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品:《小受又被弄哭了

,站不稳倒在了地上。
  本来已经被顺毛了的许父顿时又怒了:“你弟弟找了你整整两日,为了你的事情他来回奔波,来回说好话,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你滚,你个不孝子,你滚!”
  许一凡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这不是真实的世界,他没必要伤心!
  他,根本没必要伤心。
  可心头,此刻还是难受的无以复加。
  许离然忙忙追出来,内疚无比的对许一凡说:“哥,你别怪爸,这段时间公司总出事,他一个人心力交瘁,所以才会这么暴躁,他其实一直都想让你回家,你别把他刚刚的话放在心上。”2
  许一凡瞟了这个便宜弟弟一眼,没说话。
  许离然又说:“哥,我送你去医院,先把额头包扎一下。”
  “不用。”许一凡说:“我自己打车去,你先回去安抚他。”
  许离然犹豫了片刻后,点头:“哦,那行,那哥你一定要去医院。”
  许一凡当没听到,离开了别墅。
  这是别墅区,周围哪里有个出租车呢。
  不得不说,这个弟弟明显也不是如表面那样喜欢他。
  许一凡沿着马路走了很久很久。
  额头被瓷茶杯砸的挺深,伤口一直在流血,他不得不伸手捂着脸。
  一辆骚包无比的法拉利在他面前缓缓停了下,车窗也缓缓滑落:“许一凡,你这是去哪打架了?”
  这是原主的朋友?还是竹马?


第13章 南宫先生
  许一凡走了这么一路,难得碰到一辆车。
  虽然害怕掉马,但他觉得自己在掉马之前更容易流血而死。
  所以弯腰望向车里的人:“能送我去医院吗?”
  后面的车喇叭在这时候疯狂响了起。
  车里的男人朝许一凡挤眉弄眼:“好机会啊许一凡,你这一招真高明。”
  话落他的车子朝前开了一段又停下。
  后面那辆车子也是跑车。
  车玻璃降下,开车的,赫然是南宫斐。
  这男人阴魂不散,怎么跑这里来了?
  许一凡看到这男人,总算明白刚刚那人话里的意思。
  什么狗屁机会啊,难不成还觉得他这是故意碰瓷?
  真比窦娥还冤。
  许一凡左右张望,就是不瞧车里的男人。
  南宫斐冷冷盯着他:“上车或是被我撞死!”
  尼玛,真狠!1
  许一凡相信,这个鬼畜变态能干出这种事情。
  他带血的手拉开车门上车。
  麻蛋,必须要把血留在这人车上。
  就算不能灭了他,也要让他见点血光。
  南宫斐直接带着许一凡去了医院。
  许一凡下车:“多谢你送我一程,以后我会记着你的这个恩情。”
  也会少诅咒点他。
  南宫斐跟着他下车,面笑皮不笑:“怎么?你还想恩将仇报的以身相许?”
  许一凡:……
  “绝不会。”许一凡信誓旦旦:“我不会再打你主意,你放心好了,我要是敢再对你心怀不轨,我就是畜??生。”
  南宫斐闻言,面上冷意更甚,他抿着唇,问许一凡:“还走不走?
  许一凡当然得走啊
  ,但是和这位鬼畜大佬走在一起,他一点都不踏实。
  “那个,你有事忙你的去,不用特意陪我,我这伤和你也没关系。”
  南宫斐冷冷瞟了许一凡一眼,不说话。
  许一凡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挂号时候,他才发觉,自己浑身上下,一毛钱都没有。
  真是口袋比脸还干净。
  哦,连个手机也木有。
  只能弱弱求助一旁南宫斐:“那个,哥们,能不能借点钱。”
  哥们?南宫斐撩起眼皮盯着他。
  那表情,明明白白:你也配当我哥们?
  许一凡忙忙改口:南先生,能不能借我点钱。
  南宫斐面无表情:“我复姓南宫。”
  “……”
  至于这么抠字眼么?许一凡歉疚改口:“南宫先生,能不能先借我点钱。”
  南宫斐抬手推开他,挂号。
  许一凡灰溜溜跟在他后面。
  有钱的就是爹,对这个拽上天的爹,他反抗无能。
  额头的伤口有点长,需要缝针。
  医生清洗伤口消毒的时候,许一凡疼的呲牙咧嘴,愣是没叫出一声。
  医生瞟了他一眼:“小伙子还挺能抗的啊!缝针的时候需要打麻药吗?”
  许一凡:“别打了吧。”
  心疼钱啊。
  他现在没钱。
  医生:“真能行。”
  许一凡咬咬牙:“能行。”
  好在,只缝了五针。
  许一凡疼的浑身都是汗。
  终于缝合完毕,又包扎了纱布,许一凡松了口气连忙起身,对一旁等着的南宫斐说:“我好了,咱们走吧。”


