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110节

作品:《逆袭

    “嘿,池骋,咱俩好多久了”

    池骋随口回道“快两年了吧。”

    “为什么我感觉咱们就像刚好没几天,那股热乎劲儿还没减呢”说着用大脚丫子蹭了蹭池骋健实的臀部,脸上带着不正经的笑。

    池骋扫了他一眼,“因为你反射弧长。”

    吴所畏神色微滞,瞪了池骋好一阵,才幽幽地开口。

    “那怎么把你的反射弧也变得和我一样长”

    “如果你能一直保持这个身材,这副脸蛋,这么紧的屁股,我可以不发射。”池骋嘲弄的口气说。

    吴所畏乱拳在池骋身上砸了一通后,相当臭美的口气。

    “合着你这是夸我呢呗”

    池骋被吴所畏这副小骚样儿气得直笑,媾住他的头发就给按到了裤裆上。

    亲热持续到了后半夜,吴所畏爽过之后,突然朝池骋问了句,“你能永远这么猛么要是有一天你操不动怎么办”

    池骋哼笑一声,“你也是夸我呢呗”

    吴所畏脸颊发烫,别了好一阵后说“等你操不动了,我就操你”

    池骋完全当做没听见。

    吴所畏捅了捅池骋,“嘿,我可以操你不”

    池骋滞楞了半秒后,大手在吴所畏的后脑勺拍了下。

    “睡觉。”

    吴所畏的确是困了,没精力再较真了,很快就窝在池骋的脸侧睡着了。

    这一宿睡得无比踏实,吴所畏之前不敢在老房睡,尤其是这个炕这个位置。害怕想起吴妈临走前的那一晚,他触到的那个冰冷的身体。但现在他不怕了,手所到之处都是池骋结实温热的躯体,他又有家了。

    、282 你太有才了

    池远端在外忙碌一天,晚上回到家,想看会儿电视放松放松,又被钟文玉打断了。

    “小吴公司的事你给解决了没”

    池远端仰靠在沙发上,眼睛微微眯着,呼吸中夹带着几分倦意。

    “还没,这程子忙,没腾出工夫。”

    “这需要腾什么工夫啊”钟文玉催道,“你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这事情不就解决了么抓紧时间吧我可不希望咱们老亏欠着他。”

    “亏欠”池远端冷哼一声,“哪来的亏欠那是他自作自受。”

    钟文玉别了池远端一眼,顾自念叨着“你说他俩这事怎么办呢不能总这么耗着吧”

    池远端的手指放在腿上敲打着,像是在琢磨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手指突然僵住,眼睛也在那一瞬间睁开了。

    “我想起我那资料的第四条内容是什么了。”

    钟文玉记性不好了,“什么资料”

    “就是我给咱家闺女参考过的那本经验总结。”

    所谓“经验总结”钟文玉没印象,她只记得这本“宝典”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令他家后院起火,自掘坟墓的强大功能。

    所以,当池远端说起的时候,她还是小小紧张了一下。毕竟它也算个“凶器”,不得不加以防范。

    “写的什么”

    池远端说“想要对付吴所畏那种无依无靠的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一个女人怀他的孩子。他因为失去亲人所以对亲情倍加珍惜,肯定会保住这个孩子,而且愿意给这个孩子建立一个健康的家庭。”

    池远端说到一半,钟文玉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勉强耐着性子听完,甩了池远端一句。

    “你这么干缺德不缺德啊”

    “怎么缺德了”池远端一脸固执。“我这是帮他,不是害他等他到了我这个岁数,就知道孩子多重要了。”

    “你快省省吧”钟文玉气得胸口发疼,“自个家都要断后,还有工夫给别人家增添香火。”

    池远端沉默了半响,终究还是叹了口气。

    “现在你就算同意,我也没这个心了,我就是怕咱们闺女拿这条反过来治我”

    “反过来治你怎么治一个女的怀上吴所畏的孩子,然后再让吴所畏把这个孩子放弃显示他和池骋在一起的决心就算这样,跟咱们有什么关系那是他的孩子,他怎么处理那是他的事。”

    池远端想想也是,这一条的确没有发挥的空间,于是放心了。

    过了三四天的样子,钟文玉接到了池佳丽的电话。

    “妈,我定了明天的机票,后天大概就到家了。”

    钟文玉又惊喜又担忧,“怎么刚走这么几天就要回来”

    “我上次不是和您说了么我这边有棘手的事要解决,才匆匆赶回来的。现在事处理完了,我还可以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钟文玉彻底放下心来,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喜悦。

    “我那俩小外孙子跟着你一起回来不”

    池佳丽颇为无奈的语气说“我本来不想带他们,照顾两个孩子太累了,可放在这我也不放心。”

    “有什么累的不就在飞机上多照顾一下么到了家就归我管你要是不把他们带回来,你就不用回来了”

