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他屋子里的育婴书籍已经堆满了一整个书架,因此每次在南宫斐面前开口,都是各种专业术语滔滔不绝。
  南宫斐在季管家这滔滔不绝的声音中,思绪又开始飘飞。、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老了。
  最近特别喜欢回忆过去。
  很多不起眼的事情,都会被他细细的回想咀皭。、
  在季管家又一次地说:“先生这么爱吃海鲜,以后孩子肯定会特别的聪明,皮肤也会白嫩嫩的。”南宫斐打断他的话:“我要去一趟非凡蓝岛。”
  季管家还沉浸在自己的那些话语中,被南宫斐一打岔,他一脸懵逼:“去,去哪里?”“非凡蓝岛,我腰坐船去,不坐飞机。”季管家沉默了一瞬。
  许一凡就是在非凡蓝岛下海然后葬身鱼腹的。、
  自从回来,季管家都不敢在自家先生面前提起非凡蓝岛,就怕先生触景伤情。
  现在先生要去非凡蓝岛,还是要坐船去。、
  季管家懵逼过后,浑身一激灵。
  突然就想起了前段时间刷抖音,有人模仿那个梁山伯祝英台的小视频了。、
  自家先生,该不会是想要带着孩子殉葬吧?
  联系到自家先生这段时间的各种症状,季管家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他一脸哀求地望着南宫斐:“先,先生?
  “我就是想闻闻海风的味道,季叔,你想哪里去了?
  季叔依旧不能完全放心:“先生,你,你会不会在看到海的时候有种想跳进去的冲动?”"没有。”
  “那,那你要不然还是坐飞机吧。”
  “晕机。”
  “先生,你现在其实不适合长途跋涉,多累啊”
  南宫斐打断他的话:"一个小时以后出发,你让人安排一下。”
  季管家:o
  季管家非常不放心,所以他全程跟随。
  南宫斐不仅晕机,还晕车。、
  一路上季管家就在念念叨叨的劝他打道回府。
  南宫斐愣是坚持到了泊船的地方。
  季管家安排的这两船非常大。
  五层豪华大船,穿上还有十步一位保镖。
  都是精通海水中营救的保镖。
  南宫斐对季管家这贴心的安排实在无语。
  但也懒得去说了。
  上了船后,孕吐竟然意外地不再出现。
  胸口的那股子烦闷也没了,南宫斐长出了口气,觉得自己好似瞬间重新活了过来。、
  季管家跟着南宫斐以及那一堆保镖在非凡蓝岛住了一个多月后,发觉南宫斐真没有殉情的意思。、而且住在这个小岛上,也很少有孕吐的时候,这才松了口气。
  自然,那些跟着南宫斐的保镖们,也终于不像是监视犯人一样监视南宫斐。、
  南宫斐不喜欢在岛上散步,他更喜欢坐着船在海上漂。
  这个时候,不会有孕吐,也不会难受,神清气爽,就好似从前的自己又回来了。
  当然,最主要是,漂在海上的时候,他总觉得,那人就在他身边,盯着他。
  大半夜的突然被梦惊醒,睁眼四看,梦里想要掐着他脖子要杀了他的人却不在身边。、
  南宫斐想点根烟,可将烟加载手指中,却没有点燃,而是低头,望向了自己的肚子。
  肚子已经凸起了。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
  肚子就像是吹气球一样,吹的很大。、
  吃进去的所有东西好似都堆积在了肚子上。、
  其他地方依旧瘦削,只有肚子高高隆起。、
  真不敢相信,这会是他的肚子。、
  他肚子里会有一个孩子。、
  还是那人的。
  他的手,缓缓抚上肚子,一下一下,又轻又缓。
  因为那个噩梦而阴郁的脸上,这一刻,被温柔的光辉笼罩。、
  “你那个小爸他肯定不会喜欢你,他不喜欢你,也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没有人喜欢,我们照样可以活的很好。
  虽然已经夜深,但南宫斐睡不着了。、
  他干脆穿好衣服,去了地下三层停船的地方,进入那辆他打算带着许一凡去海上玩的游艇。、
  “宝宝,爸爸带你海上玩,转一圈回来再睡觉。”
  说是转一圈,南宫斐驾驶着游艇,径直去的是许一凡被风浪卷走的地方。、
  他将游艇停下,放着这平静的海水。、
  “我怀了孩子,是你的。”
  “我会把他生下来。”
  “你对我做出那种事情,却想这么一死了之,多轻巧。”“等我生下你的孩子,我天天鞭打他,辱骂他”
  他声音阴狠如他一贯的作风。、
  本来还想说更多折磨孩子的话,但说了这么两个字,南宫斐自己就受不了了。、
