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仗势欺人算什么本事,你除了钱还有什么,你这种人还真是可悲。”
  很好,不同于一般的妖艳jian货,你成功引起了男主注意。1
  许一凡这一刻,都想为许离然点个10086的赞。1
  尼玛,他现在是真心希望许离然成功引起南宫斐的兴致。
  这所谓的戳洞他没福享受,还是送给能享受的人。
  许离然说完,拉着许一凡扭头就走,不过,在电梯旁转了一圈后,又成功回到了办公室。5
  专用电梯已经锁上,没有南宫斐的指纹打不开。
  整个楼层别的房间全都是紧闭状态,都需要指纹,自然,也包括后楼道。


第50章 滚出去
  许离然拉着许一凡转了一圈后,气冲冲的又走回南宫斐的办公室。
  站在门口指着南宫斐叫:“南宫斐,仗势欺人有意思吗?你不觉得你自己的做法很让人恶心吗?”
  许一凡本来是站在门外,打定主意要看好戏。
  狗咬狗什么的,他最喜欢看了。
  可许离然话落,伸手把他一拽,拽到门内。
  “南宫斐,我哥他的确是贱的没边才会喜欢上你这种人渣,可他再不好,他也是我哥,他只能轮得到我家人管教,还轮不到你把他囚着禁着……”7
  艾尼妈的,什么叫他贱的没边啊?
  这话许一凡可就不爱听了。
  他甩开许离然的胳膊,“家里破产了,我妈医院那里需要钱,南宫先生说我陪着他,他就帮我付我妈的医药费。你要是看不惯我这种做法,你代替我?”
  许离然闻言更恼怒:“你有手有脚的,做什么赚不来钱,非得做人家的二奶,你堂堂一个大男人,还有没有点骨气,你就不怕爸因为你的事情被气出个好歹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家里人想想。”
  许一凡:……
  他给许离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南宫先生现在不放我走,你既然看不惯,你和南宫先生说。”
  “我现在不就是在帮你吗?你到底识不识好歹。”
  许离然一脸怒其不争地瞪着许一凡:“你总觉得家里人对你不好,你就没想过自己的问题吗?对你好的家人你不放在眼里,对你不好的南宫斐这种混蛋,你非得跪舔他,哥你就不能清醒清醒,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
  许一凡:……
  对付这种男人,其实就是一拳头的事情。
  一拳头过去,什么都消停了。
  不过,许一凡才懒得去挥舞拳头。
  他还是把这个战斗机中的铁公鸡留给南宫斐好了。
  坐山观狗斗才是正经事儿。1
  所以许一凡沉默。
  许离然训斥了半天,自家这个哥哥不说话,还以为是知错了,于是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南宫斐身上。
  挺直脊背扬着下巴,不卑不亢的命令南宫斐:“南宫先生,现在把门打开,我要带我哥离开。”
  南宫斐双手托在办公桌上,撩起眼皮,懒洋洋地望着缩头站在许离然后面的许一凡。
  “许一凡,你呢,你是要和你这位弟弟离开,还是要留下来?”
  许一凡没想到皮球竟然又被踢回到了他这里。
  有意思没啊?
  这特娘的,都把他当了发泄桶?
  许一凡抬头说:“我听你们的。”
  老子没有人权,不打算做选择。
  许离然立刻就说:“今天我必须带我哥离开。”
  他是知道自家哥哥是个狗皮膏药就会贴着南宫斐,立刻就把许一凡拉在自己身后,一脸严肃倔强盯着南宫斐:“你休想再碰我哥一根手指头,我们许家的人,宁可死也不会委曲求全。”
  南宫斐瞧到许一凡彻底躲在了许离然的身后,眼底眸光像是染上一层危险的火苗,他冷笑了一声:“滚出去。”


第51章 烈马
  许离然:“你以为我不想离开?你这个臭地方我多站一秒都觉得恶心,你把电梯打开,我马上就走。”
  南宫斐不搭理许离然的话。
  垂眼,他目光盯着许一凡那一双脚:“许一凡,你难不成,也要离开?”
  许一凡没说话,许离然立刻说:“对,我哥要和我一起走,谁也别想阻拦,就算你有权有势,在我眼里,你也连个狗屎都不如。”
  南宫斐几步走到许离然面前。
  许离然大概是被南宫斐的一身气势吓的后退了一步,但马上他梗着脖子,一脸倔强盯着南宫斐:“怎么,你还要打人不成?”
