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体真会生锈。、
  能抗议吗?
  当然是不能的。
  许一凡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突然觉得,如果此刻手里有个手机就好了,这样,似乎也不是太无聊。、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是天天躺床上玩手机。
  许一凡:“这一身衣服穿着不舒服,我能换家居服吗?”
  南宫斐转身就走到了衣柜旁,拉开挂着许一凡衣服的衣柜,挑了挑,选了一套粉嫩色的家居服扔在床上:“需要我帮你换吗?”
  许一凡记得,之前他的家居服,好像还没这么粉嫩,只是淡淡的粉色。、
  怎么他这些衣服越来越辣眼睛。、
  知道自己现在是个病人,南宫斐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许一凡大着胆子抗议:"主人,我不喜欢粉色,我喜欢蓝色黑色,我的衣服能换成这两种颜色吗?”
  “我喜欢你穿粉色。”
  有一种喜欢,叫老攻觉得你喜欢。
  许一凡:“我一个爷们儿,穿的粉色会让人笑话,走出去别人都在笑话我。”“谁笑话你了,我帮你挖了他们的眼睛。”这杀气腾腾的,是真想要挖人眼睛。
  许一凡顿时禁声。、
  他怕南宫斐第一个要挖的就是他的眼睛。
  掀开被子,许一凡苦大仇深地脱着身上的衣服。、
  南宫斐的目光,在这时候望了过来。、
  没有躲闪或者回避的意思,这是要看着许一凡换衣服。、
  许一凡:“刚刚理头发也不知道头发有没有掉衣服里,我先去泡个澡的再换衣服。”话落,抱着衣服就朝浴室走去。、
  他真怕自己在南宫斐面前换衣服,把这家伙的狼性给勾出来。、
  可走了几步,许一凡发觉南宫斐就跟在他后面。
  他委婉提醒:"主人,你还有什么事?”


第79章 肚子挺大的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对上许一凡疑惑的目光,南宫斐一脸冷漠脸:"是该洗个澡。许一凡:……
  所以,这家伙是要和他一起洗澡?
  妈哒,他说的是他自己,又不是这家伙!
  而且洗澡都是一个个按顺序来,又不是北方大澡堂子,怎么能一起啊。、
  别人都是鸳鸯浴,到他这里可好,两个大老爷们一起泡澡。、
  成何体统!
  三观不正啊,妈的!
  捡肥皂什么的,想想就太可怕了。、
  许一凡站着不动,南宫斐挑眉:“嗯?”简短一个字,威胁意味十足。、
  许一凡忍着身体里咆哮愤怒的洪荒之力,“哦。”扭头,灰溜溜地朝浴室走去。、
  真特么的觉得又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许一凡脱衣服进了浴池的时候,心头隐隐约约还有那么点希望。、
  觉得,或许南宫斐看在他浑身疼头也疼的份上会放他一马。、
  事实上,是他想多了。
  南宫斐憋了这么多天,一旦开闸,又哪里能那么轻易的止住。、
  在理发屋的时候,那动动嘴皮子不过是个餐前小甜点。、
  而此刻在水中,才叫真正的大餐开始。
  许一凡被这家伙一碰,立刻叫喊着骨头疼。、
  可今天的南宫斐却没像前段时间一样会怜惜他。、
  他今天就像是一只发狂的野兽,许一凡越是挣扎,他就越是兴奋。、
  不管不顾地,在许一凡身上驰骋。、
  许一凡到最后,浑身是真的都疼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甚至听到了自己呜呜呜的哭声。、
  “南宫斐你个混蛋,老子要弄死你呜呜呜”
  哭声到最后哽咽的连气都喘不上来。
  真是觉得自己要死了。P
  他被南宫斐从浴室里抱出来的时候,浑身青青紫紫,没一处能看。、
  哀莫大于心死。
  许一凡现在,心虽然没死,但是身体死了。、
  他对这个世界,真是没有半点的希冀。
  如果没有秦玉凤,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还不如抹脖子挂掉昵。、
  南宫斐捏了捏他的腮帮子,然后从抽屉里找出药。、
  把许一凡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抹了一遍。
  刚刚在浴池里太过兴奋,也就放纵了一些。、
  南宫斐没想到许一凡这身体这么不经折腾。、
  本来瓷白柔嫩的肌肤,现在遍布青紫。、
  这些青紫,都是他弄出来的?f简直不敢想象!
