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邓丁点了点头:"谈了三年多了,今年本来打算买房子结婚的,结果房价蹭蹭蹭的涨,房子买不起了,结婚的事情也就耽搁下来了。”
  房子是所有年轻人结婚的时候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许一凡叹了口气:“那怎么办?
  "不过现在挺好,我这次升职了,今年做下来,要是加上年终奖,首付应该足够。”许一凡啃猪蹄的间隙不忘说:“房价有可能比你的工资涨得更快。”
  邓丁:虽然很悲伤,但是坚持微笑。
  敲门声在这时候晌起。、
  门是开着的,完全不用敲。
  许一凡抬头瞟了眼,竟然是许离然。、
  妈耶,自从他从医院里出来,每天过着猪一样的生活,除了关心秦玉凤的状况,这许家其他人,他几乎都忘掉了。
  不对,这家伙不是在监狱里吗?.
  南宫斐不是要把这家伙关一辈子监狱吗?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f
  发觉了许一凡的疑惑,邓丁忙说:“许哥,你住院那段时间的,南宫先生让你的家人都回归原位了,还帮助许氏公司度过了资金链断掉倒闭的风险。”
  话言话语里,都不忘替南宫斐在许一凡这里刷好感度。、
  就差没直接说:南宫斐是个好人这种话。
  许一凡:……
  气得吐血。
  敢情他辛辛苦苦把人救回来,没有造福他,反而是造福了许家?
  怪不得南宫斐一直都没说以身相报的事情,原来是早就“报”了啊!
  尼玛,早知道他就不救人了。
  憋气!
  愤怒!
  许离然虽然敲了门,可许一凡连请进都没说,他已经大步走到了许一凡身边。、
  一脸关切地打量着许一凡:“爸听说了你出车祸的事情,一直担心的想要见你,哥,你抽个时间回家一趟吧,爸最近担心你都担心的睡不好。”
  许一凡瞟了他一眼。、
  尼玛,要真关心他,不该是问他身体怎么样之类的话吗?
  上来就要他回家,这到底是关心他昵还是想折腾他昵?
  许一凡实在不想和这个连南宫斐一招都接不住的智障说话,埋头继续吃自己的饭菜。、
  邓丁立刻起身,对许离然说:“许离然先生,这是总裁的办公室,麻烦你在外面等候,只有经过准许你才能进来。”
  邓丁这话,真是非常合许一凡胃口。、
  许离然不为所动,“我是他弟,这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情,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你可别像了你主子多管闲事。”
  他口中主子,指的是南宫斐。、
  许一凡好奇问许离然:“你是怎么上楼的?”
  据他所知,南宫斐所在的这层楼,除了指纹和密码,就只有助理拿卡才能上来。、
  许离然身边没有助理跟随,他是怎么上楼的?
  许离然闻言,略得意道:“这种系
  统怎么可能挡得住我。”许_凡:“”■
  所以这个智障还是个黑客?
  这个世界,真特么的侮辱人的智商。、
  许一凡:“你专门跑这里,不会就是来秀智商的吧?”这种智商,他一点都不羡慕。
  许离然闻言有些难过的望着许一凡:“哥,我是来找你的啊,你离家这么久,从来没回去看看爸爸,他前段时间被折腾的身体很虚弱”
  许一凡:“每次听到你说话就忍不住的想打你,你说说你一个大男人娘们唧唧的,你以为你是圣母玛丽苏啊,找我就找我,还扯这么多有的没的,你既然关心这个关心那个,怎么也不关心一下我啊?”
  “哥,我,我要是不关心你,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找你。”许离然顿时委屈的不行:“哥,不管你怎么看待我,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的亲哥哥,是我的亲人。
  “得了得了,嘴巴抹了蜜一样,你要是真关心我,见我的时候就该问我身体怎么样,哪里骨折哪里受伤,还有,别说我是你亲哥亲人的,听着就虚伪,我没你这种弟弟。”
  “哥,不管你怎么想,你在我心里,就是最亲的哥哥。”
  许一凡快要被他这种虚伪的话恶心吐了。、
  挥挥手:“赶紧滚蛋,要多远滚多远,老子看到你,吃进去的饭都要吐了。”邓丁立刻挡在许一凡面前,推着许离然朝外走去。、
  在南宫斐面前像小鸡一样的许离然,他一脚踹开邓丁,然后猛地拉起许一凡的胳膊朝外冲去。、
  “哥,南宫斐这种混蛋,他就是个有两个臭钱的畜//生,你不能和他在一起了,我今天一定要带你离开这里。
  尼玛的!!!
