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87节

作品:《逆袭

    “ ”

    池骋这几天对吴所畏保护有加,出行要带一个保镖团,前面一辆车开道,后面好几辆车跟着,比领导外出考察的阵势差不了多少。

    即便这样,池骋还是隔三岔五就往吴所畏公司跑,非得亲自盯着才放心。

    吴所畏这几天一直往建筑工地跑,池骋在的时候他就离老远看着,池骋一走他就穿梭在各个角落。再细微的工作也要亲自监督查看,让随行的保镖一阵忙活。

    “周主任,您看看这个地方是不是标注错了我们实际侧量不是这个数啊 ”

    周主任还没过去,吴所畏侧先着急忙慌地赶了过去。

    “哪错了我看看。 ”

    工人把施工图纸递给吴所畏。

    吴所畏看了两眼之后,把图纸塞给周主任,身形敏捷地爬上了脚手架。没一会儿就站在四楼的高度,和上面的工人指手划脚地说着。

    那几个保镖勾肩搭背解个手儿的工夫,回来就找不着人了乏抬头一瞧,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有人想爬上去把吴所畏接下来,却被吴所畏严令喝止。

    “都给我老实待着 ”

    别看吴所畏平时大大咧咧的,公开场合好面子着呢,保镖跟着他成,凡事大惊小怪他就会翻脸。

    结果,不到两分钟,池骋的车就开过来了。

    一下车,眼睛瞬间瞄到四楼的位置,烈日暴晒下的硬朗面孔阴沉得吓人。

    “谁让他上去的 ”

    随口这么一问,四周都噤声了。

    保镖队长小声说 “刚才我们想上去把他接下来,结果他说什么都不让我们上去。要不,我再叫两个人帮他扶下来 ”

    “不用了。 ”池骋摆了下手, “他的事没干完,谁也劝不下来,你们一边凉快去吧。 ”

    说完,站在一个相对隐蔽的位置盯着吴所畏看,怕吴所畏瞄见他一激动再跌下来。心悬到了四层楼那么高,坚硬的眉骨处透出遮掩不住的紧张。吴所畏稍微撤一下脚,池骋的喉结就会明显滚动一下,刀刃一样的视线始终刻在那个尺度,不敢有一丝松懈。

    终于,吴所畏敏捷的身姿开始顺着脚手架往下爬。

    刚爬到二楼的时候,池骋就几大步飞跨过去,吴所畏的脚还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小料坡上,就被池骋大手一抄抱了下来。

    “你赶紧放我下来。 ”吴所畏心虚的东张西望, “人家都看着我呢。 ”

    “怕我抱你,下次就别爬那么高。 ”

    池骋一直把吴所畏抱出施工区域才撒手。

    、232做你的遮阳伞。

    两个人又在工地转了很久,四周连一棵可遮蔽的村都没有,太阳直晒。加上刚才活动过度,吴所畏衬衣的前襟金被汗打湿了,池骋见状让工作人员去买把伞。

    吴所畏立刻板起脸, “买什么买你看哪个爷们儿晴天出门还打伞啊 ”

    “哪个爷们儿睡觉还攥着别人jb啊你不是也天天这么干 ”

    吴所畏俊脸一红,使劲在池骋小腹砸了两拳,怒道“这两件事能一样么一件是在被窝里偷偷摸摸干的,一件是光天化日之下。刚才你抱我那么远,人家就乐半天了。我要再打一把伞,以后公司的人还不都管我叫娘炮 ”

    池骋用大手擦了一把吴所畏脑门上的汗珠,说 “本来就不白,再晒黑点儿还有法看么 ”

    吴所畏没好气地说 “姜小帅白,你跟他搞去啊 ”

    引抱怨没一会儿,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眼神波光荡漾,嘴角梢上一抹风流的坏笑。

    “嘿,你整我师父没啊 ”

    吴所畏还惦记着姜小帅把暗号破解错误,又挑拨离间的恶劣行径,不给点儿教币是不成的。他现在越来越看不惯姜小帅了,衣服有人给洗,饭有人给做,一天到晚啥都不干,还总是挑三拣四,吆五喝六的。

    “整了。 ”池骋说。

    吴所畏立马来了兴致,胳膊肘戳着池骋的胸口,兴冲冲地问 “怎么整的快说,快说。 ”