  也因此,为许一凡抹着药膏的南宫斐,手劲无比轻柔不说,时不时,还帮许一凡揉一揉那些青紫的很厉害的地方。
  许一凡因为哭太久的缘故,现在眼眶又红又肿。、
  他看着自己这爷们身体被南宫斐摸来摸去,忍不住地,眼角又沁出了泪珠子。、
  南宫斐指腹抹了抹他眼角:"今晚上还吃饭吗?不想吃的话,就睡吧,我先下楼吃饭。”说话间,就要为许一凡盖被子。、
  许一凡:……
  妈的,压搾马儿也就算了,还不给马儿吃草。、
  世上哪里有这种歪理。
  本来浑身疼,且心无活志的许一凡一个打挺坐起身:“我要下楼暍骨头汤。”南宫斐没答话,他唇角不着痕迹的弯了弯,然后帮着许一凡把衣服穿好。、
  许一凡刚一下床,两腿哆嗦着差点软倒在地。、
  还是南宫斐手快把人扶住。
  然后直接把人打横抱着下楼。、
  南宫斐在浴室里折腾了那么久,导致天已经黑了。、
  客厅里灯火通明,管家一看南宫斐下楼,立刻吩咐佣人们把饭菜上桌。、
  他瞟了眼依旧被南宫斐抱着的许一凡,心头不满加倍。、
  这个妖艳jian货自己没长脚吗?仗着有点姿色迷惑自家单纯天真良善的先生,真是太不要脸了。4许一凡坐在南宫斐身边的位置上。7
  虽然和想狠狠吃一顿,把所有不满都发泄在食物上。、
  但大概是被南宫斐折腾的太狠了。、
  许一凡一点都不想举勺子。、
  南宫斐吃了几口,见许一凡不动筷,问:“怎么不吃?”“难受,胳膊疼,喉昽疼。”说喉咙疼的时候,许一凡特意咬重。、
  他这喉咙可不是车祸后遗症,而是这个混蛋开污车撞的。、
  一旁在南宫斐身后候着的管家对许一凡翻了个白眼。、
  这个不要脸的妖艳jian货,时刻都在勾搭自家的先生,太不要脸了,太有心机了!
  南宫斐却像是没听懂许一凡言外之意的控诉。、
  他把自己多余精力发泄了一通,现在神清气爽,心情也很好。、
  闻言为许一凡舀了一勺鱼汤,尝了尝冷热刚好,朝许一凡的口中?
  ?去。、
  许一凡:……
  别说他长这么大,就是小时候,都没有被人喂过饭。、
  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被人喂饭吃。、
  又不是手残了。
  许一凡错不及防被南宫斐喂了一口后,忙忙扭头要避开南宫斐又送到他扣边的勺子。
  南宫斐的神情一冷,"吃饭的时候好好坐着扭什么扭。”许一凡:……
  这说的,好似他就是个小骚妞,在吃饭的时候扭来扭去的在勾搭南宫斐。、
  事实上,此刻管家心底,就是这么想的。、
  不等许一凡回应,南宫斐又说:“坐椅子要是不舒服就坐我怀里来。”妈的个杂杂,坐在他怀里,那不就是迎菊而上么。
  许一凡才不要被这家伙再戳。
  立刻坐好,正色望着南宫斐:“我会吃,手也可以动,我自己慢慢来。”
  大概觉得这话太过硬邦邦,生怕惹怒南宫斐,又让他坐在这家伙身上,许一凡忙忙又补充:"主人您还是自己吃吧,再耽搁饭菜都凉了。”
  南宫斐没有回应他的话,依旧在一勺一勺地喂着许一凡吃饭。、
  鉴于这家伙面上表情阴沉,一脸生人勿近、谁惹老子老子弄死谁的气势。许一凡到底也没在抗议。、他乖乖巧巧地吃着南宫斐喂来的鱼汤。、
  这一幕,怎么看都很别扭。
  对这个竟然敢劳烦自家先生动手喂饭的妖艳pan货,管家忍无可忍,站在一旁用眼睛在许_凡的身上不停的戳洞。
  许一凡吃了没几勺子,就摇头:“我吃饱了。”“你平时饭量挺大的,再吃点。”有种饿,是老攻觉得你还在饿。
  许一凡能抗议吗?不能!
  桌子上的大半食物都被南宫斐塞进了许一凡的口中。、
  许一凡撑的不行。
  又被南宫斐抱上楼,躺在了床上。、
  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许一凡觉得,如果再被南宫斐喂这么几次,他就得胖成个猪。、
  南宫斐今晚上破例没有去书房,而是躺在许一凡的身侧,用电子管家查看邮件。、
  发觉许一凡在揉肚子,他问:“怎么了?”
