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家伙一直自作多情,心软地纵容了小家伙的自作多情。
  原来,自作多情的,一直都是他自己。、
  南宫斐想大笑。
  可他咧了咧嘴,脸上却是比哭还难看的笑。
  “他喜欢我吗?”
  “当然。”季管家说:“许先生最喜欢的就是先生您了,您不知道许先生每次和我说起先生眼睛都是灿亮的”
  南宫斐扭头,朝前走去。、
  走了没两步,身体一个踉跄,季管家反应快,忙忙伸手及时将南宫斐扶了住。、
  南宫斐一手紧紧抓住季管家的胳膊,另一手捂着嘴咳嗽。
  咳嗽从一开始压抑的低咳变成了剧烈的咳喘。、
  咳到最后,似乎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弓着腰咳嗽的他,这一刻好似老了三四十岁,成了一个垂垂暮已行将就木的老者,正在生死间做最后的挣扎。
  “先生,先生”季管家吓的惊慌失措,连迭喊着医生。
  南宫斐的手按在他手背上:“他不喜欢我,他恨我,恨的不行。”话刚落,又是一阵激烈无比的咳嗽。
  一口鲜血在这时候喷出。、
  落了他满手。
  季管家看到这血,眼前一黑。
  哪里能听得进去南宫斐地话,不由分说蹲下身要把南宫斐背着:"先生,先生你可不能有半点事,你要有个什么,我,我可怎么活呀。”
  他是南宫老爷一手培养起来的人,又一手把南宫斐带大。
  虽然两个人是主仆关系,可其实在心底,季管家一直觉得南宫斐就是他的孩子,是他唯一的亲人。、南宫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觉得自己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简直像是生活支柱瞬间倒塌。、
  幸好,南宫斐没什么大事。、
  医生帮他检查完毕后,小声对季管家说:"大概是这几天郁结于心,血气不顺,这口血能吐出来是好事,吐出来好,以后慢慢将养着,让南宫先生保持心情开朗。”
  季管家听着医生的嘱咐,一开始听到说血吐出来是好事还松了口气。、
  但后来听到要让南宫斐保持心情开朗,顿时在心底又愁了起来。、
  将心比心,任谁刚结婚就死了老婆也不会心情开朗。、
  更遑论,许一凡还是个那么乖巧可爱的孩子。、
  连季管家都没法开心,更何况是南宫斐。
  医生离开后,季管家走到床边,对半躺着的南宫斐说:"先生,你胃病怕是又犯了,船上的医疗条件不好,我们回江州吧,这边我安排人继续打捞搜索”
  “都撤了吧。”对上季管家震惊地目光,南宫斐略有些嘶哑的声音轻轻说:“所有人和设备都撤了,不用再打捞。”
  季管家唇动了动,低头哽咽般地“嗯”了一声。
  许一凡葬身鱼腹,季管家在来的路上就得知了消息。、
  他心头难受,但他知道,南宫斐会比他难受十倍百倍。、
  继续打捞,其实是为了给自家先生一个希望,季管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自是知道,人有个希望,哪怕这个希望渺茫,也会有前进的动力。、
  人活着没了希望,和咸鱼没区别。
  此刻南宫斐主动说要放弃搜索,虽然知道自家先生一直都是个很聪明很睿智的人,但这一刻,季管家打心底为自家先生觉得难过。
  放弃,就意味着把那一点点微弱的希望掐灭。
  刮骨割肉,莫过如此。、
  海上的船只在风平浪静后全都撤的干干净净。、
  浩浩荡荡的一对船只,转眼就四散消失。
  就好似,所有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南宫斐回到江州后就开始疯狂工作。
  几乎没有回过别墅,白天晚上都是在公司里度过。、
  像他这样级别的存在,公司没了他照样可以运转。、
  但他事事处处亲力亲为,把自己忙成了一个陀螺,几乎每天都在疯狂运转。、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夜晚。、
  哪怕晚上,他的办公室也是亮如白昼。、
  也只有在困的不行的时候,他才会躺在床上。、
  但,躺到了床上,却无法睡着。、
  闭着眼是那人,睁着眼是那人的声音。、
  诀别前的那一个晚上,那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地,令南宫斐甚至能倒背如流。


第139章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既然那么恨,既然恨不得要把他挫骨扬灰。、
  既然还想着再见面是你死我活。、
  为什么,不活下去!
