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91节

作品:《逆袭

    周末,池骋和吴所畏带着兜兜和圈圈在外面整整玩了一天,一直到天黑才回家。

    路上,三个孩子都睡着了。

    兜兜仰躺在车座上,两条小腿贴着靠背指向车顶。圈圈趴在车座上,圆鼓鼓的屁股微微拱起,柔软的头发散落在白嫩的小脸上。吴所畏倚靠在车窗上,眼睛微微眯着,脑袋在车窗上划出一道下落的弧线。

    兜兜和圈圈在这待了两天,吴所畏最大的感触就是累,带孩子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尤其一次性带两个。白天还好,玩玩闹闹都在眼皮底下,赶上夜场,得时时刻刻盯着兜兜,稍不留神就被茫茫黑夜吞噬了。

    家里也被两个活宝翻腾得乱七八糟,乍一进去还以为到了公安部门刚查处的涉黄场所。

    地上散落着各种情趣用品,黄色光碟,私密裸照这都不算什么,更可气的是兜兜把每个安全套上都扎了一个眼,圈圈把润滑油里倒进了酱油。

    最最最让两口子无法忍受的就是,这俩活宝一到睡觉时间就往他们床上扎。怎么撵都撵不走,撵走了也跑回门口大哭大闹。

    所以,今天池骋带着两个孩于出来玩,玩得很疯。目的就是累垮他们,让他们回家就睡,好给他们两口子创造一个私处的机会。

    池骋用余光扫了吴所畏一眼,吴所畏的脑门还在玻璃上搓搓搓。

    池骋的一只大手伸过去,将吴所畏的脑袋抄过来按在腿上,在他搓红了的脑门儿和头皮的部位轻轻揉捏了两下。刚要拿开,就被吴所畏攥住了。

    吴所畏把池骋的手放在胳肢窝夹着,睡得特别踏实。

    池骋就用一只手转方向盘,汽车依旧开得非常稳。没有一个孩子因为颠箕和拐弯被冲撞醒来,一路睡到家门口。

    下车之后,池骋把吴所畏那边的车门打开。没等他清醒,就拽着他的两条胳膊,把他拉到了背上。

    “胳膊抱紧了,两条腿夹住了。”池骋朝吴所畏说。

    吴所畏迷迷瞪瞪地照做,他知道池骋在背着他,可后面两个孩子怎么办

    正想着,池骋又把后面的车门打开,一只手抱一个。身上一共挂了三个,丝毫没见任何吃力,脚步稳稳地朝楼上走去。

    洗完澡,圈圈坐在床上玩着玩着就睡着了。

    兜兜无意间摸出那个小木蛋,放在手上摆弄一会儿,好奇地朝吴所畏问“这是什么”

    吴所畏把兜兜的两条小腿劈开,指着他的小肉球说“就是这个。”

    兜兜把小木蛋放在自个下面比则了一下,忍不住叹道big好大”

    吴所畏听到身后的轻笑声,怒汹汹的瞪了池骋一眼。见他还没收敛的意恩,便朝他“扑咬”上去,撕扯了好一阵,最后趴在他的身上不动弹了,一脸的倦意。

    兜兜见那俩人热乎着,自个也不甘寂寞,猛的朝圈圈扑过去。

    圈圈被他吵醒之后非常不爽,气得直抓兜兜的头发。兜兜吃痛,也用小拳头砸圈圈的脑袋。闹着闹着,两个人真急了,就这么华丽丽地打起来了。

    吴所畏和池骋只好先劝架,拉开之后,两个孩子连哭带嚎的,又哄了好一阵。

    结果,这么一番闹腾之后,两个孩子又精神了。

    吴所畏看着和好如初的两个活宝在地上撒欢打滚,真想让他们在蛇肚子里待一宿。

    兜兜把橡皮糖散落在地,翘着小屁股一个一个捡起来,模样特别可爱。吴所畏趴在床上,看着看着就乐了。

    兜兜发现吴所畏盯着他了,赶紧把那些糖着急忙慌地塞进衣兜,生怕吴所畏抢似的。

    圈圈直接走过来,从袋里拿出两颗橡皮糖,伸出小手递给吴所畏。

    吴所畏看着圈圈白白的小手上躺着两颗橡皮糖,突然觉得特别感动。

    “还是你最乖。”