  既然是来带他离开的,干嘛不早说!
  干嘛不早说!!
  干嘛不早说啊|!!!
  浪费这么多时间叽叽歪歪的。、
  有这时间,早就离开这栋大楼了。
  许一凡被拉的差点没一个踉跄跌倒,肩骨被扯的真疼,更气了。
  他这身板现在经不起拉扯。
  “我又不是自己不会走,放开我。”
  邓丁也在这时候爬起又扑向许离然:“放开许先生。”
  许离然扭头,从腰上拿出一根电棒对准邓丁扑过来的身体。、
  邓丁的身体被电击的一阵抽搐,然后“扑通”倒在了地上。
  许一凡趁着这一瞬推开许离然的手后退了几步。、
  一见邓丁倒在地上,气得朝许离然叫:“你把人电死了?你个混账东西,你怎么能对这种无辜路人下手。
  说话转移许离然的注意力的同时,许一凡把桌子上的菜碟子都朝许离然扔去:“你说南宫斐畜?生不如,你比他还不如,你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许离然一脸无奈又急躁的望着许一凡:“哥,你别执迷不悟了,不管你倒贴南宫斐多久,他那种眼高于顶的人,绝对不会把你放在眼里,而且他还有未婚妻,他迟早要结婚生孩子,哥,你清醒点,赶紧和我离开这里。”
  许一凡:“你知道你现在为什么不在牢里而在这里吗?你知道家里的公司为什么能继续经营吗?因为我在南宫斐身边,所以他放了你,也资助许氏公司
  许离然打断许一凡的话:“哥,你别那么天真,我本来就没有罪,出狱很正常,咱爸的公司是几代人的心血,根子在那昵,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倾家荡产,缓过劲就过好了。哥,这些和南宫斐那个混蛋没有半点关系,你不要天真的听信他的花言巧语。他不过是有点臭钱而已,没什么了不起。”
  许一凡:……
  他知道许离然智障,但是没想到能智障到这种地步。、
  怎么能这么天真幼稚可笑?
  只是有点臭钱?.
  南宫斐那叫有点臭钱吗?
  人家不仅有钱有势,人家还是男主昵,这个世界的男主!
  哦,突然觉得,许离然有鄙视南宫斐的资本。、
  毕竟,这家伙也是这个世界的男主。、
  这么一想,许一凡突然挺绝望的。、
  毕竟他现在,好似就是在两个男主手里夹缝求存
  啊呸,南宫斐那样的,他还愿意喊一声大佬,但就许离然这种东西,算什么狗屁男主啊。、
  所以一瞬间的绝望之后,许一凡突然满心的愤怒。、
  他被南宫斐那家伙按在地上摩擦也就算了,毕竟实力不如人。、
  现在被许离然这个小弱鸡逼的连连后退是个怎么回事?
  下一刻,许一凡不再后退。
  许离然不觉得和自己这个只会花痴南宫斐那个混蛋的哥哥能够正面对话。他打算也把许_凡电晕然后抗走。
  就在他的电击棒快要电到许_凡的时候。
  后面有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
  他虎口一疼,手一松,电击棒掉进了另一只手中。


第74章 手拉手
  南宫斐捏住电击棒,直接按在许离然身上,毫不犹豫的按下开关。、
  许离然浑身抽搐着,软软倒在了地上。、
  哦,一双眼睛冒火般地瞪着南宫斐。
  不过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那眼睛里就算真会冒火,也怼南宫斐造不成杀伤力。、
  南宫斐都带瞧许离然的。
  他嫌弃无比的将电击棒扔在地上。、
  并没有喊助理把地上的人抬走,而是站在原地,目光越过一地狼藉,盯着许一凡。
  许一凡:“"总觉得这家伙很愤怒,目光要吃人。
  这是公司遇到问题了?
  什么问题能把南宫斐这种人惹怒?
  许一凡斟酌着,开口:“你,你吃了没?饿不饿?”不是他要秒怂,而是他干不过这家伙啊。、
  哎,不怂能昨办,总不能学许离然那种智障!
  这么一想,许一凡竟然产生了种诡异的优越感。、
  尼玛!神特么优越感!
  南宫斐唇抿成一线,盯着许一凡的目光却愈加冰冷,片刻后,冷笑了一声,说:"呵,你刚刚说,我和谁是天生一对?”
  许_凡:“ ,’■
  他有说过这种话吗?
  他怎么不记得?!
