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106节

作品:《逆袭

    “怎么了”

    吴所畏点了一颗烟塞进池骋嘴里,也给自个儿点了一颗。

    池骋吸了两口,丝丝缕缕的烟雾顺着牙缝钻出来,有种渗人的压迫感。

    “大宝”

    吴所畏扭头看向池骋。

    池骋淡淡开口“你很那个举报我的人么”

    “当然恨了。”吴所畏语气很坚定。

    池骋说“如果我说那个人咱不能报复,你是不是特委屈”

    吴所畏轻轻吐出一口烟雾,“我恨他是因为他让你蹲了将近一个月的看守所,不是因为我那些钱。如果你自个觉得不委屈,我就没什么可委屈的。”

    池骋沉声说道“我会把咱家老院买回来的。”

    “不着急。”吴所畏说,“反正房子也搬不走,什么时候买回来都是一样的。”

    池骋看到吴所畏脑袋歪着依靠在车窗旁,黑亮的大眼珠静静地望着外面,听话又憨厚的小样儿让他心尖一抽一抽的。

    晚上,吴所畏和池骋正在外面吃饭,吴所畏的手机响了。

    一看是贾申,吴所畏笑了。

    “最近忙什么呢”贾申问。

    吴所畏说“没忙什么,池骋这不刚出来么给他跑跑腿儿收拾收拾。”

    “你还给他当保姆使唤呢”

    吴所畏哼笑一声,“咱就这命”

    贾申沉默了半响,又问“有空没出来喝两杯。”

    “能多带一个人么”吴所畏问。

    “只要不是池骋,随便带。”

    吴所畏挂了电话之后冷笑一声,我要不把池骋带过去,你丫不得很死我不过我把池骋带过去,也是让你恨我的,而且一恨就一辈子。

    想罢,吴所畏朝池骋扬扬下巴,走吧到了该解决问题的时候了。

    、275 醒醒吧,哥们

    贾申站在一个餐馆门口等着吴所畏,他刚从单位出来没一会儿,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依旧是那身帅气凌人的警察制服,程亮的大皮靴。在饭馆门口溜溜达达,眼睛不经意地四处张望,嘴角捎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大约二十分钟后,池骋开车带着吴所畏过来了。

    好像早就料到车上会下来两个人,贾申已经摆好了不欢迎的表情。

    “谁让你跟来的”贾申问池骋。

    池骋扬扬下巴,暗示贾申是吴所畏让他来的。

    “切”贾申还不信,“我都跟他说了,别把你带过来,人家还呼违背我的意思硬是要把你往这拉”

    池骋一副懒得解释的表情,随后从吴所畏上衣口袋掏出火机,点了一颗烟后站到距离他俩两步远的一棵树底下顾自抽着。威武高大的身形被路灯斜抛在路上,透着凛然的寒气。

    贾申斜了他一眼之后,又把目光对准吴所畏。

    “是他非要跟来的。”吴所畏乐呵呵地说,“他不放心我,怕我跟你跑了。”

    贾申完全没把吴所畏这句话放在心上,还和他嘻嘻哈哈,手故意勾着吴所畏的肩膀从池骋的眼皮底下过,好像存心要让池骋吃醋一样。

    贾申和吴所畏走进饭馆没一会儿,池骋惗灭烟头,也跟着走了进去。

    三个人找了挨窗的位置,贾申故意先坐到里面,明显是给池骋腾出地方,让他坐在自个儿这边。吴所畏坐在贾申对面,坐在了外边,池骋 要坐到里面还得挪凳子。

    结果,池骋走过来之后,大手在吴所畏脑袋上一推,沉声道“坐里边去。”

    “你怎么不和他坐在一块啊”吴所畏故意逗池骋。

    贾申立刻反应迅速地坐到外面,一副不屑于此的表情,“我不想和他坐一块。”

    池骋好像根本没听见一样,猛骛的目光狠盯了吴所畏 一眼,吴所畏立刻乖乖挪到了里面,池骋和他坐在了一边。

    吴所畏刚坐下没一会儿,服务员递上菜单。

    “吃什么”贾申问吴所畏。

    吴所畏还没说话,池骋念出了几道菜,都是吴所畏喜欢吃的。

    贾申冷哼一声,“我问你了么我问的是小吴。”

    吴所畏说“就点那些菜。”

    “我说你有点儿出息成不成”贾申拧眉,“他说吃什么就吃什么都到了我这了,还这么受气重新点”

    “这本来就是我吃的。”吴所畏用手勾住池骋的肩膀,乐呵呵地和贾申说“他对好着呢,我爱吃什么他都知道。”

    贾申又没把这句话当回事,还用挺同情的目光看看吴所畏。仿佛吴所畏这一席话是故意讨好池骋,生怕池骋翻脸似的。

    等菜的过程中,吴所畏注意到贾申脖子上的挂坠,不由的笑了笑。

    “哎哟,您脖子上也有一个啊”