    兜兜听到吴所畏的话,梗着小脖子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背朝着吴所畏盘着小腿生闷气,无论吴所畏怎么叫都不答应。

    后来,兜兜就那么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圈圈也扎在池骋腿边不吱声了。

    池骋终于等到了这一刻,捻灭烟头走到兜兜身边。刚把他抱起来,兜兜那双大眼就睁开了,紧跟着就大声哭闹起来。

    他这边一哭,圈圈那边也醒了。

    池骋再把兜兜放回去,兜兜立刻就不哭了。

    吴所畏赶忙把圈圈抱过来,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哄了一会儿,圈圈很快又睡着了。

    “等他睡熟了你再抱他。”吴所畏说。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兜兜的身子完全陷进了沙发里。结果,池骋再抱起来,他还是像刚才那样,又哭又闹的。池骋无奈,只好又把他放下了。

    其后的一段时间内,池骋就这么抱抱放放了无数次。兜兜就像一个全自动不倒翁,困得摇头晃脑,可只要池骋一碰它,立刻条件反射地睁开眼睛。

    这要不是自个的亲外甥,池骋早就一拳给他打晕过去了。

    又等了一会儿,池骋听到了轻微的轩声。

    扭头一看,吴所畏睡着了。

    第二天,池骋带着圈圈去单位,吴所畏带着兜兜去公司。

    晚上下班,吴所畏给姜小帅打了一个电话。

    “嘿,有空没”

    姜小帅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我天天都有空。”

    吴所畏暗暗磨牙,他这边忙得都快转不开身了,姜小帅那边竟然过得那么闲散,太特么让人嫉妒了

    “到我公司来一趟,给你看看我可爱的小外甥。倍儿逗,你看了保证稀罕”

    姜小帅问“你姐的孩子来了”

    “不是,池骋他姐的,黑白双胞胎。”

    姜小帅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他一早就听郭城宇说过,池佳丽有一对特别可爱的混血双胞胎。一个是白种人,一个是黑种人。

    “好,我马上过去。”

    吴所畏嘿嘿一笑,既然姜小帅这么闲,就让兜兜在他那待一宿吧。正好给他捣捣乱,让丫日子过得那么舒坦。

    姜小帅每天这个点儿在路上开车,都会准时收听一段鬼故事。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越是胆儿小越是害怕越爱看鬼片,爱听鬼故事,每天回家前都得把自个吓出一身冷汗。

    这会儿,频道里正播放着半身男尸的故事。

    “有个男人,他在一次车祸中被大货车碾过,只剩下半截身子。他喜欢站在路口,静静地等一辆车开过来,疯狂地追着那辆车跑。当司机看向后视镜的时候,只能看到空荡荡的两条腿”

    姜小帅禁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吴所畏从公司出来,抱着兜兜到路口等姜小帅。

    兜兜朝他问“你在等谁”

    吴所畏用英语稀里马虎地回复他,“等一个医生,他能让你得白癜风,然后彻底变成白皮肤。”

    姜小帅转了一个弯,前面就是吴所畏的公司,便减慢了车速。

    就在这时,他下意识地往窗外望,突然晃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而那个影子他只有两条腿

    姜小帅一脚刹车,心脏狂跳。

    最初他还以为自个听完鬼故事产生幻觉了,结果定睛一看,确实只有两条腿,而且在慢慢朝他靠近。

    姜小帅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倒流,两条手臂机械式地转动方向盘。一个无比僵硬的调头大转弯,紧跟着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吴所畏已经认出姜小帅,所以才朝他走过来。即便姜小帅突然调头,吴所畏也以为他是为了找更好的停放位置。

    哪想姜小帅居然把车开走了

    吴所畏一想不行啊你走了今儿晚上谁给我带孩子

    于是抱着兜兜在后面追了一阵,一边追一边喊。

    吴所畏的喊声经过姜小帅的耳朵一过滤,全成了鬼哭狼嚎。忍不住往后视镜扫了一眼,那两条腿,又是那两条腿,真的开始追车了

    “啊啊啊啊啊啊”

