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着枪声晌起的方向冲去。
  他这一刻,虽然在全速的奔跑。
  可心头其实有些茫然。
  他不想和南宫斐见面。
  更不想两个人以后再有干系。
  他,好不容易才逃离那个世界。
  还是以君含霜的死为代价。
  他不想一切都再回到原点。
  所以跑着跑着,他随手扯了一个人身上的黑头巾,把自己包裹的就剩下了一双眼睛在外面。虽然眼睛在外面,但是戴着严密厚实的电子眼镜。
  裹的这么严实,许一凡总算有了点安全感。
  就不信他都这样子了,南宫斐能把他认出来。
  进入到枪林弹雨的区域后,许一凡躲在远处调整眼睛上的望远镜功能。
  将四周观察了一遍后,发觉,妈的根本没有南宫斐的人影子。
  都是些想趁火打劫的人和岛上的那些安保人员们在飙子弹。
  这地方有这么多人,肯定是岛上置放各种财物的地方。
  真是,白瞎他担心那么久。
  许一凡远离了激烈的交战圈和爆炸圈。
  茫然的四下张望。
  南宫斐,去了哪里?
  是不是去找念念了?
  念念在什么地方?
  这种时候,该去哪里找人?
  其实许一凡理智觉得,他这会应该撤走。
  这个东林岛,按照这个爆炸趋势,在没人救火的情况下,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片火海。
  事实上,真没人救火,不管是岛上的人还是外来者,都想着趁火打劫赚一笔,谁也没想过救火的事情。
  东林岛这么繁荣昌盛,明明四面环海,最不怕的就是火灾,可短短半个小时就被毀成了一片火海,说起来,还真是搞笑。
  许一凡不理解南宫斐,他完全没法代入此刻南宫斐的心境。
  只能盲目的四处寻找。
  他告诉自己,他担忧的是念念,不是南宫斐。
  他现在急的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是因为担忧念念。
  东林岛处处都是高楼,许一凡为了避开这些爆炸的高楼,朝开阔的空地绕着。
  他按照记忆中东林岛的格局,朝一片开阔的地方冲去。
  他记得,那里有一片玉兰树林,周围都没有高楼建筑。
  说不准,念念被南宫斐藏在了那地方昵。
  这片玉兰树林,许一凡其实在地图上看到过。
  他当时看到,愣了好久。
  那些不堪的回忆虽然多,但是,或许是有了距离感,使得不堪被淡化,倒是令他回忆起了很多比较美好的事情。
  比方,他就是在那片玉兰树林中和南宫斐那个混蛋举行的婚礼。
  婚礼具体什么状况,当时他没有关注过。
  倒是回忆的时候,突然觉得,那片玉兰花海特别的美丽。
  又转过几个小道,将面前的大门用身上的万能钥匙打开,缓缓步入。
  如今正是玉兰花盛开的季节。
  一进入大门,就是扑面而来的玉兰花香,以及,盛开的姹紫嫣红的玉兰花。
  许一凡其实对玉兰花没有什么特殊的喜爱。
  但是这一望无边的玉兰花树还是挺令人心生欢喜的。
  他脚步顿了顿,焦躁的心情在这一刻被平复。
  浑身也不再那么紧绷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想照着记忆中的非凡蓝岛里玉兰花树林里的方位,朝着西南方走去。
  西南方向是玉兰花正中央的位置,那里是他和南宫斐在高台上举行婚礼的地方。
  他觉得,如果念念真被南宫斐藏起来,有可能会藏在这一片玉兰花海里。
  但是,念念是被南宫斐藏起来了吗?
  还是被那些人带了走?
  这念头一出,许一凡也没有欣赏玉兰花林的心情。
  脚步飞快地朝高台的位置跑去。
  风声从一侧传来。
  许一凡这几年的习惯养成了随时保持警惕状态。
  所以虽然在奔跑,可下意识地朝一侧俯身。
  袭击他的,是一根飞镖。
  如果他躲不开,这根飞镖刺中的就是他的心脏。
  妈的,这么远的距离,这人是怎么瞄准他的?