  他的手抚上肚腹,轻柔的动作像是在安抚肚子里“受惊”了的宝宝。
  抿了抿唇,到底也不甘心。
  他盯着平静的海水,又说:“许一凡,要是恨我,就站到我面前来,你想和我来一场男人间的决斗,我给你这个机会,你要是个男人,就站出来。”
  自然,无人回应他的话。
  可南宫斐却一脸倔强地,一直盯着平静的海面。、
  他其实,不止要说这些话。
  他心底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和这个葬身鱼腹的家伙说。、
  之前被保镖围绕,他那些话没有机会说出来。、
  但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他却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他想咬牙切齿的谩骂,还想把这人的脖子掐住,更想,更想把这家伙|的痛哭流涕的求饶
  可这些,都已经不可能了。
  他抿着唇,倔强地沉默着。、
  沉默了许久后,终于,垂下眼。
  手指缓缓捏紧又松开。、
  他低声说:"我给他取名,一念,季叔希望他是个女孩子,像你一样皮肤白皙五官漂亮的女孩,我希望,我希望他健健康康的。我会把他抚养长大,他将会是我唯一的亲人,唯一的继承人


第142章 冤家路窄
  "不过,我不会告诉他你的事情,你恨我,想必也不会喜欢这个孩子,这样也好。”“许一凡,我以后,不会再来这里了,我在家等你,我会一直等。”“你要还是恨我恨的不行,就从地狱里爬出来找我。”
  这些事情明明那么不切实际,但此刻,南宫斐却说的郑重又严肃。、
  他手指紧紧捏在一起。、
  心头疼的难受。、
  眼眶更是干涩。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情绪很怪,像是在失控的边缘。、
  这不是他平日里该有的样子。、
  但他这一刻,却想放纵这种情绪滋生并疯狂生长。
  本来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突然波光粼粼,不等南宫斐反应,大浪突然就从黑暗处席卷而来。、
  这辆游艇是南宫斐亲自参与设计的,别说什么大风大浪,就算是遇到海啸,也可以安然无恙。、
  但游艇舢板上的南宫斐没有船只那么好命。、
  他没来得及跑进游艇中,就被海浪卷进了海里。、
  南宫斐醒来的时候,是趴在沙滩上。、
  热烈的阳光照在他的背上,令他暖洋洋的生出了几分今夕何夕之感。、
  不过,就算是意识恍惚的时候,他的双手依旧是护在肚腹上,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
  思绪回笼后,顾不得打量周围状况,他第一时间就低头去看自己的肚子。、
  幸好,肚子虽然隐隐作痛,但似乎,并没有别的征兆。、
  昏迷前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南宫斐打量了一圈四周。、
  又低头去看手腕上的光脑。
  光脑黑屏,此刻是黑屏状态。
  这是防水的,应该不是因为进水。、
  南宫斐猜测,或许是他被大浪冲击到沙滩时候手腕撞到了岩礁之类。、
  因为手腕四处的青紫很多。
  他站起身,用海水将身上的泥沙洗干净,又坐在一块干净的大岩石上,等着身上的衣服都晒干了,这才缓缓朝岛上走去。、
  非凡蓝岛当初开发的时候,四处的确有很多没有开发的小岛,这些岛也都被南宫斐一起买下了。、各个岛上他都派人查勘过,这些小岛上都比较荒芜,没有人类居住的痕迹,倒是有些天然的矿石,不
  过南宫斐并没有打算开采。、
  所以这些小岛,被他买了后,一直保持着荒芜的状况。、
  岛上甚至连大型的猛兽都没有。、
  倒是不用担心性命之忧。、
  只是这种密林中,万一有什么剧毒的蛇蚁之类,遇到了也是麻烦。、
  所以南宫斐并没有打算深入密林。、
  他准备在森林边缘先找点果腹的东西,然后修理光脑。、
  当然,有可能光脑还没有修理好,季管家就会找来。
  不过,南宫斐从来不会把希望放在别人的身上。、
  凡事靠自己,没毛病。、
  拆了根树枝,一边拍打着草丛树叶,一边缓缓朝前走着。
  南宫斐此刻,饿倒不是太饿,他渴了。、
  他自己的话,尚且可以忍耐。、
  但他怕肚子里的宝宝会饿出个好歹。、
  这孩子,哪怕他有时候嫌弃厌恶的不行。、
  但,连他自己都没发觉,他在用命守护。