    姜小帅惊吼数声后,汽车直接飞出了吴所畏的视野。

    、245池炮王动怒。

    回去的路上,圈圈朝池骋问“舅舅,每天和你住在一起的人是谁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见过他”

    池骋说“那是我媳妇儿,也是你舅妈。”

    “媳妇儿不是女的么可他长了jj。”

    池骋扯开一个嘴角,问“你怎么知道他长了jj”

    “昨天晚上,我看到你攥他的jj了。”

    池骋舔了舔嘴角,没说什么。

    圈圈小心翼翼地问“舅舅,攥别人jj是不是不太文明啊”

    “你看着别人攥jj就文明了”

    池骋斜睨过来的目光像刀剑,透着凛凛寒光。吓得圈圈赶忙垂下头,下意识地往车门旁挪了挪,谨慎地观察池骋的脸色。

    池骋狞笑一声,沉声朝圈圈命令道“过来”

    圈圈小心翼翼地爬到池骋的腿上,池骋大手一按,便将圈圈整个裹在怀里。圈圈的小脸贴着池骋的胸口,感觉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池骋大手抚着圈圈的后脑勺,目光柔和下来。

    “你舅妈对你好不好”

    圈圈点头,“带我去玩,给我买好吃的,从不朝我发火。”

    “你也得好好疼他知道么”池骋说。

    圈圈似懂非懂地问“我要怎么疼他”

    “当有人欺负他,惹他生气,你得站出来为他说话。”

    圈圈点点头。

    汽车又开了一段路,池骋的手机响了。

    看到屏幕上的号码,池骋眼神变了变,还是按了接通。

    “我,汪硕。”

    池骋语气平和的说“我知道。”

    汪硕心情貌似不错,难得和池骋开了个玩笑。

    “想我没”

    池骋笑了一声,好半天才回了句。

    “没空想。”

    汪硕玩玩闹闹的语气,“有空戴绿帽子,没空想我”

    “哪来的绿帽子”

    “敢情您还不知道呐”汪硕幸灾乐祸的口吻,“有人三更半夜往我们这打电话,咨询美白方面的问题。下次您跟他说说,良好的睡眠才是美白的前提。就是用再好的护肤品,半夜不睡觉打电话也白搭。”

    池骋还是那副语气,“说明白点儿。”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啊有人趁着您睡觉的工夫,往我们这打骚扰电话。我事先说清楚了,他可没有我的号码,我只是旁听。”

    池骋目视前方,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个”

    汪硕嘿嘿一笑,“我随便这么一说,你就随便一听,甭往心里去。谁没个寂寞的时候,谁没个看枕边人看腻了想偷偷找点儿刺激的时候人之常情,只要没千里迢迢找到这,就证明还没想念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电话呀一挂断,池骋的脸就黑了,坚硬的眉骨往外透着丝丝寒气。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了,连倚在他怀中的圈圈都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僵硬。

    吴所畏和兜兜先于池骋一步到家,池骋刚一进来,吴所畏就从厨房探出头来,笑着和池骋说“我给你买羊腿了,刚烤好的,要不要先吃两口”

    池骋阴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径直地回了卧室。

    我招你惹你了吴所畏对池骋的情绪赶到莫名其妙。

    兜兜一边啃着骨头一边朝吴所畏问“我舅舅怎么了”

    吴所畏想不到用什么英语表达,就没好气地回了句,“甭理他”

    池骋回了卧室之后,直接拿起吴所畏的手机。翻了好久,终于翻到那个通话记录。就在那天晚上一点多,吴所畏给汪朕打了一个电话,而且打了十多分钟。

    池骋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吴所畏站在阳台上,他一进去就迅速把手机收起来了。

    想到吴所畏那副心虚掩饰的模样,池骋心里的火苗子噌增往上冒,狰狞咆哮着侵吞他残留的意志。

    吴所畏把饭菜备好,让两个孩子先吃,自个走进卧室找池骋。

    池骋背朝着他站着,吴所畏看不清他的脸色,只觉得周围笼罩着一股阴寒之气。

    “我刚才和你说话,你怎么不理我”吴所畏试探性地问。

    池骋没说话也没回头,两根手指夹着吴所畏的手机,慢悠悠地扬起。

    吴所畏先是愣了片刻,而后突然意识到什么,神经一阵抽搐。

    “那个,我是给他打了电话,我”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转身横跨过来的池骋一把拽住,斜着砸到墙壁上。又拖拽了好几米,最后被一掌推挤在墙角,动弹不得。

