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81节

作品:《逆袭

    吴所畏眼神中透着一股狠劲儿。

    “丫这几年没少贪,张盈就是他情妇,我不假装上钩,他不敢把那笔黑钱压出来,他当初逼得我走投无路,我现在就要整得他倾家荡产。”

    姜小帅拍了拍吴所畏的肩膀,“我支持你,他坑了你三年,你起码得坑他三十年。”

    吴所畏一把搂住姜小帅,感动不已。

    “帅帅,还是你最了解我的心。”

    俩人正矫情着,门突然被推开了。

    郭城宇叼着一根烟站在门口,冷峻的目光扫向姜小帅。

    “走,跟我回屋睡觉去”

    姜小帅不耐烦地说“没瞧我俩正热乎着么这没你的事,一边待着去”

    郭城宇还没来得及给出回应,姜小帅就几大步飞跨到门口,砰的一声将门踹上了。

    吴所畏看得瞠目结舌。

    “师父,你太爷们儿了”

    姜小帅冷哼一声,“敢和我横真把自个当盘菜了”

    “就是”吴所畏煽风点火,“对于这种狭隘的男人,就不能心慈手软。”

    池骋听到一声摔门响儿,从卫生间出来,问郭城宇“嘛呢这是”

    郭城宇无奈地笑笑“里面又抱上了。”

    池骋听了这话还挺高兴。

    “这不正好么咱俩可以去那屋睡。”

    要说吴所畏和姜小帅不避嫌,池骋和郭城宇绝对更不避嫌。人家俩人好歹有个小裤衩防身,这俩直接赤裸上阵,雄鸟并排躺着。

    “咱俩有35天没在一起睡了。”郭城宇说。

    池骋扬唇一笑,“记得那么清楚”

    “因为我和姜小帅整整干了35天没停。”

    “草”池骋阴测测的笑,“跟我臭显摆呢说天数没用,有本事你说次数。”

    “比次数也不准,干脆比时间得了。”

    俩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相继露出下流的笑容。

    “姜小帅挺紧的吧”池骋问。

    郭城宇幽幽地说“京城第一紧。”

    池骋一把握住郭城宇的那根,戏谑道,”把你这伺候得挺爽”

    郭城宇扭头给了池骋一个邪魅的笑容。

    “不是挺爽,是相当爽。”

    池骋狞笑一声,“皮肤确实够白够光溜,上回钻进我被窝,在我身上蹭了两下,蹭得我心里直痒痒。要不是jb顶着大宝的屁股,我真得把他塞回被窝里。”

    郭城宇没听见别的,就听见“钻进我被窝”五个字。

    “他钻进你被窝”郭城宇微微眯起眼睛。

    池骋说:“还是光着钻进来的。”

    郭城宇一直觉得,他们家姜小帅最讲究、最矜持、最知道分寸了,闹了半天着仨词都是给他一个人用的。

    老油饼眸色转厉,刚要起身,就被池骋的胳膊肘压了下去。

    “别让我瞧不起你。”池骋说。

    郭城宇僵持了片刻,还是躺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郭城宇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用膝盖在池骋的巨龙上顶了一下。

    “我说,张盈的事你知道吧”

    “废话。”池骋语气淡淡地,“张宝贵是通过我这打探到大宝的,我能不知道他扒拉的那几个算盘珠子么”

    “听你这语气,还挺放心啊”

    池骋用横扫千军的目光回敬了郭城宇一眼,“他受了那么多委屈,我必须得由着他出了这口恶气。”

    郭城宇哼笑一声,“你倒挺大度,反正我受不了姜小帅和别人亲热。”

    池骋剑眉微拧,“亲热不是逢场作戏么”

    “那可真是演技派,反正我没瞧出他有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嫌疑。那小手拉的,那一声盈盈叫的。那一刻我真觉得你是东方不败,除了自宫没有别的出路了。”

    池骋一直觉得,他们家大宝最胆小,最率真,最藏不住事了,闹了半天着仨个性都是装给他一个人看的。

    总攻大人脸色骤寒,敢要起身,就被郭城宇的胳膊肘压了下去。

    “别让我瞧不起你。”郭城宇反捅一刀。

    池骋咬了咬牙,还是躺下了。

    吴所畏和姜小帅还在另一个房间热聊。

    “你可千万别让郭子去池骋那告状,我这事眼瞧着就要成了,可不能出一点儿差池啊”