  许一凡哼唧:“有点撑,难受。”一分的难受被许一凡表现出了十分。、
  哎,也就只能靠生病来博取一点同情心。、
  沦落到这种地步,实在可怕。、
  南宫斐闻言,示意许一凡将头枕在他腿上,然后伸手,揉着许一凡的肚子。、
  肚子圆鼓鼓的,很大。
  平日里的许一凡,肚子上虽然没有六块腹肌,但也没有贅肉人鱼线非常鲜明。、
  但此刻,就算是躺着,许一凡的肚子也是圆鼓鼓的,像是锅盖倒扣着。、
  南宫斐随便摸了两把,许一凡立刻抗议:"要顺时针的揉,不能逆时针,顺时针是助消化,逆时针是止泻的。”
  南宫斐只得顺时针帮他揉着。、
  揉着揉着,他好奇说:“肚子这么大,不会是怀孕了吧。”
  许一凡闻言翻了个白眼:“我是个男人,不会怀孕。”南宫斐沉思:"不怀孕,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肚子。”“是你今晚上喂我吃太多。
  “你平日里就是吃这么多。
  “那是我饿的时候,今晚上不饿,没胃口。”“你怎么不说。”
  许_凡:“
  这特么的,真是恶人先告状。、
  许一凡觉得自己辩驳应该是无效的,索性说:“主人喂的,我觉得就算吃饱了也该继续吃。”南宫斐捏了捏许一凡鼓鼓的肚皮:“真是个小呆瓜!”许一凡:……
  去你妈的小呆瓜。
  老子是许霸王!
  是钢铁爷们儿!
  南宫斐起身,从药箱里找出健胃消食片递给许一凡。
  许一凡吃了药,又暍了水。
  没一会,就直奔洗手间。
  这一个晚上,许一凡去了五趟洗手间。
  本来就伤痕累累的小菊越加被摧残的破败不堪。
  许一凡睡不好,当然不会让南宫斐睡好。
  时不时地,就捂着肚子哼哼:"好难受,肚子好难受啊。”
  南宫斐被他吵的睡不着,只能帮他揉肚子:"下次吃饱了要说话,不能再这么吃东西了。”许一凡:……
  老子吃那么多都是被你当牲口一样戳进去的。
  你以为老子愿意啊!
  他哼哼唧唧,没应声。
  南宫斐不满他这态度,又伸手捏了把他的大//腿//根:“听到了没,下次别再贪吃。”许一凡疼的直抽冷气,连声说:"听到了听到了。”下次你别再这么喂老子吃就屁事都没有。
  南宫斐当然不觉得是自己有问题啊。
  他帮许一凡揉着揉着,就睡了过去。
  许一凡肚子疼,又爬起来去了洗手间。
  回来后再次把南宫斐的手放在自己的肚皮上揉着。
  妈哒,决不能让这男人睡好。


第80章 十八亿
  习惯使然。
  这就导致南宫斐只要有点意识,就会不由自主地帮着许一凡揉肚子。、
  终于被训练了成了一只合格的猫奴。
  啧啧,可惜许一凡不是猫。
  许一凡自认为自己是只大老虎。、
  哦,只是暂时还没长大而已。
  南宫斐想带许一凡去医院里瞧瞧,小家伙拉了一个晚上,脸蛋都是苍白的。、
  许一凡坚决不去。、
  拉个肚子而已,去什么医院。、
  他觉得自己只要好好躺那么两天,只要不被南宫斐折腾,立马能活蹦乱跳。、
  “我不去我不去,闻着医院的味道就难受,我只是拉个肚子,今天躺一天就好了。”许一凡抱着被子,誓要在床上赖一天。、
  好在,南宫斐到底也没独断专横。、
  默许了许一凡挺尸一天的行为。、
  但,他也没放任,而是和许一凡一起在床上挺尸。、
  许一凡:“你今天不去公司吗?”“不想去。”
  "公司没有你能运行吗?万一公司有什么急事昵?你还是去公司看一看吧。”“会有人处理,我可以不去。”
  许一凡不想和他一整天脸对着脸啊,看着就倒胃口,他只能换个思路劝:"你还是去吧,你这样犯懒不好,要好好工作天天向上。”
  南宫斐:"不去。”好吧,无话可说。
  心情更加不好。
  许一凡干脆躺床上,早饭午饭,都不想吃了。、
  南宫斐用他最爱的猪蹄子还有小龙虹诱惑,都没能把许一凡的馋虫勾出来。、
  瞧着许一凡躺床上蔫蔫的没半点精神气,南宫斐干脆伸手,推了推他:"去把我的衣柜打开。”许一凡:……
  让他这个病人干活,真尼玛的周扒皮。
  “能不能不去,我难受,不想起床。”“不能。”
  许一凡磨了磨牙。
  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起,这家伙立刻就能把奴隶那套说辞拿出来。
  说不准还会踹他下床。
  能说什么,只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