    说完,钟文玉直接挂了电话。美滋滋地给跑到书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池远端。

    第三天上午,池骋和吴所畏一齐去机场接机。

    兜兜和圈圈看到吴所畏,就像小老鼠看到大米一样,狂亲乱啃,让他舅舅好一顿呵斥。

    池远端上午有事忙,只有钟文玉一个人,早早地站在大门口等着。看到池骋的车开过来,脸上露出笑容,还没等车停下来就走了过去。

    “快让姥姥抱抱,一个多月没见,可想死姥姥了。”

    钟文玉一边说着,一边把兜兜从吴所畏怀里抱过去。吴所畏叫了声阿姨,钟文玉敷衍般地嗯了一声,就把含笑的目光转向了外孙子。

    “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池骋说。

    池佳丽问“不在家里吃了午饭再走”

    “不了,家里的保姆做的饭太少。现在又多了你们娘仨,我怕吃不饱。”

    钟文玉那张脸瞬间就沉了下来。

    池骋把车窗摇上,带着吴所畏一起走了。

    “舅妈再见”

    兜兜和圈圈还在欢实地叫着,朝车里的吴所畏不停地挥着小手。

    钟文玉往车的方向扫了一眼,略显不快地朝池佳丽说“他怎么也跟着一起来了”所谓他当然指的是吴所畏。

    池佳丽耸耸肩,“这不是我的主意,是这俩孩子点名要他来接。”

    钟文玉没再说什么,抱着两个孩子进了屋。

    晚上,池远端回到家,池佳丽暂时让保姆看管两个孩子,把池远端和钟文玉通通叫道另一个房间密谈。

    “什么事非得关上门说”池远端还挺不乐意,“我还没和孩子说上几句话呢,你就把他们俩扔给保姆了,一会儿他俩闹怎么办”

    “就是,把他俩叫到这屋吧,反正咱们说什么他们也听不懂。”钟文玉说。

    “他们俩太闹”池佳丽不耐烦地说“我说的这件事比两个孩子还重要,你们还是先耐心听我说完为好。”

    池远端语气生硬地说“在我眼里,没有比我外孙子还重要的事。”

    池佳丽轻咳一声,用手指了指自个儿的肚子。

    “您说的是他么”

    池远端神色微滞,钟文玉的眼睛也在那一瞬间睁大。从怀疑到确认再到不敢置信,最后眼睛里满满的惊喜。

    “你”

    池佳丽悠然一笑,“对,有了。”

    “哎呀呀这可太好了”

    钟文玉高兴得合不拢嘴,池远端难得开怀大笑一次,突然降临的喜事冲散了家里多日来的阴霾。

    池佳丽静静地等二老笑完,又宣布了一个更大的喜讯。

    “我准备把这个孩子放在你们二老身边养。”

    钟文玉一时被喜悦撞昏了头,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

    池佳丽叹了口气,“原本我是没打算再生的,但是池骋现在这个情况,我觉得他结婚的可能性太小了。与其让你们膝下无孙,倒不如我给你们留一个。”

    池远端沉默了半响,沉声说道“他生与不生那是他的事,不影响我们带你这个孩子。”

    “就是就是。”钟文玉笑着说“即便将来他有孩子了,这个外孙子我们也照样疼。”

    池佳丽笑了笑,“我想您二老理解错了,我不是单纯地想给你们留个孩子,我是想把这个孩子过继给池骋。他名义上也就是池骋的儿子,咱们池家的孙子。”

    此话一出,池远端和钟文玉互视一眼,面色略显凝重。

    “但是有个前提条件。”池佳丽话锋一转,“你们有了这个孙子之后,就不能再干涉我弟的婚姻自由。”

    池远端脸色一沉,“他干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你还要替他生孩子我们还得替他养孩子那也太便宜他了”

    “要不要你们自个儿瞧着办。”池佳丽语气果断,“反正我是不打算要这个孩子的,你们如果也不想要,那我只好打了。”

    钟文玉面色大变,“你怎么能打呢现在怀个孩子多不易啊”

    “你们不要我留着他干嘛我已经有两个儿子了,结果前两天去照,有时一个儿子。养仨个儿子那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一听是个男孩,池远端的脸色又变了变。

    池佳丽抚了抚独自,似笑非笑地看着二老,说“当然,这个检查结果或许是不准的,一般都要三四个月才能查出来。但国外就喜欢来点儿医疗创新,谁知道靠不靠谱。”

    钟文玉和池远端全都不吭声了。

    池佳丽幽幽地叹了口气,“本来我还想,之前生了一黑一白,这个怎么说也该是个黄的吧留在这边养正合适哪想您们二老不稀罕。”

    说着就把手放到肚子上,自言自语般地说“宝宝对不住了,不是妈妈不想留你,是你们姥爷姥姥不要你。老池家不缺你一个,你还是化成一滩血水流进下水道吧。”

