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94节

作品:《逆袭

    “我这病号服特别难看么”

    郭城宇说“反正不怎么好看。

    姜小帅又补了一句,“穿上特别像傻子。”

    吴所畏越听越烦闷,等池骋一进来,立刻朝池骋说“哎,一会儿你回家帮我拿两件衣服来,这身病号服穿着太难看了。”

    “住个院还要那么好看干什么池骋语气生硬,“难受也忍着,回家再说”

    吴所畏气恼地说“你去给我拿两件又怎么了我在这住着不也得准备两件换洗的衣服么”

    池骋说“我走了你怎么办”

    “从这倒家才多远啊聊个天的功夫就回来了,有什么不放心的”

    池骋还没说话,姜小帅先开口了。

    “要不让郭子帮你去拿吧他一个下午都没事。”

    吴所畏一听高兴了,“那感情好了,你也跟他一起去你眼光好,帮我挑几件好看的衣服来。到时候那么多员工来看我,我也得保持一个好的形象。”

    说完,暗扫了池骋一眼,见他没有异议,就让姜小帅把钥匙拿走了。

    出了门,姜小帅和郭城宇互视一笑。

    、254 是给我看的么

    姜小帅和郭城宇到了池骋家里就开始翻箱倒柜,四处寻找姜小帅惦记了好久的极品gv。自打兜兜和圈圈住进来之后,吴所畏就把那些色情光盘全部都整理了,以不落的转移到池骋的移动硬盘上,二十四小时不离身。

    但池骋给吴所畏拍摄的这段gv还没来得及整理,或者说池骋还没有完成剪辑和后期制作,吴所畏就住进了医院。

    姜小帅一边翻看一边朝郭城宇问“嘿,你说人家还在住院,咱却来这里偷光盘,是不是有点儿不道德”

    郭城宇轻描淡写地说“有什么不道德的咱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只是欣赏欣赏,又不会四处传播。”

    姜小帅想想也对,搜到就看,搜不到就算了。

    又找了一会儿,还是一无所获。姜小帅禁不住怀疑,“你说池骋是不是没有刻录成光盘啊他会不会直接放在电脑上”

    “不会。”郭城宇很笃定,“他有这个习惯,录制好的东西一定会刻成盘的。”

    姜小帅找着找着,用余光扫了郭城宇一眼,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他自己想看吴所畏的片子还说得过去,好哥们儿么难免好奇对方的性生活。可这郭城宇安的什么心为什么感觉他比自个还着急

    “郭子。”姜小帅叫了一声。

    郭城宇的目光定在某个地方,正想得出神,没有听到姜小帅的呼唤。

    姜小帅恼了,上前就给郭城宇一巴掌。

    “你丫憋什么坏主意呢”

    郭城宇眯缝着眼睛,幽幽地回道,“我在想池骋会把这么重要的光盘放在哪。”

    “我问你,你对大畏的gv怎么这么上心啊”

    郭城宇说“我是看你这么想看,才尽心尽力给你找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么,凡是你想要的东西,我都会尽心尽力地满足你。”

    “滚一边去”姜小帅才没那么好糊弄,“你丫准是想看大畏”

    “我看他干什么”郭城宇在姜小帅屁股上拧了一下,“他又没有你骚”

    姜小帅恨恨的磨了磨牙,扭头不搭理郭城宇了。

    其实,郭城宇想看的是池骋。

    又过了一会儿,郭城宇突然想到了什么。

    “嘿,帅帅。”

    姜小帅假装听不见,郭城宇越叫他他越往远处走。

    “我知道池骋把光盘藏哪了。”

    一听这话,姜小帅一秒窜到郭城宇面前。

    “哪”

    郭城宇的演讲烁烁有神,“我们得先弄明白一件事,你说池骋知不知道咱俩来这偷光盘”

    这个问题确实得琢磨琢磨。

    “我觉得吧,”姜小帅语气谨慎,“他应该不知道大畏把这件事告诉我了,所以他对咱俩没有戒心。”

