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被我干,你还有别的能力吗?”8
  “……”
  许一凡没想到这个家伙能说出这种话。
  他脸上依旧红彤彤的,这一次是气得。
  气急了的许一凡水汪汪的眼睛喷火一般瞪着南宫斐:“我,我也可以干你。”9
  他对男人不感兴趣。
  但是,这不妨碍他把南宫斐这个畜/生不如的、欠干的家伙干的求生不能求死不活。2
  南宫斐闻言也不生气。
  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盯着许一凡。
  许一凡在他那冷冰冰的目光下败下阵来。
  小声嘟囔:“我又不是什么情//趣娃娃,你不能这样看待我。”
  “呵,你一个奴隶,你妄想和我讲人权?”
  南宫斐声音冷的像是冰锥子,一点一点扎进许一凡的身体里,心口上。1
  “如果对我不满意,现在就可以从车里滚出去。”
  怎么可能满意?
  许一凡涨红的脸,这一刻又是一片煞白。
  他倔强又不服气的瞪着南宫斐。
  但瞪着瞪着,他长长的睫毛颤了颤。
  然后垂眼,将自己眼里的怒火与不服气,全都遮了下去。
  他从座位上挪开,半蹲在南宫斐面前,伸手,揪住南宫斐的一截衣服:“主人,我错了。”4
  声音轻轻的,每一个字,在口中翻滚出一团团的苦涩。
  秦玉凤还在医院里,他哪里有资格和眼前这个男人叫板。
  他还真是,以为自己卖了个屁股,就是天了吗!
  哪怕南宫斐没回应,可许一凡已经在心头把他自己里里外外都自嘲了个遍。
  所以,认错了以后的许一凡,马上就把心态重新调整。
  第二遍,说起来就流畅多了:“主人,我错了,对不起。”
  南宫斐没搭理许一凡。
  他手机响起,兀自接起了电话。
  @E#$#@7
  “刘氏的公司?哦,是我吩咐的。”
  ##@¥##
  “那又怎么样,破产就破产,我很喜闻乐见,至于我,那倒不劳您担心。”
  @@@###¥
  “呵,我太心狠手辣?多谢夸奖,我还有事,再见。”
  南宫斐打电话的时候,许一凡耳朵竖起来,一直在听,等到南宫斐把电话挂断,他立刻低头,继续温顺乖巧。
  不过心头却在思索着,南宫斐口中的刘氏公司,是刘治的公司?
  回到别墅,饭菜都好了。
  许一凡中午没吃饭的,简直饿惨了。
  偷偷瞟了南宫斐一眼,见这家伙没意见,他立刻坐好在餐桌前,拿起了筷子,埋头吃饭。


第63章 锻炼身体
  许一凡特别能吃。
  南宫斐瞟了这家伙好几眼。
  可他没一点自觉性,吃饭风卷残云狼吞虎咽。
  就好似被饿了很久一般。
  南宫斐冷着脸,但意外地,比平日里多吃了一碗饭。
  吃饱喝足,许一凡去院子里散步。
  当然,也在思考,怎么能让自己快速脱离现在这种人生。
  毕竟,不管是干南宫斐,还是被南宫斐干,他都没有兴趣。2
  虽然身体很累很酸乏,不过,许一凡在跑了几圈后,照旧和昨天一样去了三楼。
  还是得从南宫斐这里下手啊。
  今天南宫斐并没有在健身房。
  许一凡干脆自己对着沙包锻炼。
  累的精疲力尽,他擦了把脸上的汗,然后躺在了地上。
  屋子里冷热刚好,许一凡躺在地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等他醒来,是在大床上。
  哦,还是在南宫斐怀里。
  南宫斐的某个地方顶着他的小腹位置……
  硬邦邦的,要多难受就多难受。
  许一凡想换个姿势,可腰和腿都被南宫斐的手扣的紧紧的,动一下都艰难。
  他瞪着南宫斐赤坦的胸膛,突然就想着,要是趁这家伙熟睡的时候把他干掉,这个世界会不会因为没有男主而毁灭?
  弄死南宫斐,这个世界毁灭,他是不是就可以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
  可是如果回到原来的世界,他就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了。
  永远永远,都不会再见到。
  这年头一出,眼中的杀意如潮水一般缓缓褪去。1
  最终,他闭
  上眼,像只柔顺的猫儿,依偎在南宫斐的胸口处。1
  许一凡并不知道,在他闭眼的这一刻,南宫斐睁眼,盯着许一凡的头顶,眸光幽沉。1
  第二天是周末,终于不用陪着南宫斐去公司,许一凡还是挺高兴的。
  他一大早起床打算晨跑一圈,刚要起床,南宫斐大手一捞就把他重新捞在怀里。
  “去哪里?”
