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高兴的不行。
  吃完饭菜,邓丁把轮椅推到许一凡的后面,扶着许一凡坐上去,又把毛毯盖在了许一凡的身上。、
  轮椅走到门口,许一凡像是想起了什么般,说:“等等。”
  他指了指自己的床底下,对邓丁道:“我那一百万还在床底呢吧,你提拎出来,一起拿上。”邓丁无助的望了季管家一眼。
  季管家没回应,他便乖乖从床底把那一百万提了出来。、
  秦玉凤已经清醒很久了,她也从医院里搬了出去。、
  现在住在城外南宫斐名下的一栋私人别墅里。、
  有护工和复健的医生每天陪着她。
  车子到了别墅门口后,许一凡令车子停了下。、
  他问季管家:“我妈不在医院了?”
  季管家点了点头:"先生安排在了这里,医生说住在山清水秀空气好的地方,对你妈妈的身体更好,她已经清醒,只要每天坚持做复健,慢慢的,会和常人无异。”
  这里的确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昵。
  “有没有在不惊动我妈的情况下进去,我远远的看她一眼就好了。”
  季管家没想到,许一凡大老远的跑来,只想看一眼,但他能明白许一凡的忧心,所以说:“这个别墅挺大,别墅看不到大门这里,进去后,我打电话问问你妈妈在哪里,到时候我们远远看着。”
  许一凡点头。:
  别墅很大。
  说别墅不合适,应该更像是个无比大的庄园。、
  车子停下后,季管家打了个电话。
  对许一凡说:“现在是你妈妈的复健时间,她在复健室内做复健,复健室有监控,你要不去看看监控?”
  许一凡点头。、
  监控室是在别墅的另一栋小楼里。、
  进入其中,就是几十台显示屏,整个别墅的监控都在其中。、
  季管家输入密码,将复健室的监控调了出来。、
  许一凡面前的整个墙上,出现了复健室的画面。、
  秦玉凤恢复的很快,已经可以扶着墙走路,她正在扶着扶手,一点点的缓缓的挪动。、
  复健医师站在她的旁边不停地鼓励着她。、
  秦玉凤说话并不利索,要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有时候说着说着,口水会流下来,复健医师上前帮她擦口水。
  许一凡看着视频里秦玉凤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
  他脑海里,恍惚就想起了,最后一次见到秦玉凤的画面。、
  她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再也不会喊他儿子,不会期待的望着他。、
  更不会在每次他回家后急急忙忙从楼上跑下来。、
  从那一眼之后,他的妈妈,连在梦里都很少出现。、
  进入这个漫画世界,在医院里看到躺着的秦玉凤,每每盯着,就让许一凡想起那最后一眼。、
  躺在病床上的秦玉凤,一点真实的感觉都没有。、
  但现在,妈妈又醒来了。、
  她努力的走路,努力的学着说话,努力的活下去!o


第116章 要对自己好
  视频里,秦玉凤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是那么鲜活,都和他记忆中的妈妈一模一样。、
  画面中,复健医师声音赞赏地对秦玉凤说:"你儿子看到你现在恢复的这样快,一定会特别骄傲,你真是太厉害了。”
  秦玉凤闻言,眉眼弯弯地笑。
  她因为走路,脸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意。
  笑起来的时候,不似许一凡那般灿烂鲜明,更像是个温婉的大家小姐,哪怕笑,也是矜持地,优雅的。
  她一个字一个字,慢腾腾的说:“我儿子,厉害。”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
  许一凡早已经泪流满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
  但自看到秦玉凤出现在画面里的这一刻,许一凡的眼泪就一直在流一直在流。、
  季管家口袋里有手帕。
  他蹲下身,帮坐在轮椅上的许一凡擦眼泪。、
  许一凡却猛地按住季管家的手,他自己拿过手绢,咧嘴笑着对季管家说:"你看,我妈是不是很厉害,她真的很厉害,是个特别值得人尊重的女人。”
  季管家望着眼里含泪的许一凡,很用劲的点头:“是的。”