    “你把他想得太傻了。”郭城宇说,“就算是吴所畏没告诉他gv泄露的事,她也应该能猜到吴所畏会把这事说出去。”

    姜小帅不解,“为什么”

    郭城宇悠悠一笑,“因为吴所畏跟你一样碎嘴子。”

    “靠”

    郭城宇连忙稳住姜小帅,“你听我说,既然他知道咱俩要来,肯定得提前做好防范。如果让你藏,你会把这个光盘藏在哪”

    姜小帅说“身上。”

    “那么显眼的东西放在身上,你是存心想让别人顺走么”

    “不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

    郭城宇点头,“那倒是,不过最危险的地方不是他身上。”

    “那是哪”

    郭城宇笑了笑,“电脑里。”

    说完,走到池骋的电脑旁,将dvd驱动弹出,把里面的光盘捏出来在姜小帅的眼前晃了晃。

    不愧是老油饼姜小帅忍不住在心里赞叹,太尼玛精了

    迫不及待的让郭城宇打开光盘。

    结果,一个输入密码的对话框弹了出来。

    “靠,竟然还要密码”

    姜小帅抱怨一声,郭城宇倒是不觉得意外,这么隐私的东西,自然得小心防范着。

    于是,夫夫俩开始燃烧脑细胞破解密码。

    结果,凡是姜小帅和郭城宇想到的密码均显示不值钱。如果利用软件破解实在太慢了,还有可能造成文件损毁。

    郭城宇陷入一阵沉思。

    然后,他的脑中蹦出一个极度不能接受的密码。

    犹豫了片刻,还是试着输了进去。

    结果,打开了。

    郭城宇的脸顿时青了。

    姜小帅不知道内情,还在一旁追问“嘿,什么密码啊”

    郭城宇随便说了一个密码敷衍他,其实真正的密码是“我想操姜小帅”

    池骋,你丫绝对是故意的

    郭城宇有种不详的预感,可还是点击了播放。

    没一会儿,池骋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对着镜头露出阴邪的笑容。

    “我知道你们俩肯定回来这头片子的,现在片子就在我手上。“池骋晃了晃手里的光盘,“有本事你从屏幕里掏出去”

    掏出去掏出去姜小帅气得脸都紫了。

    “靠,竟然耍咱”

    郭城宇沉默不语。

    姜小帅气得在郭城宇肩膀上砸了两拳,“你得想个法子治治他,忒尼玛欠抽了”

    “想治他还不简单”

    郭城宇冷冷一笑,拿起手机。

    不一会儿,一个电话接通了。

    “硕硕么我是郭子。跟你说件喜事,吴所畏受伤住院了,你赶紧把这件事告诉你哥,让你哥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帮你哥想想怎么说。”

    挂掉电话之后,郭城宇朝姜小帅说“走,去给吴所畏挑衣服”

    “池骋都那么耍咱们了,咱还帮大畏挑”

    “对,不仅要挑,而且要挑最拉风的。”

    于是,郭城宇和姜小帅找了纪检池骋只让吴所畏在家里穿的衣服拿过去了。

    吴所畏在医院等了好久,连病号服都脱了,姜小帅和郭城宇还没到。

    “你催催他们。”吴所畏说。

    池骋沉着脸说“几件衣服而已,至于么”

    吴所畏说“他们不把衣服拿过来,我就只能光着。”

    “既然你这么臭美,那就光着吧,你光着比穿任何衣服都好看。”

    吴所畏刚要反驳,门就响了,郭城宇和姜小帅走了进来。

    “怎么这么慢啊”吴所畏问。

    姜小帅说“你衣服忒多,我得一件一件挑啊你看看,我挑的这两件怎么样”

    吴所畏低头一扫,我草那衣服是他的最爱,穿着相当有型, 在路上回头率百分之百。

    哪想,池骋当即回了句。

    “这衣服不行”

