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的喜欢他,或者会为他矢志不渝。
  他不相信,可是从他变成阿飘开始,他觉得,他好似重新认识了一回南宫斐。
  这特么的不仅是个大人渣,还是个大傻X!
  这个世界,谁离了谁都能活的下去。
  为了一个人要死要活的,这简直就是幼稚可笑。
  南宫斐这种霸气无比的男主,竟然还有这么傻X的时候,简直让人无语。
  可他继而,又想到了创造了这个漫画世界,创造了南宫斐这个人设的君含霜。
  忍不住地怀疑着,是不是此刻南宫斐这种痛不欲生也是君含霜设计出来的。
  只因为,他想要南宫斐痛不欲生,所以君含霜设计了这样的南宫斐?
  有怀孕生子的事情在前,许一凡非常相信这种可能性。
  所以许一凡骂完南宫斐大傻X,又骂了自己。
  当然,骂完自己以后,再变本加厉把君含霜那个家伙也骂一遍。
  南宫斐在念念的房间里站了很久,还是保姆突然惊醒察觉到,他这才离开。
  这一个晚上,南宫斐翻来覆去没能睡着。
  而他身边啊阿飘许一凡,也思绪烦躁地没有入睡。
  第二天,南宫斐没有再到季管家面前出远门的事情。
  这让季管家和阿飘许一凡,同时松了一口气。
  而且,令两个人比较兴慰的是,南宫斐终于开始亲近念念了。
  会抱一抱,也不再排斥季管家把念念放在他的床边。
  一大一小一起躺在床上的画面特别古怪。
  许_凡飘在半空盯着这一大一小,总觉得这种画面怎么看怎么违和,但是,又觉得特别新奇。
  这是_个非常违和却也非常和谐的画面。
  许_凡这段时间暴躁烦乱的心,总算被抚平了许多。
  看吧,季管家才是最睿智的。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
  忍一忍就好了。
  但,南宫斐的这种状态,持续到了念念百日的时候,祥和美好,又被打破。
  他再次和季管家提出了离开的事情。
  不过这次说的并不是那么含糊。
  “我要带着念念去他离开时所在的那个岛上一趟。”
  季管家一听,忙忙打劝:“先生,念念还小,您身体也不好,等再过一段时间,念念大一点再”
  南宫斐打断他的话:“我和念念去完小岛后,去非凡蓝岛住一段时间。”
  季管家这才松了口气。
  他怕的是自家先生想不开,带着念念一起那个啥,搁电视里,那叫殉情。
  "好咧,那我这就去安排。”
  南宫斐点了点头:"不坐飞机过去,坐船。”
  "好的,好的。”
  季管家将一切都打点好,已经是三天后。
  风和日丽,是个出海的好日子。
  不过一行人,都不轻松。
  尤其是季管家。
  故地重游让他想起了找到许_凡尸体的那些痛苦画面。
  当然,最让他担忧的,是自家先生。
  这一路,季管家没有离开南宫斐身边一步,更是时时刻刻地让念念待在南宫斐的身边。
  南宫斐哪里能不清楚季管家心头的担忧。
  他坐在舢板上的躺椅中,双手扶着念念的小屁股,令念念躺在他的胸口。
  对身边的季管家道:“我只是去看看生活了三个月多月的地方,季叔,你没必要紧张。”
  季管家:“先生,我不紧张,我就是,就是怕念念小姐在在你胸口画地图。”
  他的话刚落,小念念就在南宫斐的胸口画了一个大大的地图。
  季管家忙忙伸手把念念小姐抱着去了房间换了一套衣服。
  那座小岛,虽然有坐标。
  虽然那一片海域都是南宫斐的名下。
  但,他们的船绕了一整天也没找到那座小岛。
  “不可能啊,明明就是这个坐标,怎么会没有。”季管家一脸不可置信。
  倒是南宫斐,在短暂的愣怔之后,并没有再执意要去找小岛:“天快黑了,先去非凡蓝岛。”
  季管家点头,吩咐船改变航向。
  没有小家伙的非凡蓝岛,存在几乎没有任何意义。
  简直就像是一座死岛。
  踏上这个岛屿,就令南宫斐觉得难受。
  如果早知道今天这一切的事情。
  他当初,就不会带许一凡来这里。
  什么狗屁盛世婚礼,都不如许一凡的命来的重要。
  没有许一凡,晚饭南宫斐如平常一样,依旧是独自吃的。
  他吃完,并没有上楼去看小姑娘。
  而是去花园里的玉兰树林中散步。
  他和许一凡,就是在这葱葱郁郁的玉兰树林中交换戒指举行的婚礼。
  他为了这场婚礼,设计了无数的草图修建的非凡蓝岛。
  他以为,这个地方将会是他和许一凡所有一切美好的开始。
  “他们都说你死了。”南宫斐走进玉兰树林中央的八角亭中,盯着这看似望不到头的玉兰树林,轻声晡喃:“我不相信。”
  他话落,平静的五官,突然就无比狰狞狠戾。
  一双眼睛更是如两把寒光摄人的利剑。
  可把站在他对面的阿飘许一凡吓了一大跳,当即就飘出了老远。
  确认南宫斐只是自说自话,而不是发觉了他的存在,许一凡后知后觉地松了口气。
  妈哒,这个南宫斐一个人也能自嗨到这种程度,该不会是有了精神病了吧?