  南宫斐的手指紧紧捏住又松开。、
  他强迫自己闭眼。、
  但闭上眼,就是许一凡那一双带着浓烈恨意的目光。、
  长这么大,南宫斐被无数人恨过。、
  但,从来不知道,被人恨着会是这么一种滋味。、
  寝食难安,辗转难眠,只恨不得把人重新揪在他的面前
  恨不得把那人的恨一点点的擦掉
  恨不得&
  可是,那人已经葬身鱼腹。、
  恨他,骗了他,招惹了他,又对他做出那种事情。、
  竟然,死了。、
  南宫斐不甘心。、
  他一点都不甘心。、
  他想过人重新被他抓回来。、
  想过让人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的求饶抱着他大腿一遍遍地喊“霸霸饶命”。甚至想过把那家伙的祸根子砍掉,以后绑在床上天天被他弄。、
  可,唯一没想过的是,人死了。、
  人死了。、
  怎么可能会死?
  他一闭眼,好似还能回忆起,上一刻两个人在一起的那些点点滴滴。、
  以及那一夜带着恨意的五官比平日里鲜明又艳丽的许一凡。、
  时间一点点推移,日子一点点过去。、
  南宫斐不仅没能把人忘掉,反而时时刻刻惦记的越来越厉害。、
  他觉得自己恨死了这个人。、
  恨不得这人立时出现在他面前,恨不得将这人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愤,恨不得恨不得亲自上天入地把人给重新找出来。
  恨到了极致,心心念念都是那人。
  已经躺在床上的南宫斐,他坐起身。、
  身边空落落,屋子里冷清清。
  到处都显得那么萧条安静。、
  静的,令他那么的不适应。、
  只觉得空气里没了氧气,快要窒息一半。
  他在屋子里走动,试图寻找那人的味道。、
  在房间里转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又重新躺回床上,抱着那人经常枕着的枕头。、
  睡不着,就瞪着枕头。、
  瞪着瞪着,低声晡晡:“我不在乎你,一点都不在乎,更不在乎你爱我还是恨我。”南宫斐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季管家在床前,一脸憔悴难过,几乎是哀求着对南宫斐说:“先生,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回到江州的这一个月时间,南宫斐已经进了医院三次了。
  南宫斐本来就有胃病,现在又不怎么睡觉吃饭,进了医院,全靠营养液帮他调养身体。、
  这短短两个月,南宫斐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不等南宫斐回应,季管家又说:“先生,许先生他要看到你现在这样折腾自己的身体,肯定会特别难过伤心。”
  那家伙会伤心难过?.
  他现在这样子如果被那家伙看到,那家伙说不准会非常高兴开心。、
  “先生,您不为别的,为了深爱您的许先生,也不该这样折磨自己的身体。”南宫斐张了张口,神情愈加灰败。、
  他心底,忍不住地有个声音在轻轻地问:我现在这样,你是不是很幵心?你是不是很高兴,你是不是能够安心长眠?
  “安心长眠”这四个字一出,南宫斐的心头便是一个激灵。
  他怎么能让那家伙安心长眠,他怎么能让那家伙就那么安然长睡。、
  不,绝对不能!
  那家伙就算死了,也该从地狱里爬出来爬到他面前。
  对,就该这样!!
  他要活的好好的,他要活的更加滋润。、
  他要让那人气得从地狱里爬出来找他报复。、
  但,南宫斐眼中的光彩也就出现了一瞬。
  瞬间之后,重新灰暗。
  他向来是个理智的人。
  地狱天堂,不过是蒙蔽人的一种说法而已。、
  人死如灯火。|
  连魂魄怕是都不剩一点。、
  南宫斐这一刻,是真心地恨自己的头脑理智。
  如果他能糊涂一点。
  如果他能像别人一样活得浑噩,或许就可以抱着那人还有魂魄在世间的想法。、
  心在这一刻疼的不行。
  南宫斐想伸手按在胸口的位置,可最终,手指颤了颤,没有动作。、
  哪怕眉头没有蹙起,可苍白的渗出汗意的脸还是出卖了他的此刻状态。、
  季管家急急上前,一边按铃喊了医生前来,一边询问南宫斐:“先生,先生你怎么了?哪里难受?”南宫斐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声音嘶哑晡晡:"不知道为什么,那里疼的不行,最近,总是在疼。”疼的时候,?
