直穿的都是平价衣服。
  小姑娘玩累了,冲进南宫斐的房间里大字型躺在床上:“爸爸,晚上我和你睡好不好?我不想一个人睡呀。”南宫斐正在玩他电脑桌上的电脑。
  闻言头也不回地说:“不行。”
  拒绝的特别冷酷绝情。
  许一凡在一旁看着心疼的不行,立刻说:“你可以和老鹰叔叔睡觉哦,老鹰叔叔的床欢迎你。”
  南宫斐抬头,瞟了眼许一凡。
  他没说话,但是念念已经说:“啊,不行,想和小姑娘一起睡觉的都是要狠揍的怪蜀黍,老鹰叔叔,你是个好叔叔,可不要变坏啊,会挨揍的。”
  她挥舞自己的小拳头:“我的拳头会六亲不认。”
  许一凡:“……”
  他心头难过失落的不行,可面上还是对念念笑着:“念念能这么想真好,别的叔叔的确不能和念念睡在一起。”
  念念纠正他的话:“老鹰叔叔也不能和念念睡。”
  这话简直就像是在许一凡身上补刀子。
  心口疼的不行不行了。
  可他能说什么。
  唯有含笑点头:“对,和老鹰叔叔也不行。”
  念念没有理会许一凡那受伤的小自尊。
  扭头又可怜巴巴地望向了南宫斐:“爸爸,今晚我和你一起睡吧,我给你将睡前故事啊,很好听的那种睡前故事,我也可以帮你盖被子,你被子老是掉床底下呢,我不在,你一个人晚上睡觉掉被子会着凉感冒的。”
  许一凡:……王八蛋南宫斐为什么还不答应,他看着小姑娘这模样,真是又心疼又羡慕嫉妒。
  南宫斐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盯着念念:“不行。”
  南宫斐这个混蛋,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许一凡磨牙曜曜,真恨不得上去狠揍南宫斐一顿。
  念念委屈的扁了扁嘴,委屈控诉:“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你是怎么做爸爸的啊,你这样我很伤心。”
  小姑娘这逻辑实在清楚,许一凡都想实名点个赞。
  小姑娘配合伤心两个字,委屈的长长叹了口气,又歪头,继续对南宫斐说:“爸爸,这样吧,晚上你绐我讲故
  事好了,就讲一个故事,弥补我受伤的小心肝。”
  南宫斐瞟了小姑娘一眼:“不。”
  许一凡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念念,我给你讲故事吧,我也会讲故事,你爸爸喉咙有损伤,说话不利索,
  我会给你讲很多故事……”
  念念打断他的话:“不要,我只听我爸爸讲故事,我爸爸讲的故事最好听。”
  许一凡:……
  被里里外外嫌弃的彻彻底底。
  但还是要面带微笑故作坚强:“嗯,你爸爸是最好的。”
  念念没搭理许一凡,几步走到南宫斐身边,晃了晃南宫斐的胳膊:“爸爸,你要做个好爸爸啊,我会夸你的。”
  南宫斐无奈伸手,揉了揉眼角太阳穴:“好。”


第168章 你在我房间里做什么?
  念念就开心的不行,飞奔着离开房间,跑去了自己的屋子:“那我先去洗澡呀,洗完后喊爸爸。”
  许一凡跟在她身后:“我帮你放水。”
  念念头也不回地打断他:“不用啊,我自己可以的,我已经不是尿床的年龄了,现在的我进化成了小大人。”
  语气无比自豪骄傲。
  许一凡:……
  他讪讪摸了摸鼻子。
  忽略念念那尿床的话,扭头对南宫斐说:“念念真是个懂事又体贴的好孩子。”
  许一凡十几岁的时候被亲戚家的一个小孩子折腾的抑郁了一整个暑假。
  在他看来,念念比起那个熊孩子,简直就是天使和恶魔的区别。
  南宫斐没有回答他。
  转过椅子,又开始投入电脑。
  许一凡凑近瞧了瞧,麻蛋这家伙在玩股票?
  股票这东西,许一凡也是在当初漫画世界和南宫斐一起上班的时候略了解了点。
  但,仅限于了解而已。
  他对这方面真没兴趣,还不如做程序有意思呢。
  南宫斐这态度,令许一凡非常不满。
  刚刚南宫斐对待念念的态度就让许一凡攒了一肚子的火,此刻瞧到南宫斐这样子,许一凡更生气了。
  “你不觉得,你对念念太严厉了吗?”许一凡体谅这家伙现在脑子不行,他声音还算温和:“小孩子最珍贵的就是童年时候,虽然不能宠着纵着,但是你也不能对她太严厉,尤其她还是个小姑娘,都说女儿要娇养……”
  南宫斐扭头,盯着许一凡。
  他神情冷漠,目光带着点讥屑。
  虽然没说话。
  但许一凡已经领悟了他这表情代表的意思。
  这家伙,用表情在挑衅他:你是念念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
  许一凡张了张口,那句“劳资也是念念爸”的话最终也没能说出来。
  —则,他如今,还真没什么资格当念念的爸爸,只贡献了一个精//子其他什么事情都没做过的他,还真没有对南宫斐指手画脚的资格。
  二则,他觉得现在这种和南宫斐之间的关系保持的挺好,他不想再天雷勾地火……
  所以,憋了半天的许一凡,最终,平复自己的心情,继续平和地说:“南宫斐,养孩子这种事情,我也知道不容易,我没有要你必须听我的话,你可以稍微参考一下我的建议,毕竟旁观者清,你可能当事人不觉得,但这种冷漠行为已经无形影响了念念的童年。”
  南宫斐没有半点反思的意思,他望着许一凡,终于回应:“滚!”
  许一凡:……
  妈的个杂杂,就知道南宫斐这种骄傲自大的男人,根本不能和他好好说话。
  是他奢望太多。
  许一凡抿了抿唇,扭头就走。
  之前还看在这家伙是个病患的份上,真是处处照顾,事事侍候。
  如今看来,是他想太多,这哪里是个病患,这就是个老佛爷。
  念念喊南宫斐过去讲故事的时候,许一凡隔着房门听到声音,立刻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