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织的小篮子里,又把剥好的菠萝蜜的籽还有几种果实继续放进石头洞里,然后把火堆又挪会原位。、
  这才开始为许一凡剥虹和贝壳。、
  许一凡没有接他递来的虹肉:“我自己也可以剥,你吃就行,我吃我自己动手。”南宫斐垂眼,缓缓将拨号的虹肉放进自己的口中,然后把小篮子放在许一凡的手边。
  贝壳有点烫,不过不管是贝壳肉还是鱼肉都特别的香,一点腥味都没有。、
  许一凡不耻下问:“你包鱼的那个树叶子是去腥的吗?”
  南宫斐点头,然后和许一凡介绍起了他在鱼肚子里塞的树叶子,以及包着鱼的这些树叶的各种效用许一凡听的津津有味,觉得他这六个月的野外生活真的是白过了。、
  吃饱暍足,南宫斐又给许一凡喂了两勺子水,然后将清理干净的鱼加水放在火架子上开始炖鱼。、
  哦,他还把放在火堆旁的那些有些热气的水果摆进篮子里放在许一凡面前。、
  明明是荒岛求生,可许一凡却从南宫斐这有条不紊的节奏中品出了几分精致生活的味道儿。、
  向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男主角竟然还有这么全能的一面。、
  许一凡由衷夸奖:“你还真是厉害啊。”
  南宫斐并没有把许一凡的这种夸奖放进心底。、
  他本来想附和着笑笑,可是想到那晚许一凡说的话,他扯了扯唇角,垂下眼皮,将眼中的情绪遮掩
  然后,细致地与许一凡说起岛上哪些树木的叶子是可以吃的,哪些可以增味,哪些可以皭的除口臭以及驱蚊。、
  两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上午。
  许一凡听的昏昏欲睡,便闭眼,在晃悠的阳光中睡了个回笼觉。、
  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头顶有两片大树叶子,刚好替他遮阳。、
  南宫斐就坐在他身边,面前放了快大石板,石板上是拆卸下的腕表零件。、
  这家伙还在锲而不舍地修腕表。、
  许一凡稍一动,南宫斐就察觉,扭头问他:“渴不渴?”然后随手从火堆旁摸了个一早就热着的果子递给许一凡。、
  许一凡一边剥果子皮,一边打量着南宫斐。、
  说实话,这次见面,眼前这个南宫斐总给他一种性情大变的错觉。、
  让他浑身都怪怪的。、
  这人惦记他菊的时候,他想把这人撕成八瓣。、
  现在不惦记他菊了,他又浑身不安。、
  不过说到底,许一凡觉得,是眼前这个男人太能装了。、
  他压下心底那些莫名钻出来的情绪,问南宫斐:“你出海的时候没看天气吗?怎么就被吹海里了?”南宫斐:"没看。”天气和时间,都没有关注。
  许一凡叹了口气:“季叔到这会都找不到你,肯定特别着急。”南宫斐点头,垂眼。
  许一凡又长叹了口气:“唉,你那个腕表,看起来一点都不好修理啊,你精通这种东西吗?一个个小零件,掉一个就完蛋了。”
  “需要个焊笔。”南宫斐说:"没焊笔,修好有点艰难,不过,只要能拨通电话就行,别担心,我应该今天能修好。”
  许一凡听他这么一说,心头顿时贼担心。、
  麻蛋,一点都不想被这家伙带回非凡蓝岛囚禁。、
  他在这荒岛上求生,也比回去了被南宫斐蹂躏菊花花强。、
  “哦哦哦,那太好了。”
  许一凡缓缓坐起身,凑近到南宫斐的身后,盯着他用自制的鱼骨镊子捏着腕表的那些琐碎零件。、
  冷不丁的,他伸手拍了拍南宫斐的肩膀:“需要我帮你吗?”
  南宫斐不设防被他这么一碰,镊子上夹着的小零件一抖掉在石板上又骨碌碌朝地上滚去。」


第146章 拥有了全部
  幸好南宫斐手快,另一手及时将小零件按住,这才扭头,对许一凡说:“你休息一会。”
  许一凡转了转自己的脖子:"休息什么呀,昨天躺尸到今天,总觉得自己腰酸背疼的,需要锻炼锻炼。”0
  南宫斐一听他这话,忙忙说:"不行,你腰上伤口那么厉害,伸个懒腰就能伤上加伤,千万别乱动。”许一凡:“哎,太无聊了,那我帮你做点什么?”
