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的得意神情,真觉得南宫斐这个家伙,虽然亲人都不靠谱,但这个管家是真的靠谱。
  靠谱到许一凡都有些嫉妒的想要撬墙角了。、
  季管家说了大半天,看到许一凡那越来越向往的神情,心头一抖,忙忙打住话头。、
  不行不行,再说下去,这个妖艳jian货是真要扒拉住自家的先生不放手了。、
  所以他虽然很想继续再把先生的那些牛逼轰轰的事迹说一遍,可到底也忍住了。、
  及时将话题一拐,说:“我们先生这样的男人,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有福气能嫁给他,谁家姑娘嫁给先生,那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锟河系。
  嗯,季管家觉得自己这番敲打很明显,话落后这才满意地离开。、
  许一凡:……
  谁要嫁给南宫斐,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季管家一走,许一凡脸上那礼貌不失风度的微笑立刻收起,面无表情地把门关了上。、
  但门关上后,他又后悔了。
  妈的,就连门后面都刷成了粉色的。、
  这个南宫斐既然这么喜欢粉色,特么的为什么不自己住进这个房间里?
  床,衣柜窗帘,床单被套,全是粉色的。、
  有些上面还画了粉色的小碎花啊。、
  小碎花啊。
  妈呀密密麻麻吗小碎花,建国以后几乎没人再穿小碎花了吧。
  这要是密集症患者,估计在这个房间里待个十分钟就得挂掉。、
  许一凡走到床边躺了上去。、
  对着这么个房子,他能说什么,他什么都不想说了。、
  还是安静的睡个觉吧。、
  睡到半夜,床微微下陷。
  许一凡还没反应过来。、
  就被人结结实实的搂进了怀里。
  那人剥了他的衣服,几乎没有任何的前戏,从后面粗鲁进入。、
  许一凡从这家伙剥他衣服的时候就醒了。、
  他没有反抗。
  一则身上没什么力气,这一周时间的抽血感觉把他的力气都要抽光了一般,令他自己都能感觉到,整个人病恹恹的,没半点精神气。、
  二则,觉得反抗没什么意思。、
  左右不管反抗不反抗,求饶不求饶,这个男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许一凡紧咬着牙关。、
  疼的厉害的时候,唇都被他咬出了血,五指更是紧紧掐在一起。、
  南宫斐得不到回应,动作更加粗暴。
  一周没有碰触。
  他以为自己能丢开这具没什么特色的身体。、
  可是触到许一凡的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0
  直到很久很久,等他终于尽兴,才发觉,身下的人,已经一动不动。、
  南宫斐打开灯,想要抱着怀里的人去冲个澡。
  可灯一开,床上那些刺眼的血,瞬间映入眼中。、
  那么鲜艳的艳丽的血,就像是被蹂躏后的花汁,被子上床单上,还有许一凡的身上。到处都是。
  南宫斐这一刻,都被吓懵了。
  刚刚在做的时候,他整个都是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完全无法停下来。、
  期间也感觉到了液体。
  他以为,以为是许一凡因为刺激也流出的锟水。
  所以,愈加兴奋的难以自拔。
  他完全没有想到,他感受到的那些湿润竟然是血。、
  一大片一大片的血!
  懵逼一瞬,他忙忙伸手去掰许一凡的脸:"凡凡,凡凡”
  慌促之中,连心里头总念叨的那个名字也叫了出来。
  怀里的人双眼紧闭,脸色惨白,唇上还有鲜血。、
  一动不动的,
  好似,
  好似,好似已经死去CID


第109章 黑暗中......
  “死”这个字眼刚出现在南宫斐的脑海里,便像是炸雷一样轰的他三魂六魄都要飞了。他的浑身,无法抑制的开始僵硬,并微微发抖。、
  突然就想起了,想起了很多年之前,小时候的他抱着满身是血的母亲的画面
  他喉头滚动着。
  好几次想要叫出声。、
  可浑身都在颤抖的他,嗓子似乎也破音了。、
  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脑海里,天崩地裂一般的,连思绪都无法组织。、
  他的手指,颤巍巍地放在了许一凡的鼻尖。、
  有有气。
  还有气!
  一瞬间,他像是溺水的人,突然从水底被捞了出去,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有气,有气!