    “整一个小骚货还不简单直接给他下点儿药,再把他男人支到一百里开外,你看他长不长记性。 ”

    吴所畏笑得那叫一个幸灾乐祸,用手狠拧池骋的后脖梗,连夸带骂的,你太坏了,你丫这招儿太损了,哈哈哈 ”

    池骋倒没注意吴所畏说了什么,光盯着他笑了。两排小板牙一呲,邪恶、得瑟、嚣张、狡猾各种坏集一脸,挠得人心肝痒痒。池骋直想把这只小恶狼抓回窝里,好好调教一番,收敛收敛他身上的妖气。

    吴所畏被池骋盯得有点儿不好意思,试探性地问 “我是不是特坏 ”

    “你俩不相上下。 ”池骋指的是姜小帅。

    吴所畏这下心理平衡了,又厚着脸皮打听。

    “哎,小帅被下药之后的情况你看见了么 ”

    池骋说 “没看现场,但有录像。 ”

    “靠 ”吴所畏非但不吃醋还抱怨池骋, “你丫有这种好东西咋都不告诉我你是不是偷偷看过了我也要看

    池骋说 “我还没看过。 ”

    “扯淡,蒙谁啊有那好东西你会留着不看 ”吴所畏气哼哼的。

    池骋说 “我拿回来不是为了自个看的,是为了给你看。 ”

    “那你赶紧给我啊 ”吴所畏急切地追问, “在哪呢在哪呢 ”

    池骋冷着脸说 “不告诉你。 ”

    吴所畏恨恨的磨牙,实在抵挡不住诱惑,只好软语哀求池骋 “给我看看吧。 ”

    池骋依旧面不改色,岿然不动。

    吴所畏软歪歪的一拳砸了上去,两条剑眉拧巴成一团。

    “大哥,痛快点儿。 ”

    池骋还是无动于衷。

    吴所畏又是软歪歪的一拳砸了上去,丧眉搭眼的,好不可恰。

    真男撒娇就是和纯小受不一样,人家撒娇都是用屁股去蹭小攻的裤裆。吴所畏却是一个又一个的大笨拳,动作磨叽又无赖。

    可池骋偏偏爱看,他偷拍不是为了看姜小帅,就是为了看吴所畏现在这副德行。

    碍于众人眼皮底下,吴所畏施展空间不足,池骋便稳住他的肩膀说 “另闹了,人家都瞅着你呢,回家再说 ”

    吴所畏只好作罢。

    刚才这么一折腾,吴所畏又出了六身热汗,不停地用手扇着。眼睛依旧盯着不远处的施工地看,眼中满满的期待和自豪感。

    “这片产业园区到年底就要建成了,到时候我就在对面买一套房。每天晚上打开窗户,就能看到我们公司大楼上的标牌和o。”

    池骋没说话,把吴所畏的手拿下来,自个伸手给他扇风。池骋的手掌坚硬有力,五指合得密不透风,在吴所畏脸侧规律扫动着,凉风习习。

    吴所畏又说 “等明年正式投产,预计年产值能达到十亿,十亿啊我以前想都不敢想。俟,你有什么感觉 ”

    池骋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

    吴所畏一副扫兴样儿, “你咋一点儿都不激动啊跟你说话真没劲 ”说完一扭头,目望远方,叹一声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

    许久过后,池骋才淡淡开口。

    “我有什么可激动的你就是年销售百亿,不是还给我十块零花钱么 ”

    吴所畏被人戳中心思,没羞没臊地笑了好半天。

    池骋扇着风的大手故意扫到吴所畏脸蛋儿上。

    吴所畏吃痛,扭头怒视池骋。

    池骋给他揉了揉脸,问 “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

    吴所畏一副淫贱的表情, “我要过酒池肉林的生活。 ”

    池骋把他的五官全都桥到一起,吴所畏疼得嗷嗷叫唤。

    然后撇着嘴把头转过去,继续看着他即将建成的产业园。这里不光有他的事业,还有他对未来的幢憬。

    “你不知道。 ”吴所畏说, “我这种人穷怕了,挣多少钱都没有安全感。

    其实池骋知道,他不遗余力地给吴所畏拉项目搞投资,并非想借着他的手去敛财,就是想给他创建一种安全感。

    他知道吴所畏好强、认死理儿,所以他不送吴所畏钱财,也不把他圈养在家。他用这样一种方式默默地看着他事业有成,看着他辛苦奋斗虽心疼却从不阻止。因为他知道,吴所畏总有一天要和他平起平坐的。