  许一凡一点都没法幸灾乐祸。
  惊吓过后,他一脸复杂地盯着南宫斐,心头像是被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难受得不行。
  “他们都说你很久前就已经死了,说我的那些记忆都是假的。”
  “可我知道,那是真的。”
  “许一凡,你现在在哪里?”
  “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不管上天入地,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
  “我,绝不会放手。”
  他最后一句话,咬牙切齿,神情更是狠戾。
  那一双眼睛,简直就像是被压制了千万年的凶兽,凶悍而又残暴,让人看一眼就能被吓死。许_凡虽然知道自己此刻是个阿飘。
  但还是无法自制地飘后了一段。
  南宫斐这话,简直就像是个炸雷,在他心上种下了_个阴影。
  想想要被南宫斐上天入地的追,许_凡就打了个寒颤。
  妈的,幸好这是个漫画世界,和他的原世界属于两个不相连的世界。
  等他离开这里,就不用再被南宫斐这家伙骚扰,也不用害怕菊//花花不保。
  可是想到离开,许一凡的心头,又实在不是滋味。
  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
  就是觉得特别特别的难受。
  他觉得,应该是和念念有关系。
  毕竟,那是他的孩子。
  季管家说的对,小姑娘是需要人保护的。
  可南宫斐这个家伙,也不知道会不会当个合格的爸爸。
  小姑娘的人生那么重要,万_,万一他走了以后,南宫斐对孩子不好怎么办?
  许_凡实在放心不下。
  虽然孩子是南宫斐怀着,也是南宫斐生的。
  几乎全程和许_凡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那天在手术室里,亲眼看着南宫斐肚子里的孩子被剖出去的。
  那些血淋淋的画面给他震撼太大太大。
  他完全没法把自己当个旁观者。
  南宫斐在八角亭里坐了很一会。
  许_凡被他刚刚那模样吓得连靠近都不敢了。
  只远远地飘着。
  这种阿飘状态,没法和人交流,也不能做什么。
  不能吃肉,不能暍水,连睡觉,也只是闭眼当做是睡了。
  一开始许一凡焦躁的很想原地爆炸,但后来发觉,不管他怎么愤怒都没有用。环境不会改变,君含霜也没有出现。
  他只能调节自己情绪适应这种情况。
  好在,这样的阿飘状态,除了无聊点需要自己把自己当死人。
  倒不用担心菊花被爆/掉。
  南宫斐在岛上待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他现在也不泡在工作中了。
  工作都是交给了别人打理。
  这段时间,每天不是陪着念念,就是自己在玉兰树林中散步。
  晚上的时候,念念和他在一个房间里睡觉。
  哦,这个男人竟然还会半夜起来给念念喂奶粉换尿不湿。
  非常合格的奶爸。
  许一凡在一旁看着,心底真是五味杂陈。
  如果最开始遇见南宫斐的时候,有人告诉他南宫斐会变成一个奶爸。
  许一凡绝对会笑掉大牙。


第155章 最后一次回原来世界的机会
  从前的南宫斐与如今的南宫斐,完全像是两个人。
  许一凡忍不住地怀疑:这个家伙,真的还是男主吗?
  或许,这家伙已经被君含霜那厮卸去了男主的光环?
  君含霜,到底去了哪里?