  南宫斐抬手将他一推,便推倒在了一旁地上:“聒噪!”3
  没了许离然的阻拦,他也就看到了躲在许离然身后的许一凡。
  许一凡对上他那似乎在愤怒边缘的目光,忙忙说:“我都听你们的。”
  所以请你们继续狗咬狗!
  南宫斐冷眼望着他:“你想离开?”
  不等许一凡回答,许离然从地上爬起来,撸起袖子一拳头朝南宫斐砸去:“南宫斐你欺人太甚,我们许家人不是都像我哥一样任你拿捏。”
  这话说的,好似许一凡愿意被南宫斐拿捏一样。
  这个智障。
  瞧着南宫斐抬手一推,许离然一个趔趄又被南宫斐推倒在地。
  许一凡就觉得辣眼睛。
  同样是男主,怎么武力值差距这么大。
  许离然这么弱,到底哪里来的底气和南宫斐叫嚷。
  而且,许离然既然这么爱惹事爱打架,为什么就不能把自己的武力值提上来呢。
  妈的,他都看不下去了。
  他想看的是势均力敌的狗咬狗,不是大灰狼踹小鹿狗。1
  南宫斐被许离然三番五次的扑上来弄的很不耐烦,直接拨通内线,让助理把保安喊来。
  许离然还在嗷嗷嗷的尖叫:“南宫斐,你凭什么这么做?你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吗,你难不成觉得你有点钱就是这江城的皇帝老子了?我要告你,我会让法律制裁你。”5
  南宫斐不仅是江城的皇帝老子,还是这个世界的皇帝老子。1
  许一凡看着嗷嗷叫唤的许离然,真心觉得,他坐山观虎斗的事情是不会发生了。
  所以,他指了指自家这个便宜弟弟,问南宫斐:“主人,你看看我这个弟弟,是不是特别有个性。”
  南宫斐:“智障。”7
  许一凡:……
  真是说出了他的心声。2
  “我弟弟比我有意思多了,年龄比我小,皮肤比我嫩,身娇体软好推倒,主人,你看看他这桀骜不驯的小模样,明显是需要你去驯服的,你要不要……”2
  南宫斐挑眉:“要不要什么?”
  一旁的许离然气得脸涨得通红:“许一凡,我是你弟弟,你自己不要脸贴他也就算了,你怎么能像个老鸨一样把我卖了,我是来找你回家的,你怎么能这样?”
  许一凡朝他挥挥手:“别闹,人家能不能看上你还是两说呢。”8
  末了,又扭头朝南宫斐笑的舔狗味儿十足:“主人,你想不想驯服这么一匹烈马?”


第52章 没有玩的权利
  南宫斐伸手,按住许一凡的肩膀,将人拉在他面前:“想走?”
  他声音到最后,就像是带了无形的硝烟,嗜血的杀气也在瞬间弥漫而出。
  许一凡敏锐察觉到了南宫斐此刻的“危险”。
  他和这家伙一起了这么久,哪里能不明白,硬抗完全抗不过这家伙不说,还能被被这家伙折腾的要死要活。
  识时务者为俊杰,许一凡此刻就是那个俊杰。
  他微微仰头,水汪汪的眼睛瞅着南宫斐,一脸依赖真挚:“没有想过走,就是怕主人喜欢上别的人,害怕我在主人心头随时都可以被替代。”
  他说完这话,自己先抖了抖。
  真是浑身鸡皮疙瘩一堆堆的掉。
  幸好这个世界里没人认识他许一凡。2
  不然这种黑历史被人知道,他切腹自尽的心都有。
  南宫斐却以为,他这抖一抖,是真的担忧被取代。
  这家伙,以为他看上的东西是轻易就能被取代的?
  南宫斐“哼”了一声,正好许离然悲愤无比的又冲过来想要去拉许一凡。1
  南宫斐抬脚将人踹开在地,然后把许一凡拉在自己怀里搂着。2
  想抢他的东西,找死!
  助理领着安保也冲来了。
  南宫斐指了指地上依旧在大声斥责他的许离然:“把人送警察局,让律师准备材料,我希望他这辈子都别出现在我眼前。”
  这意思,就是想要把许离然的一辈子都送进牢里。
  “南宫斐,你个混蛋,你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你以为你有点臭钱就了不起?”7
  南宫斐冷漠瞟了眼许离然,目光最后落在怀里的人儿身上:“对,我有钱,可以为所欲为。”6
  许离然气得眼泪都掉出来了,他被两个安保按着不能动弹,只得将目光又转在许一凡身上:“哥,哥,我是来找你回家的,你怎么能让这个男人这样对我,哥,哥你清醒一点,我是你弟弟,我不是你仇人!”7
  安保机灵灵,见自家总裁大人眉头紧蹙,忙忙从捂住许离然的嘴巴,利索的就朝电梯的方向拖去。2
  许离然一走,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1
  许一凡试图从南宫斐怀里滚出来。
  结果这家伙手把他的腰扣的紧紧的。
  他仰头,望着南宫斐:“主人,您继续忙,我去健身房玩一会好不好?”
