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98节

作品:《逆袭

    吴所畏听从郭城宇的建议,从公司出来之后就去了池远端的家。

    门口的警卫被池骋整过之后老实多了,看到吴所畏来,还没等他开口就把伸缩门打开了。而且开的幅度相当大,吴所畏都能滚着进去了。

    池远端和钟文玉都在家,餐桌上还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俩人谁也没动一口。

    “你别没事就去预审处瞎转悠,好歹也是我夫人,低调一点儿不成么”

    钟文玉这几天眼睛一直肿着,休息不好还时不时掉眼泪。

    “我不是想看看儿子么”

    池远端说“你就当他在自个家住着呢他平时不也个月不回来么”

    “那能一样么平时他什么样我都清楚,现在他让人圈着,吃苦受罪我都不知道”

    池远端说“他就应该吃点儿苦,要不都不知道自个姓什么了给他找个律师竟然还不用,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能耐把自个捞出来”

    钟文玉急得眼圈又红了,“这个时候你还置什么气啊”

    老两口正吵吵着,保姆敲了敲门。

    “池秘书长,家里来了客人。”

    钟文玉稍稍擦了擦眼,起身给吴所畏开门。

    “阿姨好”

    相比那天在医院的和蔼可亲,这一次钟文玉再看到吴所畏,脸色差了许多。

    “进来吧。”

    吃远端的脸色阴沉沉的,让人不寒而栗。

    吴所畏还是态度诚恳地给二老道了个歉。

    “池骋是因为我们那个项目才出的事,我对不住您们。”

    池远端的脸色丝毫没有缓和,说起话来也是毫不留情面。

    “得瑟啊暗箱操作啊我就知道你们早晚得出事”

    钟文玉也在一旁抱怨道“你们也真是的,怎么不谨慎点儿呢这是小事么一经查处池骋这辈子都甭想有出头之日了”

    吴所畏不反驳,默默地听二老数落。等那边没话了,他才开口继续说。

    “我希望您们能给我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让我为池骋这事近一点儿绵薄之力。”

    钟文玉说“你只要说服他接受我们委托的律师,把情况交代清楚,就算帮大忙了”

    吴所畏沉默了半响,眼神依旧如最初那样坚定。

    “叔叔,您身份比较特殊,这事您还是别插手了。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把池骋完好无损地带到您面前的,请您相信我。”

    池远端恼了,“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有什么值得我相信的”

    吴所畏直接把手举到池远端面前,亮出那一道清晰的疤痕。

    “就这个。”

    说完,吴所畏头也不回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钟文玉的心情平和了一些, 朝池远端劝道“你也别把话说得那么绝,他也是这个案子的调查对象。你把他惹毛了,咱儿子的境遇就更危险了。”

    池远端眯起眼睛,静静地思忖了片刻,语气果断的说“尽快吧池骋的几套房过户到你的名下。”

    钟文玉不解,“为什么他的房都是他姥爷送的,合理合法,查到头上咱也不怕”

    “不是怕查,是怕他卖了”

    钟文玉脸色脸色变了变,好一会儿才琢磨透池远端的用意。

    “明天就吊销他公司的营业执照,我看他们还怎么折腾”

    说完这话,池远端冷着一张脸回了房间。

    三天之后,吴所畏的公司被查封,账户全部冻结。为了偿还拖欠的工程款,做个有良心的商人,吴所畏把三套房子全部抵押了。

    白天,吴所畏一个人在偌大的车间转悠。手抚着新进的两台机器,扭头望着空荡荡的操作室,心里没着没落的。

    平日里欢闹的办公楼也消停了,只剩下几个清洁人员在打扫卫生。这里的很多员工都是吴所畏辛辛苦苦挖来的,公司一经查处,以后再想招来这批人就难上加难了。

    更何况公司能不能恢复营业,还是个未知数。

    晚上,吴所畏躺在大床上,静静的望着镜子里那张明显消瘦的脸。

    姜小帅就躺在他的旁边,也是一副哀伤的表情看着吴所畏。

    “你要是难受就嚎出来吧”

    “说不上难受。”吴所畏一副冷淡淡的口气,“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怎么可能不难受呢”姜小帅笑得苦涩,“我可是亲眼见证你一步步努力 爬到今天这个位置的,辛辛苦苦搭建起来的心血就这么一朝垮塌了。”

    吴所畏把头扭过去,看着姜小帅,表情很坚定。

    “真是,我没骗你,我一点儿都不难受。我感觉我就像是甩掉了一个包袱,突然就轻松了不少。没错,是有一点点失落,那也是因为前阵子太忙。突然闲下来,有点儿不习惯而已。”