    而吴所畏的想法却很简单,池骋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怕将来养不起池骋。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吴所畏突然发现每次和池骋说话都很别扭。后来找到原因了,池骋一直站在他身后,他每次和池骋说话都得转头。

    “你干嘛站我后面 ”

    池骋没说话,又把吴所畏的脑袋转了回去。

    吴所畏这才发现,两个人的影子重合成了一道。

    回去的路上,池骋看到烤羊腿,扭头朝吴所畏说 “我想吃这个。 ”

    吴所畏威瞪双目币斥道 “吃什么一条羊腿好几十,啃几口就没了。”

    池骋撂狠话。

    “现在你不给我吃这个,回家我就不给你吃那个。 ”

    吴所畏脸上的肌肉六抽一抽的,嘴上骂骂咧咧,脚下却飞快绕到烧烤摊,朝老板说 “给我来俩羊腿。 ”

    “要大的还是小的 ”

    “大的 ”语气特别坚定。

    回去递给池骋,俩人坐到车上吃。池骋这边大口吞肉,吴所畏那边小口咽吐沫。

    池骋纳闷地瞧着他, “你怎么不吃 ”

    吴所畏一脸殷勤样儿, “给你留着呢。 ”

    池骋一摸,吴所畏的手都让羊腿捂热了,便朝他说 “你吃吧。 ”

    吴所畏略显别扭地问 “我要是把这根羊腿吃了,影响回家那顿饭么”

    池骋狞笑一声,大手蹭得吴所畏脸上都是油。

    “不影响。 ”

    吴所畏这回放心了,拿起羊腿就啃。一边啃还一边不放心地用余光瞄着池骋,生怕池骋瞧出他犯馋了似的,那副小样儿别提多可人疼了。

    洗澡的时候,吴所畏发现池骋的脖子和肩膀那一片晒红了,便把自个的晒后修复霜拿出来给池骋涂抹。由于那瓶修复霜很贵,而池骋被晒的面积又有点儿大,于是肉疼的吴所畏便挤一些大宝混进去滥芋充数。

    尽管池骋什么都瞧见了,但依旧觉得吴所畏给他涂护肤品的感觉很温暖。

    “我对你好吧 ”吴所畏问。

    池骋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吴所畏清清嗓子, “那我师父的录像 ”

    池骋不予回应。

    现在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人,吴所畏便拿脸去蹭池骋的肩膀和脖颈,哀求道 “老池同志,给我瞧瞧呗。 ”

    池骋让吴所畏硬生生气笑了,好不容易往他身上涂了点东西,还都让吴所畏蹭回去了。全国首屈一指的磁铁公鸡王,愣让自己给逮回来了。

    池骋还是没应。

    吴所畏软磨硬泡皆不抵用后,趴在池骋耳边说了一句话。

    池骋唇角微扬,回屋就把u盘给了吴所畏。

    吴所畏一个人在房间偷偷看,看得鼻血四溅,想入非非。

    我的个娘啊太尼玛性感了太尼玛诱惑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看完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砸了u盘,删除都不行,删除都怕池骋给修复。这么香艳的场景,绝不能让池骋那个老淫贼看见。

    、233怕了你了。

    由于近段时间吴所畏各种事务缠身,没工夫陪小醋包玩,怕它寂寞就给它找了一个伴,一条黄金蟒。

    这条蟒蛇身长是小醋包的两倍,休型彪悍,但性格很温顺。吴所畏给它起名叫 “三宝 ”,小名叫 “大醋桶 ”。

    大醋桶刚来的时候,小醋包对它爱答不理的。只要大醋桶一往它那边爬,小醋包那条黑幽幽的眸子就投射出凌厉的光。大醋桶就趴在距离小醋包不远的位置偷窥着他,假如小醋包再对它有敌意,大醋桶就会呲溜呲溜地爬回去。