    吴所畏没好气,“有什么不行的这衣服是你给我买的,买了之后还不让我穿,有你这样的么我就穿,我就穿”

    说着坐起来,让姜小帅把衣服给他套上。

    碍于郭城宇在,池骋不好管得太严,只能阴着脸站在一旁看着。

    姜小帅给吴所畏套好之后,立刻发出惊叹声。

    “我靠,你丫这哪是来住院啊纯粹是来相亲的”

    郭城宇也在一旁煽风点火,“这是谁要来看你整得这么隆重”

    “我也不想穿得这么扎眼,是你们非得给我挑这身衣服”

    姜小帅坏坏一笑,“是你让我挑两身好看的衣服,我敢拿次货么万一有什么重要人士来看你,我哪敢栽你的面儿啊”

    吴所畏嘿嘿一笑。

    郭城宇和姜小帅走了之后,池骋嗖嗖的目光扫到吴所畏身上。

    吴所畏穿这身衣服,显得身形特别挺拔,五官特别立体。英气逼人,魅惑风流,活脱脱一副明星相。

    池骋每次看吴所畏穿这身衣服,想操他的欲望就会特别强,所以他从不让吴所畏穿出去。

    “瞧你那骚样儿”池骋咬字特别狠。

    吴所畏愤愤的回道“整个病房就你一个人,我穿成什么样不都是给你看的么”

    一听这话,池骋胸口瞬间撩起一团火。

    外面天海没彻底黑透,走廊里还有断断续续的脚步声。池骋就压在吴所畏身上,把他受伤的两只手按住,粗暴而急切地啃着吴所畏的耳根和脖颈。

    吴所畏呼吸苦难,不停地挣扎。

    “别闹别闹一会儿医生该来了”

    池骋全然不在乎,更加激动地磨蹭着吴所畏的腿间之物。

    突然,吴所畏的手机响了。

    “谁啊”吴所畏下意识地嘟哝一声。

    他的两只手受伤,每次都是池骋给他按接通。但这一次,池骋在按接通之前,先把手机屏幕举到吴所畏面前。

    汪朕的号码

    吴所畏忍不住一惊,“这这回你可看到了,是他主动打过来的,和我没关系”

    池骋冷厉的目光直对着吴所畏,大指一滑,电话接通了。

    汪朕低沉的嗓音从手机那头传过来。

    “我现在澳门,已经订好机票了,明天上午去医院看你。”

    没有预热,没有寒暄,也没有询问情况,上来就是我在哪,我什么时候来看你很明显,之前有人给他打过电话了。

    池骋慢悠悠地挂断,看着吴所畏的目光无比阴冷。

    “你穿成这样,是给我看的么”

    、255 硬汉也会小心眼

    在池骋的眼神毒杀下,吴所畏明明问心无愧,也显得底气不足了。

    “是是给你看的啊”

    池骋没说话,身体似一尊铸铁雕塑伫立在窗前,浑身上下冒着寒气。

    吴所畏试探性地问“他说了什么”

    “他说明天来看你。”

    池骋的声音轻得像棉絮,砸在地上却是咣当一声巨响。

    吴所畏立刻急了,“这绝对是个误会我压根没给她打过电话,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生病”

    “你的意思是我打的”怒气慢慢往池骋眉骨的棱角出汇聚,“是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看你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有人暗中使诈丫一定是想挑拨离间,瞧咱俩日子过得好,存心搞破坏”吴所畏奋力辩驳着。

    池骋缓缓地挪到床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吴所畏。

    “人家为什么专挑汪朕搞破坏汪朕怎么就那么容易被煽动一个电话过去,他就从澳门直接飞到这你知道汪朕在全世界有多少朋友么他一年要在外面忙碌奔波多少天怎么你有一点儿风吹草动,他就能快马加鞭地赶过来了”

    “你他妈要没有这么大面子,人家能害你么”