  能从植物人的状态中清醒,并一步步恢复到现在,秦玉凤的确是个厉害的女人。、
  但季管家觉得,能让自己的儿子这么牵挂惦记,能让儿子这么佩服孺慕,这一点,就能看出来秦玉凤是个很伟大的妈妈。
  复健一个小时,许一凡就在那盯着屏幕看了一个小时。
  后来秦玉凤去用餐,大屏幕上的画面也调到了餐厅。
  秦玉凤的手指还无法自若抓握,就算拿的是勺子,也是拿着拿着就掉在了桌子上。、
  终于成功把勺子放进碗里舀到了饭菜,可在朝自己口中送去的时候,勺子又"当啷”掉在了桌子上或是
  地上。鑀
  一顿饭,她吃的很狼狈,也吃的很慢,吃了一个多小时,身上脸上都是米粒饭菜。、
  许一凡一直紧张无比的盯着秦玉凤的每一个举动。、
  在秦玉凤倾身张口去咬勺子的时候,许一凡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倾前。、
  恨不得帮着秦玉凤把勺子里的饭菜送进口中。、
  不仅仅许一凡,他身后的季管家和邓丁他们,也都是一脸紧张的望着视频里的秦玉凤。
  受许一凡的感染,他们几个也是目不转睛盯着视频,好似自己变成了艰难吃饭的秦玉凤。、
  “我有一年车祸受伤,手脚骨折,肋骨也断了两根,自暴自弃,是我妈一直陪在我身边,跟着我一起做复健,不管我怎么发脾气,她都在旁边鼓励我。”
  许一凡仰头盯着视频里的妈妈,声音轻轻的说着:"她是个特别好的女人,她对父母亲孝顺,对丈夫信任,对儿子无私,对任何人都抱着一颗善意的心。她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不能活的很好?”
  这大概就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的最佳例子。、
  一旁的季管家说:“她对自己好吗?”
  对别人好的同时,也该对自己好。、
  许一凡难过地叹了口气:“是啊,她就是对自己不够好,她把所有的好都给了别人,什么都是想着别人,一点点都没留给自己。”
  季管家不知道怎么安抚,只能保持沉默。、
  一旁的邓丁和君含霜都没说话。、
  他们都还年轻,这么深奥的问题,没法去发表意见。、
  秦玉凤和陪护人员到后花园里散步的时候,许一凡就在窗户处,远远看着。、
  一直等到秦玉凤重新回到房间里,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坐上车的时候,许一凡示意君含霜把钱袋子拿着,这才说:“给你一百万,你去勾//引我妈。”
  右a相?
  手一松,钱袋子掉地上了不说,差点两腿打战从座位上滑下去。、
  “那个,你,你刚刚说什么?”
  不仅君含霜,除了司机,邓丁和季管家都在盯着许一凡。、
  他们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又或者,是许一凡受刺激太厉害脑子有病了。、
  许一凡示意君含霜把脚底的钱袋子捡起:"我妈对自己不够好,我想对她好,但我现在有心无力,而且我的好也不一定是她想要的,她现在需要一个陪伴着她的爱人,忘记生活的痛苦的办法就是找个人坠入爱河。君含霜你不是单身吗,你去勾引我妈,你和她去谈恋爱吧,她在世一天,你真爱她一天,她过世后,你就自由了。
  君含霜依旧懵逼。、
  倒是许一凡,不耐烦地皱眉:"一百万不行?你还有什么要求?”
  右a相?
  “你妈的岁数和我妈差不多大,我和你这么熟了,只把她当了长辈看待,我”
  “年龄不是问题,辈分也不是问题。”
  许一凡盯着他:“你就说你愿不愿意?
  右a相?
  他前几天刚从公司保洁变成许一凡的贴身佣人。、
  许一凡病房里的一切都是他在整理,连屋子里摆的花,也是他每天都在换新。、
  他就像是个围着许一凡打转的小男佣。、
  同样是穿,还是穿进自己的漫画世界,可怜他连个正常人的生活都享受不到,反而还成了个最底层的打工仔。
  说起来,也真是心酸。
  不过,真要他变成许一凡这样,他肯定也是做不到的。、
  毕竟,光那份差点把自己手割下的魄力,君含霜就没有。、
  现在被许一凡如此质问,君含霜心头更觉凄惨。、
  这件事情,他当然是不愿意的啊。、
  他现在侍候许一凡也就算了,再去侍候一个和自家妈岁数差不大的女人,还是以小情人的身份,连初恋都还没有过的他,实在干不出这种事情。、
  “我,我其实,其实不太会哄女人,我也不会说话”
  许一凡斜睨着他:“所以你不愿意?”