    后来,吴所畏只要一有时间就给太醋桶泡澡,把大醋桶泡得黄灿灿,香喷喷的。傲娇的小醋包才勉强愿意跟它待在一块。

    这两天,小醋包和大醋桶已经能够和谐的相处在一起了。

    所谓和谐,就是无论小醋包如何欺负太醋桶,大醋桶都不还击。明明身形是小醋包的两倍粗,却心甘情愿地任小醋包啃咬扭缠,还有点儿乐此不疲的劲头儿。

    中午,吴所畏给大醋桶扔了一只大白鼠。黄金蟒吃东西有个习惯,它会用身体把猎物卷起来用力缠,直到把大白鼠的骨骼都缠断,变成一个肉团,它才慢慢地开始享用。

    结果大醋桶好不容易把大白鼠缠成团了,小醋包的尖脑袋嗖的一下扎了进去,一口把大白鼠吞进肚子,美不滋的爬走了。

    晚上,吴所畏再过来看的时候,两条蛇都睡着了。以往小醋包都吊在灯上或者悬在某个地方,今儿就蜷在大醋桶的身边,脑袋搭在它的脖颈上,看着特别温馨。

    吴所畏蹲在那看了很久。

    池骋刚才去阳台抽了颗烟,结果回到卧室就找不着人了。叫了几声没人应,走到这个房间的门口才发现吴所畏蹲在这。

    池骋轻手轻脚走了过去,俯身在吴所畏头顶上狠狠弹了一下。

    吴所畏疼得呲牙咧嘴,狠狠在池骋小腿上捶了两拳。

    池骋笑着蹲下身,把吴所畏的脑袋按在腿上,手扒拉着他的头发根儿问

    “大晚上不睡觉在这看什么呢,“你看它俩睡得多好。 ”吴所畏说。

    池骋不以为意, “咱俩睡得比它俩还好,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

    “谁说我看不到 ”

    自打吴所畏那晚被吓一次之后,就一直开灯睡。吴所畏亲自设计了一盏适合入睡的小壁灯,上面印有两个人的名字。

    每天晚上吴所畏醒来,壁灯散发出淡淡的光晕,他能在每一面镜子里看至池骋楼着他的画面。

    他是一个依赖于习惯的人,要是哪天晚上醒过来,镜子里只剩不一个人。

    或者镜子换成墙壁,看不到一个人,他会异常的恐惧和不安。

    沉默了很久之后,吴所畏突然开口说 “真羡慕它俩,什么都不用干,每天都有好吃的。 ”

    “你要是给我当宠物,我也什么都不用你干,每天给你好吃的。 ”

    吴所畏脑袋一转,一口咬上池骋的命根。

    池骋低吼一声,将吴所畏提起来拎进了房间。

    还没温存够,池骋的手机就响了。

    嗯了几声之后,池骋挂掉电话。

    吴所畏问 “谁打来的 ”

    池骋说 “我爸的秘书,他说我妈明天回国,我姐和她两个孩子也跟着一起过来。 ”

    “真热闹。 ”吴所畏说, “那你明天得回家吧 ”

    池骋把吴所畏的脑袋卡在自个的臂弯里,点了一颗烟递到吴所畏嘴边。吴所畏吸一口,烟雾缭绕在嘴边1池骋看得持别入神。

    吴所畏神色一滞, “你不会连家都不想回吧那可是你妈和你姐,这么长时间没见了,你不回去一趟合适么 ”

    “我不是不想回。 ”池骋说, “我是想把你一起带回去。 ”

    “你别扯了 ”吴所畏当即驳斥, “我要真和你一起回去,咱俩就都回不来了。 ”

    池骋掸了掸烟灰,没说话。

    要是放在以前,他回趟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他去那边合家团圆,留下吴所畏一个人孤零零的,光是想想就觉得特别心疼。

    在他心里,吴所畏就是老池家的,理应光明正大地领回去。

    两个人顾自沉默了半晌,吴所畏又说 “即便你妈和你姐不回去,你也应该回家看看。上次因为我的事,你和你爸闹得那么不痛快,你早该回去给他道个歉了。 ”

    “他让人把你打成那样我凭什么给他道歉 ”池骋语气生硬。

    吴所畏说 “跟他没关系,是那俩人看我不顺眼。 ”

    “那也是他的责任,如果他事先撂一句话,要完好无损地带回来,那俩人就是有再大的胆儿也不敢朝你动手 ”

    吴所畏依旧替池远端说好话, “我在你家待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对我挺好的,管吃管穿,也没让我睡地上。有时候我存心气他,他也不会真跟我急。我觉得你爸很仁厚,你不该这么对他。 ”