  不敢太深入,所以南宫斐是沿着树林边缘在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听到前面有簌簌的树叶声般的晌动。、
  他心头警惕,立刻微微弯腰,将身体隐没在草丛里不再挪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前方再次传来动静。、
  南宫斐一手护着肚子,一手抓着手中胳膊粗的树干朝发出动静的地方刺去。、一声闷哼传来。
  两个人的身形瞬间滚在一起。、
  南宫斐一愣,他的脖子随即被人掐住。、
  一块尖锐的石头也被人拿在手中朝他的头顶砸来。、
  四目,在这一刻相对。
  南宫斐紧绷的弦在对上这人的脸的时候,乍然断裂。、
  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已经不复存在。、
  连时间,好似都不在流淌,在他眼里,只有眼前的人。
  眼前人的眉眼那么清晰,那么的鲜明。、
  眼前人的眼中,依旧是他陌生又熟悉的恨。
  “南宫斐?”许一凡冷哼,手里尖锐的石头继续靠近,对准南宫斐的脖颈:“还真是冤家路窄,劝你最好别乱动,要不然,我这石头可不长眼。”1
  南宫斐抿着唇,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他被许一凡压制着,一手还虚虚挡在自己的腹部,免得被许一凡碰到。、
  他盯着许一凡,眼眸中的震惊就是短短一瞬。、
  一瞬后,眼底的幽深锐利如鹰眼般,紧紧锁定自己的目标。、
  许一凡被他盯的非常不自然。、
  不过这个时?
  ??,生死存亡,当然不能示弱。、
  而且他此刻在上,自认为还是有几分安全感的。、
  所以紧捏着石头,冷哼一声:“能追到这里来,还真有几分本事,最好让你的人全都退出这个岛,不然,我死也会把你拉上。”
  南宫斐,动了。
  他本来捏着木棍的手松开,然后,缓缓往上,按住了戳在许一凡腰际的伤口。、
  他拿着的这根木棍刚刚用石头削过,很尖锐。
  这么粗的棍子插进许一凡的腰腹处,南宫斐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后,脊背冷汗淋漓,差点,差点就亲手把这人杀死。
  这个念头,令他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他稳着心神,问:"伤口很深?”许一凡:
  总觉得,这个家伙和他说话的语气怪怪的。、
  但他不作他想。、
  腹部的确很疼,疼的要死。
  但许一凡不敢示弱,他怕自己一示弱,就被南宫斐翻身而起把他反压。、
  毕竟对南宫斐做出了那种事情,他觉得,南宫斐见到他的第一个念头应该就是把他碎尸万段。、
  听到南宫斐的问话,他“呵”轻笑了一声,"你再动一下,试试我伤的重,还是你会伤的重。”
  手摸到的地方是湿腻腻的液体,不用看也知道是血。
  与此同时,血腥味儿终于蔓延到了南宫斐的鼻尖处。
  几乎是血腥的味道一入鼻,他面色一变,扭头干呕。、
  许一凡见他扭头,还以为他要暴起反击,果断先下手为强,手里的石头朝南宫斐的头砸去。、
  不过,在碰到南宫斐的头的时候,及时地,收了力道。、
  南宫斐扭头不停干呕,那模样,看起来痛苦极了。
  不像是作秀。
  当然,南宫斐这种人,应该也是不屑作秀的。、
  许一凡心头虽然疑惑,却也松了口气。、
  他盯着南宫斐的这副模样,问:“你这是怎么了?晕船?”
  许一凡没多少精力和南宫斐较真,伤口很严重,他干脆解了自己的腰带,将南宫斐的双手绑在一旁的树上。
  这才避开南宫斐,一瘸一拐走到另一旁的草丛里,查看自己腹部伤口。、
  腹部伤口,很深!
  许一凡已经把木棍子拔出去。、
  血在咕嘟嘟的往出冒。、
  从一旁拔了几棵草皭碎敷在伤口上,脱了上衣撕成两半全部裹在腹部。、
  把牙齿咬着的木棍子吐出去,许一凡软软躺到在地上。、
  很疼很疼。、
  不过他一个大男人,尤其是南宫斐就在身后,不管是为了面子里子,他都不可能叫出声。、
  许一凡其实很想睡过去,他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又被这么一插,真是雪上加霜,但旁边有只狼虎视眈眈,他根本就不敢闭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