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99节

作品:《逆袭

    贾申从没见过池骋这样的眼神,惊愕的、喜悦的、心疼的、深情的所有不该出现的情绪全都出现在他的眼中,交融杂糅后自眸底缓缓淌了出来。

    这一刻, 贾申隐隐感觉到了吴所畏不是委托律师。

    但他没有挑明,而是沉默地走了出去。

    池骋拿起电话,半天都没说话。

    最后还是吴所畏先开口的。

    “刚才那个狱警挺帅的。”

    池骋说“哪个狱警”

    “就领着你进来的那个。”

    “我没看见,光顾着看你了。”

    吴所畏露出这么多天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

    池骋心里hou甜hou甜的,总算尝到点儿滋味了。

    两人又静静地凝望了好一阵,池骋问“穿这么多,热不热”

    “一点儿都不热。”

    吴所畏说着, 把衣服解开一条小缝,一个尖尖的小脑袋钻了出来。

    “我知道你想二宝,就把它一起带来了。”

    池骋不由的一惊,“你是怎么过检验的”

    “那你就得问郭子了。”

    刚说完,池骋那边的门突然开了,贾申晃了进来。吴所畏连忙把小醋包的脑袋按进去,扣上最上面的扣子,一副假装分析案情的模样。

    等贾申走了之后,吴所畏朝池骋吐了吐舌头。

    池骋看吴所畏这副可人疼的小样儿,直想把玻璃砸了。

    “我脸贴到玻璃上。”池骋说。

    吴所畏犹豫了一下,还是别扭地贴了上去。

    池骋隔着玻璃在吴所畏的脸上示意性的拧了一下,佯怒着说“你瘦了。”

    吴所畏今天还特意穿了身显胖的衣服,依然敌不过池老爷的法眼。

    “没有性生活的滋润,当然得瘦。”吴所畏眉飞色舞,“你赶紧出来操我几次,我立马就长肉。”

    池骋幽幽地说“你都把我说硬了。”

    “哪呢”

    无所伸着脖子瞅,发现池骋裤裆处真的有了变化。当即呲牙一乐,看来还挺老师,没对小狱警起歪心思。

    吴所畏每笑一次,池骋对吴所畏的心疼就会强烈几分。

    “最近没睡好吧皮肤都没有以前好了。”池骋说。

    吴所畏说“没有性生活的滋润,皮肤当然得变差。你赶紧出来操我几次,我皮肤立马就恢复光泽。”

    池骋的心都让吴所畏挠出血了。

    “你再臭贫我凑你啊”池骋虎眸威瞪。

    吴所畏以柔克刚,“你舍得么”

    这四个字戳中了池骋心中最柔软的区域,这么多天来,池骋彻夜不眠。每天晚上想的都是吴所畏吃了多少苦,然后默默地在心里划刀子。

    他能舍得么真到了见面那一天,别说凑了,就是抱着都怕把他勒疼了。

    池骋用这种沉默的方式传达过去的深情,让吴所畏觉得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值了。

    “想我没”吴所畏又问。

    池骋反问,“你说呢”

    老子想你想得都快把墙凿穿了

    吴所畏下巴上扬四十五度,斜了池骋一眼,“我哪知道”

    池骋硬朗的脸上浮现温柔的笑意,特别难以形容的一种口气。

    “想你了。”

    吴所畏的脸上这次透出笑模样。

    池骋又问他,“你想我没”

    吴所畏点点头。

    “有多想”池骋问。

    吴所畏说“想你想得把小金库都交待出去了。”

    池骋脸上的笑容在那一刻冻结了。

    “你说什么”

    吴所畏含蓄表达“过几天你的案子就要公开审理了,我估摸用不了多久,咱俩就能见面了。”

    吴所畏本想哄池骋一个高兴,不料池骋听完之后,脸色更加凝重了。

    “除了小金库呢你还把什么搭进去了”

    吴所畏犹豫了好久才开口说道“老院。”

    池骋的心在那一刻被摔得七零八落。

    吴所畏幻想过池骋得知这一消息后的种种反应,但从没想到会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池骋脸上露出的不堪忍受的痛苦表情,已经远远超过了吴所畏的预期范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池骋问“为什么不卖我的房”

    池骋并不知道池远端把他的房产过户了,事实上吴所畏也是才知道的。

    “我不想让你家人看不起我。”吴所畏说。

    池骋不甘地追问,“那你为什么不先找郭子借钱”

    “因为我们两个才是一家人。”

    池骋不说话了。

    吴所畏知道池骋态度差是因为心疼他,他一点儿都不计较,还玩笑般地说“你不是老说我是铁公鸡么这回我把身上的毛都拔了,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挤兑我。”

