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默爬起床。
  早饭午饭都没吃。
  他刚一下床,就头晕眼花地,差点没软倒在地。
  当然最主要是,晚上睡觉时候就是赤着身体。
  现在的他也是赤着的。
  懶得穿衣服,倒是想用被子把自己裹着昵。
  南宫斐的一腿压着被子一角,许_凡抽不出来。
  穿衣服又觉得实在太费劲,干脆放弃拯救,就这么晃荡着自己的鸟,朝衣柜走去。
  南宫斐的目光幽幽落在许_凡的腿间。
  他目光直白,许_凡感受到他的视线,伸手,挡住。
  麻蛋,同样是男人,都长了的,干嘛要看他的。
  想看就看自己的呀。
  许_凡不情不愿地走到衣柜旁将衣柜拉开。
  南宫斐的衣柜,他不是第一次打开。
  这家伙比他高,衬衣裤子什么的,套在他身上就像是小孩头穿了大人的衣服,特别滑稽。所以在拉开南宫斐的衣柜试了一次南宫斐的那些衣服后,许_凡就没再拉开这个衣柜。
  总感觉这个衣柜是个照妖镜,把他现在的弱小照的一清二楚。
  想当年,他也是_个比南宫斐还要高壮的纯爷们啊,哎。
  往事说起来,真心酸。
  他一边拉开南宫斐的衣柜,一边问:“你想要什么衣服?”话刚落,就惊讶地“啊”了一声。
  衣柜里整排的衣服被推到两侧,最中间放着_个粉色的礼盒。
  南宫斐虽然喜欢粉色,但这家伙自己却从来不用粉色的物件。
  所以这个粉色,是给他的?
  许_凡拿起盒子好奇打量:"主人,你衣柜里有个礼盒。”
  这小家伙,刚刚和他说话连敬称都不用,恶声恶气的,时不时还翻个小白眼。
  这才刚一会,声音都变了,连好久不用的主人也喊上了。、
  南宫斐瞟了他一眼:“打开。”许一凡立刻双手齐上,将盒子解开。、
  里面是一部手机。
  粉色镶钻的。、
  粉嫩嫩的,又镶了一块无比大的深蓝钻石,这送女朋友绝对首选。、
  许一凡盯着这粉粉的要闪瞎眼的手机。、
  理智告诉他,不要,不要,妈的他一个大老爷们,才不要这么粉的手机。、
  可是手却不停使唤,已经拿出手机开机。
  里面已经有了卡,各种软件下载齐全,开机就可以使用。、
  许一凡玩了好一会,才抬头,纠结无比的问南宫斐:“这,这手机是给我的?”“对。”南宫斐说:“喜欢吧?”
  他一脸期待的望着许一凡。、
  就等着许一凡跳起来喊“哎呀特别喜欢”这种话。
  喜欢个屁啊,不管是哪个男人,都不会喜欢这种粉的闪瞎眼的手机都不会喜欢的好不好,没扔了就算是不错了。
  “喜欢”
  南宫斐闻言,唇角翘了翘。
  许一凡又问:“这个手
  机,多少钱啊?
  一点都不相信这个手机十万块。
  妈的,哪家大牌子手机会制造这么个粉的刺瞎眼的手机,一定是个山寨。、
  “十万。”南宫斐说:“那颗钻十八亿。”手机十万,钻十八亿。
  许一凡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十,十八亿?”他低头,看着手机背面的那颗无比大的蓝钻。
  虽然的确很大。
  但这么一颗钻要十八亿。
  这特么的,吃人昵吧?
  “怎么可能值十八亿?一个亿我都不会买它。”
  妈的,这败家子。
  家里到底有多少资产,会不会就这么败光。7
  南宫斐瞟了许一凡一眼,“我钱多。”不仅有钱,而且钱多。
  钱多可以为所欲为。
  浑身上下没一毛钱的许一凡,瞬间无话可说。、
  想到这是十八亿,许一凡两手抱着粉嫩嫩手机,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说:“谢谢,谢谢啊,真是,真是太高兴了,哈哈,特别开心我现在。”
  谢谢您老的十八亿,虽然老子更想要个一万八的黑色手机。、
  南宫斐斜睨着许一凡:“我每次往你身体里灌十八亿,怎么也没听你说谢谢。”
  顿了顿,他严肃说:“我每次灌的,应该比十八亿还多,你从没感激涕零过。”3许一凡:……
  这一个比七次郎还要多一次的男主。、
  一次三亿,保守计算,的确比十八亿还多。、
  但特么的,这能比吗?
