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102节

作品:《逆袭

    贾申把脚抬高抵在墙面上,用手掸了掸鞋上的灰,乐吟吟地说“那是因为他跟我不熟。”

    吴所畏紧接一句,“这话你就说错了,他对生人熟人都一样。注重眼缘,他要是瞅你好,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好脾气。”

    贾申扬唇一笑,好像等的就是吴所畏这句话。

    、268无罪释放。

    白天,池骋在看守所闲得无聊,手里把玩着一毛钱的钢镚儿。让它高速旋转过后,稳稳地立在桌面上。如此反复玩了几次之后,他把那枚钢镚儿拿起来,仔仔细细端详了一阵。

    然后,池骋将钢镚儿放到水泥墙上使劲儿磨,直到把上面的图案磨没了。接着又用棉布细磨,再用牙膏抛光,抛得像镜子一样。最后用领钩掰直磨成的针在上面一点一点地刺,刺出的点儿组成的字体就是磨砂的感觉,很漂亮。

    池骋打算做个吊坠,正面刻上“骋”,背面刻上“畏畏”,回去送给吴所畏。

    结果,他刚刻完一个“骋”字,就被看守所副所长叫去谈话了。

    等池骋回来的时候,贾申就在监房,那枚吊坠已经被他收进上衣口袋了。

    “谢了。”贾申朝池骋露齿一笑。

    池骋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语气生硬。

    “我说过这是送你的么”

    贾申还是笑,佯装满不在乎却又很刻意地笑。

    “我就不用你废话了。”

    说完,踩着大皮靴回了办公室。

    也不能怪贾申自作多情,那些犯人经常做一些手工艺品,等释放的那一天送给贾申。谁能想到他们会带出看守所尤其像池骋这种人,生活中也不缺,会把这种不值钱的东西往外带么

    所以,贾申理所当然地把池骋做的这个吊坠当成他离开看守所前送给自个儿的一个纪念品。

    池骋也没再跟他要,又重新做了一个,只刻了一个“畏”字,做完之后天都快亮了。

    其后的几天,吴所畏又让贾申送了些东西进去,有内衣有零食。贾申总是调侃他,说吴所畏就像池骋的保姆一样。一来二去,两个人熟了,贾申总把看守所的事说给吴所畏听。

    “我听说池骋也有那方面的癖好是么”

    吴所畏没听明白,“哪方面的癖好”

    贾申用手比划了一下,暗示吴所畏搞基。

    吴所畏含糊其辞。

    “你不用跟我藏着掖着。”贾申满不在乎的口吻,“以前我在监狱当狱警的时候,这种事见多了。现在调到看守所,还算收敛了一点儿。”

    吴所畏干笑两声,“监狱和日常生活不一样。监狱那是生理所迫,日常生活中,有这种癖好不方便摆到明面上说吧”

    贾申也挺尴尬,“可能是我长期处在这种环境下,思想也被带歪了。”

    吴所畏朝贾申打量了一番,唇角挂上一抹坏笑。

    “哎问你个事就像你这条件的,在监狱和看守所工作特招人吧那些一年半载自个儿撸的爷们儿,得瞪直了眼珠子看你吧”

    贾申冷哼一声,“那些话少的还成,偷摸瞅两眼就算了。最不待见那种嘴贱的,光看不过瘾,还得臊你两句,特受不了。”

    “池骋臊过你没”吴所畏故意问。

    贾申脸色变了变,慢吞吞的说“他倒是没用嘴臊过,他有更损的招儿。”

    “什么损招儿说来听听。”

    贾申挺不自在,“你还用问我你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他什么样你还不知道么”

    “我就想问你。”吴所畏耍赖,“就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贾申似怒非怒的目光朝吴所畏扫了过去,“你怎么也这么坏是不是池骋让你问的”

    “你甭管谁让我问的,你就痛痛快快说,我就乐意听池骋的花边新闻。”

    贾申磨叽了一会儿,还是慢悠悠地说了出来。

    “就那天晚上,他明明知道我值班,知道我能看到监视器,还非要对着我干那事。你没看到那个下流的表情呢,就跟故意给我表演一样”