    钟文玉听了这话面色灰白,急忙拉住池佳丽的手。

    “闺女,闺女,你可千万别冲动,我们没说不要。”

    “那你们就是答应了”池佳丽问。

    钟文玉嗫嚅了一阵,池佳丽又要往外走,钟文玉一把将其拽住了。

    “我们再商量商量,再商量商量”

    池佳丽说“月份越大打胎对身体的损害越大,所以您们尽快。”

    说完这话,池佳丽径直地推门走了出去。

    池佳丽刚走没多久,钟文玉就把恼恨的目光对准池远端。

    “你那个宝典真管用,现在你满意了吧孩子有了,你对亲情那么看重,一定会设法保住这个孩子吧池远端你你太有才了”

    “”

    、完结章

    几天后,吴所畏接到相关部门通知,回复营业执照,之前被逼停的项目也允许重新开工。

    消息一出,最高兴的就是公司的那些骨干员工。

    林彦睿给吴所畏打电话说“我说什么来着咱们公司肯定没事,早晚得恢复正常营业。我都没想过再去找工作,一直到处旅游。想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养足了精神继续为你效力”

    吴所畏挺动容,“其实你真的很有才能,到哪都能混起来。跟着我重拾这个烂摊子,说实话,我觉得挺对不住你的。”

    “你这话说得忒见外了”林彦睿爽朗一笑,“其实,我跟着你也不光是因为咱俩的交情。我打心眼里佩服你,看好你,觉得跟着你干肯定错不了”

    “本来我还担心经过这么一轮波折,我的这些心腹们都会弃我而去。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一下就有底了”

    “你也把我们想得忒没良心了我和你说,大王,老李,小肚儿这几个人成天给我打电话探口风,问咱们公司什么时候恢复营业,全都眼巴巴等着呢”

    挂掉电话,吴所畏心中燃起了奋勇拼搏的熊熊斗志。

    公司恢复营业势必会有很多问题需要处理,吴所畏其后的几天一直四处奔波,总算把那些棘手的事情理顺了。

    晚上九点多,吴所畏和池骋才从公司出来。买了些烤串儿,搬了箱啤酒,坐在施工地对面的空地上边吃边聊。

    因为项目要在年底竣工,任务量比较大。又耽误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上头的批准一下来这边就动工了。

    承建方的牌子再次挂上,这几天都是连夜施工。

    吴所畏啃着羊腿,看到池骋也拿起来一根,立刻说“给我尝尝你那个。”

    “一个人烤的,不都是一个味儿”

    “那我也想尝尝。”

    池骋递到吴所畏嘴边,吴所畏咬下来一大口,嚼得特别香。

    “非得占我一口便宜心里才舒坦是吧”

    吴所畏不是喜欢占池骋便宜,他是喜欢池骋让着他。

    吃饱喝足后,两个人吹着凉爽的夜风,就这轰隆隆的机械声,一直待到天亮。

    一个多月前,吴所畏也曾在这度过一夜,那会儿是怀着孤寂落寞的心情熬到天亮。现在是枕在一个人的肩头,枕着满满的憧憬和期望,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听说了池佳丽怀孕的事,池骋和吴所畏买了很多补品,专程去登门道谢。

    钟文玉和池远端都不在,兜兜和圈圈一看到吴所畏就缠着不放。吴所畏只好领着他们去楼下玩,房间里就剩下池佳丽和池骋两个人。

    池骋淡淡开口,“姐。”

    池佳丽故作一副惊讶的表情,“还真是母凭子贵啊平时都是诶,喂,那个的称呼我,今儿还当面叫了声姐。”

    池骋露出一个极有男人味的笑容,差点儿就把他老姐电到。

    “得得得”池佳丽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别露出这么虚伪的表情,我还是习惯你平时那副混样儿。”

    池骋戏谑道,“你说你要再生一个黑的,仨孩子都能凑成巧克力夹心饼干了。”

    池佳丽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万一生出一个黑白花怎么办”池骋又说。

    池佳丽狠狠往池骋身上砸了两拳,气得连骂带笑的。

    “你丫积点儿口德吧,赶明儿带出去,人家得说你让人戴绿帽子了”

    池骋定定地注视了池佳丽一阵,脸色恢复了正常。

    “不用为我们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孩子留在你身边自个养吧。”

    “我不是为了你俩,是为了爸妈”池佳丽说,“你要觉得过意不去,就好好孝顺爸妈,好好带着个孩子吧。”

    “他还是你的孩子,还管你叫妈。”池骋说。

    池佳丽心里泛酸,朝池骋呵斥道,“你丫再贫一句,信不信我不给你生了”

    池骋没再说什么,一切感激尽在不言中。

    吴所畏比池骋会来事儿多了,领着两个孩子上楼,看到池佳丽就是一句,“姐,你真漂亮。”

    池佳丽冷笑一声,“漂亮你怎么不追我,却跟我弟在一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