  或者,有可能是用的飞镖枪。
  这么一想,许一凡这才平衡了点。
  他掏出自己的枪,朝着飞镖飞来的方向连开三枪一枪,并顺势倒地朝前滚了几滚。
  又躲开了袭击他的两支飞镖。
  滚了几滚后,飞镖终于不再袭击他了。
  四周静悄悄的,就好似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许一凡一身的灰土草屑极为狼狈。
  但这一刻,他并没有放松警惕,目光朝四下一扫,他再次朝高台上冲去。
  但,冲了没一段路,许一凡猛然间刹住了脚步。
  微微侧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南宫斐。
  此时此刻,正举着手里的枪对准许一凡的心口位置。
  瞄准的红点像是钉在了许一凡的心口处般。
  两个人中间隔了好一段的距离。
  但这一点的距离,并不妨碍许一凡将南宫斐瞧的清楚。
  这个男人,把整个小岛破坏的面目全非,而他自己却衣服齐整,看起来干净又纤尘不染。
  站在一棵玉兰树下方的南宫斐,简直就像是突兀出现在玉兰树林中的小仙男,高贵如神邸,圣洁如天
  当然,需要忽略南宫斐手中的枪。
  哦,这家伙还换了一套干净又整洁的深紫色西装。
  这家伙,穿这么个颜色的西装,竟然也能穿出时尚感。
  许一凡立刻举起双手:“别开枪,我不是来对付你的。”
  他压低声音说完,蓦然想起了,现在这是他自己的身体,虽然和漫画里的许一凡五官有那么点相像,但声音其实一点都不一样。
  漫画里的许一凡声音阴柔,说难听点就是娘娘腔。
  他如今可是纯爷们。
  咳了咳,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我有船,我可以带你离幵这里。”
  末了,补充:“能不能别拿枪对着我,擦枪走火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南宫斐并没有将手中的枪放下。
  他目光盯着许一凡,面容冷峻,却令许一凡想起了两人初见时,南宫斐那凶兽般的没有任何温度和情绪的冰冷目光。
  “我真的不会对你怎么样,就是想来问问你搭船不,你要是不想搭船,我现在就走。”
  南宫斐眉眼不动,就好似许一凡说了这么多全是狗屁废话。
  他对陌生人就是这样的。
  虽然心头这样安慰自己,但这一刻,许一凡对上南宫斐那冷漠的神情,心头还是听不舒服的。
  他后退了一步,又后退了一步。
  到底也不甘心这么离开。
  他问:“小姑娘,她,她在哪里?”
  是和季叔一起留在了另一个世界?
  还是跟着南宫斐来到了这里?
  南宫斐是怎么进入的这个世界,许一凡虽然很想知道,不过他此时此刻,更关切念念在哪里。
  南宫斐眸光清冷,身姿挺直,就好似风雨中屹立的一棵松杨,任许一凡怎么问话,他都不动如山。


第162章 机器人南宫斐
  许一凡从南宫斐面上瞧不出半点的情绪,心头更忐忑。
  念念,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而且南宫斐这反应,似乎也没认出他。
  心底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又高高地被提起。
  许一凡不理会南宫斐要摸到枪扳机的手指,着急地,又问:"念念,她现在在哪里?”
  这一刻,他甚至都没心情再伪装自己的身份。
  他冒着被南宫斐认出来的风险,喊出念念两个字,问出了这句话。
  果然,南宫斐扣扳机的手指缓缓收了回去。
  他盯着许一凡。
  眼中,终于有了一点点波澜。
  但,不等南宫斐开口,有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南宫斐和许一凡,几乎是同一时间高台后面冲去找隐蔽点。
  当然,许一凡主要是想看看高台后有没有念念。
  自然,是没有的。
  冲进来的一波不是岛上的人。
  大概是趁火打劫的一些人,想在这片玉兰树林中寻找点宝藏。
  许一凡本来想着,躲在高台后,等着这些人什么都找不到离开就成。
  没必要正面冲突。
  可他这念头刚冒出来,就发觉枪声晌了起。
  南宫斐那家伙,竟然已经朝着那些人开枪。
  许一凡:……
  突然有点庆幸刚刚没有被这家伙直接毙掉。
  毕竟现在,这家伙都是一枪爆头。
  都这种时候了,也没法计较这家伙的暴力问题,只能同心协力一起把来人歼灭。
  来人都挂掉后,许一凡对南宫斐说:“你掩护我,我去把他们身上的枪支弹药拿过来。”
  话落也没等南宫斐应承,就已经冲了出去。
  南宫斐的唇紧抿成一线,他的眉头皱了皱眉,但是马上就又松开,一脸冷漠,好似事不关己。
  许一凡把这些人的枪支弹药都收缴,这才拖着这枪回来,对似乎在发呆的南宫斐说:“你要不要补充点枪支弹药。”
  南宫斐没回应,不过倒是走到这一堆枪支弹药面前,扔掉他手里那把枪,然后选了一把比较精致小巧的枪捏在了手里。
  许一凡:……
  这家伙不该是腰上插一排枪吗?
