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家是知道路线的。、
  “季叔,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不能说。”季管家伸手给自己的嘴上拉了拉链:"我要保密。”
  许一凡:
  他凑近,戳了戳季管家的腮帮子,惊讶叫:“季叔,你脸上还扑粉了?”


第130章 婚礼?
  季管家忙忙挥开许一凡的手:“不是不是,是张嫂子的面粉落我脸上了。”许一凡:……
  这也真是此地无锟三百两啊。
  许一凡凑近了季管家的脸仔细瞧着:“季叔,你,你抹唇膏了?”啧啧啧,陷入爱河的男人,有点变/态啊!
  连季叔这种老男人都要扑粉抹唇膏,还真是令许一凡大感意外。、
  意外之余,忍不住地就又想,季叔突然这么变//态,难不成是也要搞基?
  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不是唇膏。”季管家连忙否认:“是,是蜂蜜,我唇有点干裂,张嫂说抹点分蜂蜜很管用。许一凡:……
  真想拿镜子给季管家照照。
  脸都快要红成猴屁股了。
  不过,看在季管家脸皮子这么薄的份上,许一凡没再这个问题上较真。、
  车子进入飞机舱内后,季叔和许一凡下车,一起上了楼梯进入飞机的客厅中。、
  中年男性服务人员帮许一凡和季叔将安全带系好,飞机缓缓起飞,直冲云霄。、
  等到飞机平稳,中年服务人员这才帮许一凡和季管家把安全带解开。、
  许一凡问季管家:“我们这究竟是去哪里?”
  季管家:“要保密。”
  许一凡笑:“季叔,你不会找地方把我卖了吧?”季管家:“怎么会,不可能的。”
  季管家向许一凡保证:“是个好地方,也是个好事情,你一定会喜欢的。”许一凡套不出话,只能作罢。、
  恰好这时候,服务人员端来了各种零食以及饮料,许一凡端着盘子,干脆低头剥瓜子。、剥了一小碟子后,将碟子递给了季管家。、
  季管家感动又惊喜。
  他喜欢吃南瓜子,没想到这一点竟然被许一凡记住了。、
  端着小碟子,季管家唇动了动。
  许一凡等着他说话昵。、
  还以为这人会感动的说出个一二三来。?
  结果,季管家说:“你是个好孩子,和先生一样,都是好孩子。”2许一凡:……
  一点都不想和南宫斐一起相提并论。
  这种夸奖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季管家摸了摸许一凡的头:“放心,你和先生都会好好的,会幸福的。”这下更加不能放心了,许一凡还是蛮希望南宫斐这种家伙突然挂掉或者过的悲惨坎坷点。、
  飞机在飞行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在一座小岛上降落。、
  许一凡侧头贴在窗户上,在飞机降落之前能看到小岛的全貌。、
  这个小岛是一片好似还未被开发的绿油油的丛林,只有最中央的位置建筑了一个无比大的庄园,庄园里不仅中满了盛开的玉兰花,还有蓝色的超级大的游泳池,庄园的中央则是个大城堡。、
  这种地方,最适合叫上好多个美女开派对,嗨翻天啊。、
  此时此刻,庄园里似乎的确有很多的俊男美女穿梭来去。
  不等许一凡再细看,飞机降落,四周都成了绿油油的一望无际的树林。、
  许一凡扭头,问季管家:“季叔,你参加的这是个什么派对,不会是什么所谓的海天盛筵吧?”没想到季管家还有这种嗜好。
  许一凡这一刻,内心激动的不行。
  就差没摩拳擦掌。
  但,想到这个小身板,瞬间又蔫。、
  要是能把这个精致小巧的身体改变一下,就算改变不成南宫斐那种巨无霸,他也希望能改变回原来的样子。
  这样才能在宴会里成为男人女人们都关注的对象啊。、
  现在的精致小巧,令他没勇气当众浪。、
  万一被小美妞们嘲笑短小精致如口红,这不就成了他一辈子的阴影了么。
  唉,也不知道君含霜有没有鸟枪换大炮的特异能力,要不要给那家伙打个电话神助攻一下。、
  季管家瞧着许一凡的脸色变换,变的那叫一个精彩,心头也是好笑,这个傻孩子在想什么昵。、
  "不是。”季管家说:"不是海天盛筵,是有人在这里结婚。”
  准备给君含霜打电话的许一凡:
  他后知后觉地回过味儿来。
  盯着季管家问:“是先生和霍小姐的婚礼?”季管家今天高兴成这样,肯定不是因为这是别人的婚礼。
  也只有南宫斐结婚,才能让他这么开心。