    “你看得太表面了。 ”池骋说, “他就属于在官场上打太极的人,手段含蓄内敛,实际上杀伤力特别强。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跟你耗,耗到你筋疲力尽为止。 ”

    吴所畏说 “那正好和我投缘啊我最大的优点就是耐力强,最喜欢陪又耗。他这一路上有我,就不会寂寞了。 ”

    池骋的情绪没有丝毫改观。

    吴所畏用手捕了池骋的腰眼一下,说 “回去跟他道个歉吧,你爸太极拳打得再牛逼,也不能往你身上招呼啊 ”

    池骋依旧硼着脸没说话。

    吴所畏那张脸说变就变,侧头就不搭理池骋了。偏偏他对面就有一面镜子,池骋就算不把头探过去,都能看到吴所畏那张怄气的脸。

    强硬的目光狠狠逼视了吴所畏好久,终于,还是柔和下来。

    “怕了你了。 ”池骋大手在吴所畏屁股上拍了两下,妥协一般的口气说

    “明儿我回去和他好好聊聊。 ”

    吴所畏那张脸才算露出一点儿笑模样。

    激情缠绵的时候,池骋在吴所畏耳边说 “宝儿,我只疼你。 ”

    吴所畏特激动地大声呻吟,抱着池骋震颤了好一阵。

    然后,把嘴贴到池骋耳边,声音虽在抖但语气持别坚定。

    “我一定会让他们接受我。 ”

    池骋大手扣住吴所畏的后脑勺说, “乖孩子。 ”

    第二天中午,池骋就把池佳丽和钟文玉以及黑白配小外甥接回了家。

    路上,池骋问池佳丽 “你怎么又回来了 ”

    “什么叫又回来了 ”池佳丽没好气, “我都一年多没回来了,你能不能表现出那么一丁点儿迫不及待的心情把又给我换成才 ”

    结果,池骋说 “你才走一年就回来了 ”

    池佳丽气得直和钟文玉嚷嚷。

    “妈您瞧瞧,就他这样还能找到女朋友谁跟他啊 ”

    钟文玉急忙安抚闺女, “你弟弟就是说话不好听,其实他挺想你的。 ”

    结果,钟文玉这边刚说完,池骋那边又开口了。

    “你和你那黑人老公是不是离婚了两次来都没看见他。 ”

    池佳丽气得连解释的欲望都没有了。

    这回,连钟文玉都听不下去了,一边喂圈圈吃东西一边埋怨池骋, “你怎么说话呢我在你姐那住着的这些日子,人家俩人关系好着呢。 ”

    兜兜也用小拳头使劲砸池骋的肩膀。

    池骋豹眼圆瞪,佯怒着朝这个小黑外甥吼一声 “再闹我把你扔媒堆里,让烧锅炉的直接把你当媒块塞炉子里。 ”

    兜兜听不懂,以为池骋夸他呢,傻乎乎的笑了两声,露出两排小白牙。

    池骋突然觉得兜兜笑起来颇有吴所畏的神韵。

    于是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直接把小外甥从后面抄过来,塞到两腿中间。无论他怎么叫唤折腾,就是夹着他不让动弹。

    汽车一路开到家。

    池远端也刚回来没多久,看到两个外孙子,脸上笑出了褶。再看到后面的池骋,脸立刻就拉了下来。

    “谁让你回来的 ”

    池远端本以为后面有一两句气人的话等着他,不料池骋竟然朝他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就进门了。

    、234 别人家的饭就是香

    吃午饭的时候,兜兜和圈圈一左一右分别坐在池远端两侧,池远端只顾看两个外孙子,连饭都没吃几口。圈圈把筷子沾到了池远端的酒杯里,然后用舌头舔舔,顿时辣得直吸溜,逗得池远端哈哈大笑。

    池骋已经很久没见池远端这么笑过了。

    一个男人,再位高权重、事业有成,到了这个岁数,都免不了会寂寞。

    “爸,您快吃饭吧,别和孩子逗了,一会儿菜都凉了。”池佳丽抱怨。

    池远端不以为意,“没事,我本来就不饿。”

    “你不饿孩子饿。”钟文玉瞪了他一眼,又笑着朝两个孩子说“来,到姥姥这来,姥姥喂你们吃饭。”