  “不好。”南宫斐冷着脸:“你一个奴隶,没有玩的权利。”
  “……”
  许一凡扁了扁嘴。
  妈哒这也是个智障!
  果然,和许离然是绝配。
  南宫斐抬手,手指按在许一凡扁起的唇角:“去把沙发桌子椅子都擦一遍。”
  许一凡:“……”
  他以为他听错了!
  这不是个智障,这就是个变态。
  “我觉得,我其实可以做比这些更重要的事情。”许一凡一脸严肃诚恳地建议南宫斐:“比方,我为主人你递个文件,或者是陪你聊天解闷。”
  开什么玩笑,从小到大,他就没拿过抹布这种玩意儿。
  这是他堂堂许霸王做的事情吗?
  这个南宫斐,越来越特么的过分了啊。


第53章 亲一口
  南宫斐轻飘飘地瞟了眼许一凡没说话。
  他重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接通内线,喊助理拿了擦桌子擦沙发的抹布过来。
  许一凡:“……”
  以后不把南宫斐碎尸万段,他就把名字倒过来写。6
  助理一脸古怪地送了抹布过来。
  许一凡接过抹布,对助理小美女笑嘻嘻的挥手:“多谢小姐姐,辛苦了。”
  南宫斐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2
  于是,许一凡擦完桌子和沙发,又被命令着擦玻璃。
  卧槽!
  这是落地窗啊草,这个办公室那么大,落地窗俯瞰整个江城,特么的他擦两天都擦不完吧。
  许一凡捏着抹布。
  他现在特别想把抹布拍在南宫斐的脸上。
  他幽幽望着南宫斐,说:“主人,我腿还疼呢。”
  南宫斐盯着他:“过来坐我腿上?”
  许一凡:……
  不知廉耻!!
  算了他还是擦玻璃吧。
  “玻璃有点脏,我还是先帮主人擦玻璃。”
  为了不坐在南宫斐的腿上,许一凡努力擦啊擦。
  他擦玻璃的时候,顺便开始做伸展运动。
  踢踢腿,或者蹲个马步,再原地跳跳。
  南宫斐不知道这家伙擦个玻璃怎么还能整这么多的花样。
  他唇紧抿着,眉头也微微蹙起。
  不过,最终也没有出声制止许一凡在那乱蹦乱跳。
  傍晚的时候,南宫斐有一个紧急的股东会议。
  他去开会之前看了看表,对许一凡说:?
  ??你有一个半的小时去医院探视病人。”
  等许一凡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立刻扔下抹布朝门外冲去。
  冲了一半返回,强忍着心头的厌恶,搂住南宫斐的脖子,“吧唧”在南宫斐脸上亲了一口:“主人你真好,谢谢你。”1
  南宫斐抿着唇,虽然一脸沉沉如水,但奇异地是,并没有暴怒。
  许一凡冲出办公室,助理已经等在外面。
  令他惊讶的是,这个助理,是个年轻男人。2
  “你好许先生,我叫邓丁,您可以喊我小邓,以后有什么事你都可以吩咐我。”1
  许一凡:“小邓,有烟吗?”
  他刚刚亲了南宫斐一口,整个人都不好了,迫切想擦嘴。
  可是想到走廊上的监控。
  他只得换种方式。
  邓丁没想到自己的新上司发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烟。
  他懵了懵:“先生不想闻二手烟,所以公司里禁止抽烟。”1
  换言之,公司里每个人都没烟。
  许一凡把他这话忽略:“一会下楼了,你给我买一包烟去。”
  邓丁有点点小忐忑,他以为这位许先生一听南宫斐不喜欢闻烟的味道,就会不抽才对。
  毕竟,谁不是舔着巴着自家的大佬啊。
  下了楼后,邓丁在楼下的超市里买了烟还有打火机,像是扔烫手山芋一样,把这些快速地给了许一凡:“许先生,这是你要的烟。”
  许一凡点了一根烟,坐在车窗旁,狠狠吸了一口。
  他其实,不喜欢抽烟。
  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仅不抽烟,更不喜欢闻到二手烟。
  但在这个狗屁世界,他被南宫斐里里外外碾压了这么久,不仅身体变形,就连心理好似都有些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