  季管家张了张口,一脸无力的地望着许一凡:"不是。”许一凡听到这个回答,一时间,心头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
  竟然无知无觉地,松了口气:“哦。”
  季管家和许一凡上车后走了没多久,停了下。
  准确来说,不是主动停车的,是前面也有一辆车,将许一凡和季管家坐的这辆车别停了。、
  前面那辆红色的法拉利有些眼熟。、
  而且从后车座上下来的人也是令许一凡惊讶。、
  是霍雅兰。
  而且还是穿着一身婚纱的霍雅兰。
  霍雅兰下车,推开身边的一个女陪护,由女陪护提着婚纱的鱼尾不落地,她则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地朝许一凡的车走来。、
  然后走到许一凡的车门边,敲了敲车窗。
  许一凡将车窗降下,瞧着化妆了后美的无法无天的霍雅兰。、
  不得不说,这种细腰大胸又漂亮的女人就是许一凡的最爱。、
  但一想到这个漂亮面皮下的心肝肺,许一凡对眼前的霍雅兰就没法心生喜欢。、
  连微笑都挤不出来。、
  倒是霍雅兰,一如初见那天,对许一凡笑得和切温柔。、
  “感谢你今天能来参加我和斐的婚礼。”许一凡:???f
  季管家不是说不是霍雅兰和南宫斐的婚礼吗?
  许一凡一脸懵逼。、
  霍雅兰以为许一凡这是伤心难过,笑得越发温柔:"其实让你来这里是我和斐提的,斐并不打算让你过来。
  许一凡:“哦。”
  霍雅兰见他失魂落魄,心头更加得意:“你今天这套衣服很适合当我和斐的伴郎,能得到你的祝福,我今天的婚礼会更加完美
  许一凡不等她话落,打断,说:“祝你和南宫先生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白头偕老双宿双//飞相亲相爱不要祸害别人。”
  霍雅兰:……
  她觉得许一凡这是嫉妒,完全就是嫉妒很的表现。、
  所以无比优雅地朝许一凡微微颔首:“多谢祝福。”然后扭头,施施然地上了车。
  许一凡:……
  南宫斐能娶到这样的女人,想想就非常幵心。Q车子重新启动。
  本来是想慢点然后和红色法拉利拉开距离,结果,车慢,前面的法拉利也慢
  看来是誓要和许_凡的车子保持距离。
  季管家安抚许_凡:“别在意她的话。”许一凡点点头:“嗯,我不在意。”
  这口是心非的可怜样儿,季管家欲言又止,看着许_凡的那神情特别怜惜。
  许一凡被他看的浑身不得劲。、
  鸡皮疙瘩都快要起来了。
  妈呀,季管家干嘛这样看着他啊。
  许一凡珍重重申:“季叔你放心,我真的不生气。”和这种有胸没脑子的女人计较,还真不是他_个大老爷们的风格。
  因为这点子小事儿生气,怎么可能。
  季管家闻言,看着许_凡的表情更难过。
  伸手拍了拍许一凡的肩膀,叹了口气说:“你和先生一样,都是好孩子。”许一凡:????
  请不要把我和南宫斐那个家伙比较。
  比不起比不起!
  车子缓缓朝前,离开了两面都是密林的林荫大道后,进入了庄园中。
  小岛上的庄园也很大。
  不过幸好,进入了庄园,道路有好多条,也终于不用被霍雅兰的车子给带着走了。
  许一凡问季管家:“这是南宫先生的岛吗?”
  季管家点头:“是的,不过岛上的建筑是刚建好不久,以前就是个先生来钓鱼的荒岛。”许一凡:……
  季管家补充:“这座岛刚建好不到一个月,先生为这座岛取名非凡蓝岛。”
  许_凡:“霍小姐应该会很喜欢这个名字,斐与兰这样一搭配还真是好听。”季管家:o
  他张了张口,颇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郁闷感:“先生取名不是你说的这个意思。”
  许_凡:“那他就是心之所想而不自知,很多事情,旁观者看的比较清楚。”
  季管家:他这个旁观者此刻看的清清楚楚,许_凡这孩子还在因为刚刚霍雅兰的话而吃飞醋郁闷着昵。
  哎,一会的事情肯定会让这孩子惊喜一把。、
  车子绕了很久终于停下。、
  许一凡朝外一瞧。
  妈哒,车子竟然停在城堡的门口正中央位置。、
  车外好多的男女全都围成一堆堆地,惊讶地望着许一凡的这辆车。、
  这些男女中,有俊男美女,也有衣着光鲜亮丽的中老年男女。、
  这些人一个个一脸稀奇地指点着许一凡坐的这辆车。、
  还有人上前与这辆车自拍。、
  许一凡:……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究竟是下车,还是不下?