  许一凡这个问题,很快得到了解答。
  那些去勘察小岛的人在一个月之后终于反馈回来消息。
  小岛又冒出来了。
  这座岛屿,是在半夜的时候冒出来的。
  恰好,和上次南宫斐半夜出海的时间相同。
  而且也同样地,冒出小岛的时候是个风雨交加的半夜。
  但是,因为风雨太大,所以暂时无法靠近小岛。
  一直等到了第二天天色大晴,船才终于可以靠近小岛了。
  南宫斐站在舢板上,盯着这与曾经没有半点区别的小岛。
  他十指紧紧捏着,有些期待又激动地想,是不是这一次,照样可以在小岛上看到许一凡?
  是不是,与他上次去的时候是一样的?
  南宫斐并没有让众人上岸。
  他自己一个人,将念念抱在怀里,一起上岛。
  这里,每一个地方都和他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甚至,就连他搭的木头屋子也依旧在。
  不过,上面的木头都已经发芽,有的甚至在地面生根,长出了葱葱郁郁的细嫩树叶子。
  他的手指触在这些生机盎然的树木上,脑海里一帧帧的都是他和许一凡躺在床上聊天的回忆。木屋子旁边就是他生火的深坑。
  深坑依旧在,里面的木屑是黑色的堆了一堆。
  似乎,很久没人在里面生过火了。
  但他还能想起,当初与许一凡一起坐在火堆旁,听许一凡给给他讲小说的事情。
  许一凡讲的那些小说故事,他回去以后查找过,根本没有。
  许一凡,是从哪里看的那些小说?
  南宫斐脑海里的疑惑很多很多,多的犹如一堆堆的乱麻。
  他迫切地想要找到许一凡,想要亲口询问许一凡,从许一凡的口中得到答案。
  南宫斐在四周找了找,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人。
  脚步沿着小溪一路往上,怀里的小人儿好奇的四处张望。
  南宫斐越走越慢,越走越慢。
  他和小人儿一样,四下张望着。
  脚步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脸上,也越来越凝重。
  许一凡,在不在这里?
  他走到了山顶,在那里同样看到了点火的大坑。
  还在山顶侧面的腰窝位置,看到了他搭船的地方,地上铺的那些石板都还在,就连一旁石岩下堆的柴禾也在。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亲切。
  看到这些,就看到了那一段美好的时光。
  但是,他找的人,并没有。
  他脚步停顿,站在石板上,茫然又焦躁的四下张望。
  “你在哪里?"他喃喃地,问:"你在哪里?”
  没有人回应他的话。
  他站了好一会,想起了季管家说的那个发现许一凡尸体的洞。
  然后,缓缓地,朝放置柴禾的石岩走去。
  石岩再往里,有个很小的石洞。
  他低着头微微弯腰,刚好可以进入。
  这个洞,大小只能容纳一个人。
  南宫斐在岛上的时候,也和许一凡发现过这个洞。
  他记得,那时候他想进洞里看看,许_凡却一改平日里的好奇态度,拉住他说:"别进去,里面黑糊糊的,万一有什么深坑或者泥泞沼泽怎么办,咱们在外面住的挺好,没必要钻这种老鼠洞。”
  当时南宫斐没有异议。
  但现在再回想,南宫斐才突然发觉,许一凡这个对什么都好奇的人,不可能放过去探险这种山洞,毕竟当时,他和许一凡有火把。
  这个念头一出,南宫斐就遍体生寒。
  哪怕看到了许一凡的尸体。
  哪怕动用了好几拨法医将那尸体里外解剖研究。
  所有人都确认了,那是许一凡没错,死了很久也是属实。
  可他却一点都不相信。
  一点都不相信许一凡真的死了。
  但此刻,但站到这个山洞面前,想到在岛上和许一凡相处的那些时日,南宫斐的心跳便如擂鼓一般的,令他整个心神都是一种恍惚惊恐的状态。
  打开光脑上的照亮,他抱着怀里的小人儿,弯着腰,一步步的朝山洞里走去。
  洞里面是潮湿的青草气味。
  而且洞也不深,目测只有两米,洞内有很多青草。
  洞内的石头则布满了青苔。
  看起来,这里像是没有人进入过。
  因为连脚步的印记都没有。
  南宫斐瞧着这个狭小潮湿又黑暗的洞,眸光幽沉幽沉的,面上没有半点表情。
  他不敢想象,许一凡就是在这个洞里等死。
  他不敢想象那种画面。
  因为光是想一想,就痛苦的无以复加。
  怀里的小人儿动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