    最后一声厉吼,把门口经过的护士都吓得一个惊颤。

    吴所畏平时和池骋叫板都挺牛逼的,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涉及到汪朕的事,吴所畏就又急又恼还说不出话来。池骋偏偏还不给他留任何余地。

    池骋一大步跨到床上,鞋差点就在地上砸出一个坑来。

    “你要干嘛我告诉你,这可是医院啊”

    池骋粗粝的大手伸到吴所畏衣服的前襟上,咔嚓一声裂响,吴所畏的衣服从领口一直裂到衣摆。扣子在地上弹跳飞溅,就像吴所畏颤栗抖动的心。

    “你凭什么撕我衣服给我住手”

    吴所畏看着心爱的衣服被损毁,急得用受伤的手去阻拦池骋。池骋狠狠将其隔壁压住,直接把衣服从他身上扯下来,当着他的面,徒手将一身衣服撕成流苏装。

    池骋的怒气把吴所畏震得肝胆俱裂。

    害怕,却又难掩心头恼火,于是吴所畏在旁边骂骂咧咧的控诉。

    “有你这样的么不就一个电话么你至于么你丫看我不顺眼你撕我你撕衣服干什么那他妈是拿钱买的”

    刚说完,池骋就来撕他了。

    池骋在吴所畏的挣扎抗拒下把吴所畏的两个手腕用绷带固定在头顶上方,两条有力的长腿把吴所畏夹得像一根豆芽,浓砺的视线自上而下地灼视着他,一口咬上吴所畏的喉结。

    吴所畏痛呼的声音止不住地发颤。

    “我跟你分开的那段时间,你跟他到底干过什么”池骋逼问。

    吴所畏气得脸颊发红,“我能跟他干什么,那会儿我妈重病在床,我有那份闲心么”

    池骋完全不停吴所畏的解释,好像他问的这个问题就是为了爆粗口,发泄心中的怨气。无论吴所畏给出什么样的答案,他都照火不误。

    “你是不是让他操过”池骋双眉狠拧。

    吴所畏羞愤不已,“你丫才让他操过呢”

    刚说完,腿间的毛发被池骋狠狠薅住,揪扯的毛孔大开。

    吴所畏疼得脖颈上扬,潮红的脸颊冒着火辣的热气。

    “他摸过你没”池骋虎目威瞪。

    吴所畏怒声回斥,“摸过,亲过,操过,凡是你能想到的,全在我俩身上发生了我就是个贱货,谁jb大我让谁操”

    这话一说出口,池骋的面孔瞬间狰狞了数倍,大手扼住吴所畏的脖颈,差点儿把他掐死。吴所畏开始还狂踢乱踹,连吼带骂,后来见池骋真下得去手,干脆不挣扎了,脑袋一歪悲痛欲绝。

    池骋看到吴所畏这副模样,。恨恨的将手从吴所畏的脖颈上离开,把他脑袋死拧过来。

    “你摆一张臭脸给谁看呢存心说那些浪话刺激我,你他妈还委屈了”

    “谁先刺激谁的你开始问我那几句是人话么”

    吴所畏越说越寒心,眼睛里都染上一层浓浓的苦涩。

    “我就不明白了,当初明明是你说不在乎我过去的。我和岳悦好了七年,你也没计较过什么。怎么到了汪朕这,你丫就不依不饶的”

    池骋说“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在我和你分开的那段时间,我他妈连死的心都有了,可你还在和他暧昧不清。”

    这句话,池骋憋了很多日子,今天终于倒出来了

    “在我最痛苦的日子,你不也在和汪硕牵扯不断么”

    说完这句话,吴所畏眼圈红了,彻底不看池骋了。

    池骋却硬是将吴所畏的头发薅住,强迫他的头转向自己。

    “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了。”吴所畏挣扎怒骂中带着浓浓的哭腔。

    池骋粗暴地啃咬着吴所畏的薄唇和下巴,牙齿如刀刃,划过吴所畏每一寸柔嫩的肌肤,霸道地宣告着自己的专属权利。

    “别碰我我特么膈应你”吴所畏依旧耍脾气。

    池骋的牙齿移到吴所畏的胸膛上,从胸沟一直啃咬到乳尖,集中在乳尖上撕咬亵玩。知道如此脆弱的部位渗出淡淡的血丝,淫靡红肿,微微颤栗。酥麻中带着强烈的刺痒,将吴所畏折腾得呜咽不止。