    池骋依旧定定地看着吴所畏,不发一言。

    吴所畏又说“你是我的大财主,我的摇钱树。等你出来了,多少钱赚不回来啊你要是一直在里面待着,我享受不到政策优惠,就永远都是那堆钱。所以总算账,还是先把你救出去更划算。”

    池骋继续沉默。

    吴所畏实在笑不出来了,凝神望着池骋,静静说道“我现在好后悔,当初不如多给你点儿零花钱。现在给了人家才知道,原来十块二十块真的不算什么。”

    “其实我小金库里面的钱就是留着给你养老的,你要是出不去了,我要那个钱还有什么用”

    “我现在就想让你早点儿出去,我不是花钱买你的自由,而是花钱买我自个的安全感。我一个人睡在家里太害怕了,那么多面镜子,怎么照都只有我一个人。”

    “我不要酒池肉林,我就要你。”

    “池骋,你跟我说句话吧”

    池骋的视线在吴所畏脸上停留了几秒钟,撬开硬朗的薄唇。

    “我恨你。”

    说完这三个字,池骋起身大步朝外走去。

    贾申就依靠在外面的墙壁上,听到门响,迅速将头转过来。

    “这么快就谈完了还有十多分钟呢,你确定不利用剩余的”

    贾申的话还没说完,池骋就飞快地踱步到了楼梯口。等贾申追过去的时候,池骋监房的门已经死死关上了。

    吴所畏还做在玻璃窗外,手贴在小醋包冰凉的肚皮上。眼神讷讷的,好像还没回过神来。

    没一会儿,门再次响了,吴所畏眼神瞬间亮了起来。结果只看到了贾申,没看到池骋,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池骋已经回监房了,您请便吧。”贾申说。

    吴所畏没听见一样。

    贾申又提高音量重复了一遍。

    吴所畏依旧纹丝未动。

    嘿邪了门了贾申拧起眉,好心劝你走你还不走。那行,你一个人在这耗着吧小爷我得先去关系犯人的心理状况了。

    说完,贾申一溜烟走了。

    吴所畏一直待到时间耗尽,才起身朝外走。

    结果,贾申回到值班室,从监视器上看到池骋的脸色后,突然有点儿不敢进去了。

    谁也想象不到,池骋会掉眼泪。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吴所畏被大黄龙咬,性命攸关的那一刻他没哭;吴所畏和他分手,亲口说没爱过他的时候他也没哭;吴所畏母亲去世,看到吴所畏坐在葬车上的时候他还没哭;吴所畏独自一人挂在六楼,满手血痕的时候他依然没哭

    可当吴所畏告诉他小金库没了的时候,他哭了。

    他想起吴所畏要他把jj放在羊绒裤外面的倔强模样,一个个吧啦着钢镚儿的较真模样,盯着自个儿吃羊腿的嘴馋模样,和往他后脖颈涂抹昂贵护肤品时的心疼模样

    池骋最爱的小性子,却被自己亲手摧残了。

    、264砸场子。

    距离池骋的案子开庭还有一个多礼拜,在这段时间里,吴所畏又过上了出摊当小贩的日子。一方面是为了养活大二三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排解心中的压力。

    吴所畏摆摊的地点就在他泼池骋的那条小吃街,这里经过整顿,已经比前段时间规整多了。吴所畏一大早就骑着车过来了,选了一个比较好的位置,把一盆糖稀搬出来,摆上架子,就开始吹糖人儿了。

    当了一段时间的总经理,吴所畏比以前更有生意头脑了。

    一般吹糖人儿针对的消费群体都是孩子,糖人儿的形状也大多都是小动物,工艺繁琐又缺乏新意。吴所畏发现原来这逛的更多是青年人,于是他就吹一些桃心和玫瑰花,工艺简单又浪漫煽情。

    而且,吴所畏出门前把自个倒饬得特别帅。往街上一站,不用吆喝,十个单身女有九个都会美颠美颠地过来捧场。

    说白了,人家卖的是糖人儿,他卖的是色相。

    吴所畏第一天收摊的时候,草草一算,竟然赚了一千多。

    成本不到十块钱,不需要上税,不需要看人家脸色,上班时间自由,下班时间随意。吴所畏越想越觉得划算,心里挺高兴,想着姜小帅这程子没少跟自个儿着急,于是顺路买了很多好吃的慰劳师父。

    姜小帅刚要出门买晚饭,吴所畏就挺着满满两袋吃的回来了。

    “哟嗬瞧你这样儿,今儿出摊挺顺啊”

    吴所畏一副显摆的口吻,“赚了一千多。”

    “不是吧”姜小帅大吃一惊,“这么赚那我明儿去给你当托吧你分我三分之一就成了。”

    吴所畏不屑一顾,“我用得着你当托人多得我都想往外轰了你没看阵势呢美女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我,眼巴巴地盯着我吹,我腮帮子都肿了。”

    “啧啧腮帮子肿了还能吃东西么不能吃都给我吧。”

