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斐,南宫斐就会为了他和刘治作对,做这些只是为他出口气。
  南宫斐和刘治应该是早就不对付了,就差个翻脸的引子。
  而他,就是这个倒霉透了的引子。
  不过此时此刻,许一凡也没什么好怨愤的。
  他已经平静了下来。
  这个毁三观的世界里,实力代表着一切。
  他并不觉得自己以后会一直被南宫斐欺辱。
  此刻的许一凡,更在意的是医院里那个所谓的妈妈。
  他因为激动和忐忑,身体绷的直直的不说,就连手也是紧捏在了一起。
  南宫斐打电话的时候,瞟了许一凡好几眼。
  电话挂断后,南宫斐抬手,手刚放在许一凡的肩膀上,许一凡一
  个激灵,一脸警惕防备的望着他。
  那神情那目光,像是无声在说:你要做什么!这是车上别乱来!
  南宫斐的脸色微微一冷,按着他的头后脑勺吻了上去。
  许一凡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挣脱,气得面上通红,一双因为生气而水汽十足的眼睛瞪着南宫斐。
  如果目光能杀人,许一凡一定把南宫斐这家伙杀了千万次了。
  南宫斐并没有马上放开。
  许一凡挣扎的越厉害,他的手劲就越大,一直到许一凡不再挣扎,他这才松开了许一凡。
  许一凡抿着唇,又气又怒,不过梗着脖子没有说话。
  南宫斐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怎么?觉得不舒服?”
  被灌一嘴的口水,搁在哪个钢铁直男的身上也不会舒服。
  许一凡没回答。
  他只要张口就想喷这男人。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可就算他这样低头了,在南宫斐眼里,他也依旧是梗着脖子一脸桀骜不驯。
  南宫斐伸手,将许一凡的下巴捏住抬起,“抬头,看我。”
  许一凡撩起眼皮,望着他。
  目光里的怒火和不满被他全部压下去,他眼中平静无波的像是一汪被冰冻的井水,除了幽幽绝望,就是没有一点光明的黑暗。
  南宫斐心头顿时起了股子莫名的怒火。
  他冷着声音,问许一凡:“怎么?不愿意?”
  许一凡忍无可忍,反唇相讥:“谁愿意心甘情愿当奴隶?”
  南宫斐哑然,冷哼了一声,扭过头,不搭理许一凡了。3
  医院没一会就到了,许一凡几乎是冲着跑下车的。


第30章 没死?太好了!
  不过刚跑了两步,许一凡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又扭头,几步走到南宫斐的面前:“那个,南宫先生,一会见到我妈,你能不能,能不能……”
  他还没说完,南宫斐冷笑了一声:“放心,我还没那么无聊,会把这种事情说出来。”
  许一凡松了口气,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说:“谢谢。”
  他到了住院部,问护士妈妈的名字是在哪个病房。
  刚问出口,一旁的南宫斐说:“是在602。”7
  末了,又瞟了许一凡一眼,讥讽道:“呵,竟然连你妈的房号都不清楚,还真不觉得你这种人会是孝子。”
  想到自己那个世界里的事情,许一凡脸色灰败,轻声道:“我是个不孝子。”
  南宫斐瞟了这样的许一凡一眼,张了张口,却没说话。
  他走在前面,领着许一凡径直走到了许一凡母亲的病房门前:“你妈在这间病房里。”
  许一凡“嗯”了一声,站在门口没动。
  里面的,是不是他的妈妈?
  他手紧紧捏在一起,就连唇都是苍白的。
  南宫斐以为他是担心自家母亲因为医院断了治疗会产生什么副作用,立刻说:“你妈状况并没有恶化,医院也没有断过她的氧气和营养液,我已经和这里的院长打过招呼,你妈会得到最好的治疗。”
  许一凡像是没有听到,他的手放在门把上,缓缓拧开门,走了进去。
  床上的女人脸上插着氧气,手上输着液体。
  她躺在那里,形容憔悴双眼紧闭。
  就像,就像那天他推门而入,她躺在床上的模样?