  还感激涕零,他没骂他个袓宗十八代,就已经是很克制了。、
  许一凡很愤怒,很生气,脸上的微笑渐渐就僵硬。、
  妈的,他还真没法做出感激涕零的样子,装一装都做不到。、
  好在,南宫斐似乎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真要求许一凡现在就跪下对他感激涕零。、
  许一凡抱着手里抱着沉甸甸的十八亿。、
  哦不对,是十八亿十万回到床上的被窝里。、
  毕竟光着身体的他老站在地上,也是很冷的。、
  这身体太弱鸡了,他真没资格倔强。」
  因为十八亿,许一凡决定忽略这闪瞎眼的粉,也忽略南宫斐刚刚的话。、
  妈的,以后和南宫斐翻脸了,没钱的时候可以把十八亿卖掉。、
  只要能卖一个亿,就够他和自家亲妈这辈子的开销了。、
  虽然许一凡家里也有钱。、
  不过,还真没南宫斐钱多。、
  毕竟,这个小说世界里,南宫斐就是男主,他想有多少钱就有多少钱。、
  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手机里的淘宝是现成的。
  唯一比较郁闷的是,没有绑卡。
  许一凡抬头,问南宫斐:“能给我绑张卡吗?
  南宫斐之前就一直有在瞟许一凡在做什么,知道许一凡绑卡是为了买东西,他接过许一凡递来的手机,很快搞定。
  “谢谢啊。”许一凡觉得,如果没有戳洞这种事情,他还是很喜欢南宫斐这个土豪朋友的。
  南宫斐状似随意地问:“要买什么?”
  许一凡抬头,朝他笑的讨好:“给主人买点礼物。”
  南宫斐好奇:“什么礼物?”
  他从小到大,还真没收过什么私人礼物。、
  所以闻言,心头还是很期待的。
  许一凡拿着手机和他保持了点距离:“不能看啊,要保密,等礼物到了,给你一个惊喜。”南宫斐对这个惊喜非常期待。
  许一凡更期待。
  特意选的是同城店,下了单又加了钱。
  礼物傍晚就到了。
  非常大的一个包裹。
  管家把快递抱回来的时候,还很惊讶。、
  心里头嘀咕着,许一凡这个妖艳jian货到底买的什么玩意,不知道对自家先生有没有害。、
  嗯,万一里面有危险品比方炸药炮弹什么的就糟糕了。
  得检查一下。
  管家打电话请示了一下南宫斐。
  他觉得自家先生一定会同意事先做个检查。、
  南宫斐接到电话后,下意识地瞟了眼正在熟睡的许一凡。、
  许一凡玩了一下午手机,就又累了,正在睡觉。、
  毕竟小家伙昨晚肚子不舒服,都没怎么睡觉,现在睡的很香甜。、
  大概是很喜欢他送的手机,小家伙睡觉的时候双手都是抱着手机的。、
  小家伙和他一样,也喜欢粉色,真是棒棒哒……
  想到即将要看到的礼物,南宫斐很期待,眸光柔柔瞟了眼熟睡的许一凡,唇角都是翘起来的。、
  他轻手轻脚地下床,然后出门下楼。、
  管家和两个保镖站在大厅里,大厅最中央放的就是许一凡网购的大包裹。、
  大包裹应该是个大箱子,只是外面又套了个黑色塑料袋。
  而且也没写里面是什么东西。
  所以管家才会这么紧张。


第81章 礼物
  一见自家先生下楼,管家忙忙走上去说:"先生,他这也不知道买的是什么,我想着先让人把东西放在院子里拆开看看。”
  南宫斐从下楼开始,就盯着大厅中央的包裹。、
  听到管家的话,他挥了挥手:"不用。”
  管家见他要亲自上手拆,忙忙把手中的剪刀递过去:“先生,我来拆吧。”"不用。”
  南宫斐接过剪刀,小心翼翼地剪开黑色的大塑料袋,这才又剪开封在纸箱子上的胶带。、
  箱子很大,南宫斐打开箱子,一眼就看到了箱子里毛绒绒的头发和皮肤。、
  管家也吓了一条:“这,这是真人假人?”