    池佳丽刚控诉完池远端又来控诉钟文玉。

    “妈,您怎么又要喂啊我都说了多少次了,让他们自个吃”

    钟文玉面露心疼之色,“他们刚来这,哪会用筷子啊”

    池佳丽说“饿两顿他就会用了。”

    二老拗不过闺女,只能眼睁睁地瞧着外孙子费力地扒着碗里的饭,半天都吃不上一口干着急。池佳丽对两个孩子要求不是一般的严,不仅不让父母喂饭,连往碗里夹菜都不成。

    兜兜坐在池骋旁边,盯着一个肉丸子看了很久。

    用筷子夹夹不上来,用筷子扎扎不准,刚想伸手就遭到老娘一声警告。

    于是,兜兜把小黑手伸到池骋的腿上蹭了蹭。

    池骋用余光扫了他一眼,一个纯天然的小小受,集中了姜小帅的卷头、汪硕的黑和吴所畏的大眼。

    于是,池骋把大半盘的丸子都夹到自个碗里。

    然后兜兜把他的碗拿到自己面前,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池佳丽立刻把凌厉的视线投了过去,警告性的语气叫了一声。

    “兜兜。”

    兜兜把筷子撂在碗上,一本正经地用英语陈述自己的理由。

    “不是他在帮我夹菜,而是我在帮他吃。”

    这话一说出口,满桌的人都笑了,池佳丽也被气笑了。

    池骋默不作声地把池远端爱吃的那道菜挪到他面前,池远端假装看不见。

    吃过饭,池远端给司机打电话,司机家里有急事先回去了。

    他打算自个开车去单位,又遭到池佳丽的强烈反对。

    “刚才喝了那么多酒怎么开车啊”

    池远端说“这么点儿酒不碍事的。”

    “逞什么能啊”池佳丽语气坚决,“打车去”

    池远端还没说话,池骋在一旁淡淡开口。

    “我送您吧。”

    池远端语气生硬,“我用不着你送”

    池骋没说什么,直接把车门打开了。

    碍于钟文玉和池佳丽在,池远端不好表露出来,只好沉着脸上了车。

    一路上,两人没有任何语言交流。

    半途中,池骋把车停下走了出去,池远端也没问他去干什么。等池骋上来,直接往池远端腿上扔了一盒药,专门用来醒酒的,怕他下午开会受影响。

    “我用不着。”池远端直接扔在一旁。

    池骋没说话,一直把他送到市政府大门口。

    池远端的同事刚好就在门口,扫到车里的池骋,忍不住朝池远端问“哟,这不是你儿子么今儿怎么让儿子送了”

    池远端说“我中午一高兴喝了点儿酒,司机有事,我儿子怕我开车出事,非要亲自送我过来。”

    同事面露羡慕之色,“太让人眼红了。”

    “哦,对了。”池远端又把车门打开,将那盒药拿了出来,故意朝同事说“差点儿把这个忘了我儿子给我买的醒酒药,怕我喝酒耽误事。”

    “人比人气死人啊”同事忍不住感慨,“我儿子别说来送我了,就算给我打个电话也好啊个月不着家,我想见他一面还得提前预约。”

    临走前又扫了池骋一眼,拍着池远端的肩膀赞一句。

    “越长越帅了。”

    下午,池骋开车带着池佳丽和两个小外甥出去转了转。

    走在街上,池骋一条胳膊抱着一个孩子,池佳丽跟在旁边走着,回头率几乎是百分百。一方面是因为拉风的黑白双胞胎,另一面也是因为俊男靓女的高水准搭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家四口。

    兜兜和圈圈看见什么想要什么,一个劲地磨池骋。

    池骋这个舅舅当得挺称职,左边一个fuck,右边一个fuck,就把孩子给打发了。

    池佳丽在旁边不好出气,虽然他不鼓励孩子随便要东西,可你一个当舅舅的总得表示表示吧开始她还以为池骋是闹着玩的,结果走了一路,池骋都没掏腰包。

    池骋不是不想买,而是衣兜里就十块钱。

    原本,吴所畏知道池骋今天要回家,特意给他预备了一叠子钱放在床头柜上。结果奴隶当惯了的池某人,硬是忘了把钱带出来。

    两个孩子接着闹,池骋无奈,只好在一个小商店门口停下了。

    “来两包瓜子。”朝老板说。

    老板递给他。

    “十块钱正好。”