    “嗯你混蛋呜呜”

    池骋的利爪凌辱起吴所畏的命根儿也毫不含糊,伺候得肿胀不堪后,一巴掌狠狠抽下去,吴所畏立刻疼得夹腿哭号。

    “你再骂我”池骋豹眼圆瞪。

    吴所畏哭丧着连回执,“混蛋滚”

    池骋又把吴所畏的腿强硬地掰开,继续在吴所畏的硬物上狠甩了一巴掌。吴所畏疼劲儿还没过去,池骋又用粗粝的大手在褶皱上狠狠搓弄,另一只手抽他的肉蛋和会阴部位。

    “再骂”

    火辣辣的疼,抓心挠肝的痒。吴所畏腰身在大床上闪躲扭动、恨意夹杂着浓浓的情欲,让吴所畏引人的面孔显得格外摄人心魄。

    “不是人呜呜”

    事实上,吴所畏嘴硬骂出的话,早已变了调,别有一番风味。

    “不行,不行啊啊”

    池骋长驱直入,吴所畏按耐不住身体的激动,淫叫声破口而出,有因为病房的门口有脚步声而羞臊的面红耳赤。

    池老爷的长枪一上阵,吴所畏的小淫菊立刻阵亡了。

    “还骂不骂”池骋在吴所畏的凸点狠顶一下。

    吴所畏腰身狂抖,瞳孔间水雾弥漫,濒临崩溃点的面孔还带着强撑起来的倔强,在池骋一阵无间断扫射后轰然倒塌。

    “啊啊啊不了补了别顶了”

    池骋丝毫没有因为吴所畏的妥协有丝毫的手软,趴伏在吴所畏身上,胯下一阵激烈的冲撞。舌头在吴所畏的脖颈和肩头肆虐着,舔得吴所畏脑袋乱摆,大汗淋漓。

    “我是不是镇不住你了”池骋目光发狠的逼问。

    吴所畏摇摇头,带着哭腔的呻吟狠狠吞咽进喉咙。

    池骋又是一阵横扫千军,大刀阔斧地狠操,依旧猩红着眼睛逼问,“是不是操得不够狠”

    吴所畏的身体被顶得颠簸震颤,崩溃的淫叫声终于冲破喉咙,求饶般地重复着“够”字。依旧被池骋一轮轮暴虐的挺动折磨得欲仙欲死,态度越好被干得越猛。

    一声闷雷般的低吼后,吴所畏完全脱力地跌回床上。

    池骋却把吴所畏拽起,把手机递到他的面前。

    “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明天别来了。”

    吴所畏哑着嗓子问“你怎么不跟他说”

    “我就让你亲口跟他说”池骋虎眸威瞪。

    吴所畏心里暗讽数声小心眼后,还是愤愤不平地照做了。

    、256练心眼。

    三天过后,吴所畏出院了,改由姜小帅给他上药换药。

    “哟这身衣服不错啊哪买的”姜小帅问。

    吴所畏随口回道,“不知道,池骋买的。”

    “啧啧”姜小帅坏坏一笑,“他还让你穿这么招摇的衣服出门呢”

    “他不让我穿我也穿”吴所畏脸上透着一股狠劲儿,“我算看出来了,越迁就他他丫越蹬鼻子上脸,没事找茬儿给他一个人操还不成,还尼玛得给他一个人看,哪有这种便宜事啊”

    姜小帅嘿嘿笑了好一阵,才开口说道“你得换位思考,许你给他买那些颜色暗,样式单调的衣服,就不许人家限制你的穿着”

