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
  君含霜顿时一脸悲催:“我干不出这种事情啊,我还是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他顿了顿,又说:"我爸妈感情特别好,这些年一直不离不弃,我从来没见他们吵过嘴,我和我妈说话声音高一点,我爸就会护着我妈我以后,就想有那么个人,不求富贵,只求风雨共度,祸福同
  享。
  "呵呵。”许一凡唇角上扬,讽刺他:"你爸护着你妈,是因为他需要你妈帮他遮风挡雨,一旦你爸有钱有健康的身体,你信不信,他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妈甩掉,说不准还恨不得你妈马上死掉免得分走他家产昵。
  "才不是,我爸不是那种人。”
  许一凡冷笑:“?
  ??爸现在不是那种人,有钱了就是了。”
  君含霜气得瞪着许一凡,瞪着瞪着,像是被扎孔了的气球扁了下来。、
  “你说的对,金钱最能腐蚀人心。”他狠狠吃了一口肉,说:“幸好我爸不是个有钱人。”
  这次,许一凡没有回答。、
  倒是君含霜,吃着吃着,又说:“但是我又觉得,我宁愿他们有钱,宁愿他们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离婚,也不想他们现在过的这么苦。”
  人就是这样,得到一样,就会失去一样,生活不可能把最完美的都给你。、
  如南宫斐这种不拉屎放屁的小仙女只活在漫画里。
  许一凡:“那我祝你得偿所愿。”
  君含霜哈哈笑了起来:“他们不会有钱的,不过我会努力赚钱,让他们过好日子,这样就可以两全其美。
  许一凡斜睨他一眼。
  为了赚钱写那种玩意,等他离开这个漫画世界就去举报这家伙。、
  君含霜被他一瞧,顿时心虚:“其实我正在转行,现在是过渡期,以后我就不会干这种了,以后我会慢慢好起来。”
  “阿呵。”
  最好这样!
  君含霜掏出手机玩着,玩着玩着,将手机屏对向许一凡,手机屏幕上面写着:这房间里有监控,秦玉凤醒了。
  他确定许一凡看到了那几个字,然后快速地删掉。、
  许一凡:“这就是你借钱买的手机?多少钱买的?能玩游戏吗?我看看!”
  他伸手拿过君含霜的手机在手里玩着。、
  君含霜探腰伸头过去,两个人的头挡着手机屏幕,所以就算这房间里有监控,也看不到手机屏幕。、
  “我没下载游戏,这个手机内存不大,才588的手机,能有这么薄这么小,而且速度运行这么快,已经很不错了。”
  但事实上,许一凡在手机上写:现在的南宫斐是怎么回事?我的血给谁了?是你修改过的?
  "588?还真是便宜,怪不得看着这么垃圾,我的手机十八亿十万。”
  君含霜抢过手机在上面划拉,口中说:"588买到这种性能的手机已经很不错了,大佬我不能和你比啊。”
  他在手机上写:是原来就有的情节,但是时间线提前了,而且原来的剧情里献血的是许离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了现在这样,大概是因为我之前的改动令剧情走向都出现了偏移,不过现在的虐恋情深倒是对你有利,用不了多久南宫斐就该向你表白了。、
  君含霜说他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及他自己并没有做过改动,这种话许一凡是不信的。、
  说不准这所谓的虐恋情深就是君含霜为了南宫斐能喜欢上许一凡而加的情节。、
  君含霜把这事情推的一干二净,许一凡理解。、
  毕竟两个人,还真没到交心的地步。、
  许一凡允许君含霜做小动作,不过前提是,他的要求达到。、
  现在,秦玉凤的清醒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惊喜。、
  为此,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几碟子菜最后吃的空荡荡的,什么都没剩下。
  君含霜吃饱暍足,伸手和许一凡要钱。、
  但当他看到那个装着二百万的包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这,这不能转账吗?不是,不是转转账就可以成功的事情吗?我拎着这么个包,我坐公交车万一被小偷偷了昨办?”