    姜小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吴所畏又把头转了回去,静静地说道“小帅你知道么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池骋快点儿回来。我太想他了,我现在脑子里除了他什么都没有了。只要能早一点儿见到他,让我付出再大的代价我都乐意。”

    姜小帅问“让你把小金库奉献出来你乐意么”

    “乐意。”

    不知道为什么,姜小帅听到这俩字,突然有股飙泪的冲动。

    、262难上加难。

    又过了两天,郭城宇找到吴所畏。

    “关系已经打通了,池骋猜得没错,现在这个姓孟的副主任抓池骋这个案子,举报材料也掌握子在他手里。你想捞人,就必须得从他身上下功夫。”

    吴所畏挺着急,“那要怎么下功夫呢”

    “这还不简单么”郭城宇说得挺干脆,“一个字钱。”

    这几天经历了种种逼债之后,吴所畏听到钱这个字就是一身冷汗。公司资产被冻结,他的个人财产也搭进去一大半。现阶段再想用钱,就只能动他那个小金库了。姜小帅那话问的真好,乐意么乐意,那就把钱交出来吧。

    “你觉得需要多少才够诚意”

    郭城宇说“看你想达到什么目的了,是想从轻发落还是无罪释放。”

    “当然是后者。”吴所畏说。

    郭城宇用手指比划了一下,“那起码得这个数。”

    不多不少,刚好被掏空。

    吴所畏不禁怀疑,“你说那个官员是不是暗中调查过我的账户信息啊”

    “有这种可能。”郭城宇苦笑一声,“谁让你们公司近一年来发展得这么顺风顺水你自个儿赚的盆满体满,不给上头打点打点合适么”

    吴所畏暗暗咒骂这些喝人血的特权阶级。

    郭城宇说“其实这事由池骋他爸来经手就容易多了,就是得豁出去那张老脸。”

    吴所畏想都没想就说道“不能让他爸掺和这事,万一留下隐患,给他爸以后的仕途造成不利的影响,池骋就成他们家的罪人 了”

    郭城宇又说“其实我觉得从轻发落就够了,风险小一点儿,负担也小一点儿。以池骋现在这种情况,判个一两年,顶多在里面待个月就能出来了。何况在看守所待遇也不错,忍忍就过去了。”

    池骋能忍,吴所畏忍不了,别说个月了,天他都受不了。

    “行了,就这数,麻烦你再给跑几趟了。”吴所畏语气很坚定。

    姜小帅就坐在不远处,听到吴所畏这话,心里特不是滋味。他挺想过去插一句的,想劝吴所畏别这么蛮干。可想起吴所畏那晚说的话,他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还有检察院那边,你也得送礼,虽然不需要那么多,但也得说得过去。”

    吴所畏心里咯噔一下,小金库掏空之后,他基本身无分文了。

    “钱上面有困难么”郭城宇说,“有困难的话吱一声,我这边马上打钱。”

    吴所畏拒绝得相当果断,“你这些天跑动跑西的,也没少费心,钱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郭城宇一听这话就明白吴所畏的用意了,果然和姜小帅是师徒,誓死要将他和池骋之间的界限画明朗。

    想到这,郭城宇又把目光扫到姜小帅身上。

    “帅帅。”

    姜小帅假模假式地在那看视频,郭城宇叫他也假装听不见。

    郭城宇大步走了过去,直接摘了姜小帅的耳机戴到自个耳朵上。

    “你干嘛”姜小帅愤然去抢。

    郭城宇嘲弄的口气说“这耳机里怎么一点儿声都没有”

    姜小帅嘴硬地说“我刚关的。”

    郭城宇又把目光转向屏幕,看到明显的静音符号,再次朝姜小帅投去戏谑的目光。

    “看哑剧呢”

    姜小帅窘着一张脸朝郭城宇怒斥道“管得着么爷乐意”

    “跟我回家吧。”郭城宇好脾气地哄到。

    姜小帅完全无视,依旧一张臭脸对着窗外。

    郭城宇又说“你别在这招人膈应了,人家事够多的了,你还在这捣乱。你说说你在这能干什么做饭不会做,洗碗把碗摔了,还得费人家几斤粮食,半袋洗衣服,多不招人待见啊人家没轰你是给你留面儿,你还没羞没臊地赖在这”

    姜小帅怒火烧身,用尽平生力气狂吼一声。

    “滚”