  事实上,也不用许一凡纠结。
  围堵的人群突然让出一条道,南宫斐在大家的后退中出现,优雅地走到车旁,将许一凡位置的车门打开,然后绅士般弯腰,朝许一凡伸手。
  人群静寂一瞬后,随即“晔”地一声,都小声窃窃私语了起来。
  毕竟,许一凡这人,在场所有人,没人不认识。


第131章 现场直播
  因为向来不碰男女的工作狂南宫斐,对这个男人破例了。、
  不管是南宫斐的死对头,还是南宫斐的合作伙伴们,为了知己知彼,自然是要把南宫斐身边的人都了解一下。
  尤其是眼前这位,南宫斐的爱宠呃,连在这种场合下都要让这位爱宠如此风光的出现。、
  看来,爱宠的位置在南宫斐心底非常不一般啊。、
  众目睽睽之下,落了南宫斐的面子其实并不好。、
  但,许一凡并没有将手搭在南宫斐的手上,他自己扶着门框下车。、
  正要从侧面走开。
  南宫斐抓住他的手朝人群中走去。、
  不远处,霍雅兰的父母亲,脸彻底黑了。、
  不仅霍雅兰的父母,还有南宫斐那两个一直在国外很少露面的叔叔,也是一脸铁青。、
  其中一个大步走到南宫斐面前,指着许一凡对南宫斐叫:"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你把他带出来做什么?你这是嫌给南宫家丢脸丢的不够吗?”
  南宫斐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不请自来,你有脸吗?要么滚,要么闭嘴。”
  对方没想到在这么多人面前,南宫斐竟然一点都不给他这个长辈面子。、
  他气得脸色涨得通红,唇更是在抖。、
  尤其是发觉刚刚还在他面前说南宫斐各种不好,并誓要和他联手一起把南宫斐逐出南宫家的弟弟,这会却躲在人群后面,没有一点要露脸的意思。、
  而旁边几个保镖明显要上来把他轰走。、
  他气得差点没心梗。
  他反应快,虽然当众被南宫斐这样怼很丢脸,但此刻要是被保镖轰出去,他会更丢脸。、
  马上就总结出利害得失的他,立刻后退了一步,用姿态表示,自己要闭嘴不要滚。、
  南宫斐连眼角余光都不带给他的。、
  拉着许一凡的手继续朝前走去。
  众人忙忙也跟在他的身后进入了刚打开大门的城堡内部。、
  里面的装修豪华,每一处的设计都特别精美,处处戳卓显豪华贵气。、
  大厅里都是用各色的玫瑰花做为装饰。、
  穹顶是透明玻璃式,众人抬头可以看到有白鸽与吊着彩带爱心气球的从蔚蓝的天空中飞过。、
  司仪早已站在了大厅正上方的台子上。
  整个台子都是用玫瑰花装饰搭建,拱门也是玫瑰花,而且细看去,可以看到玫瑰花的花心中有一颗蓝色的闪亮无比的钻。、
  天啦,这么多玫瑰花,得花费多少钻石啊。、
  虽然能来这里的都是不差钱的主,可大家还真没壕到如此地步。、
  简直就是壕无人性。
  流畅的音乐声犹如山中清泉缓缓流淌在人们的心间,大家这一刻,连呼吸都放的轻缓。、
  生怕打破这美轮美奂的梦境般的地方。
  但是,虽着时间慢慢推移,随着司仪四下张望。、
  大家后知后觉地,发觉了不对。
  新娘昵?
  新娘哪里去了?
  新郎南宫斐,在台上已经站了很久了。、
  大家将目光全都落在了霍家人身上。
  也有相识的人上前去问霍父霍母。、
  霍父霍母尴尬的要死。
  他们刚刚就已经给女儿打过电话,女儿说是已经进入了城堡里,马上就会出场。、
  但现在,这么久了都还没过来,最主要是,女儿电话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女儿怎么回事?f
  南宫斐的那两个叔叔虽然没有靠近霍父霍母,但那时不时瞟过来的无比不满的目光很明显。、
  大厅里众人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一个个瞧着霍父霍母的眼神无比微妙。、
  霍父霍母倒不觉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