  “主人,我出去跑一圈锻炼锻炼身体。”
  南宫斐昨晚办公了很久,睡眼惺忪,闻言“哦”了一声。
  鼻音微哼,带着点沙哑。
  许一凡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南宫斐。
  凌厉的五官因为困乏而柔和。
  迷糊又无害,像是只拔了牙齿的老虎。
  也因此,许一凡怔了怔。1
  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他立刻说:“主人,你继续睡吧,我出去跑一会儿,我身体太弱,需要锻炼才能好好侍候。”
  只要不贡献小菊///花,许一凡随时随地都能当一个合格的舔狗。3
  “哦。”南宫斐哼了一声,“锻炼身体啊?”
  “对。”
  “那就在床上锻炼吧。”
  他说着这话,一个翻身将许一凡压在床上。
  许一凡:……
  一大早就要被爆///菊,等于一整天都要带着这个惨烈无比的阴影度过,许一凡完全不能接受。
  他忙忙说:“主人,主人,你还是先睡一会儿吧,我其实现在特别想要去卫生间拉个屎……”
  所以特么的,就不要总当搅屎棍。2
  恶不恶心啊马丹。
  南宫斐一听,动作更利索:“我帮你先疏通一下。”


第64章 脑子进的水
  “主人,虽然我很感激你的帮忙,但我更心疼您的身体,您……”
  “你觉得我不行?”南宫斐眼睛微微一眯。
  下一刻,他的长枪直捣腹地。7
  许一凡闷哼了一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都搞不懂,南宫斐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精力。
  男主就是好啊,腰好肾好,活更好。4
  许一凡打心底羡慕嫉妒,他也想要这样的外挂,想以后每天都把自家媳妇喂得饱饱的不会找什么隔壁老王。3
  羡慕嫉妒的同时,他也恨得不行。
  毕竟,这家伙把别人羡慕不及的精力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
  一大早就被折腾,许一凡事后瘫在床上,双腿打着颤,一动也不能动了。
  他被折腾得脸颊通红,两眼泪汪汪的,唇更是嫣红嫣红,唇上还沾染着丝丝银液。4
  像是被蹂躏的出了汁液的红玫瑰。
  南宫斐吃饱喝足,一脸惬意。
  他半躺在床上,朝许一凡招了招手:“过来。”
  许一凡大咧咧的躺床上,泛红的眼角恶狠狠地瞪了南宫斐一眼。
  “不过去。”
  他伸手,抹了一把自己那红肿的嘴。
  想到刚刚被这家伙爆口的事情,就气得快要哭了。1
  南宫斐挑眉,命令:“过来!”
  许一凡扁着嘴,忍者哭意,继续瞪着南宫斐:“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过去就不过去,有本事你打死我。”3
  南宫斐闻言唇角微微翘了起来,他起身大手一捞,把许一凡捞在自己怀里。
  许一凡张牙舞爪的挣扎,但南宫斐两手紧紧扣着他,他一动也动不了。
  忍了许久的泪珠子,终于没力气再忍耐,啪嗒啪嗒流了下来。
  南宫斐手指捏着他的下巴,将许一凡的脸扭向他:“哭什么?”
  “老子才没哭。”许一凡恨恨扭头,抬手去打南宫斐的手:“放开老子。”
  南宫斐捏着他下巴的手劲加重,令他动弹不得,“哭起来还挺好看。”
  许一凡:……
  他对上南宫斐那兴致十足的目光,惊吓的打了个颤。
  尼玛,这个变态!
  怎么感觉像是又要来一发?2
  这不是许一凡的错觉,这家伙的那玩意,已经顶在了许一凡的身上。
  许一凡哪里敢再流泪。
  他忙忙伸手把自己的眼泪擦干净:“说了我没哭,我眼睛里溅进去东西了。”
  “哦?溅进去了什么?”1
  南宫斐的尾音微微扬起,声音特别兴奋。
  许一凡对上南宫斐那亮灿灿的目光。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个变态的言外之意。
  妈哒……
  好恶心!
  好龌龊!
  好变//态!
  他伸手,把自己眼睛使劲搓了又搓。
  极力让自己平静,绷着脸平静答:“什么都没溅进去,流眼泪是因为脑子里进水了。”
  南宫斐伸手,揉着许一凡乌黑的头发,“是么?”
  许一凡点头,“对,对。”
  南宫斐:“好喝吗?”