    说着姜小帅就去抢吴所畏手里的袋子。

    吴所畏假模假式地跟姜小帅抢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袋子给姜小帅了。自个拿出一大包的零钱,朝姜小帅问“有整钱不给我换几张。”

    “有有有,我这正缺零钱呢。”

    姜小帅每天出诊卖药,经常有整钱找不开的时候。他让吴所畏自个儿去抽屉里面换,吴所畏点好了钱放进去,又抽出五张一百的揣进兜里。

    “干嘛用”姜小帅随口一问。

    吴所畏说“哪天托人给池骋送进去,看守所里面也有超市,有钱还能买点儿吃的。”

    姜小帅笑不是好笑,“人家没进去的时候,你月收入几百万才给他十块零花钱。等人家进去了,你丫倒穷大方起来了”

    吴所畏嘿嘿一笑,“等他出来了,我不是还得指望他么现在不拍着点儿成么”

    “那你不应该换成整钱,就应该送一兜子零钱过去。让他知道这是你一点一点攒的血汗钱”

    “你丫成心挤兑我是吧”

    说着,吴所畏往姜小帅鼻子眼儿塞了两个花生豆。姜小帅用力擤两下,喷出来之后朝吴所畏的嘴里塞去,吴所畏玩命闪躲,俩人闹了好一阵。

    晚上睡觉,小床上又开始你抢我夺,你踢我踹的戏码。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俩人也没少挤在诊所的这张小床上,那会儿睡得挺和谐。结果俩人各自有主之后,再挤到一起,就出现了如此凶残的场面。

    睡之前搂得紧紧的,彼此都是笑容,睡着睡着都是那么回事。抢被子、骑人、脚丫子乱踢空调开得大的那一天,早上起来肯定有一床被子在地上,俩人专抢一床被子。要是不开空调,第二天早上俩被子都蒙在身上,各自一身大汗。

    所以,这两天吴所畏和姜小帅都有点儿感冒。

    而且,吴所畏明显感觉到,姜小帅睡觉不安分。除了频繁翻身、长出气,还经常发出孩子般的呓语。每次吴所畏转头面朝着姜小帅,都有一撮小卷毛顶到门上,姜小帅拧着眉头一副受气样儿。

    种种迹象表明,姜小帅想郭城宇了,只是没说罢了。也许是担心吴所畏一个人害怕,也许还计较郭城宇亲吴所畏的那一口,总之吴所畏感觉姜小帅有点儿委曲求全的意思。

    于是,吴所畏偷偷给郭城宇发了条信息。

    然后,一狠心把姜小帅踹下床五次。

    第一次,姜小帅爬上去笑骂了一声继续睡;第二次爬上去抱怨了几声还接着睡第三次就有点儿烦躁了,警告吴所畏注意一点儿;第四次就恼了,怒骂了好一阵;等到第五次,直接摔门走人了。

    然后,郭城宇的车就靠在窗外,有什么理由不敢动

    第二天,吴所畏照常出摊。

    姜小帅经过一番性爱的洗礼过后,精神百倍,那股得瑟劲儿就甭提了。下午跟着郭城宇出去办事,确定池骋不久后就要放出来了。心里一美,决定趁着池骋不在的这段时间赶紧欺负吴所畏。

    于是丧德性的夫夫俩给吴所畏砸场子去了。

    姜小帅到了那才知道,吴所畏真不是臭显摆,人家确实有招蜂引蝶的能耐啊那么小的一个摊子,竟然围了那么多女顾客,有得来了n次还佯装出一副惊喜的表情。看来吴所畏真的不需要托,这里全是免费的托。

    姜小帅挤到最里排,佯装一副不认识吴所畏的模样。

    “嘿,我说,大哥,你什么都能吹么”

    吴所畏装模作样地说“只要你肯出钱,多复杂的都跟吹。”

    姜小帅又问“吹个姚明多少钱”

    吴所畏一本正经地说“一百。”

    “那吹个郭敬明呢”

    “五十。”

    姜小帅强忍住笑,“你丫这是按个头儿算钱啊”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周围一阵哄笑声。

    姜小帅又说“你给我吹个姚明”

    于是吴所畏掀起一块糖,真的吹出了一个人形。只不过糖量没掌握好,本想吹得壮一点,结果糖不够了,吹出来细胳膊细腿儿的。

    递给姜小帅的时候,姜小帅怒了。

    “好么我花姚明的钱最后就买了一个郭小四你丫这不是坑人么见过奸商,没见过你这么奸的了”

    吴所畏朝姜小帅挤眉弄眼,你丫别闹了成不成

    哪想,姜小帅嚷嚷的声音更大了。

    “过来瞧一瞧啊没见过这么无良的商贩了我让他吹个姚明,他愣给我吹个郭敬明,有这么糊弄人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