  真是,真是太好了。、
  许一凡醒来的时候,又是在医院里。、
  而且明显已经是大中午了。
  季管家坐在他的床边,正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盹。、
  许一凡不想惊扰他,干脆又闭眼。、
  但并没有睡着,而是在想着,昏迷前的事情。、
  昏迷前他被南宫斐那个家伙狠狠摧残了一番。、
  到现在,身体某个地方似乎还是麻木的。、
  他觉得,或许,是身体被摧残坏了,所以被南宫斐送到了医院。、
  不得不说,没把他扔垃圾桶,也算是个“意外之喜”。
  门打开的声音晌起。
  “他还没醒来?
  是南宫斐的声音。
  压低了的声音有些嘶哑,有些疲乏,好似多日没睡的人。、
  许一凡还是第一次听到南宫斐这样的声音。、
  “嗯。”季管家立刻起身,声音也很低,大概是怕把许一凡吵醒。
  “先生,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守着就行,许先生要是醒来,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先生的。”南宫斐没说话。
  而是走在床前,盯着床上的人:"一会医生会过来抽血
  “先生?”季管家犹豫着说:“许先生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再抽血了呀。”
  南宫斐抿了抿唇:“我知道。”
  季管家小声又说:“就,就没别的办法吗?还是,还是找不到别的人吗?”"找不到。”南宫斐默了默:"没事的,不会有事。”
  他这话,与其是安慰季管家,到不如,是在与他自己说。、
  南宫斐刚站到床前,手机就晌了起来。
  他看了眼来电,将电话挂断,嘱咐季管家在这里守着后,快步离开。、
  南宫斐离开没多久,许一凡悠悠转醒。、
  医生刚好在这时候进来,又抽了他300cc的血。
  许一凡全程抿唇蹙眉。、
  等医生抽完了血离开,他问一旁的季管家:"季叔,他们抽我的血是做什么去了?我的血难不成还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季管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是起死回生的样吗?”难得季管家在夸奖南宫斐以外说这么长一句话昵。
  许一凡笑:"我真以为我自己死了,没想到还能醒过来,季叔你这么一说,我更加相信我的血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了。”
  季管家翻了个白眼:“饿不饿,想吃什么?”许一凡想了想:"不饿,没有想吃的。
  是真不饿。
  身体好似都不是自己的一般,麻木的没什么痛感,更别提饥饿感。、
  季管家沉默了一瞬,罕见地,继续又说:"我让人给你炖了瘦肉粥,还是你喜欢的麻辣口味,刚刚送过来的,这回冷热应该刚好,你吃点吧。”i
  许一凡这次没有摇头。、
  他盯着季管家。
  季管家被他看的发毛,这个妖艳jiar.货,又对自己花痴做什么?
  “季叔。”许一凡喃喃:"我爷爷,也像你一样总关心我,你有时候,真像我爷爷。”j但是这个漫画世界里,许一凡的爷爷奶奶早就过世。、
  季管家:o
  他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他什么时候步入了爷爷的门槛里?
  他自己怎么从来不知道?f季管家的心情,瞬间非常不美妙。
  他不觉得自己老到了爷爷地步,他现在,顶多是个非常有魅力的大叔而已。、
  贼不爽!
  季管家声音冷冷:“哦。”
  他其实想怼回去来着,不过看到许一凡蔫蔫躺床上昵,怕稍微一怼,这个妖艳jian货玻璃心发作不吃饭。
  所以,他缓和了一下自己愤怒的情绪,面上温和问:“你爷爷对你很好?”
  许一凡点了点头,“对我很好。”
  不过,就是再好,孙子也没有儿子重要。
  许一凡垂下眼皮,许久,才说:“我妈对我最好。”季管家:o
  这话题有点伤悲。
  他都没法劝这家伙继续吃饭了。、
  倒是许一凡,叹了口气:“我还是吃点吧,万一饿瘦了,我妈醒来看到了会心疼。”季管家:你这会就已经快要瘦成了纸片了!