  脑海里的画面和眼前重合,他脚下一个踉跄,扑在了床前:“妈,妈,妈……”
  南宫斐:……
  哪怕知道秦玉凤没事儿,但他还是被许一凡这反应吓到了。
  忙也走到床前看了看秦玉凤的心电图:“你妈好好的,她没死。”
  “没死,我妈没死,太好了,太好了。”许一凡抱住秦玉凤的身体,呜呜呜的低声哽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没到伤心处。
  他想,他妈妈没死,就是他进入了这个毁三观的世界里,最好的一个礼物。
  他微微抬头,用目光描摹着秦玉凤的眉眼:“妈,妈,是儿子不孝,是儿子不孝。”
  床上的秦玉凤,一动也不动。
  但是心电图却显示着,她有了激烈的反应。
  南宫斐心头无比惊讶。
  他知道秦玉凤的状况。
  因为吃了过量的安眠药,虽然没死,但和植物人差不多,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一年多了。
  许一凡后知后觉地,发觉了秦玉凤的不对劲,他仰头,有些茫然无助的问南宫斐:“我妈,我妈她怎么了?”
  他眼眶哭的红红的,此刻眼中含了两包泪水,哽咽的声音也软软糯糯,此刻看着要多无助就多无助。
  南宫斐和他相处了这么两天,还从来没见他有这样的时候。
  喉头滚动着,不着痕迹将自己眼底的欲色压下去,南宫斐平静道:“你妈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许一凡一脸茫然:“什么,什么意思?”


第31章 小鸟依人
  南宫斐的目光微微一眯:“你妈一年前吃过量的安眠药,送进医院里,就成了这样子,一直靠呼吸机还有营养液体维持生命,你别说你不知道。”
  许一凡的双手,紧紧抓住盖着秦玉凤了被子。
  他抿着唇,强忍着把哽咽的声音堵在了口中。
  当年,当年的母亲,也是吞了无数安眠药,却因为送医不及时,断送了生命。
  他没有回应南宫斐的话,而是重新扭头,将脸贴在床上秦玉凤的脸上:“妈,你不要死,你要好好活着,要醒来,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就杀了许震霆。”
  他声音虽然低,一旁的南宫斐却挑了挑眉。
  许震霆是许一凡的父亲。
  他倒是没想到,许一凡对他那个父亲那么大的怨气。
  “妈,求求你了,醒来吧。”许一凡在秦玉凤的耳边呢喃:“妈,我求你了,别睡了,醒来好不好……”
  说着说着,他再次哽咽。
  南宫斐默默站在许一凡的身后,好几次,他都想将手放在许一凡的肩膀上,想要把人揽进他的怀里。
  但那手,最终伸出在半空,又收了回去。
  许一凡趴在秦玉凤的床边,哭着哭着,就睡了。
  等他醒来,发觉南宫斐竟然没在房间里。
  他喊了护士,询问了秦玉凤的身体状况,又在网上查找了一些按摩手法,然后帮着秦玉凤按摩身体。
  一直到了夜幕降临,肚子咕噜噜叫唤的时候,许一凡才惊觉,他在病房里待了一整天了。
  这饿上劲来,就觉得浑身都软的快没力气了。
  他揉着肚子出门,打算问问护士哪里有卖饭的。
  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了坐在外面椅子上的南宫斐。
  南宫斐面前竟然还有简易的桌子,他坐在椅子上,处理桌子上堆满的资料。
  看到许一凡揉着肚子出来,他问:“饿了?”
  许一凡点点头。
  南宫斐起身,一旁候着的两个助理立刻将桌子以及桌子上的资料全都收拾了起来。
  南宫斐朝许一凡伸手。
  许一凡愣了愣。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南宫斐是要拉他的手。
  他微微垂头,装作没有看到,手揉着自己的肚子,走到南宫斐的身边:“你,你一直等在这里吗?”
  南宫斐抬手,揽住了他的腰,搂着许一凡朝前走去:“是的。”
  他声音虽然简略,却难得温和。
  不仅是他身后两个助理惊讶的长大了嘴,就连走廊里来来去去的护士们也都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发愣。
  许一凡挺高的,但他这具身体的身材比较纤细,且他虽然一米八,可南宫斐却快一米九了。
  他被南宫斐揽住腰,背影看起来就是小鸟依人。
  两个都是难得的极品帅哥,今天一整天,护士门都在议论着这两个男人。
  尤其是坐在走廊里的南宫斐,令很多别的楼层的护士们都特意朝这里走一圈,就是想近距离看看南宫斐。
  当然,她们更期待被南宫斐看一眼。
  护士们心底一直冒着粉红泡泡,想着用什么办法可以靠近南宫斐。
  结果,现在,这两个今天在群里一直被大家议论纷纷的帅哥,竟然配成了一对。


第32章 为什么哭?
  果然,帅哥都去搞基了嘤嘤嘤……20
  大家都好心酸好难过好受伤。
  可看着南宫斐和许一凡那极为登对的背影,又觉得两个人在一起非常完美,简直像是天生一对儿。2
  她们好像都是多余的!!