  南宫斐想了想,把手边的这些东西都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一个小石钵子里,然后将这个石钵子又用石板盖住放在一旁,这才转身去扶许一凡:“我带你去海边走走。”
  “海边什么都没有。”许一凡说:“我带你去山顶啊,山顶风景很好。”
  南宫斐见他要下地,忙弯腰,从床底下抽出一双用软软的树枝编织的草鞋蹲下为许一凡穿上。、
  许一凡已经光脚了大半年了。
  被南宫斐套在脚上的这双草鞋子不仅大小合适,而且还挺软绵的。、
  许一凡也发觉了,南宫斐也穿的是这样的草鞋子。、
  “你编织的?
  南宫斐点了点头。
  许一凡再次对这家伙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发觉你,就算哪天不当霸道总裁,也可以凭这手艺吃饭。”“霸道总裁?”
  “对啊,你看看你现在,可不就是个霸道总裁的人设?”南宫斐默然。、
  其实他觉得自己,温和善良,一点都不霸道,而且他比那种所谓的总裁要厉害多了。
  那些空有虚名的渣渣怎么能和他比。、
  他抿了抿唇,神情倨傲,心头则有点点不爽许一凡这样比对他。、
  不过,到底也没有去反驳或者纠正。
  他帮许一凡把鞋子穿好就后退了一步:“可以自己走吗?要不要我扶你?”"不用,我自己可以走,伤口已经不疼了。”许一凡真怕这家伙再给他来个公主抱或者直接把他搂在怀里。、
  幸好,南宫斐只是递给他了一根类似于拐杖的木棍子。、
  这男人,真特么的比女人还要细致周到。、
  许一凡心头那种复杂和古怪感更严重了。、
  两个人走的并不快。
  慢悠悠的走到了树林深处,沿着那条淡水小溪朝上流而去。、
  南宫斐一直有关注着许一凡的身体。、
  他惊讶地发觉,走了这么久,许一凡竟然也没有喊过疼,甚至连腰都没有弯下过。、
  似乎,腰上的伤真的已经无大碍了一般。、
  但,那伤口是他包扎的,今天早上也是他换的药。、
  那伤有多深,他最清楚不过。、
  是,药草的奇效吗?
  这效果,似乎也太好了一些。、
  不过,许一凡身体好起来,倒是令南宫斐无知无觉地松了口气。、
  他昨晚到今天,最担心的就是许一凡的伤口发炎。、
  幸好,这岛上的药草效果是真不错。、
  “我刚被冲上这座小岛的时候,害怕这里面住着那种野人,还害怕有猛虎啊毒蛇之类的,所以只敢在海边溜达,都不敢深入树林里,后来又饿又渴的,心一横,就想着,饿死也是个死,拼一把也是个死,干脆就走进来了。
  许一凡一边走,一边玩着手里的拐杖,"走进来才发觉,这个小岛是真漂亮,可惜我手机丢了,要不然我一定会拍照炫耀炫耀这种生活。”
  说起手机,许一凡就丧气的不行:"我特意把手机贴身带着,就是怕丢,结果还真丢了,哎,十八亿连个水漂都没打起来。”
  南宫斐安慰他:“那只是小钱,我还有一颗价值八十亿的钻,回去重新给镶在手机上。”
  许一凡:
  土壕的世界就是这么的壕无人性。、
  他摇头:“算了吧。”
  他就没打算和南宫斐回去。、
  好在,南宫斐也没在这个话题继续。、
  他指着自己认识的那些草木树叶,和许一凡讲着这些草木树叶的功效。、
  偶尔遇到了果树,他会摘几粒果子放在他背后的背篓里。、
  岛上所谓最高的山,其实一点都不高。
  不过此刻两人,一个孕妇,一个伤患,都没什么精神气。、
  爬到山顶,都累得气喘吁吁瘫坐在大石头上一动不动。
  许一凡指着南宫斐的大肚子笑他:"我发觉你胖了以后力气也是不如从前啊,走这么点路就把你累成这样了
  南宫斐笑了笑,并没有反驳。
  他并不打算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许一凡。、
  用,用脚指头也能想到,许一凡知道,肯定会对他冷嘲热讽。、
  许一凡不喜欢他,恨他。、
  肯定,肯定也不会喜欢他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说不准,许一凡知道了,还会想着把这个孩子弄死。、
  许一凡长长喘了口气,这才走到山顶的悬崖边缘处,张开双手大吼了两声。、
  刚吼完,就捂着他自己的腰哼了一声。
  南宫斐正在捡柴禾,打算在这个最高地方点个求救烟火,听到许一凡的哼声,忙走过去:“扯到伤口了?我看看是不是裂开了?”