  不过这话,他没说出来,大概真是上了岁数,听着这话平白有点心酸。、
  他把床升起后,将肉粥以及几样小菜都端在了桌子上。、
  许一凡没有吃菜。
  几样小菜是他平日里最爱吃的,但是此时一点胃口都没有。
  床升高后他刚坐起,某个地方就疼的快要炸裂。、
  也因此,没暍两口粥,他就重新躺回床上。、
  瞧着许一凡只吃了这么两三口,季管家这心底实在不爽的很。
  浪费食物可耻的。
  怎么能只吃这么一点点。、
  喂个小鸡仔都吃的比这多。
  他一边收拾碗筷,一边打量着许一凡的神色,“南瓜粥喜欢暍吗?或者虹米粥?想不想吃龙须面,张嫂子做的龙须面特别好吃”
  许一凡听着他说完,才摇头:"不想吃。”
  他挪了挪身子,令自己侧躺着不至于那么难受:"季叔,你别操心了,坐沙发上看会电视去,或者刷抖音,抖音很好玩的,像你这样的就该刷抖音娱乐娱乐。”
  也不管季管家的脸越来越黑,许一凡自己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季叔,我真不想吃东西,我就想躺-会。
  他没问季管家,也能猜到,某个地方这么疼,一定是昨晚上被动作粗暴的南宫斐给弄破了。、
  真特么的倒霉。、
  因为这种病住院,也太特娘的羞耻了。、
  他大概是史上第一个人戳的肛裂的钢铁直男
  也不知道季管家是怎么看他的,唉。、
  许一凡不想吃东西,还有个原因是,他害怕吃多了会想拉屎,到时候雪上加霜,不用想也知道,一定会疼死。
  妈的,突然开始羡慕南宫斐那个不拉屎放屁的小仙女了。、
  邓丁也很快来了病房。
  手上还拿了两个棉花糖。
  一个给了季管家,一个给了许一凡。
  许一凡不想吃。、
  于是两个棉花糖都被季管家拿在了手中。、
  季管家拿着棉花糖一边朝客厅走去,一边哼哼:“我这么大岁数,怎么会吃这种东西,真是瞎买。”然而话落,就一口咬在了棉花糖上。
  许一凡没多少精力,玩了一会手机后,就又睡了。、
  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
  做了很多梦。
  梦里光怪陆离。
  时而是南宫斐的狰狞淫邪的笑容,时而是亲人们一脸失望的盯着他。、
  尤其是母亲,或是含泪望着他,或是歇斯底里地拿着水果刀在自残。、
  母亲的刀子在身上自残了好多下后,最终割向了她自己的脖子。、
  那一刻,许一凡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好似都僵住。、
  撕心裂肺地大喊着:“妈
  下一刻,身体突然一个激灵。
  他从睡梦中清醒。、
  目光呆滞盯着眼前的天花板。
  是梦啊!
  原来,是梦。
  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想到了。
  现实中,他的母亲早已经过世。
  他连叫那一声“妈”的机会也没有。
  顿时,心如坠冰窟。
  床前有个黑影,一直站在那里。
  许_凡甚至不用特意抬眼去瞧,也能知道这人是谁。
  这么些时日朝夕相处,他甚至就算闭着眼,也能感受到南宫斐的存在。这个男人,大半夜的来病房里,是做什么?
  难不成,又想做他?
  这种事情,许_凡相信禽//兽不如的南宫斐是可以做出来的。
  许_凡被子下面的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又松开。
  他以为南宫斐会如昨晚上一样,如_个禽.兽般扑上床。
  但,许_凡等了很久很久,也没见这人有所动作。
  黑暗中,这人站在床边,好似凝固成了石柱子。
  南宫斐不动,许_凡当然不可能动弹。
  他闭着眼,放稳了呼吸,整个心神,耳朵则一直听着床边的动静。
  过了很久很久。
  床边的人,终于走动。
  只是,方向不是朝着许一凡的床边,而是朝着门口。
  许_凡的心紧绷着,睁眼眼去瞧。
  发觉南宫斐已经走到了门口。
  "水。”
  他低晡出声:"水。”门口的男人停住脚步。
  下一刻快步走出门,在客厅里的饮水机旁边接了杯水端给了许_凡。许一凡侧身,咬住杯中的吸管,将一整杯水暍了个干净。
  南宫斐在黑暗中盯着他:“饿吗?想吃什么?”许一凡摇头:"不想吃。”
  沉默……o
  空气安静了那么几秒后,南宫斐又说:“我给你煮点面条?”许一凡:
  “你也要吃吗?”许一凡轻声问他:"如果你也吃的话,就煮点,你不吃就算了,我没什么胃口。


第110章 二百万
  南宫斐没说话,打开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