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这个人的身份。”
  如果是什么别国的王子公主,主持人都会特意宣传注明。
  黑狐笑眯眯地盯着许一凡:"怎么,你也对这个男人有了兴趣?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也觉得他是我们的同类?”
  “他比我们看起来要危险多了。”许一凡目光依旧盯着台上的南宫斐。
  在近距离观察拍卖品这哥环节结束后,拍卖开始了。
  每一轮的买拍的中途之际,主持人都会继续介绍一轮拍卖品的优点属性。
  轮到了这个压轴拍卖品,自然,也不例外。
  “这个男人是野生的,我们的人在森林里遇到他,他身上连件衣服都没有,说起来让人惊讶,他把我们的人撂倒了二十七个,不仅如此,他还进入东林岛十英里外的珍珠岛,真不可思议,赤手空拳的他把珍珠岛给霸占了,我们岛上的人全都被他驱赶,为了抓住他,我们不仅动用了直升机,还用了差不多一百斤的药,我们的人和他僵持了三天后,才终于被他抓住的。”
  “这是一个,无比危险的拍卖品,不过,这也是一个无比完美的拍卖品,明明在密林里出生的野人,他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种华贵无双的贵族气质。你看看他此刻的目光,完全一副睥睨天下的倨傲模样,他完全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昵,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变成压轴拍卖品的原因。人的性格可以调教,气质可以打造,但如他这种天生的,是我所见唯一”
  主持人的声音抑扬顿挫,把现场的气氛带上一拨拨的高/潮。
  关于南宫斐的叫价,越来越高。
  已经从五千万叫到了二十个亿。
  许一凡虽然觉得南宫斐这人的确很牛,但是,二十个亿是个怎么回事?
  卖身能卖这么多钱,也是牛逼了。


第160章 南宫斐被变/态买走
  “这男人,还真是值钱啊。”黑狐啧啧称叹:"现在这些人,这极端嗜好真是奇葩。”
  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是把他自己剔除在外了。
  许一凡没听清黑狐的吐槽。
  他目光紧紧盯着高台上的南宫斐。
  这一刻,心头蠢蠢欲动的,突然就想,要是他把南宫斐买回去当个奴隶使唤,似乎也不错。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让南宫斐也尝尝被人当了奴隶的感觉的,那画面想想就美好无限。
  可惜,别说二十亿,许一凡连两个亿都没有。
  他也只能,就这么浅薄的想想而已。
  毕竟,他觉得他不是南宫斐那种人,也干不出把人当奴隶的事情。
  最终,南宫斐以二十二个亿的价格被28号神秘客人拍下。
  黑狐对许一凡吐槽:"我敢肯定,买主就是那个傻X。这件拍卖品到他手里,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一个月,啧,真是可惜。”
  许一凡抿了抿唇垂眼,将眼底的情绪遮挡。
  南宫斐被那种有变/态嗜好的人买走,以他那种骄傲的人,能受的了那种屈辱吗?
  本来应该幸灾乐祸拍手称快的许一凡,他此刻完全高兴不起来。
  黑狐带着许一凡见识了这种花钱如流水的拍卖场,一起出去的时候,还在和许一凡感叹:"在这里的都是些隐形富豪,一个个随便拎出来都是富可敌国,你啊,别老哭丧着个脸啊,咱们能在这种地方,说明咱们的身份也很不一般。”
  许一凡:“你不是要去见你女朋友吗?”
  "也是。”黑狐看了看时间:"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他朝许一凡挤眉弄眼:"好兄弟有福同享,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咱们两个可以一起上啊。”
  许一凡瞟了他一眼,面无表情:“我在船里等你。”
  话说完,已经自顾自地走了。
  黑狐一脸遗憾,“你能不能找到路啊,要不我送你一段?”