    郭城宇看到姜小帅炸毛之后,如愿以偿地朝门口走。

    临出门前,朝吴所畏说“东西放门口了,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

    言外之意,姜小帅是我们家的,到这只是客,要以客相待,郭城宇这是明着客套,暗中报复,也给吴所畏和姜小帅划清了界限。

    这四个人,没一个心缝儿大的。

    郭城宇走后,吴所畏把外面的东西搬了进来。里面有一些新衣服和护肤品,全是姜小帅喜欢的牌子。还有一个移动小冰箱,里面放着姜小帅喜欢吃的菜和熟食罐头,全是郭城宇亲手做的。

    “你看他对你多好。”吴所畏说。

    姜小帅其实早就原谅郭城宇了,他就是想找个借口多陪陪吴所畏,也想让郭城宇多花一些精力在池骋的事上。

    吴所畏把冰箱里的菜拿出来热热,故意摆在茶几上,当着姜小帅的面吃。

    “特好吃。”吴所畏吧唧吧嘴,“还是原来的手艺,还是原来的味道,你真的不想吃一口”

    姜小帅冷哼一声,“我早就吃腻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吴所畏又夹起一跨脆骨,咯噔咯噔嚼了起来。

    姜小帅磨了磨后槽牙,最终还是怂了,操着一张大窘脸蹭了过来。

    后来姜小帅才发现,吴所畏自始至终就吃了一块排骨,他根本没有胃口。姜小帅有点儿后悔,早知道就再忍一会儿了,还能让吴所畏多吃一些。

    下午,房产中介打来电话。

    “请问是吴先生么”

    吴所畏开口,“是。”

    “有位先生有意买您昨天在我们这登记的那套房子,我把他的电话告诉您,请您记录一下。”

    吴所畏神色一怔,那边已经开始读号码了。

    “先等一下。”吴所畏连忙打断,“我我还没找到笔。”

    两个钟头过后,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来看房了。

    “你家这房有一定年头儿了。”男人对着老旧的砖墙说。

    吴所畏点头,“应该是七几年盖的,将近四十年了。”

    “我就是看上这个地界儿了,这房可真不怎么样。”男人说着用手拍了拍大杏树的树干,随口问道“这杏树结杏么”

    吴所畏连忙点头,“结杏,每年都结,一年多一年少。”

    男人点点头,跟着吴所畏进了屋子。房间虽然老旧,但还算整齐。尤其还有土坑,老一辈的北方人对炕都很怀恋。男人刚一进屋,就盘腿儿做在炕上抽烟。

    “搭上院子八十多平是吧”

    吴所畏点点头。

    男人一口价,“二百万,全款。”

    吴所畏没说话,看到男人把烟灰掉落在炕席上,烫出一个窟窿。

    “嘿,您瞅着点儿,席子都让您烫了。”

    男人朝吴所畏投去不耐烦的眼神,“这房你打不打算卖啊不打算卖我就不在这耽误工夫了,还有一家等着我去瞅呢。”

    吴所畏说“就按照你说的价,成交了。”

    “那一会儿就去办手续。”

    吴所畏点头。

    男人又说“你先看看,有没有要搬走的东西”

    吴所畏说“都搬走。”

    男人嗤笑一声,那表情仿佛在说,这种破烂你也要

    两个人商量妥了之后,吴所畏跟着男人一起往门口走。锁门的时候,吴所畏的手一直哆嗦,构造最简单的一把老锁,吴所畏却锁了很久才锁上。

    房屋过户手续办好之后,吴所畏就开车去了陵园。

    在吴爸和吴妈的墓碑前伫立了良久,吴所畏只说了一句话。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以后就算花几千万我也会把咱家老院买回来的。”

    说完这话,吴所畏磕了两个头,抹一把眼泪走了。

    而后,吴所畏又把自个的车卖了,而从池骋手里买来的那辆老车却没舍得卖。

    周末,吴所畏借了一辆车,把老院仅有的那点儿家当全都搬了上去。结果,车刚开到池骋的住处,却被告知房屋户主已经变更,吴所畏不能住在这了。

    吴所畏二话不说,抱着大醋包和大醋桶,揣着小木蛋上了车,又往回了姜小帅的诊所。

    、263心疼。

    郭城宇那边疏通了关系之后,池骋这边的监管立刻就宽松了不少。郭城宇给吴所畏伪造了一系列证件,又暗中给侦查人员不少好处,吴所畏这才以委托律师的身份混进了看守所。

    阔别半个月后的首次相见,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池骋还是由贾申带着过来的,他之前并不知道来的人是吴所畏。通知他的时候,只是告诉他是委托律师。所以池骋缓缓踱步进来的时候,表情很是平和的。

    结果,当他看到玻璃对面的人,心脏狂震了十几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