    “三更半夜不睡觉,背着我给他打电话我他妈是不是操你操少了我是不是应该直接把你操得说不出话来,你才没那个精力打电话跟别人发骚啊”

    吴所畏通红着脸质问池骋,“我怎么就发骚了我打个电话就发骚了”

    “你半夜问人家怎么美白,这还不算发骚么你他妈还想怎么骚你还想对着电话浪叫几声才过瘾么”

    吴所畏气恼得解释,“我那是问他怎么把黑种人易容成白种人,我不是为了哄兜兜高兴么”

    池骋大手狠掐吴所畏的腰眼处,怒道“问个易容问十多分钟”

    吴所畏吃痛,拧眉阻拦池骋的手。

    池骋毫无心疼之意,继续黑着脸朝吴所畏大吼。

    “打个普通电话还用三更半夜打”

    “我白天打,人家那是三更半夜再说了,我不是想第二天就把兜兜留住么我不赶紧想主意成么”

    池骋冷锐的视线搔刮着吴所畏的脸,冷声逼问“那你干嘛躲着我你怎么不光明正大地当着我的面打”

    “我不是怕你多想么”

    “你跟他没事我怎么会多想”

    池骋吼声如雷,震得吴所畏神经发麻。

    吴所畏侧头扫到兜兜和圈圈站在门口,使劲推掉着池骋,急赤白脸的说“咱有事好好说成不别把孩子吓着”

    “跟你好好说你长过记性么”

    池骋一边怒斥着,一边阴着脸把吴所畏拖拽到床上,无视兜兜和圈圈的围观,粗暴地撕扯吴所畏的衣服。吴所畏只要一反抗,池骋就专门攻击他的脆弱之地,吴所畏哀嚎连连。

    两个人正扭打得不可开交,圈圈突然拿着晾衣杆冲了过来,使劲在池骋身上敲打着。

    池骋怒视着他,“你是不是找揍啊”

    圈圈毫不畏惧地和池骋对峙。

    “是你说的,有人欺负我舅妈,我就要站出来为他说话”

    此话一出,池骋和吴所畏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吴所畏虽然没完全听清圈圈的话,但大体意思听明白了,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再把目光投向池骋的时候,眼中染上一股莫名的情绪。

    池骋喉结处翻滚两下,两只脚砸地,径直地走了出去。

    而后,两个人谁也没吃晚饭,一直冷战到晚上十点多。他俩的情绪直接波及到兜兜和圈圈,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两个孩子不到九点就睡着了。

    池骋靠坐在另一间卧室的床头,一条腿屈起,胳膊搭在膝盖上。两根坚硬的指骨间夹着一根烟,烟灰掉落在脚背上,他却浑然不觉。

    其实池骋知道吴所畏找汪朕只是问他易容的事,他气的是吴所畏遇到事还能想到去找汪朕帮忙,气他对汪朕的惦念和信任。

    吴所畏在门口站了片刻,运了运气,朝池骋走了过去。

    “嘿,那俩熊孩子都睡着了,这回是真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池骋依旧抽着他的烟,连点儿表情都没给。

    吴所畏故意把池骋递到嘴边的烟抢了过来,幽幽地吸了一口,烟雾喷到池骋的脸上。

    “刚才你不是要施行家暴么怎么突然就中断了我特么还等你继续呢,你丫竟然一声不响地跑这屋闷着来了。”

    池骋阴沉的目光扫了吴所畏一眼,吴所畏心脏狂抖两下,又稳住了。

    等池骋把目光移回去,吴所畏又不怕死地用手去戳他的胸口。

    “我说,池炮王,我每次惹您生气,您不都得狠治我一次么这回怎么怂了怎么还躲起来了你可别让我瞧不起你,我这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能撂挑子呢”