  许一凡一边朝前走,一边头也不回地摆手:"不用,我还没那么白痴。”
  许一凡回到船里,立刻打开了他的保险柜,将里面的仪器拿了出来。
  整个小岛都会屏蔽电子信号。
  但是这个,难不倒他。
  他和南宫斐在一起的时候,南宫斐去哪里都带着他,包括南宫斐的研发实验室。
  他那时候一心一意想变强大把南宫斐打败,也因此学到了很多的知识。
  许一凡的各种黑客技能还得感谢那个世界里的南宫斐和许离然。
  虽然这里屏蔽了信号,但在他的一顿操作之下,很快就入侵了岛上的摄像头。
  在网络上找出了那位轮胎大亨的五官照片贴入搜索栏,镜头短暂搜索之后,他找到了轮胎大亨此刻所在位置。
  那家伙,在地下拍卖行的后厅里,正在绕着装着南宫斐的笼子转悠。
  工作人员将手里的遥控递给他:“这个拍卖品比以前的那些都要危险,所以脖环是升级版的,升级后的脖环连一头熊都能够放倒。”
  轮胎大亨接过遥控器,饶有兴趣道:“再危险的玩具到了我手里也会服服帖帖的。”
  他话落,娴熟无比的按了遥控上的键,笼子里的南宫斐浑身抽搐地晕倒在了地上。
  笼子被打开,两个大汉进去,将南宫斐手脚上的铁环打开,拖着南宫斐朝外走去。
  轮胎大亨立刻叫:“你们轻点,可别让我的玩具蹭破了皮。”
  两个大汉闻言,放轻了手脚,然后将南宫斐抬了起来。
  轮胎大亨转身,专用的离开通道在这时候打开。
  然而,就是这一瞬间,变故突生。
  本该昏迷十二个小时的南宫斐突然睁眼暴起,快速地拧断前方的大汉脖子,从大汉腰上掏出枪。
  “砰砰砰”地几声,大厅里的所有人,都被一枪爆头。
  他的速度非常快。
  快的甚至所有人连尖叫的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快到了许一凡看到满屏的鲜血时候,才突然一个激灵,忙忙动手将这个摄像头的画面屏蔽不会让总监控室看到。
  将这些人全部爆头之后,南宫斐弯腰,将一个身材和他差不多的大汉的衣服鞋子脱下穿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把能找到的所有枪支都别在了他的腰上。
  他目光冷冷扫了一眼这个遍地都是血的房间,捡起遥控器暴力拆开改了几条线后,对着他脖子上的圈子按了几下,然后将遥控器扔在地上碾碎。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客厅唯一一台电脑上,那是一台内部电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用来记录那些拍卖品以及交易转账用的。
  虽然链接的是内部网,但并没有链接到主局域网。
  这难不倒南宫斐。
  他在电脑上一顿操作,整个小岛的网络系统都被他控制。
  连许一凡都被他
  踹下了网。
  许一凡:妈的,看来他是瞎操心了。
  许一凡没打算和南宫斐进行面对面的对话。
  他不想和这个人见面。
  只要想想漫画世界里那些不堪的往事,他对南宫斐就怕的不行。
  不是怕。
  这是他的世界,他才不会怕南宫斐。
  他对南宫斐的情绪,非常复杂。
  烈女怕郎缠,他想想被南宫斐缠身那种未来就觉得恐怖。
  当然,他没把自己往烈女的角色上去带。
  他只是觉得,两个人已经没有必要再见。
  分别即是陌路。
  不见面,对谁都好。
  盯着电脑愣怔片刻的许一凡,闭了闭眼,缓缓将自己那些杂乱的情绪压制,脸上又是素日里的面无表情。
  他切换电脑的界面,没有再试图进入岛上的内网争取控制权,而是查看着岛上的地形图。
  其实这个地方,在发觉这个岛屿的形状和非凡蓝岛一样后,他曾经来过这里一次,把这里的各种建筑物记得非常清楚。
  甚至还研究过这里的布置。
  不用看地图,他都能把这里的每一处的建筑物都能列出来。
  南宫斐弄死了那些人,如果要跑的话,肯定是从客户专属通道进入。
  出去的地方,就是轮胎大亨轮船的停靠点。
  所以,南宫斐可能会直接进入轮胎大亨的船,然后杀人夺船。
  按照刚刚南宫斐的应变能力,许一凡觉得夺船对南宫斐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但他心头,依旧没法安定。
  查看了岛屿四周的船只,以及那些船只的主人之后。
  许一凡正要离开游艇,突然见底下拍卖场的那栋楼火光乍起。
  “嘭嘭嘭”的爆炸声更是不停地传出来,震耳欲聋。
  拍卖场虽然是地下一层,但是地上的这栋十二层大楼是整个东林岛的中心地带。
  不管是重要的客户,还是东林岛的老板们,以及东林岛的整个中心行政,都集中在这栋大楼里。
  而现在,这栋大楼的那些落地玻璃在爆炸声不停的四溅,火光更是从各个房间窗户处喷出来。
  许一凡:????
  妈的,他敢肯定,这绝对是南宫斐的手笔。
  只是这种事情,南宫斐是怎么做到的?