    池佳丽在一边暗暗磨牙,她这大老远从国外回来,一年多没见面了,当舅舅的竟然给外甥买两包瓜子还是死乞白赖求过来的

    结果,更气人的还在后面,池骋把一包瓜子揣进衣兜。另一包瓜子撕开,抓两把塞进孩子衣兜,剩下的他自个拿着吃。

    然后,兜兜还特开心地抓了十几颗瓜子拿到池佳丽面前显摆。

    any”

    池佳丽气得直拿包砸池骋的后背。

    “你丫真会糊弄孩子”

    有了瓜子之后,兜兜和圈圈再也不闹了,这一路都很老实,一直在专注地嗑瓜子。

    四个人进了商场,池佳丽随便走走转转,想买几件夏天穿的衣服。正犹豫着不知道买什么好的时候,瞥见池骋拿着一件男款蓝色t恤在那比划。

    “你穿那个号太小了点儿吧”池佳丽说。

    池骋没说话,直接挂了回去。

    又逛了一会儿,池骋又拿起一双鞋在那端详着。

    池佳丽挺纳闷,“你不是不喜欢这种太扎眼的颜色和款型么怎么现在专挑花哨的看”

    池骋淡淡回道,“不是我穿。”

    “那你给谁买的”

    池骋没说话,放下就走人了。

    在池佳丽印象里,池骋最讨厌逛街,别说给别人挑衣服了,就是给自个挑衣服都嫌麻烦。他的衣服要么就是别人给买的,要么就是路过一家商场,顺手就买了一件。

    以前她让池骋开车带她出来购物,池骋一般都坐在车里等。

    今儿不仅跟着一起上来了,还挑得挺耐心。

    有事肯定有事

    池佳丽一把拽住池骋,斜迷着双眼灼视着他。

    “你丫是不是又搞了一个男的”

    池骋给了池佳丽一个“恭喜你,猜对了”的表情。

    池佳丽瞬间炸毛,追在池骋身后炮轰他。

    “靠池骋,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怎么净往树杈上栓绳子留着给自个上吊用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爸妈什么脾气,你是不是想气死他们老两口子啊”

    又是一顿丰盛的晚餐,姜小帅搓搓手,准备大快朵颐。

    刚把筷子拿起来,手机就响了。

    “小帅,我是大畏,我马上就到你家了。”

    撂下电话,姜小帅立刻朝郭城宇说“快快快,把这些菜都端下去。吴所畏要来,千万不能让他瞧见。”

    郭城宇哑然失笑,“你怎么也变得和他似的”

    “都是他给逼的”姜小帅咬牙切齿的,“没事就来这蹭饭,还那么能吃,上回把你蒸的那一屉小笼包全吃了还有那个池骋,每次来都得捎点儿东西走,你辛辛苦苦做的虾酱全让他顺走了这俩人简直就是贱,啥好东西都往他们家拿不说了,我得先去把我零食藏起来,你麻利儿往下端啊”

    说着,姜小帅就把散落各处的零食集合起来放进袋子里,然后蹬着椅子塞进柜子的最高层。

    郭城宇急吼一声,“你瞅着点儿,别摔着”

    “你甭管我了。”姜小帅催促着,“你倒是赶紧往下端啊”

    郭城宇吝辈子没干过这种事,犹豫了好久才把手放到盘子上。

    结果,门铃响了。

    太神速了吧

    姜小帅眼睛一瞪,火速从椅子上蹿下来,飞跨到餐桌旁。本想能撤几盘是几盘,结果吴所畏直接把门推开了。

    “哟,吃饭呢”

    吴所畏两眼放着贼光,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其实就是掐着饭点儿来的。

    姜小帅急中生智,直接把盘子端起来说“没,已经吃完了,这不正收拾着么快点儿端啊”说着朝郭城宇使了个眼色。

    结果,姜小帅刚走了两步,就被吴所畏拦下来了。

    “端出去干嘛啊我正好没吃饭呢,我帮你们解决了吧”

    姜小帅尴尬地笑了笑,“那个让你吃剩饭多不好”

    “没事”吴所畏倒挺大度,“我不嫌弃,只要吃饱了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