    吴所畏这话纯粹是拿命说的,说完都不知道自个姓啥了。

    池骋不动声色地把烟头捻灭,手在烟灰缸里停顿了片刻。突然一阵爆裂的巨响,烟灰缸直接被池骋的掌骨顶炸了,碎片和烟头散落一地。

    、246、吃醋男人的歇斯底里

    吴所畏下意识地后撤了两步。

    膝盖像是被钝器狠狠砸了两下,麻得两腿发软,因支不住身体而朝后摔去。虽然最终在柔软的大床上着陆,仍然被摔得眼冒金星。

    池骋把手伸入吴所畏的裤中,手抵着他的脆弱之地,欺身到耳旁说了句话。

    吴所畏俊脸爆红,推搡着池骋玩命挣扎。

    “不行,不行,忒淫荡了。”

    池骋粗粝的大手刮蹭着吴所畏硬物的顶端,侵犯性的口吻羞臊着吴所畏近在咫尺的侧脸。

    “你还嫌淫荡有比你更淫荡的么这么个简单的要求都不答应,还敢一副任我折腾的贱样儿来招我”

    吴所畏多日未被滋润的身体让池骋撩拨得气喘吁吁,脸颊像是被炭火炙烤着,还没开始就已经大汗淋漓。

    “拿拿鞭子抽我。拿蜡烛油烫我都成,干嘛非得玩那个啊”

    “就因为你总不让我玩,所以我才想玩。”

    吴所畏奋力挣扎,无奈要害之地全都在池骋手里握着。池骋全然一副不容违抗的架势,粗暴而熟练地在吴所畏脆弱之处肆虐着,吴所畏发出失控的呻吟声,屁股在床单上蹭来蹭去,没一下就宣告投降。

    池骋暂时放开吴所畏,让他去冲澡,然后去书房取来录像设备。完成他多日来的一个下流心愿,自导自演一部只给他一个人欣赏和珍藏的顶级gv。

    没一会儿,浴室的水声停了,吴所畏帅气的身姿出现在镜头里。

    池骋集导演,摄像,墨镜大叔各种角色于一体。

    镜头慢慢拉近,吴所畏不自然地躲避着,想哭又想笑,心中各种草泥马奔腾。为毛我摊上这么个变态为毛我要满足他各种淫乱下流的要求,过这种见不得人的日子。

    “自我介绍一下。”池导说。

    吴所畏也看了不少gv了,具体介绍什么他都门二儿清,便痛痛快快地说了身高、体重、年龄等一系列无关紧要的问题。

    池叔低沉性感的嗓音再次响起。

    “平时做爱频繁么”

    吴所畏看着才那副装模作样的认真表情,真想一个耳刮子抽上去,我特么频不频繁你还不知道么

    “还可以。”

    池叔又问“上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吴所畏想了想,说道“四天前。”

    “形容一下。”

    “啊”

    池叔要求,“把那天的做爱情况简要形容一下。”

    这这怎么形容啊吴所畏涨红着脸,费劲地问了句“我可以回避这个问题么”

    “当然不可以。”

    吴所畏憋了好一阵,才憋出三个字。

    “激烈的。”

    “激烈的”池叔轻笑一声,“有多激烈你是被攻的那位。”

    “如果让你给你的小攻打分,你会打多少分”

    吴所畏真想说零分,但怕说出来血溅镜头,便老实的回了句,“一百。”

    池叔亢奋了。

    “这么高看来你对你的性生活很满意”

    吴所畏暗道不满意早就掰了。

    池叔又问“身上最敏感的部位是哪”

    吴所畏求饶性的眼神扫向池骋,这么劲爆的问题就算了吧池骋全然一副敬业的态度,尺度是咱事先谈好了的,我问你什么你就得会到什么。而且要诚实回答,不能有丝毫的掩饰。

    吴所畏本想找个能说出口的部位蒙混过去,可摄像师和导演是他男朋友啊他哪最敏感,还有比这位更清楚的么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

    说完,池骋还把镜头拉近了。

    吴所畏频频闪躲,最后实在躲不过了,从嘴里强挤出菊花二字。说完臊得像一只煮熟的虾米,胳膊遮着脸好半天都不敢抬头。

    池叔将他的胳膊拉开,镜头追拍他的红脸,笑着说“这么可爱的表情干嘛挡着”