  “我没事。”许一凡躲开他的手:“只是差点闪了腰。”
  南宫斐垂下眼皮,缓缓收回自己的手:“你想学怎么点火吗?我教你。”许一凡立刻来了兴趣:"好啊好啊。
  南宫斐把周围的柴禾都捡了过来,又用粗点的树枝戳了个坑出来,然后坑四周围了好朵石头,周围大大小小的石头都被他捡过来围到四周了。
  许一凡问他干嘛这么折腾。、
  南宫斐答:“火在坑里,就不会引起森林火灾。”这家伙,安全意识很强嘛。、
  不得不说,从昨天到今天,许一凡对南宫斐这个人,还真是刮目相看。、
  抛开两个人的那些恩怨,他其实觉得,这个人还真能成为他的一个哥们,而且还是那种他需要朝其学习的哥们。
  钻木取火,讲究很多技巧。
  都是不能蹲下的身体。
  两个人围在一块大石头上,干草和朽木也都放在石头上,凑在一起鼓捣了很久,许一凡终于成功点着了火,一时开心的不行,抬手拍了一巴掌南宫斐的肩膀:“卧槽,这么艰难的事情你都做到了,真是个牛人。
  南宫斐被他一巴掌拍了的晃了晃,马上就稳住身形,树枝插着火飞快扔进了坑里。、
  只要有烟雾就行,不需要大火,所以坑里的最上面压了些潮湿的树叶子和土。、
  烟雾一起,南宫斐自己呛的不行。、
  咳着咳着,还干呕了几声。
  许一凡坐在石头上啧啧:“我刚夸玩的你牛逼,你就开始矫情了。”
  南宫斐也不辩驳,将柴禾堆了很多,确定可以烧一整天,以及四周垒砌的也不会被风吹的将不远处的树林烧着,他这才拍了拍手上的土,坐在了许一凡的旁边。、
  这个山顶不高,但在周围都很平坦的状态下,这个山顶就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铺面而来是咆哮的海浪声。、
  风带着太阳的暖意吹在脸上。、
  南宫斐瞟了眼身边懒散坐着的小家伙,再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
  他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是一种患得患失的心境,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和身边的人说话相处。、
  那晚上的事如鲠在喉,如刺在心。、
  他恨得不行,但,又难过的不行。、
  好在,人活着。
  只要活着,以后有的是时间再去从长计议。
  许一凡扯了扯南宫斐的衣服:“被太阳晒着海风吹着,是不是有种昏沉沉想睡觉的感觉?”南宫斐思绪打住,“你枕在我腿上睡。”
  许一凡没搭理他这话,而是挪了挪身体,躺在了这块大石头上面。、
  石头被太阳晒的很热乎,而且还恰好是个倾斜的石头。
  躺在上面比坐着要舒服多了。、
  许一凡:“你也躺下啊,躺下会更惬意。”南宫斐依言,缓缓地,躺在了许一凡的身边。、
  许一凡伸手拽了石头边的一根草在嘴里叼着玩儿:"我经常在这里一睡一整天,这个石头被太阳晒得滚烫滚烫的,这么躺着,总觉得自己会变成烤鱼。”
  南宫斐的手,缓缓地虚虚地搭在肚子上。、
  他肚子里的小宝宝在动,一下一下,踹着他的肚皮,活力满满孜孜不倦。、
  小宝宝,此时是不是也很开心?
  "在这里躺着,白天还好,晚上会着凉。”
  “还行吧。”许一凡说:"也不是太凉,树林里那种大树叶子,能把整个人都盖住,我晚上都是盖着它睡觉,盖个里三层外三层的,一点都不凉。”
  南宫斐微微笑了起来:"好办法,一会下山的时候再摘几片,铺在床上应该也不错。”许一凡:“对,现在那个,稍一动就晔啦啦的,铺大树叶子,应该不会响动这么大。”对于晔啦啦的这个晌声,南宫斐也是深有同感。
  两个人在大石板上晒完肚皮,没有被烤成鱼干,只能继续慢悠悠地下山。、
  下山的路不平坦,而且处处都是草丛荆棘,许一凡走路又没个正形。、
  结果没走一段,就崴了脚。
  南宫斐把他背在背上,缓缓朝山下走着。
  南宫斐走的很慢,很仔细。
  他肚子里有宝宝,背上还背着小家伙。
  摔一跤的话,他自己倒是结实不会有什么事,可不管肚子里的还是背上的都经不起折腾。所以,他走的特别慢特别的慎重。


第147章 好哥哥
  许一凡爬在他背上,对南宫斐这种蜗牛般的走路,实在是理解无能:“南宫斐,你体力是不是也不如从前了。”
  南宫斐闻言,唇角扬了扬。
  搁在从前,他一定身体力行地告诉一下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