第14章 我真的很单纯
  南宫斐转身就走。
  刚出门,听到身后“咚“地一声。
  转身一看,是许一凡倒在了地上。
  许一凡慢腾腾地爬起来,对上南宫斐的目光,笑的尴尬:“脚滑了。”2
  南宫斐没说话,扭头继续朝前走。
  到了电梯旁,南宫斐按下电梯等待的间隙又瞟了眼。
  许一凡走的极慢,手时不时的还揉着他的胃部。
  电梯到了的时候,许一凡也刚好走了过去。
  电梯里人很多,许一凡和南宫斐被挤在一起,在下一层停顿时候,又有两个人挤进来。
  顿时,许一凡被挤得只能贴着南宫斐。
  又到一层,继续挤进来三个人。
  许一凡整个人都被挤到了南宫斐的身上。
  面对着面,近在咫尺的欣赏了南宫斐的这张冷脸。
  哦,两个人的呼吸还在交叉。
  这要一男一女还挺浪漫。
  只是两男人……
  尼玛,这可真是神尴尬啊。
  南宫斐撩起眼皮,盯着许一凡:“看我做什么?”
  许一凡忙摇头:“我没看你。”
  我是在看你身后的美女洗眼睛。
  介于美女在,他当然不能当众说出来。
  不然显得太猥琐。
  南宫斐扯了扯唇角,明显不相信许一凡的话。
  电梯停停走走的,到了地下三层的停车场花了好长的时间。
  许一凡走出电梯,长出了一口气。
  妈的,来个医院真受折磨。
  其实他还想去菊科看看自己的那地方有没有功能损坏,但有南宫斐跟着,他舍不下这个脸。
  所以虽然后面依旧隐隐作痛,但他也只能忍着。
  上了车,许一凡问:“我手机是不是落在你家了?”
  他想在手机的购物软件里找找原主住的地址。
  毕竟现在,他两眼一抹黑不说,身上还一毛钱都没有。
  要是南宫斐现在把他扔下车,他就只能当个乞丐了。
  南宫斐:“怎么?还想去我家?”
  这拽拽的语气,也太自恋了。
  许一凡心头把这个家伙DISS了一番,介于有求于人,面上很是诚恳:“你要是方便的话,也可以把手机拿出来还给我。”
  南宫斐:“不方便。”
  “……”
  “那,那你家佣人或者保镖有方便吗?我就等在大门外,你让人给我送出来就可以。”
  “不方便。”
  尼玛!许一凡磨了磨牙,忍了:“那你怎么才方便?”
  南宫斐专心开车,不搭理许一凡了。
  许一凡抬手,捶了一把车门:“南宫斐你不要太过分啊,做事留一线以后好相见,你赶尽杀绝,小心我兔子急了咬死你。”
  说这种威胁的话从来都不是许一凡擅长的。
  他最擅长的就是打架,一言不合拳头解决才是真正的王道!
  所以这种威胁的话出口,他自己就愣了。
  怎么觉得怪怪的?
  “咬?”南宫斐讥讽:“你想怎么咬?”
  被他这么一重复,连许一凡都觉得这个咬字用的真不是地方。
  他梗着脖子:“你别想歪,我说的话很单纯。”
  “呵!”
  简短一个字,就让许一凡立刻想到了原主给他背的那些锅。
  麻蛋,这锅背的,也太冤枉了。