  虽然心很痛,可又觉得,这样才完美嘤嘤嘤……7
  许一凡被南宫斐揽着,头微微垂下,除了脚下的路,他都不敢去看别的地方。
  每次身边有护士经过,他那个心跳啊,就怦怦怦地在加快。
  这男人,这男人怎么这么不知廉耻,搞基这种事情,为什么要这么明目张胆!
  两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当然,虽然心头吐槽,许一凡却不敢表现出半点的反抗之意。
  毕竟,母亲的死活,就捏在这男人的手中。
  虽然不想答谢,他还是低声说:“我妈的事情,谢谢你。”
  南宫斐瞟了他一眼。
  因为许一凡垂着头,南宫斐看不清他此刻面上表情,只觉得他眼睛肿肿的,唇红红的,又可怜又诱人!
  他揽着许一凡的肩膀力气收紧,喉头滚了滚,沙哑着声音问:“想怎么谢我?”
  许一凡闻言惊愕。
  他就是客气说一下。
  这事情本来就是南宫斐引起的,许一凡心底恨他还来不及。
  谢谢他?
  这男人想什么美事呢?
  何况现在,还变着法的让他签订了什么奴隶合约。
  妈哒,还有什么脸让他答谢他?
  要不要点脸!
  南宫斐看着许一凡因为惊愕而愣怔的目光
  。
  本来眼眶就通红通红的,现在用一双委屈巴巴的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
  哦,许一凡的鼻尖也有点红,唇更是红艳艳的微微张开。
  南宫斐的心,在这一刻停滞了般。
  下一刻,等他反应过来,手指头已经狠狠地按在了许一凡的唇上。
  将那本就红艳艳的唇按压的像是要流出血了一般地妖红。
  这么多来来往往的人,这男人,也太不把他当个人了。
  许一凡又气又愤怒,唇还又疼。
  所以想也不想地张口,发狠一般咬住南宫斐的手指头。
  血腥味瞬间蔓延在了许一凡的口中。
  对上南宫斐那变的幽暗了的眸光,许一凡磨了磨牙,又狠狠咬了一下。
  令他意外地是,南宫斐不仅没有将手指抽走。
  反而手指搅了进去,将血腥蔓延在了许一凡口中的每一个角落。1
  电梯门在这时候打开,南宫斐拉着许一凡进入电梯,另一手将人按在壁上,快速亲吻了上去。
  小妖精,是你招惹我的。
  玩了火,就得负责灭火!3
  许一凡挣扎不开,他眼睛瞪着大大的,对上南宫斐眼中的疯狂,这一刻陡然害怕。
  南宫斐的变/态印象深入了许一凡的脑海里。
  他是真觉得,南宫斐或许就会在这地方,将他就地那啥。
  手指紧紧捏在了一起,许一凡本来就红肿的眼眶,愈加红的像是只受了委屈的小兔子。
  下一刻,他闭眼,眼角的泪水随之话落,缓缓地落在唇角。
  南宫斐的舌将那一滴眼泪卷入口中,随之亲吻在许一凡的眼角。
  “为什么哭?”


第33章 呛住了
  一直勾引他的,不就是这家伙吗?
  现在如他所愿,为什么还要流眼泪?
  南宫斐想不通,口中那滴眼泪咸咸的,令他莫名不舒服。11
  许一凡却把这一句话听成了讽刺。
  而且流眼泪这种事情,的确太丢面子了。
  他堂堂许一凡,怎么能流眼泪。
  狠狠将眼泪擦干净,许一凡说:“我才没有哭,是有沙子吹进眼睛里。”3
  “呵。”
  电梯打开。
  南宫斐拉住许一凡的手,一起朝车位走去。
  许一凡的肚子,在这时候又咕噜噜的叫唤了一声。
  南宫斐扭头,瞟了他肚子一眼。
  许一凡顿时有点尴尬。
  正要伸手去揉肚子,就听到南宫斐问:“想吃什么?”
  什么都想吃,最想吃肉,许一凡觉得自己现在饿的能吞下一头牛。
  介于刚刚被占了便宜,他一点都不客气地说:“想吃肉。”1
  这个肉有点笼统,好在南宫斐不缺钱。
  带他去了餐厅里,各种肉端上桌,满满一桌子菜,每一样都是与肉有关。
  许一凡饿不不行,正要拿筷子下嘴。
  就见南宫斐将一碗粥挪到他身边,“先喝粥,粥喝完再吃。”
  许一凡打算忽略这碗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