  许一凡朝他翻了个白眼:“里面是二百万,你拿走一半,放下一半,要真被小偷偷了,我把剩下那一半再给你。”
  小样,不就是二百万吗,世界都特么的能创造出来,二百万算个屁啊。、
  君含霜依旧没法安心,他问邓丁:“你能送送我吗,这钱要是丢了,我觉得我这辈子都还不起。”邓丁没想到许一凡的钱是给君含霜。、
  一旁的季叔更是直翻白眼,妖艳jian货这个蠢蛋,又被油嘴滑舌给套路了。、
  邓丁为难:“许哥这里需要人,我出不去。”他好奇问:“你要这么多钱干嘛呀?”君含霜讪讪。、
  还是许一凡说:“他暗恋的女孩子家里贫寒,父母生病急要钱,他自己没钱,所以来我这里借钱想来个借花献佛英雄救美。”
  君含霜被他说的面红耳赤:"才,才没有暗恋她,我就是,就是想帮一下她。”他这副样子,更像是坐定了暗恋的说法。、
  但就算这样,季管家也觉得,拿别人的钱借花献佛是真的人品有问题。、
  季管家愈加看君含霜不顺眼了。


第112章 花花
  和君含霜这种不劳而获还总能占到老实人便宜的人相比,许一凡这种妖艳j’ian货就显得愈加一无是处。?
  君含霜走后,季管家盯着床上躺着的这个棒槌一样的妖艳jian货,怎么看都觉得,真是蠢到了极致。、
  他冷着脸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许一凡:“既然知道他是想借花献佛,你为什么还要借钱给他?”
  许一凡垂眉,轻声说:“如果有人能救我妈妈,我一定,一定会感激涕零,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地交换。”他抬头,微笑望着季管家:“那个女孩子还有机会赚钱为她的爸妈治病,还有机会一家三口和和睦睦,多好的事情
  可他,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哪怕这只是个漫画世界,哪怕那些人,有可能只是塑造出来的虚无。、
  他也愿意伸手去帮一帮。、
  不为别的,只为哪一天,也有人可以帮他。、
  季管家哑然。
  明明床上的妖艳jian货笑起来带着几分勾搭人的意味,可他却看的有点心酸。、
  “一百万也不多。”季管家说:“能帮到人,总归也是件好事情,只是你也不能这么随随便便的就借钱,万一有些人看你善良专门编瞎话诓骗你昵。”
  许一凡点点头:“季叔说的对,下次我先核对。”
  孺子可教,季管家满意点头:“嗯,做好事的初衷是对的,只是好事要落到实处,不能让坏人有可乘之机,你还小,经历的少,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虽然笨了点,但好在还是能听进人话。、
  许一凡乖巧点头:“嗯。”
  送走了君含霜开门而入的邓丁听到季管家和许一凡的对话:!!
  走错门了吗?
  总感觉画风怪怪的,是他打开门的方式不对吗?
  晚上的时候,许一凡半夜醒来,又发觉了躺在他身边的南宫斐。、
  几乎是他一动,南宫斐就醒了,问:“暍水?”
  许一凡点了点头。、
  就算不想暍,为了使唤这家伙,也要暍点。
  南宫斐起身打了水看着许一凡暍完,才问:“饿吗?想吃什么?”
  许一凡想了想:“随便吧。
  南宫斐打开灯,然后起身,去了厨房里。
  没多久,端了一碗西红柿鸡蛋的龙须面进来。、
  龙须面很细很细,上面漂了西红柿和鸡蛋还有菠菜和大虹,看着面相很不错。、
  见许一凡瞧来,南宫斐说:“是张嫂做的龙须面。”许一凡也没有说话。、
  一大碗,他吃不完,所以犹豫着,并没有动筷。、
  南宫斐哪里能不清楚他的想法:"吃吧,剩下了我吃。”“嗯。”许一凡就像是得了特赦令,这才拿起筷子。
  他吃的慢,每一口都在细皭慢咽。、
  南宫斐很快就吃完了,但并没有放下筷子。、
  目光盯着许一凡的光头。
  想说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还是许一凡,吃了几口后,轻声说:“我明天想去看看我妈妈。”母亲醒来了,南宫斐肯定是第一个得知这个消息的。
  但并没有把这事情告诉他。
  说明南宫斐有自己的小九九。、
  许一凡才不管。
  南宫斐现在需要他的血救人。、
  只要不顺他意,他完全可以来个玉碎瓦破。、
  南宫斐并没有一口拒绝:“你身体好点了再去。”
  “我今天感觉比昨天好多了,明天会更好,我只是去看一下,用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就会回来,你,你如果担心我会乱跑,可以让邓丁跟着我。”
  就小家伙现在这副身体能跑到哪里去,跑哪里也能被他捉回来。、
  南宫斐盯着许一凡,并没答话。、
  垂着头的许一凡久久等不到回应,抬头,望向南宫斐,重申:“我想去看我妈妈。”南宫斐:“你已经很久没对我用敬称。”
  呵,这种话也好意思问出来?许一凡望着他的目光里露出了困惑之意:“你还是我的主人吗?”南宫斐张了张口,哑然。
  所以,小家伙是对他失望彻底了吗?