第15章 竟然是这样的酒会
  许一凡果断转移话题:“那个,你要带我去哪里?”
  南宫斐瞟了许一凡一眼:“酒会。”
  末了又补充:“酒会上乖乖配合我,事后我让人把手机还你。”
  许一凡立刻点头:“没问题。”
  不就是想把他当个酒侍磋磨么,他一点都不介意。
  许一凡天真的以为,这或许是南宫斐谈生意的酒会。
  事实上,是他想太多。
  这就是个大趴。
  还都是同性的。
  简直,太可怕!
  太毁三观了。
  里面好多男伴都是穿着蕾丝袜子,还有高跟鞋,有的甚至化了浓妆红唇,或者是胸上戴了两个罩罩。
  尼玛这简直就是一堆妖魔鬼怪。
  光着看着就能把人看的阳委……2
  南宫斐在许一凡心目中的形象瞬间更加恶寒。
  见南宫斐到来,立刻有人吆喝起哄:“斐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哎呀真是太意外了。”
  许一凡扫了一圈后,目光在那些自助餐上停落。
  他都不知道自己这身体多久没吃饭了。
  饿的胃都在抽搐。
  立刻就要拐弯去取餐。
  南宫斐却在这时候搂住了他的腰,淡淡地对和他打招呼的人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落在了一侧的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身上。
  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腿上还坐着一个五官清秀的男孩子,中年男人的手在男孩的身上摸来摸去,一脸惬意。
  许一凡下意识的要甩开南宫斐的手,甩了两次都甩不开。
  才想起,自己这身体体力值连及格线都不到。
  他只能扭头,小声对南宫斐说:“我饿的不行了,要先去吃点东西。”
  南宫斐淡淡瞟了他一眼,“亲我脸颊一口,我就放开。”
  许一凡:……
  他一脸惊讶地瞪着南宫斐。
  说好的嫌弃他厌恶他呢?
  现在是个怎么回事?
  不过马上许一凡反应过来,在这种趴体里,南宫斐想要打入同行内部,就得逢场作戏。
  所以他在短暂震惊后,立刻在南宫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哦,另一边脸颊也没放过。
  虽然心头呕吐的觉得亲男人真恶心,不过他做戏做到底,娇滴滴的对南宫斐道:“亲爱哒,我想去吃那块蛋糕,看起来好好吃啊……”
  南宫斐木着脸将许一凡放开,哦,放开时候,顺势还在许一凡的腮帮子上捏了一把。
  手劲可真大。
  许一凡觉得腮帮子都被这家伙捏肿了。
  尼玛,真不是个人。
  这是借机报复,禽兽!
  许一凡当然不喜欢吃蛋糕。
  他喜欢吃肉。
  饿惨了的他,吃相很凶残。
  有个穿着丝袜三角皮裤的男人踩着高跟鞋走到了许一凡的身边,虽然也在取餐,但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打量着许一凡,问:“你用什么手段把斐哥拿下的?”
  许一凡反问:“怎么?你想拿下他?”
  这个男人顿时露出了向往的表情:“倒是想啊,但是觉得自己没那个本事,斐哥他向来看不上我们这些人。”
  他打量着许一凡:“斐哥大概,就喜欢你这种看似清纯不做作的妖艳jian货。”


第16章 你舍得?
  许一凡:……
  他还没答话,男人哼了一声又说:“这世上哪里有什么清纯不做作的妖艳jian货,都是装出来的而已,我没想到连斐哥这样的人也会被蒙蔽。”
  许一凡了悟。
  这哪里是来取经的。
  这就是来埋汰他的。
  男人争风吃醋这种画面,许一凡第一次遇到,他心头着实觉得可笑。
  自然,也不会把这种男人的话放在眼里。
  继续低头吃自己的。
  男人撅着嘴又哼了一声:“你是不是觉得你和我们一点都不一样?”
  “都是撅屁//股的,你以为你能好在哪里去啊,等斐哥哪天玩腻了你,你也就和我们一样了。”
  许一凡不搭理他。
  他觉得和这种男人搭话都是自降身份。
  刚刚那个一直在和南宫斐聊天的肥胖男人,推开腿上的男孩,起身笑眯眯的朝许一凡走来。
  与许一凡说话的男人立刻迎上去,声音娇滴滴的叫:“刘总啊……”
  这个叫刘总的,在他屁//股蛋上捏了一把,“甄总把你满足不了吗,这骚的。”
  刘总话落,把男人推一边,走到了许一凡身旁:“饿了?”
  声音温和关怀。
  与刚刚说话的声音区别很大。
  许一凡扭头瞟了他一眼,后退一步和他拉开距离。
  刘总依旧笑呵呵的,对许一凡说:“南宫斐把你送我了,今晚上你就是我的人,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治,是刘氏集团的董事长。”
  许一凡越过刘总,目光落在依旧坐在沙发上的南宫斐身上。
  这房间里的灯光五光十色地在闪烁,时不时地有各种颜色的灯光落在南宫斐身上。
  他瞧着二郎腿倚在沙发上,口中在吸着一根烟。1
  烟雾缭绕,愈加显得他的五官明明暗暗不切实际。
  但他那双眼睛,兽一样的犀利幽黑的眼睛,此刻与许一凡的目光对上。
  犹如古井无波,没有任何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