  ?个人都想缩成个虹米,恨不得窝缩在一个小小的洞里去。、
  忍的很辛苦很难受。
  太疼,太难受了。、
  季管家闻言,再也没法忍耐,眼泪滚滚而落:"先生,先生,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难受就哭出来,哭一场好不好,你哭出来就不疼了。”
  心病都是憋出来的。
  这么久了,南宫斐没有为许一凡立过墓碑,更没有再提起许一凡三个字。、
  更别提为许一凡的死哭几声。、
  虽然他每天都在疯狂上班,但季管家知道,自家先生现在的状态不对,一点都不对。、
  听到自家先生这话,他只觉得心酸难过的无以复加:"先生,求求你了,你哭出来吧,只要哭出来就好了……”
  南宫斐有些茫然地望着季管家:“为什么要哭?”哭这个字眼,就没有在南宫斐的字典里存在。、
  他不懂季管家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当然,他也不会在意。、
  他盯着季管家泪流满面憔悴无比的脸,伸手,帮季管家擦拭着脸上的泪。、
  “你说,我是不是真是个天煞孤星的命”
  季管家不等他说完,立刻摇头:"不是,不是,先生是仙人转世,先生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人,先生才
  不是什么什么天煞孤星,先生,先生你不能这么想,你是最好的”
  季管家话到最后,再次哽咽。
  小时候南宫家的那些亲戚为了抢夺南宫父母留给南宫斐的财产,一个个都谩骂南宫斐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爷爷奶奶克亲人,所有人都被他克死。、
  小时候的南宫斐因为这些话,一度时间非常自闭。
  季管家都快忘掉这件事了,没想到此刻南宫斐会再次提起。、
  原来,先生还对小时候的事情有印象。、
  他知道,一定是许一凡这件事情给自家先生的打击太大,要不然先生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急急忙忙的继续说着:“先生,先生,你看看我,我跟了你多少年了,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那些人是污蔑你,你不要相信那种话。”
  “可是,可是他也死了。”南宫斐一下一下,帮着季管家擦眼泪。
  说出这话的他,神情极为平静。、
  所有他在意的人。、
  亲人,朋友,还有那个家伙。
  都死了。
  一个个,都死了。
  他不信命,但现在,不得不信。、
  三个医生在这时候进门,季管家忙擦了眼泪站在一旁,对医生说:“先生说他心口的位置有些疼。
  一直负责南宫斐身体健康问题的沈医生拿着南宫斐身体检查单子,一脸严肃走到南宫斐面前,欲言又止。
  南宫斐就扭头,对季管家说:“季叔,你先出去等一会。”季管家也发觉了沈医生的神情不对。、
  他虽然担心的不行,但这一刻,还是听命退下。、
  就连跟着沈医生的另外两个医生,也在这时候退了出去。、
  直到门关上,沈医生才走到床头,对南宫斐说:"先生,我有个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南宫斐蹙眉:“别绕弯子,直接说。”沈医生苦笑一声:“先生,你怀孕了。”
  简直就是石破天惊。、
  速来沉稳的南宫斐,这一刻也是完全懵逼的状态。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思绪:“我记得你以前给我体检单的时候,说过我体内有多余的一套女性系统。
  “是的,那时候您咨询过我手术摘取的事情,后来我和同事们研究模拟过一次,因为您的子宫生长的地方有些特殊,所以,以现在的医疗手段,无法为你做这种手术。”
  南宫斐冷静道:“但是,你们也没有说过,我能够怀孕。”
  沈医生讪讪:“理论上说,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现在这事情发生了,因为没有做过更细致的检测,所以也不知道您肚子里的是个什么,先生,我们不如再进一步检查一下?”
  南宫斐:“确定是怀孕,不是什么别的肿块肌瘤?”
  "不是,是胎儿,还没成形,但是可以肯定已经有两个多月。”
  南宫斐的心头一紧。
  两个多月。f
  那,是那个晚上,是那个家伙7
  他的唇在这一刻紧抿了起来,几乎毫不犹豫地,就说:“打掉它。”
  这是耻辱,是那一夜留下的耻辱。
  是那个家伙恨他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