    吴所畏在心里问候他祖宗十八代,可爱你大爷啊

    池叔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开始了其后更难为人的拍摄。

    “掀开衣服让我看看你的乳头。”

    吴所畏磨磨蹭蹭地将衣服自下而上缓缓卷起,露出精致的腹肌线条,若隐若现的胸沟。跟着就是胸前的两点,在镜头的直击下微微胀气。

    池骋用粗粝的手指拨弄一下,戏虐到“有点硬了呢。”

    吴所畏别过脸,镜头里面出现一只红通通的耳朵。

    池骋用手指沾上一点儿唾液,在吴所畏是我乳头上轻轻刮蹭着。

    吴所畏手抓着床单,紧咬着嘴唇不肯发出声音,池叔诱惑性的语气说道“舒服就叫出来,没关系的。”

    说着,将摄像机对准吴所畏的脸摆好,过去含抚住吴所畏的乳尖大力地吸吮。

    吴所畏立刻舒服地仰起头,发出难耐的呻吟声。池骋变本加厉地用舌尖灵巧的在吴所畏乳尖上打圈拨弄,吴所畏发出磨人的淫叫声,扭曲的面孔刻意的躲避着镜头,却被池骋频频拉回。

    池骋将吴所畏的内裤抚平,裹出一个诱人的形状。粗粝的手指不停地在边缘蹭着,撩拨得顶端不停地往外渗着液体。

    “这么快就湿了”语气嘲弄。

    吴所畏想阻止池骋下一步的动作,却被池骋强有力的手腕打了回去。不容违抗地脱下他的内裤,让他的私处大喇喇的暴露出来。

    池骋将镜头移了过去吴所畏下意识地用手去挡。

    “不要挡着,拿开让我好好欣赏欣赏。”

    说着,将吴所畏的手拿开,脑袋跟着摄像机移到吴所畏的两腿之间,高清拍摄,不时地发出下流的唏嘘声,“真淫荡啊”

    吴所畏能感觉到拍摄出来的视频会有多么的不堪入目。

    池骋有强迫他趴跪着,掰开他的臂瓣,给了菊口一个高清特写。

    “粉嫩的,看起来很诱人呢”

    吴所畏发烫的脸颊埋在床单里,连自杀的心情都有了。

    池叔再次变态拷问,“你这里被你老公操了很多次吧”

    吴所畏被池骋臊得无地自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那天晚上为毛要打那个电话我为毛要那么手欠

    “说说,你老公平时都是怎么玩你这的”

    吴所畏难以启口,池骋就恶劣地挑逗着前面的脆弱,指尖搔刮着敏感的密口。诱使吴所畏在镜头前颤抖着臀部,崩溃的叫道“他会舔我。”

    池骋说着将舌头抵了上去,故意问“怎么舔”

    “恩啊用力顶进去”

    池骋就这么一步一步的,逼着吴所畏说着种种情难自禁的淫言荡语,做出种种不堪入目的下流动作。最终将自个撩拨到血脉喷张的地步,再将镜头调整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正式进入主题。

    长达六个小时的拍摄,池骋将一个吃醋男人的歇斯底里演绎得淋漓尽致。

    一开始,吴所畏就感受到了池骋不同以往的气势。平日是往爽了操,怎么爽怎么操。今儿是往死里操,怎么要命怎么操。

    后来吴所畏疯了一般的挣扎哭叫,连连保证再也不联系汪朕都不成。池骋铁了心要把旧账新账一起算,必须要彻底结清。

    最后,池骋从吴所畏的身体退出,将仅存一点儿电量的摄像机拿过来。对准吴所畏的脸,来一个片尾总结。

    “今天感觉怎么样”

    吴所畏强撑开眼皮问“我能说脏话么”

    池骋狞笑一声,“不能。”

    吴所畏又把眼睛闭上了。

    “那没有感觉了。”

    池骋将摄像机关闭,一把搂住吴所畏,心疼之意泛上眼角,却说着毫不留情的狠话。

    “再跟他牵扯不清,老子干废了你”