  小岛不大,这声音又震耳欲聋,而且动静也太大了。
  小岛各个地方的人们全都跑出来,想去找自己的快艇和船离开这地方。
  当然也有想要趁火打劫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许一凡呆呆地坐在游艇里,一动不动。
  理智告诉他,这一切南宫斐都可以搞定,他根本不用担心。
  可是,可是心怦怦怦地,跳的特别特别的快,身体更是在蠢蠢欲动地想要朝前冲。
  他的手指,紧紧捏在一起又松开。
  也是在这个时候,游戏大厅也传出了爆炸声。
  爆炸就像是传染病,呼啦啦一下子,岛上的各个建筑物全都炸了。
  就连许一凡这快艇的玻璃也被震的碎裂。
  岛上的人们也在疯狂的四散逃窜。
  停泊在四周的那些船都开始快速撤退,撤退的离岛远了一些,然后停泊在海面上远远观望。
  东林岛这个地方,三不管地带不说,背后的大佬更是实力强大。
  这地方不知道积攒了多少的财富,大家之前把自己当客人,把这里当玩的地方,所以没那么多想法。但现在不同。
  肯定是东林岛背后大佬招惹了什么势力,被人一锅端昵。
  众人想着在这些人两败倶伤的时候检点便宜。
  当然,也有胆子小店的惜命的,早早就闪人,坚决不插手这种事情。
  东林岛四面环海,论说只要遇到火灾,灭火很容易。
  然而今天这把火,明显是灭不掉了,火光和烟雾几乎笼罩了整个小岛。
  人们的哭叫的也越来越尖锐清晰。
  黑狐带了一个细腰大屁股的美妞上了快艇。
  他和美妞都像是被黑烟熏了一遍般,一身的尘土显得特别狼狈。
  “卧槽,我这也算是见证历史了,不知道哪里的大人物把东林岛给干了的,妈的好好的不夜城,嘭嘭嘭的几声晌就全都毁了。”
  许一凡:“你没事吧?”
  “我没事。”黑狐推了一把他身边的美妞:"这是我弟,你叫二哥就成。”
  那美妞身上披了一件浴巾。
  她双手紧紧揪着浴巾,明显受了惊吓,闻言忙忙朝许一凡鞠躬:“二哥,您,您好。”


第161章 见面
  许一凡轻声道:“这里三分之一的人都是和你一样的想法。”
  黑狐挑眉,笑了起来:“富贵险中求,不过怎么着也得有命在才行,我还没到那种丧心病狂的地方,咱们现在离开?”
  他其实主要是试探许一凡,害怕财迷许一凡鬼迷心窍的想要捡便宜。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
  便宜不是那么好捡的。
  就如他们如今,虽然是个赚钱特别快的职业,但每次任务都是在枪林弹雨中,危险着昵。
  黑狐虽然对东林岛上的财富垂涎,但他有自知之明。
  就他和许一凡这单枪匹马,敢去抢,那就是送人头。
  毕竟来东林岛的,一个个都是和他们一样混在黑色地带的人物。
  许一凡点点头:"好。”
  但他坐着没动。
  黑狐拍了拍他肩膀:“走唄,回去交了差,又可以好好休息放松几天了。”
  许一凡目光落在四处冒烟冒火的东林岛上。
  人们惨叫声混合着枪声不绝于耳。
  他的目光在那些烟火四撩的建筑和街道中搜索,试图寻找那个熟悉的人影。
  但是,盯了这么久,一直没有看到。
  “走吧。”黑狐说:“我去驾驶舱,看看快艇有没有受损。”
  许一凡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他扭头,对黑狐说:“之前在岛上遇到了一个熟人,我去找找他,你先走。”
  黑狐没回应。
  他盯着许一凡:“是那个拍卖品?”
  他是肯定的语气。
  干他们这一行,能活下来的都是人精。
  黑狐外号黑狐,也是有理由的。
  许一凡眼皮垂下,轻轻点头:“算是吧,我去看看他在哪里?你先走。”
  黑狐:“我在离岛两里外的地方等你,对讲机带上,我们随时联系。”
  许一凡点头:“如果半小时以后你联系不到我,就先走吧。”
  "好。”
  理智的人是不需要废话的。
  许一凡带上自己的装备离开快艇上岛,冲进了浓烟大火中。
  黑狐盯着许一凡的背影瞧了好久,才叹了口气,启动快艇离开了热浪滚滚而来的东林岛。岛上的各种建筑物不停地坍塌着。
  爆炸声一直在持续。
  许一凡逆着人群而行,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