  当然是假人。
  没吃过猪肉哪里能没见过猪跑。、
  也只有管家这么保守的人才会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啥。、
  他身后那两个保镖,都把脸憋的通红,虽然很想挪开眼睛当什么都没看到,但因为好奇,又默默不着痕迹将目光落向箱子里。
  南宫斐把箱子里物件拨拉着瞧了瞧。、
  有硅胶假美女,还有电动太空杯,还有女子仿真大屁//股
  他兴致勃勃地把这些东西拨拉着,好些还打开开关研究了研究。、
  管家在南宫斐的研究下,后知后觉地,终于明白了这些东西的用途,顿时面红耳赤。、
  “这个,这个许大公子他竟然买这种东西,他,他也太流氓了。”管家气愤不已的在南宫斐面前上眼药:“太下流太浪了,他一个男人,怎么这么浪,买这种不成体统的东西,真是,真是”
  南宫斐:“他给我买的,是送我的礼物。”
  这是许一凡送他的礼物。、
  很新奇的礼物,也很别出一格。
  南宫斐表示,还是挺喜欢的。
  完全没想到。
  毕竟,他以为许一凡会给他送那些烂大街的手表啊或者毛衣围巾之类的。、
  不得不说,小呆子的脑瓜子也不是那么蠢的天怒人怨。、
  管家:o
  他瞪着那些东西,更加愤怒了:“许大公子怎么能给先生送这种东西,这也太不安好心了,这是要把先生您带坏啊。”
  这就是带坏单纯无知的小孩子啊。
  管家痛心疾首:“先生,许大公子这就是居心不良,想要把先生带到歪路,先生您单纯,可不要被他骗了。
  南宫斐点头:“有道理。”
  他把东西都放回原位,箱子重新封上,就连黑色的塑料袋也重新把箱子裹好用胶带原样一缠。、
  管家:“先生,要不要把许大公子带下来,我审问他到底是什么居心?”
  "不用。”南宫斐说:“我倒是想看看他怎么做,你把这东西送上去,就说是他的快递。”
  南宫斐补充:"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管家动了动唇,在自家先生的坚持下,最终也没再劝,只是整个人都有些忧心忡忡。、
  好奇害死猫啊,自家的先生这是对许家这位骚lang贱产生了好奇心,这可不妙。、
  他觉得找个机会,必须提醒提醒自家先生。、
  管家正要让保镖抱着箱子上楼。、
  南宫斐又说:“过一个小时再去。”
  许一凡还在睡觉昵,那家伙昨晚没睡好,白天又在兴致勃勃地玩手机,难得刚睡着。、
  管家觉得有道理。
  这么快就把东西送给那个妖艳jian货,显得太尊重他了,嗯,过一个小时再去,让那家伙多等等。
  许一凡是在一个小时后被管家的敲门声惊醒的。、
  他迷糊糊的睁眼,看着管家进门,吩咐身后的保镖把超级大的黑箱子放在地上。、
  管家一脸嫌弃盯着他说:"这是你快递。”啊,快递?f
  许一凡这才想起自己网购的那些货。、
  天啦,这么快就到了。、
  还挺意外的。
  许一凡正想坐起身,才发觉自己浑身光光的,只能继续窝在被窝里,“哦,好的。”管家:o
  这个许大公子不仅骚lang贱,还没礼貌。
  他站在门口没离开,而是故意问许一凡:“你买的什么东西?”许一凡:"没什么,就是些日用品。”嗯,日用品,都是为了日,这说法,没问题。、
  管家闻言翻了个白眼:“先生这里要什么有什么,您还需要什么样的日用品?”声音颇为阴阳怪气。7
  许一凡没把管家的话放在眼里。、
  毕竟,不管这个别墅里的管家还是佣人,对上他的时候都是阴阳怪气的。、
  哎,他的完美形象被原主破坏的一干二净。、
  所以,面对管家的问话,许一凡只是“嗯”了一声,也没有细致的要回答的意思。
  反正他的形象已经那么糟糕了,也不介意再糟糕点。、
  管家哼了一声,带着保镖气呼呼地下楼。、
  这个?
  ?艳jian货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被自家先生给赶出去。
  真是迫不及待想看到那一幕。、
  管家一走,许一凡忙忙起床穿了家居服,跑到大箱子面前,三下两下地拆开。、
  东西都是他要的东西,一样都没没少,太好了。、
  他先是把娃娃充好。、
  哎呀小妞没气的时候很惊悚,这一充好气,就像是二次元里走出来的小美妞,好看得不行昵。、
  他按了下开关,小妞立刻嘤嘤嘤的喊了起来,可把许一凡吓了一大跳。、
  忙忙把开关关上。
  低头,又研究别的物件。
  东西很多,一样样的摆在床上。、
  嗯,好多鲍,看着就赏心悦目。、
  许一凡觉得,这么多的道具,总有南宫斐喜欢的一种。、
  只要南宫斐开始喜欢假鲍,迟早也会喜欢真鲍的。
  到时候,就没他许一凡的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