  也是,本来全心全意的在喜欢着他依赖着他相信着他。、
  可是,他做出了这种事情。
  小家伙不相信他,好似也是正常的。
  他抬手,摸了摸许一凡的头,说:“明天下午再去。”
  许一凡反射性就要避开他的手,可触到南宫斐那瞬间狠戾的目光,头僵住,任着南宫斐摸了摸。
  听到南宫斐终于答应,他眸子亮了亮,难得的抬头抿嘴笑了笑,对南宫斐说:“谢谢。”南宫斐刚刚那点小芥蒂顿时烟消云散:“趁热吃吧。”
  “我吃不完了。”
  南宫斐瞟了眼那吃了连五分之一都不到的面,“再吃一口,再吃一口,剩下的我吃。?
  许一凡只得又吃了一根面条,小声说:“我吃完了。”
  细面条一根吃了和没吃没区别。
  但南宫斐也不敢逼得太过分,免得小家伙把吃进去的再吐出去。、
  他接过碗,将剩下的面吃完。
  他吃面的时候,许一凡在低头,玩着手机。
  南宫斐问他:"在看什么?”
  “看笑话。”许一凡指了指手机里显示的笑话:"这些笑话都挺搞笑的。”
  南宫斐:“喜欢看小品吗?我带你去看舞台剧”
  "不喜欢。”许一凡说:"太吵了,还不如我睡一觉。”
  顿了顿,有补充:“我看笑话只是为了好笑,不是什么特别的爱好。”
  南宫斐眼眸黯了黯,小家这段时间的日子的确有点煎熬。、
  他将许一凡剩下的面吃完,起身下床,顺势揉了揉许一凡的头:“想不想下地走一走?
  “想去外面走走。”许一凡说:"好像很久都没出门了,想出去走走。”
  "好啊,我陪你出去。”
  “算了,我那里很疼,走一下就难受的不行,而且走路的姿势肯定很怪,要是被人看到一定会笑话。”
  "没人敢笑话你。”
  “别人在心底笑话,你怎么能知道。”
  南宫斐没说话,端着碗离开。
  过了一会,推了一个轮椅进来。
  许一凡一看,顿时在心底把南宫斐这家伙咒骂了无数遍。、
  就连轮椅都特娘的是粉色的。、
  南宫斐当然不知道许一凡的心底想法。、
  他走到床边,将许一凡抱起放在了车子上,又用粉色小心心的毛毯搭在许一凡身上:“想去哪里?劳资哪里都不想去,就想找个角落把你个恋粉癖的变/态暴揍一顿!
  “我从窗户处看到过,医院里有个花园,咱们去花园里转转吧。”
  “好
  南宫斐推着许一凡到了花园里,许一凡离开轮椅,在原地慢慢走着。、
  花园里有一棵非常大的玉兰树,已经开花了。
  紫红色的玉兰花在路灯下美的惊艳。、
  许一凡慢腾腾的走在玉兰树下,仰头望着。、
  “我站在阳台上,每天都能看到这棵树,之前看的时候,还只是花苞,每天开一点开一点,终于完全盛开了。”
  他伸手,想去触一下最近的那朵玉兰花,但手并没有碰在花瓣上就缩回了。、
  南宫斐站在他旁边,见状想要把这朵玉兰连带枝子摘下。、
  许一凡忙挡住他的手:“别摘,摘下就枯萎了。”南宫斐收回手:“你喜欢玉兰?”
  许一凡想了想:“还好。”
  他说:“我小时候最喜欢槐花,经常摘槐花吃,后来长大去了学校,前排的学生和他同桌说家里做的蒸槐花特别好吃。”
  他侧对着路灯,脸上半明半暗,一半在阴影中显得有些阴郁忧伤,另一半在灯光下,被灯光映照的肌肤好似透着光芒一般散发着温煦的光辉。、
  想起了往事,他唇角含笑,一脸怅然:“我就想着,以后也得吃一吃,不过一直都没机会吃。”话到这里,他歪头,问南宫斐:“你吃过吗?”南宫斐还这没吃过这么接地气的东西。、
  他摇了摇头,"没吃过,明天让张妈做点。”
  许一凡抿嘴又笑:“现在不是槐花的季节,得再过两个多月才会有。”南宫斐的目光,如路灯一般,密密实实地落在许一凡的脸上。、
  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