    贾申越说脸越红,吴所畏越听脸越黑。

    但他很好地克制住了,丝毫没让贾申看出任何异样。他也知道,贾申的话半分真半分yy。每个监房都有摄像头,每个在押人员都有忍不住的时候。既然贾申只看到了池骋,那说明不是的池骋的问题,而是贾申的问题。

    吴所畏只是气池骋的不自觉,明明知道有人偷窥,还非得在那个时间段。他就是不知道,贾申一宿一宿盯着监视器,池骋哪有选择余地啊

    “嘿嘿你当时没硬”吴所畏戏谑地问道。

    贾申眼珠一斜,“我干嘛要硬啊”

    吴所畏腹诽你丫跟我说着都快硬了,当时看的时候没硬,谁信啊

    过了一会儿,贾申又说“他还对着摄像头跟我卖萌”

    吴所畏嘴角抽了抽,“他还会卖萌”

    贾申越说越来劲,“你可不知道呢他特别可耻,那天竟然在监房里吃棒棒糖。而且还不是嘎嘣嘎嘣嚼,而是一点一点儿舔,就像小孩吃糖一样你说,他是不是故意跟我卖萌”

    吴所畏顺了他的意说“他平时吃糖不那样,肯定是故意的。”

    贾申又唏嘘了一阵,才看看表,说“到时间了,我得去值班了。”

    吴所畏说“这些东西别忘了给池骋送过去。”

    贾申故作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又送啊哪尼玛那么多事啊以后可不能这么惯着他,这也就是没判,真要判个年的,你们不得累死了”

    “真要判个年的,我也就不上赶着给他送了就怕天就无罪释放,我要不趁着这几天意思意思,他出来肯定得骂我没良心。”

    吴所畏说得轻松,刚听到贾申说年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

    贾申脸色也变了变,“是啊,他那案子还有三天就开庭了。”

    说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半天都没说话。

    吴所畏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快去上班吧,我也得走了。”

    “嗯。”

    其后的两天,吴所畏是彻底睡不着了。前些日子困极了还能随便扎个地方眯一会儿,现在是彻底不困了。每天晚上盯着表盘,一圈一圈的数着,数着还有多少圈池骋能回来。

    虽然郭城宇一再保证不会出什么岔子,可吴所畏还是担心。这种担心随着开庭日子的临近愈演愈烈,甚至已经到了吴所畏承受不住的地步。

    开庭的前一晚,姜小帅打电话给吴所畏,“你要不要去旁听如果想去的话,郭子说可以帮你申请”

    “不用了。”吴所畏打断姜小帅,“我还是老老实实等着吧,他爸肯定不愿意看见我。”

    其实,碰到池骋父母是次要的,主要是吴所畏受不了那种气氛。他不想看着池骋被押出来,更不想看到池骋再被押进去。真要那样,他会崩溃的。

    所以,池骋开庭审理当天,吴所畏照常出摊了。

    三天三夜没合眼,再加上暴晒,吴所畏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偏偏今儿客人特别多,吴所畏拼命吹,大脑严重缺氧,有种漫步云端的感觉了。

    终于,午饭时间一过,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吴所畏可以歇一会了。

    他的衣服全被汗浸湿了,也不知道找个凉快的地方待着。就那么呆愣愣地站着,任大汗珠子往下滴答。不停地看着手机,从上午九点开庭到现在,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随着时间的推进,吴所畏身上的汗越来越多,脸都被烤红了还浑然不知。

    这时,突然一股水柱从后方袭来,打到吴所畏脖颈上,刺得他一激灵。

    吴所畏想扭头看是谁,结果脸又遭到一股水柱的冲刷,差点儿把他呛死。他一边阻挡一边胡噜脸上的水,从旁边的笑声中听出是姜小帅。

    “你丫找抽唔”

    还没说完,姜小帅又用喷水枪朝吴所畏的嘴里射了一股。吴所畏一边骂一边躲,后来实在躲不了就扔了摊位开始跑,姜小帅就追在他的后面喷。

    后来,姜小帅的水枪里没水了,只好先去灌水,吴所畏这才得以歇息。

    这会儿彻底凉快了,风一吹两条腿都打哆嗦。

    吴所畏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骂着姜小帅,就在这时,郭城宇的车突然开过来了。

    “你也不管管姜小帅,他丫拿水枪喷我”吴所畏告状。

    郭城宇说“你站在这等我,我去车上给你拿毛巾。”

