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95节

作品:《逆袭

    姜小帅语塞,“那个我听郭子说的。”

    “那郭子又怎么知道的”

    “肯定是池骋告诉他的呗”姜小帅讪笑两声,“池骋什么不和郭子说啊他们俩人的亲密程度你还没领教过么”

    吴所畏的思路又被姜小帅带跑了,“他不会把我的gv也给郭子看了吧”

    “不是吧”姜小帅故作一副惊恐的表情,“你把gv放哪了”

    “就放在那天你给我拿的那件衣服里啊”吴所畏说。

    “”

    姜小帅的心里有一群草泥马在奔腾,敢情池骋一开始就料到他会用这招逼吴所畏要衣服,才会把光盘藏在那的差一点儿,真的就差一点儿姜小帅懊悔的同时也有一种浓浓的危机感。不行,回去得让郭城宇练心眼去池骋大有赶超之势啊

    正在暗中磨牙,吴所畏的脸突然凑到姜小帅的眼睛下面,幽幽地问“嘿,你丫想什么呢”

    姜小帅吓了一跳,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我在想到底是谁给汪朕打的电话。”

    说完差点儿给自个一个大嘴巴,你丫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想出来么”吴所畏问。

    姜小帅烧死数十亿个脑细胞之后,终于眼睛一亮。

    “我知道了,池佳丽啊你想想,你救的是池佳丽的儿子,然后她又和汪朕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不”

    吴所畏恍然大悟,“有道理。”

    池佳丽计划着回国,这两天正忙着收拾东西,结果整理书架的时候,又看到池远端那本“宝典”。突然想起那天她把池远端关在门口,池远端一个劲地央求她再看一眼第三条,当时烦透了,现在想想又觉得挺可笑的。

    怀着几分好奇,池佳丽又翻了几下。

    第三条比前两条都简单,就俩字抠门。

    他抠门儿么

    池佳丽想起那天请吴所畏吃饭,他那个奢侈的排场。再想想吴所畏给兜兜和圈圈买的那些好吃的,丝毫没觉得这人抠门儿。

    于是,将那本“宝典”随手一放,继续收拾别的去了。

    下午,池佳丽带着兜兜和圈圈去和吴所畏告别。

    吴所畏的手已经好了,这两天又开始频繁地来工地转悠。池佳丽到那的时候,吴所畏正在和员工一起搬东西,穿着普通的制服,前襟和后背都湿了。搬完之后,吴所畏随手从地上抄起一瓶水,由于喝得过急,水顺着嘴角灌进脖子里,毫无形象可言。

    这会儿,池佳丽想起圈圈夸吴所畏的那些良好品质,才觉得有点儿可信度。

    吴所畏看到池佳丽,面露惊讶之色,三步并作两步地朝她走来。

    “大热天儿,你怎么跑这来了”

    池佳丽说“过两天该回国了,带孩子过来看看你。”

    “这么快”吴所畏始料不及,“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不多待几天”

    “他爹想儿子,何况那边还有一堆事呢,在这待不住。”

    吴所畏想想也是,只是挺舍不得两个活宝的。

    “我这几天太忙了,也没空去看兜兜和圈圈,他们人呢”

    池佳丽指指不远处的一辆车,说“我看这边施工,怕他们到处乱跑有危险,就让他们在车上等着。”

    吴所畏点点头,“而且外面太热了,下来容易中暑。”

    池佳丽清淡淡一笑,“怎么样有时间么一起去喝杯茶解解暑”

    “当然有”吴所畏擦擦汗,“你先回车上等我三分钟,我马上就好。”

    说着迅速转身朝施工地跑去,跟着几个员工把从公司拉来的零件卸下车。刚拆线没几天的手,就那么卡着一百多斤的箱子,来来回回地搬运。

    池佳丽没挪动一步,定定地看着吴所畏忙完手里的活儿,汗珠飞溅地朝她奔跑而来。

    、257线头。

    两个人并排往车那边走。

    池佳丽随口问道“你怎么不请几个临时过来这么大热的天儿还得跟着工人一起干活儿,你这总经理当个什么劲儿啊”

    “请临时工不是得多花钱么何况也没那个必要,这些员工都是来这应急的。一忙起来人手不够,一闲下来全待着,我也就是偶尔搭把手。”

    池佳丽幽幽一笑,“你请临时工没钱,请那些检验师、品尝师什么的就有钱了请临时工没必要,雇二十几个保镖就有必要了”

    吴所畏手捂着脸,羞哒哒一乐。

    “你可别挤兑我了,我现在想起那事还后悔呢”

    别说吴所畏了,就连池佳丽想起自个那天的装逼样儿都觉得无地自容。

    “这一片施工场地都是你们公司承建的么”池佳丽又问。

    说起这个,吴所畏颇为自豪,伸手给她指了指。

    “从最南边的那栋矮楼,就是挂着红色条幅的那一栋,到刚才咱们看到正在施工的那栎。总共100多亩地,会建成一个产业园,专门进行ed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年底计划完工,到时候我们公司总部也会迁到这里。”