    “你放心吧。”姜小帅拍着吴所畏的肩膀,“你要早说是因为这事才和小秘勾勾搭搭的,我就不让郭子来着搞破坏了。我俩压根没想到这件事的严重性,还以为你闹着玩呢。”

    吴所畏试探性地问“郭子应该不是碎嘴子的人吧”

    “我姜小帅的对象,能是碎嘴子的人么”

    吴所畏尴尬的挠挠头,“你这么一说我心里怎么没底了呢”

    姜小帅一拍床板,”靠,你什么意思不相信你师父的本事你没瞧我刚才踹门那架势他敢呲一声么我要不让他跟池骋说,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吴所畏一听这话就笑了。“确实,刚才你那一脚太帅了,门砰的一声就关了,你说郭子站在外面,他那张脸得有多黑”

    “哈哈哈”姜小帅放肆大笑,“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说他俩这会儿干嘛呢是不是脸对着脸生闷气呢吴所畏坏笑。

    姜小帅也跟着呲牙乐,呲着呲着有点儿牙疼了。

    吴所畏那边也醒悟了,对着姜小帅,面部神经抖了抖。

    “那个,师父,我咋觉得你刚才那一脚坏事了呢”

    姜小帅用手抠抠脑门,颇为纠结地说,我咋也有这种感觉呢我觉得我把他俩留在外面,咋俩貌似也没占什么便宜。”

    “是呢,而且他俩还占了一间好屋,一张好床。”

    、215逮了个正着

    张宝贵这十根金条和一辆车砸过去,却没听到一点儿回音。他不敢贸然去找池骋,只能托人去财政局内部打探消息,结果碰了一鼻子灰。

    张宝贵隐隐觉得自个被吴所畏耍了,愤怒之下,上门来和吴所畏讨说法。

    “我凭什么要把这次机会拱手让人”吴所畏说得很明确,“张主任,我想您误会了,我们公司也在争取这个项目。”

    一道霹雷在张宝贵头顶炸开,劈得他身形巨震。

    “你们公司也在争取这个项目”张宝贵脸都绿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应我”

    吴所畏摊手,“我只是应你去劝说池骋,关键是他不乐意给你们公司,我也没有办法。何况你那天也没明说要我怎么帮,我以为你们公司只是想分一勺羹,不想你们胃口这么大。”

    张宝贵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他一个国企高管,享受着政策优待,向来看不起根基不稳的私企。现在竟然被一个成立不到两年的小公司嘲笑“胃口大”,心中的屈辱可想而知,

    但他目前只有一条路忍。

    吴所畏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张宝贵的表情,猜测着他的内心想法。

    沉默了好一阵,张宝贵终于开口,语气又恢复了最初的平和。

    “这样吧,我提出一个建议,你考虑是否可行。这个项目由你们公司接受,然后转投到我们公司,我们会付你一笔高额的费用。”

    吴所畏沉默不语。

    张宝贵又说,“你也知道,接受这么大一个项目,需要一定的经济财力和社会基础。我并不是不相信你们公司的实力,我只是建议你在公司发展的最初阶段,尽量少冒这么大的风险。一旦亏损,很可能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吴所畏眯着眼睛,思忖着张宝贵的话。

    “我呢就是给你提个建议,当然最后拿主意的还是你个人,我给你的这笔钱,绝对要高于你在这个项目中的个人收益。你创建公司韦德不就是赚钱么这么一个机会,既让你把钱赚了,又可以省心省力,多好的事”

    吴所畏顿了顿,开口说道“你开个价吧。”

    张宝贵伸出一根手指。

    “一千万”吴所畏笑了,“那您还是请回吧。”

    张宝贵脸色变了变,张口问道“那你想要多少钱”

    吴所畏伸出三根手指,“至少这个数。”

    张宝贵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当即起身朝门口走,走到半路脚步又止住了。三千万的确是一个割肉的数字,自他上任以来,从未涉及过这么大的一笔数额。

    可是如果不应,错失了这次升值的机会,他可能就永远接触不到这么大比的钱款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

    在国企混了这么多年,张宝贵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

    吴所畏也起身了,脚步沉稳地朝二楼走,张宝贵扭头看着他,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张盈,突然喊了一声,“吴总,等一下。”

    吴所畏站定,神色淡然地看着张宝贵。

    张宝贵百般纠结之下,朝吴所畏说“我考虑一下。”吴所畏扬了扬嘴角,没再说什么。

    晚上下班之后,张盈一直磨磨蹭蹭不肯走。

    “吴总,晚上去哪吃啊”张盈又粘到吴所畏身边。

    吴所畏说“回家吃。”