    贾申立刻把有字的那面翻了过去,明着是不想给吴所畏看,实际上是勾引吴所畏去看。

    最后,吴所畏顺了他的意,真的把手伸过来,一把翻了过来。

    “哟,这不是骋字么”

    贾申轻咳两声,故意把脸朝向窗外,一副拒不认账的表情。

    “我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某人送给我,不戴白不戴。”

    说完,贾申才发现池骋脖子上也戴了一个。

    吴所畏也把池骋又字的那边翻了过去,存心不让贾申看到,还挑挑眉朝贾申问“知道池骋这个吊坠上刻的是什么字么就是不告诉你。”

    贾申心里乐吟吟的,嘴巴收得很紧,丝毫没表现出任何好奇的表情。

    “懒得知道。”

    吴所畏故意问“你是懒得知道还是已经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贾申又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我哪知道某个人做了两个我要知道是一对,肯定不会戴的,弄得好像我俩有什么似的。”

    吴所畏坏笑着问“你俩有什么啊”

    贾申一筷子杵进吴所畏的嘴里,给他塞了一片肉。

    “吃饭吧你”

    池骋表情相当平静,全然像一个置身事外的人。其实老虎爪挠心,胸腔子一团火,气无所谓这种有话不挑明,还公然给自个儿老公和别人牵线搭桥的行为。

    “我去趟卫生间。”

    贾申说着站起身,故意从池骋身边蹭过,想趁机翻看池骋脖子上的吊坠。结果吴所畏也在这时候站起来了,一下将贾申微扬的胳膊攥住,拽着他一起往卫生间走。

    进去之后,贾申故意在里面耗了很久,也不知道在等什么,直到吴所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问贾申是不是上大号,贾申这才提裤子走出来。

    “你丫尿不净吧磨叽这么久。”吴所畏戏谑道。

    贾申没说什么,跟着吴所畏一起往回走。

    走到池骋身边,吴所畏故意朝贾申绊了一脚,力度不是很大,动作也挺明显。贾申是警察,也受过不少训练,照理说吴所畏这种小招数治不了他,可人家就华丽丽的往池骋身上倒过去了。

    池骋的筷子抖都没抖一下,脸色依旧那么冷硬。

    贾申的手触到了池骋结实的胸肌,心脏狂跳一阵。手顺势往上爬,想趁着起身的一瞬间把池骋脖子上的挂坠翻过来,却被吴所畏一声调侃打住了。

    “啧啧这是怎么个意思啊投怀送抱”

    贾申立刻直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凌厉的目光转向吴所畏。见吴所畏嘻嘻哈哈的,立刻给他来了个勾腿拍背,手脚合劲。吴所畏防备不当,整个人朝后仰去。池骋一撂筷子,两只大手托住了吴所畏的腰身,才没让他摔下去。

    坐下来之后,吴所畏明显感觉到了池骋的怒气。

    但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从老虎到嘴里拔牙,尤其还是一只擅长招蜂引蝶的猛虎。

    贾申这一推也是故意的,他就像看看,同样往池骋身上摔,池骋会不会同样无视吴所畏。事实证明,池骋只会在他投怀送抱的时候采取默许的态度。而对别人,就要伸一把手阻止了。

    但贾申喜欢把话反过来说。

    “我说,池骋,你够偏心的。他绊我你就不管,结果我一绊他,你就伸手把他扶住了。”

    吴所畏又把话茬儿结果去了,笑着朝贾申说“那当然,池骋那么爱我,生怕我磕着碰着的。”

    贾申但笑不语,还把吴所畏这句话当成调侃,配合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吴所畏刚吃了两口,嘴又闲不住了,朝池骋说“人家在看守所那么照顾你,你怎么不敬人家一杯啊”

    池骋扫了旁边的妖孽一眼,再次忍下了。

    结果,吴所畏又不怕死地来了句,“要不,来杯交杯酒”

    “你丫太坏了”贾申佯怒着朝吴所畏说“干脆咱俩喝一杯得了”

    吴所畏目露怯色,“那可不成,我要跟你喝交杯酒,池骋不得弄死我”

    贾申还没喝就醉了。

    池骋也醉了,眼珠子都红了,赤红赤红的,里面血光冲天。

    吴所畏还朝他问“对吧池骋”

    池骋没说话。

    吴所畏又问“对不对啊”

    池骋忍无可忍,扭头就是一句。

    “你再给我贫一句,回去我操哭了你。”

    吴所畏表面一副受欺负的表情,心里指不定怎么美呢。

    贾申在对面给吴所畏打抱不平,“嘿,我说,池骋,有你这么说话的么人家小吴说什么了不就开个玩笑么你丫至于翻车么你是不是心里有”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话,就看到池骋粗暴地在吴所畏嘴上亲了一口,痛快了事