    池佳丽把手放在眉间遮蔽着阳光,粗略的望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没看出来啊你还挺能个儿”

    吴所畏嘿嘿一笑,“这都是沾池骋的光。”

    “这话你当着我的面说还可以,当着别人的面最好把嘴闭严实,你知道谁会在背后敲你一笔”

    吴所畏连忙点头,“你放心吧,这点儿事我还是懂的。”

    吴所畏离车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兜兜和圈圈就从车上跑下来了。两架小飞机一样朝吴所畏撞过来,被吴所畏接住之后一个劲地撒欢。

    四个人一起进了咖啡厅。

    “想喝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吴所畏说。

    池佳丽随便点了一种,又给两个孩子点了两杯牛奶,而后把单子递给吴所畏。

    吴所畏粗略的一看,最便宜的咖啡还要一百多一杯,有这钱都能给池骋买两羊腿了顿时觉得不值,于是摆了摆手。

    “我喝不惯这种味道,随便来点儿白开水算了。”

    果然挺抠门儿池佳丽不由的感慨,池老爷子看人确实很准。

    两个人边喝边聊。

    池佳丽挺好奇,“你是g还是双”

    这个问题,吴所畏还挺难回答。

    “我肯定不是g,但也不一定是双,其实我对男人就那么回事。我心里还是倾向女性的,和池骋在一起之前,我有一个女朋友。哦,对了,你认识,就是岳悦。”

    池佳丽神色微滞,经吴所畏提醒后才想起来,顿时发出一阵冷笑。

    “原来是她,怪不得你会看上池骋。”

    吴所畏,“”

    圈圈坐在吴所畏旁边,慢吞吞地喝着奶,嘴边都是奶渍,仰脖瞧着吴所畏,说“舅妈你也喝一口吧”

    吴所畏瞧圈圈这副小样儿太可人疼,忍不住低头把他嘴边的奶渍都舔干净了。

    兜兜坐在对面看着眼红,把黑黑的手指沾进牛奶里,蹭得脸上到处都是。晃着小脑袋挤到吴所畏身边,争宠一般地催促着,“舅妈,你也喝我一口。”

    吴所畏乐坏了,把兜兜抱过来,在他小脸上狂亲数口,心里真舍不得啊

    池佳丽唇边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忍不住朝吴所畏问“你不打算要个孩子”

    “这个不是我打算了就能有的。”

    “你爸妈没有这方面的要求么”

    “我爸妈已经没了。”

    池佳丽脸色一变,“抱歉,我之前并不”

    “没事。”吴所畏倒显得很轻松,“我已经习惯了。”

    “那你有兄弟么”

    “没有,我只有两个姐姐,比我大很多,早就嫁人了。我们逢年过节才能见一次面,不像小时候那么亲了。”

    池佳丽对此深有体会,她和池骋小时候总打架,可那时候谁也离不开谁。随着她出国定居,两个人的联系越来越少,开始还总惦记着他。一旦有了自个的孩子,也就忙得顾不过来想了。

    现在她明白为什么吴所畏才和兜兜圈圈相处这么几天,就对他们产生如此深厚的感情。开始还以为吴所畏是装的,是别有用心,现在才发现不是。孩子总能迅速和别人打成一片,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很容易勾起人们对亲情的眷恋。

    “对了,你的手怎么样了给我看看。”池佳丽说。

    吴所畏不好意思拿出来,“早就好了,落了一个小疤,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池佳丽从包里拿出一管药膏递给吴所畏。

    “这个药膏去疤效果不错,我一个同事做完手术,那条疤就像大拉锁一样,现在抹得只剩下一条印了。”

    “这么管用”吴所畏感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那我就收下了。”

    最后恋恋不舍的和兜兜圈圈告别,吴所畏又匆匆忙忙赶回了公司。

    晚上下班后,池骋来接吴所畏。

    路上,吴所畏央求道“走那条路,走那条路。”

    自打吴所畏公司的产业园开始施工,吴所畏回家的路线就改了,每天都要绕远路来这看一眼。即便白天在那忙了一天,晚上依旧要来这看看,看着楼盖得越来越高,吴所畏的心气也飞得越来越高。

    池骋斜睨了吴所畏一眼,这家伙脸都快贴到玻璃上了。大屁股撅着,被修身的西装裤包裹出一个诱人的轮廓,池骋手一痒就往上抽了一巴掌。

    吴所畏立刻傲呜一声,回头拧眉怒视池骋。

    “干什么”

    池骋没事人一样的目视前方,淡淡说道“天天从这过,还有什么可看的”

    吴所畏不以为然,看着承建单位的赫赫大名,目光烁烁。

    “这将来可都是钱啊是我的酒池肉林啊”