    、247、有两下子

    阔别数日之后,池佳丽来探查情况。

    两个活宝这么久没看到娘亲,全是一副兴奋过度的模样,不停地绕着池佳丽撒欢,小嘴像机关枪一样嘟嘟说个没完。

    池佳丽一看到他们这副模样,就知道在这准没过上好日子。本来么,两个爷们带着孩子能带出什么好来天还可以,日子久了谁有那个耐心啊所以在池佳丽看来,池骋和吴所畏没把兜兜和圈圈送回去已经够有骨气的了。

    “要不要跟妈妈回家”池佳丽故意问。

    不料,兜兜和圈圈听了这话,欢腾的小脸全蔫了下去。

    “妈妈,我不想回去。”

    “我也不想回去。”

    “再让我们在这玩几天吧。”

    这倒是让池佳丽始料不及的,开始还担心孩子,担心两货在这受委屈,哭着喊着要回家。还在家里纠结要不要继续辛苦孩子,万一孩子死活不愿意,她是不是得中途结束这个计划换个别的方法。

    结果,这两货倒是挺贴心,压根没跟池佳丽废话,就一致表示要继续坚守阵地。

    池佳丽心里泛起一股酸意,没点头也没摇头。

    两娃就开始拽着池佳丽的胳膊软磨硬泡,知道池佳丽点头答应。

    “好好好,这可是你们要求的,到时候吃苦受罪可别怨我,受不了也给我在这眯着。”

    兜兜表示,“我们一点二度没有吃苦,舅舅对我可好了。你看,他还给我买了一条带蕾丝边的开裆裤。”

    说完翘起一条小腿让池佳丽看。

    池佳丽不知想到了什么,看完之后脸色非但没好还差了。

    圈圈又说,“慢慢,他们家可有意思了,有特大号的小木蛋,还有可以震动的大jj。对啦对啦,我还从舅舅屋里捡了个jj套,套上这个,再也不用担心尿道手上啦。”

    说着还把小雀儿掏出来,将那个可大可小,弹性十足的情趣环展示给池佳丽看。

    池佳丽的脸色瞬间变成酱紫色,一把撸掉这个“脏东西”。心里咬牙切齿的,这两浪货也忒尼玛不检点了,这种东西都随便扔

    正咒骂着,兜兜和圈圈有拽着池佳丽说“妈妈,我们还学会了一段表演。”

    池佳丽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兜兜和圈圈马上就位,圈圈戴上一副小墨镜,兜兜坐在他的对面。

    “先自我介绍一下。”圈圈说。

    兜兜一本正经地说“我叫兜兜,今年三岁了,身高九十六公分,体重十七斤。希望大家支持我,喜欢我,谢谢。”

    听到这,池佳丽暂时松了一口气,原来就是普通的节目表演。

    圈圈推了推滑到鼻尖的大墨镜,继续朝兜兜问“平时爱爱频繁么”

    兜兜故意迟钝了片刻才小声说“还可以。”

    池佳丽禁不住吓了一跳,还以为自个儿听错了。结果听了两熊孩子后面的对话,才发现这都是真的,一瞬间凌乱了。

    “上次爱爱是在是什么时候”

    豆豆假装想了想,说“四天前。”

    “形容一下。”

    “啊”

    一点细节都没有错过,情景再现得相当完整。

    兜兜挎着小黑脸问“这个问题刻意回避么”

    圈圈双手叉腰,相当严厉的口吻。

    “不可以”

    兜兜用小黑手捂住小黑脸,两根小黑手指透出一条小缝,大眼睛从里面偷着往外瞄,故作一副羞涩的表情。

    “fience激烈的”

    池佳丽的情绪也出现了激烈的变化。

    跟着,圈圈又问兜兜给对方打多少分,兜兜相当兴奋地将大拇指伸到池佳丽眼前,大家一声“一百分。”

    圈圈又问“最敏感的部位是哪”

    兜兜撅起小屁股,脑袋扎进床单里,一根手指费力地朝粉嫩嫩的小菊花指着。因年龄小身体协调性差,撅了一会儿就支不住了,小身子歪倒在床上,咯咯笑了好一阵。

    池佳丽脑袋嗡嗡作响,这绝逼是噩梦

    僵愣了片刻过后,池佳丽从厨房拿起一把菜刀,操着一张包公脸冲进了池骋和吴所畏的卧室。

    “池骋,我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