    张盈又问“家里几个人啊”

    “两个。”

    “另一个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男的。”

    张盈眼睛亮了,“那我可以陪你一起回家吃么”

    吴所畏暗忖,你要是不想活了,可以上我的车。

    还没来得及拒绝,张盈突然抱了上来,平时都是小磨小蹭的,吴所畏还能消受。突然来这么大面积的接触,他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偏偏这时,张盈还不停的扭腰,两团软肉一直在吴所畏的胸肌上磨蹭。吴所畏手抵着她的腰,刚要把她推开,就听见她发出诱人的娇喘声。

    “嗯”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池骋那张阎王爷索命的脸出现在吴所畏的面前,吴所畏的裤管被灌进彻骨的寒风,两条腿冷得直打哆嗦。

    张盈也从吴所畏身边离开,娇羞的脸颊看着不远处的池骋。

    池骋一眼就瞧出这是只鸡了。

    不过他没立马宰了她,而是淡淡地说“我和吴总有话说。”

    张盈朝吴所畏眨眨眼,“我在外面等你哦”

    吴所畏心里喊了声亲娘,然后朝张盈说“别等我了,我一会儿得回家,有事明天再说吧”

    不料,池骋却朝张盈说“你等一会儿吧。”

    吴所畏惊愕的看着池骋。

    办公室的门一关上,池骋的脸瞬间就黑了,打手狠狠蓐住吴所畏的头发,将他的头使劲往下仰,后脑勺几乎匝到桌面上。

    “我给足够的自由,是让你到这勾勾搭搭来了是吧”

    吴所畏嘴硬,“我没有,是她非要倒贴。”

    “你再说”池骋狠狠地在吴所畏的乳头上拧了一把,“我看瞅着她的大奶子在你胸脯上甩,你撤都没撤一步。”

    吴所畏疼得直咧咧,手攥着池骋的手腕哀求“疼,疼”

    池骋二话不说,直接进办公室的里屋,从床头柜里找出一个又粗又长的假阳具,立在办公桌上,扒下吴所畏的裤子,把他整个人抬上办公桌。

    “你不是饥渴么自个操”

    这是吴所畏的办公室,说不上神圣,可对他而言也是相当禁忌的场地。池骋让他摆出难堪的姿势不说,还要做出这么下贱的事,他当然不从。

    不过他愿不愿意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池骋不饶了他。

    没有润滑,没有前戏,池骋强迫吴所畏蹲在办公桌上,把假阳具对准吴所畏的菊口,大手箍住他的腰直接按了下去。

    吴所畏痛呼一声。

    “疼屁股疼”

    池骋不仅没有停手,还伸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抽了两下。

    “给我动起来,快点儿”

    “啊啊呜呜”

    吴所畏不动就挨巴掌,动得不够快也挨巴掌,他只能在办公桌上,在池骋的眼皮底下,穿着西服衬衫,坐着不堪的动作。

    长期被池骋调教的私处已经有了足够的弹性,起初疼得受不了,慢慢就有了肠液的润滑。吴所畏不想再这样的场合露出淫荡的表情,可池骋无时无刻的羞臊让他无所回避。

    “瞧你那一福欠操的骚样儿”

    池骋狠狠拧着吴所畏的乳头,疼得吴所畏大声哭叫。

    张盈就在不远处,听到动静过来敲门。

    “吴总,你怎么了”

    吴所畏从嘴里挤出俩字,“没事”

    就在这时,池骋突然又把一根手指塞入吴所畏早已被撑满的菊口内,吴所畏想要躲避,却被池骋一把箍住腰身,狠狠一番按压抽动。

    吴所畏嘴唇咬得发青,生怕外面的人听到动静。

    池骋偏偏不依不饶,逼迫着他使劲下蹲,发出啪啪声不说,还用牙咬烂了吴所畏的衬衫,使劲噬咬着他的乳尖。

    吴所畏又疼又痒得扭着屁股,面容扭曲地哭求着池骋。

    “我想要池骋啊”

    张盈又敲门了,“吴总,你不舒服么”

    吴所畏不敢发出太大声音,只能咬住池骋耳朵哀求,“咱去里屋成不啊别咬了不行了”

    池骋阴着脸说“真该让他看看你这副浪样儿。”

    可惜,最终池骋还是没狠心把池骋请进来,不过也没让吴所畏满足。帮他把衣服整理好,大模大样地走了出去,给他留足了面子。

    而且,池骋还把张盈请到了家里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