    结果,毛巾没拿来,又拿来两个超大号的高压水枪,继续朝吴所畏喷。

    吴所畏心中嘶吼咆哮,你们这对奸夫淫夫,狗男男,趁着池骋不在合伙来欺负我。吴所畏又是一路狂奔,肺都要爆炸了,才扎进一条小胡同,避开了姜小帅和郭城宇的双面夹击。

    吴所畏蹲在楼底下喘着粗气,眼睛严密观察四周,提防着郭城宇和姜小帅。

    突然,一个灌了水的气球在头顶炸开了。

    “靠,谁啊”

    吴所畏抬头一看,汪顾就在二楼的窗户口俯视着他。

    “吴大眼儿”

    说完,噼里啪啦砸下无数个气球,全是带水的,砸的吴所畏四处乱窜。

    汪顾龇牙狠笑,“我让你吹气球,我让你吹气球”

    吴所畏往东边逃窜,跑到一个拐弯处猛的撞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抬头一看,汪朕那张冷峻的脸正散发着救世主的光芒。

    “救我”吴所畏激动不已,“他们仨”

    还没说完,汪朕不知从哪引来一根水管,直接用水管喷。这回,吴所畏跑都跑不了了,直接被击倒在地,入落汤鸡一般捶地笑骂。

    很快,郭城宇、姜小帅和汪顾全来了。四个人趁着池骋不在的最后几分钟,对吴所畏展开了残忍的虐待,欺负得那叫一个爽啊

    池骋这边四个多小时的庭审终于结束了,如郭城宇所说,证据不足直接当庭释放了。

    池远端直到审判人员宣读完毕,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最后,池骋在家属的陪同下走出法院大门。

    池远端的车停放在法院门口,池骋直接把钥匙拿过来,坐到驾驶位上。

    “这次是你小子运气”

    池远端这“好”字还没说出来,池骋就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剩下池远端一个人在原地膛目结舌。

    他原以为池骋看他们二老操心多日,要亲自开车载着他们回家,哪想这个畜生直接把车开走了,把他们二老晾在这了

    钟文玉纳闷,儿子这是急着去干嘛了连招呼都不打”

    池远端阴着脸怒吼一声,“作死去了”

    、269睡觉。

    吴所畏狼狈地扎在墙角,三支水枪专门在脆弱之地扫射;无数个“水炸弹”入雨点般砸下来,砸得吴所畏嗷嗷叫唤;一根水管从头到脚冲洗,彻底给吴所畏来了个透心凉

    “你们一群落井下石的出生”

    “等老子东山再起,直接把你们绑起来扔臭水沟子里。”

    “啊啊啊来人啊救命啊”

    “”

    吴所畏叫得越欢实,行凶的四个人欺负得越带劲儿。

    姜小帅陪着吴所畏压抑了这么久,不发泄一下怎么成郭城宇为了池骋东奔西跑,还当了那么多天和尚,这笔债肯定得讨回来。汪顾卧薪尝胆大半年,早就想找个机会报仇雪恨了。汪朕是看吴所畏太热了,真心实意想让他凉快凉快

    四个人欺负得正带劲,突然,一片强大水幕从后方袭来,差点儿把姜小帅和汪顾两个熊孩子拍倒在地。

    郭城宇使劲胡噜一把脸,眯缝着眼睛看过去。

    好家伙一辆喷水车赫然出现在视线中

    开车的人是刚子,他一早就听到了信儿,直接租了辆喷水车来营救。我们的总攻大人,威武霸气地站在车上,手持喷水枪设备对着四个混蛋凶猛冲洗。

    吴所畏一看到池骋来,立刻就有了劲头儿。猛的从地上蹿起来,捡起姜小帅掉的水枪朝着他一通狂喷。

    姜小帅被冲泡之后,吴所畏又指着汪顾朝池骋喊“喷他喷死丫的”

    池骋谁都忽略一旁,就对着汪朕喷。指挥着刚子开车,手臂粗细的水管子左摇右摆,穷追不舍,一副要把汪朕活活激死的派头。

    这边激战真欢,那边传来吴所畏底气十足的呼救声。

    “池骋,快来他们仨对付我一个”