  “主人这么厉害,谁站在您面前都不般配,没人配的上主人您,您就是这个世界独领风骚的那种存在,像您这么聪明智慧又厉害无敌的男人,谁都不配站在你身边和你凑一对”
  许一凡滔滔不绝夸了半天南宫斐,都快要口干舌燥了,依旧没能让这个冰块融化。、
  妈的。?
  要不要脸,做人怎么就没有点自知之明啊。、
  这种畜/生不如的家伙,谁脑子进水才要和他配一对!:
  心底诽谤,许一凡还是磨磨蹭蹭地走到南宫斐跟前,揉着自己的肚子小声说:“主人,我饿了,刚刚的猪蹄子还没吃完,就被那家伙打断了》
  现在猪蹄子已经被他扔在了地上,吃是没法继续吃了。、
  心酸,饥饿!
  南宫斐微微低头,盯着凑上来的这个小家伙。、
  小家伙刚刚那些话,明显不是真心实意,就像是在敷衍了事。、
  可他听进心头,却忍不住地想着,这些话,难不成是小家伙一直以来的真实想法?
  所以明明喜欢他,却又极为抗拒他。
  所以,才会在那种情况下舍身救他,又在事后提都不提那事情。
  小家伙眼里,他真的,就是这样一种人吗?
  南宫斐的心底某个角落,像是避开人烟的深渊之地,正在缓缓地,开出一朵一朵地娇嫩小花朵,小花儿的芳香气息无声无息地蔓延向南宫斐的整个心房
  令他此刻心间暖融融的,有种无以言说的情绪充斥其中,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伸手,揉了揉凑上来的这颗脑袋,南宫斐问:“想吃什么?”咦?这么好说话?
  而且怎么觉得这声音没刚刚那么凛冽了?
  是他饿的出了错觉吗?
  许一凡偷偷瞟了眼南宫斐。、
  发觉南宫斐的目光正盯着地上的许离然。、
  一瞬间,许一凡突然心跳加快。、
  卧槽,这是要一见钟情了吗?
  不对,N见钟情??
  所以很快就到了他要退场的时候了?
  尼玛,他记得表妹说过,原主的下场非常不好。、
  不过,也是因为原主经常陷害许离然的缘故。、
  他并没有陷害许离然,应该不会有下场悲惨这种事情吧。、
  南宫斐发觉许一凡在偷瞄他,心头那个念头更加确认。、
  他又揉了揉许一凡的头,唇角也不知不觉上翘了起来:“看什么昵?”南宫斐心头哼了声。
  这就是个傻乎乎的小呆子!
  偷看他竟然也能看的痴了。:
  小呆子许一凡不知道自己堂堂许家小霸王已经被南宫斐贴上了傻子呆子的标签。、
  他闻言忙忙说:“什么都没看,我,我还是继续吃猪蹄吧,我刚刚做梦,梦里啃了好大一只猪蹄子,现在想想就流口水。
  南宫斐:
  他瞟了眼自己手腕处那个依旧有牙印的血印子。、
  所以这小呆子,是把他手腕当了大猪蹄子?
  莫名不开森!
  地上的许离然在这时候清醒。、
  其实邓丁也早就醒了,但是自家大老板在谈情说爱,他哪里敢当电灯泡啊,只能默默闭眼继续挺尸。
  不过许离然没有邓丁这份觉悟。、
  他身体刚一能动,就起身要给南宫斐一个巴掌。、
  “南宫斐你这个混蛋!”
  许一凡背对着许离然,并没有发觉许离然的起身。?
  他刚好要往前走一步,也就堵住了许离然的路。、
  于是,许离然这一巴掌就拍向了许一凡的后脑勺,而且也没有要收回的意思。、
  南宫斐的目光微冷。
  小呆子这脑子够呆傻了,再被拍一巴掌,真傻了怎么办。
  不等许离然的手落在许一凡后脑勺上,南宫斐顺势把许一凡搂进怀里,另一手抓住许离然的肩膀,将人扔向墙角。
  哪怕只是动用一只手,可他扔许离然,就像是扔皮球一样,许离然的头撞在墙上,疼的惊呼了一声。、
  装死的邓丁一骨碌起身按住许离然,内疚恐慌的朝南宫斐道歉:“先生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许哥。
  “和你有什么关系。”许一凡忙为他争辩:“这种疯子,连先生的办公室都能闯进来,你怎么能防得住他使坏。”
  “哥,我是你弟弟,我来这里也是是为了带你回家,你怎么能这么想我。”许离然没想到许一凡竟然这么说他,又委屈又生气,眼眶都红了。、
  他一手捂着流血的额头,一手推开按着他的邓丁。
  起身,愤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