  “???”6
  反应过来这问话的意思后,
  许一凡气得身体都绷成了一根弦,脸更是涨得通红。
  第无数次的,许一凡有种想把这家伙砸成肉泥吃掉的冲动。


第65章 挺精致
  好在,南宫斐也没期待许一凡能回答,命令道:“侍候我洗澡。”
  话说完,推开许一凡起身,自顾自地去了浴房。
  被推的差点摔下床的许一凡:……
  用完就扔,渣男中的战斗渣。1
  他真没见过这么无耻混账的男人。
  碎尸万段都不足以解恨。
  许一凡没什么力气侍候南宫斐洗澡。
  好在南宫斐的要求并不高,许一凡和他一起躺在浴池中,敷衍性的用手帮这家伙搓搓胸口和肚子。
  眯着眼的南宫斐提醒他:“还有鸟。”1
  许一凡:“……”
  日//你仙人板板!
  一顿早饭生生耗成了午饭。
  许一凡被折腾的不轻,食欲非常强大。
  坐在餐桌旁的他,一直都在埋头吃饭。
  他发现南宫斐这个家伙挑食。
  除了肉,菜碰都不碰一下。3
  而且吃的特别少。
  总是在慢悠悠的,一块肉能嚼好多下。
  许一凡吃的差不多了后,就好奇的瞟了几眼盘碟都很干净的南宫斐。
  这家伙,怎么吃饭这么娘气。
  吃这么少,那些精力到底是哪里来的?
  马上他又想到,这家伙是这个世界里的男主,就是不吃饭,估计也会有无数的精力。
  哎,人和人,生来就尼玛的不同。
  不能比啊不能比。
  周末两天时间,两个男人连别墅的房子都没出去一步。
  除了吃饭会下楼。
  其他时间都是窝在房子里。1
  要么是在健身房,要么是在卧室。
  家里的健身房也难逃被两个男人一?
  ?压的命运。1
  许一凡本来以为自己足够坚强。
  可这两天被南宫斐折腾的,他自己都不知哭了多少次了。
  这个人/畜不如的家伙,变态中的极品变态。
  他玩弄许一凡的时候,还特别喜欢看到许一凡泪流满面的样子。
  哦,更喜欢许一凡哭着求他。
  两天时间,许一凡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被玩残了的布娃娃,已经到了报废边缘。
  要不是有秦玉凤在这个世界,许一凡早就毫无留恋的选择挂掉了。
  毕竟南宫斐这种变态,真不是他能比得了的。
  周一早上睡梦中的许一凡被南宫斐一脚踹下床。1
  “起床,穿衣服!”
  南宫斐的声音冷漠。
  一夜夫妻百日恩在他这里显然是行不通的。1
  许一凡揉着自己的屁股蛋从地上爬起来,忍着不爽,默默穿了衣服洗漱。
  被折腾了两天,许一凡蔫头耷脑的,身上一点锐气都没有。
  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南宫斐的后面。
  一起刷了牙,哦,还一起撒了泡尿。
  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和大佬一起在撒尿的时候。
  许一凡一个激灵,睡意迷糊的他,终于清醒。
  看了看大佬的大宏伟,再瞧了瞧自己的小精致。5
  许一凡一大早,就觉得自己受到了极限的刺激。
  南宫斐顺着许一凡的目光,也瞟了眼许一凡的小精致,唇角勾了勾,夸奖:“挺精致可爱。”1
  许一凡:……
  这简直就是在他心口戳刀子。
  他紧抿着唇,强忍着没露出悲伤表情。
  妈哒,他可以每天锻炼身体,争取干掉南宫斐。
  但是,这方面,天生的,他怎么比?


第66章 报复
  许一凡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深深恶意。
  因为这个小插曲,许一凡吃饭的时候都是无精打采的。
  不过,该吃的一点都没落下,依旧吃了南宫斐的两倍多。
  吃着吃着,给南宫斐夹了一筷子青菜:“多吃点青菜,偏食对身体不好。”
  主要是想提醒这家伙,别老吃肉,偶尔也要素。
  素食才是长生不老的王道。
  尤其是南宫斐这种喜菊之人,更应该吃素才对。1
  一旁的管家瞧见许一凡这动作,吓得一哆嗦,紧张无比的盯着南宫斐盘子里无比多余也无比鲜明的绿油油的青菜。
  南宫斐的筷子顿了顿。
  但下一刻,他夹起青菜,吃进口中。
  味同……嚼蜡……
  本来就面无表情的南宫斐,此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