    池骋从车上一跃而下,把对付汪朕的重任全权交给刚子。自个儿火速冲到吴所畏面前,一把将他搂在怀里,护得严严实实的,一边躲着三个人的夹击一边往喷水车那边跑。

    结果,刚子车内的自动喷水设备还没启动,汪朕纵身一跃,半挂在车门上。钢铁一般强硬的手肘硬生生地将车门撞开,直接把刚子“扔”了下去。

    池骋一看形势不对,赶忙抱着吴所畏朝反方向狂奔。

    “快上车”

    郭城宇大吼一声,最先一步跃上喷水车,汪顾也跟着蹿了上来。就姜小帅最笨,跳的时候脚下一滑,不仅没蹿上车还差点儿出溜到车轱辘底下。幸好郭城宇反应快,及时把姜小帅拉上来。

    “你丫真废物”汪顾笑骂着姜小帅。

    结果,汪朕的车启动过急,汪顾一个不稳仰脸合天地被甩下车,幸好屁股先着的地。

    “汪朕我草你大爷”

    “郭子你个重色轻友的,就知道拉姜小帅,怎么不拽我一把”

    汪顾骂骂咧咧地追了好一阵,所幸汪朕发现了他,暂时把车停了下来,让郭城宇和姜小帅俩人把他拽了上来。

    四个人成功将池骋的“武器”抢过来之后,池骋和吴所畏就彻底没有反抗之力了。

    刚子直接把吴所畏出摊用的电三轮开了过来,让池骋带着吴所畏赶紧跑。

    最开始池骋在前面开,吴所畏在后面坐着,可水流都是从后面冲过来的。于是池骋就把吴所谓拉到腿上,用衣服包裹着他,搂得紧紧的,不让水直接打到他身上。

    汪顾看到这一幕,鼻孔里发出愤恨的哼声,大喝一声,“把水管给我”

    抢过水管,调大水压,对着艰难中还在秀恩爱的苦命鸳鸯一阵暴冲

    吴所畏的脸贴在池骋的胸膛上,一会儿叫唤一会儿哈哈大笑。那些聚在胸口的水珠,分不清是从池骋衣领灌进来的,还是吴所畏的眼泪,静静地向下流淌。

    终于,池骋开着电三轮冲进一个小胡同,喷水车开不进来了。

    吴所畏从池骋衣服里钻出来,对着他乐了半天。

    池骋狠狠在吴所畏的脸上拧了一把,心疼了。

    然后,把车停在商店门口。

    “我进去买条毛巾,坐这等我。”

    吴所畏拽住他,“你有我么”

    池骋一摸一兜,刚装的那些零钱早就不知道丢哪了。吴所畏把摊位扔了,那些钱也都不翼而飞了。

    池骋直接把t恤脱下来,拧干水,在吴所畏头发上胡噜两把。

    吴所畏盯着池骋精壮的胸肌目光烁烁。

    “看什么呢”池骋弹了吴所畏的脑门一下。

    吴所畏嘿嘿一笑,“没看什么。”

    两人又上了车,这次是池骋在前面开,吴所畏站在他身后。两只手按着池骋的脑袋,偶尔用手指抠弄他棱角分明的五官,空落落的一颗心被填得满满的。

    太阳晒着,暖风吹着,两个人的头发和衣服在半路就干了。

    最后,池骋还是把车开到了郭城宇的家。

    姜小帅把热水都给两个人放好了,别看泼水的时候泼的最欢实,该贴心的时候也一点儿不含糊。浴室里飘着天然的檀香,木桶式的大浴缸,自带按摩功能。水里洒上精油,可以缓释疲劳,就算是为池骋接风洗尘了。

    将近一个月的分别,再次肌肤相亲,滋味特别不一样。

    池骋靠坐在浴缸边缘,一条腿屈起,一条腿伸直,漂浮的毛发下面是嚣张跋扈的巨龙,整雄赳赳地挺立着。吴所畏靠在他的肩头,疏懒的目光在池骋的身上扫量了一番之后,定定地转到他的脸上。

    池骋斜着向下看去,见吴所畏脑袋歪着,大眼珠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池骋佯装出发狠地瞪了吴所畏一眼,吴所畏露齿一笑,笑得让池骋说不上来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