    贾申僵住了,好半天才开口。

    “你俩”

    吴所畏挺自然地说“我不是开始就和你说了么池骋不放心我,怕我跟你跑了,你都没明白什么意思”

    贾申脸都绿了。

    吴所畏又说“我后面不是也说他爱我了么这还不够直接你咋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难不成你误解成了别的”

    贾申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吴所畏朝他笑了笑,拽着池骋起身,特别诚恳的语气“真的,我特别感谢你在看守所帮我照顾池骋。”

    帮我帮我

    贾申觉得这俩字就是往他脸上抽了两巴掌,一边一个。

    然后,他突然感觉脖子空了,手一摸,吊坠不见了。

    再往对面一瞧,人家脖子上一人挂一个,全翻过来了。

    一个骋,一个畏,那叫一个登对。

    贾申突然想起吴所畏绊他的那一脚了,那可是个陷阱,只不过不是让他向池骋投怀送抱,而是在他脖子上顺手牵羊。

    、276 叙旧惹祸端。

    池骋和吴所畏回到郭城宇住所,姜小帅和郭城宇正在吃晚饭,看到他俩进来,忙抬手招呼,“过来喝点儿。”

    “我俩吃过了。”吴所畏乐呵呵地说。

    姜小帅想起吴所畏今儿去了池骋父母家,忙过来打探消息。

    “嘿,什么情况啊”

    吴所畏没听到姜小帅问什么。光顾着看他额头上面翘着的那个小辫子。这是郭城宇趁姜小帅睡午觉的时候给他梳的,特意把翘起的那撮小卷毛扎起来了,而且扎得特别艺术,不是往一边弯,而是玩四周弯,像个小喷泉一样。

    “哟呵整得和韩国帅小伙似的”吴所畏星星眼。

    姜小帅完全不知情,还拽拽自个儿的衣服问,“你说我这身衣服啊这不是欧美范儿么怎么还成棒子风了”

    吴所畏刚要伸手给姜小帅指他的小辫,就遭到姜小帅身后郭城宇的眼神警告。瞬间发出会意的奸笑声,拍着姜小帅的英俊脸蛋说“挺好,挺好。”

    “什么挺好”姜小帅一脸糊涂。

    吴所畏敷衍着说“在池骋父母家一切都挺好。”

    “他父母没说什么难听的”姜小帅追问。

    吴所畏一边进屋换衣服一边说“一会儿再和你细说,我得先去找郭子,有点儿事问他。”

    “什么事啊”

    “商业上的事,跟你说你也不懂。”

    说着,踩着一双趿拉板直奔餐厅。

    姜小帅吃得差不多了,也就没再继续吃,抽出一张纸巾嚓嚓嘴,扭头忽见两道猎鹰的目光打量着他。池骋仰靠在沙发上,已经盯着姜小帅看了一段时间,视线粗粝又带着毛边,刺得姜小帅浑身上下不舒服。

    “看我干吗”姜小帅愣了。

    池骋沉声言道“你真骚。”

    姜小帅气得脸都绿了,他不知道某人给他梳了个特勾人的小辫,所以觉得池骋这句嘲弄来的莫名其妙。但他不敢飙粗话,池骋给他的阴影太多了,他到今天心里都忌惮威猛先生几分。

    憋了好久,姜小帅总算憋出一句。

    “没你们家大宝骚。”

    池骋露出极有男人味儿的一个笑容,几大步晃悠到姜小帅面前,威武的身形把半个房间的光亮都遮挡住了。下颚紧绷,像锐利的刀锋,架在姜小帅的脖子上,令他无端紧张。

    不过池骋的语气倒是很轻松随意。

    “晚上和我睡去吧。”

    姜小帅猛的一惊,“你开什么玩笑”

    池骋的手在姜小帅的卷毛小辫上轻轻一拨弄,嘴角跟着小辫波动两下。

    “我比郭子猛,能把你操得更爽。”

    姜小帅脸一窘,想赶紧远离这个无聊的人。结果刚一转身,手臂就被池骋的虎爪钳住了。想大声呼救,嘴又被池骋的另一只大手捂住了,小鸡子一样提进了池骋的房间。

    被扔上床的那一刹那,姜小帅自作多情了一把,真以为池骋要把他怎么着。那叫一个玩命挣扎啊,汗珠子都下来了,俊脸胀得通红。

    他不这么折腾还好,一这么折腾,池骋看他的眼神更毒了。

    “你这样,我特么真想操你了”

    说完,斜倚在写字桌旁,点了一颗烟,边抽边打量着姜小帅。

    姜小帅这会儿知道池骋跟他闹着玩了,懊恼地坐起身,斜睨了池骋一眼,没好气地问“叫我来干嘛”

    池骋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随便聊聊,想知道你俩当初是怎么算计我的”

    “大宝没和你说”

    “说了大概,没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