  招惹了那么多人,就想拿把小枪?这特娘的不是去送人头么?
  这真是要风度不要命了。
  许一凡纠结了一瞬,干脆也不吐槽了,直接把剩余的,往背包或者是腰上靴子上塞着。
  如今他也是一棵可以给人遮风挡雨的大树。
  完全不是个会被南宫斐一根手指头就能撂倒的小弱鸡。
  如果南宫斐想要拉风点,他当然也没意见,大不了他在一旁冲镩陷阵。
  想了想这种画面,嗯,许一凡还挺期待。
  毫无怨言。
  正收拾间,又有一波人冲了进来。
  这次人不多,只有三四个。
  许一凡还没反应过来,南宫斐的枪声晌起,已经把这些人全都解决。
  都是一枪爆头。
  鲜血四溅,无比血腥。
  连许一凡这个久经杀戮的人,都实在没法挪眼去看。
  他忍了忍,终究没忍住,问南宫斐:“为什么要杀这些人?”
  南宫斐不答,许一凡只能补充:“这些人其实并不是奔着咱们来的,没必要这么决绝。”
  当然,许一凡也不是什么圣母,他就是一时没法接受南宫斐这种近乎变态般的杀戮。
  南宫斐依旧沉默,没有搭理许一凡。
  他那种手里的枪,转身就走。
  许一凡:“你去哪里?”
  没人回答。
  南宫斐脚步都不带停顿。
  麻蛋,又不是这家伙的世界,拽什么拽啊。
  今天的老子你不搭理,明天的老子你搭理不起!
  许一凡撇了撇嘴。
  到底也是担心南宫斐单枪匹马的出去了被那些人打成个蜂窝,虽然心头不爽,但还是默默跟在了南宫斐的身后。
  一边警惕四周状况,许一凡一边问南宫斐:“念念哪里去了?”
  他真是不太习惯南宫斐这种近乎死人般地沉默冷淡。
  几步跟上南宫斐,许一凡走在他身侧:“你怎么不说话?哑巴啦?天生的哑巴吗?会打手语吗?我懂手语,你可以用手语和我交流。”
  话都说成这样了,搁在平日里,南宫斐绝对是要生气的。
  但是,他身边的这个南宫斐,面无表情,无喜无悲,步伐大小一致。
  给人一种,他就像是个机器人的错觉。
  唔,难不成,真是机器人?
  许一凡又细致无比的打量他的五官。
  “你是人吗?能不能说句话?不说话,吱一声也可以。”
  大佬吱一声是不可能的。
  大佬连一个眼神都不带给许一凡的。
  而且,许一凡发觉,大佬开启了歼杀模式。
  见人就杀。
  许一凡战战兢兢,他记忆中的南宫斐和眼前的人简直像是两个人:“你,你为什么要?
  ?人?”
  南宫斐虽然酷拽霸,但还真没到了见人就杀的地步。
  他再一次地怀疑着,或许眼前的,真不是什么南宫斐。
  而是,而是个机器人?
  但是,为什么会和南宫斐长得一样?
  就连身高以及身材都是一模一样。
  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谁?”许一凡盯着南宫斐,神情微冷。
  南宫斐不搭理许一凡。
  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关注过像个尾巴一样跟在他身边的许一凡。
  他就像是清理土地里的杂草一样,清理着这个岛上那些多余碍眼的人。
  许一凡得不到回应,有那么好几次,他都想把枪对准南宫斐。
  他理智觉得,这样的南宫斐根本不是南宫斐。
  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他必须阻止。
  可是,可是身体却无法听从大脑的指令。
  只要有南宫斐看不到的人或是威胁到南宫斐的人,他身体反射性地就帮着南宫斐断后清理。
  他觉得自己这样不对,他必须狠下心阻止南宫斐。
  但明显,做不到。
  两个人,几乎配合的天衣无缝。
  ―左一右,一前一后。
  虽然是第一次这样并肩作战。
  但,他和南宫斐之前明显比和一起出任务了好几次的黑狐还要有默契。
  这人,又怎么可能不是南宫斐?
  许_凡心头有些恍惚,脑海里就像是有两个小人在较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