    池骋哼笑一声,“你就是建个酒池,里面也都是二锅头兑的白开水。”

    吴所畏恼羞成怒,转身给了池骋好几拳。

    汽车在路上稳稳当当地行驶,吴所畏目光一扫,就扫到池骋裤裆处一个黑色的线头。二话不说,勾在手指上狠狠一揪。

    池骋脖筋暴起,表情狰狞。

    吴所畏拿到手里,才发现“材质”不对。迅速把手里的“线头”一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臊着一张大红脸回了家。

    晚上,池骋倚靠在床头看新闻。吴所畏趴在他两腿之间,把文件堆彻在他的小腹上批阅,没有比这更平坦的地方了。

    小醋包钻到池骋的枕头底下,把那个小木蛋吞了。

    吴所畏眼疾手快地将小醋包提过来,又挤又压地折腾了好一阵,小醋包都没把那个小木蛋吐出来。就在吴所畏着急的时候,大醋桶又来和小醋包腻歪了,刚在它身上“吻”了一口,小醋包就吐了。

    吴所畏先是同情地望了大醋桶一眼,又怒汹汹地质问池骋。

    “我不是收起来了么你丫怎么又翻出来了”

    池骋连眼皮都没抬,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脑屏幕。

    吴所畏低声咒骂几句,又把小木蛋锁进了柜子里。

    等池骋的眼睛从屏幕上离开,吴所畏已经趴到旁边了。

    “怎么不趴我身上了”池骋问。

    吴所畏绷着一张脸,“甭跟我说话”

    “过来继续趴这”

    池骋喜欢吴所畏趴在他身上,眼皮一垂,就能看到吴所畏那张俊脸。两腿一圈,这个人就被他套牢了。

    吴所畏还是不搭理池骋。

    池骋狞笑一声,大手夹住吴所畏的两个腋窝,直接给抱了过来。吴所畏一个劲地挣扎,恨恨的骂道“谁让你刚才不理我的甭跟我套近乎”

    池骋容不得他反抗,直接把他的脑袋按在胸口,两条腿圈住他不让动弹。

    吴所畏挣扎了一会儿挣扎不动了,身上的肌肉恢复松驰。又往上爬了一点儿,把脸埋在池骋肩窝处,唉声叹气的。

    “你别欺负我了我累着呢”

    “你累怪谁啊”池骋拧了吴所畏的脸颊一下,佯怒着说“我找人免费给你帮忙,你非得把人家轰走”

    吴所畏哼了一声,“说是免费,真要帮你干了,你好意思不给钱么”

    “那就活该”

    吴所畏气得使劲摆头,脸在池骋肩膀上狂蹭。

    池骋让他给蹭得心都化了,大手按住他的后脑勺哄道“得了,得了,赶明儿再有急活儿,你给我打个电话,我去给你帮忙。”

    一听这话,吴所畏立刻老实了。

    池骋磨了磨后槽牙,捏着吴所畏的下巴问“你老公就可以白使对吧”

    吴所畏呲牙一笑。

    池骋歪着脑袋,深沉的目光定定的注视着吴所畏良久,开口说道“我真想把你埋进土里。”

    呃吴所畏嘴角抽了抽,怎么冷不防冒出这么一句

    池骋接着说“这样到了秋天,就可以长出无数个你。一个留在家给我当媳妇儿,一个带到单位给我当小秘,一个住在外面给我当小三儿,一个锁在笼子里给我当小倌儿”

    吴所畏感动得都快哭了,大哥,你能不能别每次都把情话说得那么下流

    “你的小裤衩上有个线头。”池骋说。

    吴所畏往下一看,禁不住一愣。

    “我没穿小裤衩啊”

    刚说完就觉得不对劲,等去阻拦池骋的时候已经晚了,池骋已经将一根浓黑坚韧的小卷毛硬生生地薅了下来。

    吴所畏痛呼一声,报复性的在池骋下面拔了一根。

    然后,池骋把两根一系。

    “永结同心。”

    吴所畏差点儿吐血,又爱又恨地在池骋身上啃咬数口。又和他在大床上滚了起来,滚得文件满天飞。

    第二天,吴所畏去工地视察,闲的没事干。突然想打个电话试试,看看池骋会不会屈身来工地干活儿。

    结果,电话通了,却迟迟没人接听。

    哼你丫就装吧吴所畏一拨再拨。

    结果最后是小张接听的。

    “池骋呢告诉他,我这有一批急活儿,让他给我干活来”吴所畏霸道地命令。

    小张磨叽了好久才说“池少出了点儿事,让纪委干部押走了。”

    “你蒙谁啊”吴所畏冷哼一声,“麻利儿让他接电话,不来干活,晚上不给饭吃。”

    小张语气凝重,“我没骗你,他他真让纪委的人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