    吴所畏说“那叫低调的华丽。”

    “华丽个蛋”姜小帅嗤之以鼻,“你以为我不识货啊池骋身上的衣服全加起来也没有你身上的一件贵。”

    “他身份跟我不一样,他是国家公职人员,穿那么得瑟不是找调查么再说了,是他自己喜欢哪种暗沉的颜色,又不是我逼着他穿的。”

    姜小帅说“颜色暗的衣服也有时尚的款式,不信你买一身送给他,你看他喜不喜欢穿”

    “凭什么给他买”吴所畏双眉倒竖,“他丫本来就够惹眼了,再穿成那样就更无法无天了”

    姜小帅定定地看了吴所畏一会儿,轻声问道“难道你觉得你不惹眼么”

    “我比他强多了,起码我恪守本分啊”

    姜小帅故意发出质疑性的咳嗽声,吴所畏就像被人踩到尾巴的猫,立刻扬起胳膊肘朝姜小帅的后背上戳去,姜小帅忙按住他。

    “不闹了,咱赶紧换药吧”

    姜小帅有条不紊地给吴所畏解纱布,清洗,换药,期间两人都在沉默。就在姜小帅最后一圈纱布快要缠好的时候,吴所畏冷不防冒出一句。

    “反正我越来越不待见他了”

    姜小帅问“为什么”

    吴所畏憋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姜小帅试探性地猜测,“难道是因为他不让汪朕来看你”

    “什么啊”吴所畏脸色有点儿不自然,“他来不来看那都是小事。”

    姜小帅目露邪恶之色,“小么我怎么觉得一点儿都不小啊”

    “去去去”吴所畏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我这和你说正经的呢,你扯到那干嘛”

    姜小帅挺无辜,“我扯到哪了我说什么不正经的了”

    “你丫成心是不”吴所畏说着说着自个都笑了。

    姜小帅没再继续挤兑他,又把话题转到了池骋身上。

    “那你说说,你怎么就不待见他了”

    说起这个,吴所畏脸又沉了。

    “就拿大前儿个晚上来说吧,就你去医院看我的那天,汪朕突然打电话说要来看我。结果他丫就急了,说了好多难听的话,非要在病床上那个尼玛当时门口老有脚步声,我越害怕他越来劲结果第二天医生来查房,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其实,当天晚上的脚步声是郭城宇和姜小帅的。他俩没看到gv心有不甘,于是就跑过来偷窥了一个现场版。

    “靠”姜小帅拍案而起,“这也太过分了那是医院不是在家,真要让人瞧见了影响多不好啊何况你当时还伤着,他竟然不顾你的身体,那么残忍地折腾你。”

    本来吴所畏已经把这事忘得差不多了,结果姜小帅这么一说,他心里又不痛快了。

    “你说这事真邪门儿,汪朕怎么会知道我受伤了”

    姜小帅干笑两声,“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汪朕号码。”

    “一定是汪硕那个嘴欠的”吴所畏恨恨的磨牙,“属丫心眼最坏,一定是他让汪朕说的那些话,故意引起我和池骋之间的误会。”

    姜小帅一边剥着葡萄一边昧着良心说“可能性很大。”

    吴所畏想着想着又觉得不对劲。

    “那是谁告诉汪硕的”

    姜小帅一激动,手里的葡萄珠直接挤飞了,不偏不倚弹到吴所畏的裤裆上。

    吴所畏把姜小帅的脑袋往自个裤裆上按,“来来来,吃了,别浪费。”

    “靠,你丫真下流”

    俩人闹了一阵,吴所畏把刚才的问题也忘了,姜小帅暗松了一口气。

    结果,吴所畏那超长的反射弧又把更致命的一个疑问想起来了。

    “对了,刚才是不是你先提起汪朕的”

    姜小帅点头,“是啊”

    吴所畏精锐的目光注视着姜小帅,幽幽的问“你怎么知道汪朕给我打过电话,而且池骋还不让他来看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