  君含霜真不敢说自己不愿意啊。、
  毕竟,许一凡连菊/花都贡献出去了,他这完全不用贡献菊///花,处境可比许一凡要好太多太多。
  但,他真说不出来愿意的话。、
  季管家和许一凡同仇敌忾,一脸愤愤地瞪着君含霜:"许先生对你那么好,你穷困潦倒落魄无助的时候都是许先生在帮你,你喜欢的女孩子需要钱,许先生没钱也要借钱,立马给你一百万,现在只是让你拿钱办事,与工作没区别,这你都不愿意?”
  就差没说“你也太狼心狗肺”这种话了。
  好吧,季管家这人,其实很护短的。、
  他现在就像只老母鸡,把许一凡当了自己翅膀下面的小鸡仔儿。、
  右a相?
  他能说什么!!
  就在他绝望无比的要点头的时候,许一凡话语一转。、
  "这样,如果你不愿意,我给你三十万,你用这三十万去帮我找当年有哪些男人暗恋或者喜欢过我妈,她的同班同学,她的青梅竹马,她的各种同事朋友,和她年纪相仿的,一直暗恋喜欢她,和她关系不
  错
  首要两点条件,人现在是单身,并一直都对我妈念念不忘的男人,他现在愿意和我妈在一起不是为钱,当然,为钱也无所谓,只要他能付出真心对我妈好。你找到人后制定计划把人不刻意地送到我妈身边。”
  君含霜不等许一凡说完就在不停的点头。、
  等许一凡终于话落望向他的时候,他头点的快要与胸口齐平了,"没问题,这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帮你打听好并制定计划,绝对会让你满意。”
  只要不是让他献身就行,他这会真是大大地松了口气啊。、
  "不是我满意,是我妈满意。”许_凡想了想:“不要丑的,不要大肚子,不要秃顶,要像季叔一样虽然上了年纪,但依旧风度翩翩。”
  季叔:被夸的真开森。
  君含霜:"好,没问题,我一定会找到的。”他是作者,是这个漫画世界的主宰。
  就算没这么个人,他也能创造一个出来。、
  季管家张了张口,他觉得这事情交给君含霜这种不靠谱的毛头小子,还不如交给自家那什么都办到的先生昵。鑀
  不过,又一想,他完了和自家先生说一声,先生肯定会去办。、
  到时候君含霜做不到,先生做到了,也能给许一凡个大惊喜。、
  这事情就这么商量定,君含霜拿了三十万,在医院门口下车后,拿着钱朝公交车站走了去。、
  季管家盯着他背影,撇了撇嘴。
  怎么看都觉得君含霜这小子不靠谱。、
  不会拿钱跑了吧。
  不过就算跑了也无所谓。
  天涯海角,先生也能把他给挖出来。、
  钱也没多少,要是这点钱能令许一凡看清这个油嘴滑舌的真面目,也不错。、
  季管家找了个机会,转头就把这事情和南宫斐汇报了一遍。
  或许是秦玉凤的事情给了许一凡动力。o
  他终于没再厌食,每天都努力的在吃饭,也会下床,去医院的花园里转转。、
  他的手机上远程连接了别墅那边的监控,只要秦玉凤在监控范围内,他时时刻刻都可以看到。、
  季管家每天的事情是刷抖音,而许一凡,他每天的事情是实时关注秦玉凤。
  到后来,季管家也被感染,每天见到许一凡第一句话,就是在询问秦玉凤的状况。


第117章 出院
  每次提到秦玉凤,许一凡脸上像是笼罩了一层绚丽明亮的光彩一般。、
  令季管家突然就嫉妒的,后悔当年没有结婚生子。、
  嘤嘤嘤他也想要许一凡这么一个儿子。
  每隔一两天许一凡都会去秦玉凤的地方近距离看看秦玉凤。、
  经常是秦玉凤在院子里散步,而他则在安装监控的这边小屋子里盯着秦玉凤。、
  连季管家都被他这种行为感动的不行。
  对许一凡的评价,从妖艳jian货变成了好孩子。、
  君含霜的办事效率非常快,五天时间,就真领了个中年男人来见许一凡。、
  许一凡见到这个中年男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震惊的。、
  这个男人,他认识。
  他幼时去姥姥姥爷家,经常会见到。、
  姥爷家是书香世家,姥爷是个教授,这个男人叫卫正清,是姥爷的学生,一直跟着姥爷研究学术。、带着眼镜的卫正清瘦瘦高高的,是个特别斯文的男人。、
  每次许一凡和母亲去的时候,他都是沉默的跟在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