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76节

作品:《逆袭

    “听话。”池骋语气柔和下来,“把手机放到脚边,跪在浴缸里。”

    吴所畏本来不想做出这么难堪的姿势,可一想到让池骋不好受,就豁出去这张老脸按照池骋的要求去做了。

    “屁股再往镜头前挪挪,我看不清楚。”

    吴所畏听话地挪了过去。

    池骋又说“掰开让我看看。”

    吴所畏扭头给了池骋一个羞愤的眼神。

    池骋险些激射而出。

    吴所畏看到池骋坚忍难耐的脸,心里挺有成就感,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伸到后面,缓缓地掰开两瓣,露出性感的臀缝和火辣的密口。

    池骋看得眼珠子都红了。

    “行了不”吴所畏有点儿累了。

    池骋说“把手指伸进去,撑得再大一点儿,我想看里面什么样了。”

    吴所畏特欠收拾地说了句。

    “塞不进去,几天没碰了,它又变紧了。”

    池骋的爆火程度可想而知。

    结果,俩人玩得正h,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

    “大畏,大畏。”

    吴所畏一惊,迅速将手机和奶盒顺着窗户扔了出去。

    当池骋听到砰的一声门响,其后便是嘟嘟嘟忙音时,就意味着他要熬过有生以来最煎熬的一宿。

    吴所畏一头扎进浴缸,把脸埋在水里,四肢自由伸展。

    姜小帅叫了好几声没人开,最后急了,一脚踹开门。

    “大畏”

    嗷的一声嚎叫,姜小帅迅速将吴所畏从水里捞起。

    然后,清除口腔杂物,人工呼吸,胸外心脏按摩一样都不少,最后费力地背起他,在房间里快速本跑,让吴所畏把积水排出。

    吴所畏哪来的积水根本就没得排,本来还想再装一会儿,但姜小帅把他颠得都要吐奶了,于是只好虚弱地开口制止姜小帅。

    等吴所畏被放下来的时候,姜小帅已经满头大汗了。

    看到姜小帅这副着急的棋样,吴所畏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郭子,你丫最好给力点儿,不然我弄死你

    第二天,姜小帅带吴所畏去医院做了各项检查,花了不少钱,吴所畏心疼得差点儿掉眼泪。不停地自我安慰算了,这钱就当随礼了。

    下午,姜小帅就去找池骋了。

    进了他的办公室,二话不说,走过去就朝池骋的脸上给了一拳。

    然后,情绪扫当激动地质问池骋,“大畏自杀了你知道么”

    如果说吴所畏是影帝,那池骋就是老戏骨了。

    明明揪着心,却把无动于衷四个字刻画得淋漓尽致。

    “死了么”

    姜小帅恨恨地拽起池骋衬衫的前襟,咬牙说道“死了我还会来找你么死了我就直接找人给你两刀,再弄个医疗事故让你陪葬了”

    刚说完,就拽掉了池骋衬衣上的两个扣子,导致其胸口大敞,露出精悍的肌肉。

    池骋先是在自个胸肌上扫了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姜小帅,眼神相当刻意。

    姜小帅能读不出池骋眼神中的意目么当即把手松开了。

    “池骋,你他妈就是个畜生”

    池骋不说话,顿自点了一颗烟,幽幽地问“怎么自杀的我听听。”

    姜小帅说“差点儿溺亡。”

    虽然这是唯一一种不会对身体造成外在伤害的自杀方式,可池骋心里还是一扯一扯的,天知道那个二货会不会真的呛了几口水

    不过,他的烟还是抽得不急不缓,就是心理学家,也难以从他的小动作中找出破绽。

    沉默了半晌过后,池骋突然笑了。

    他的笑容瞬间激怒了姜小帅。

    “池骋,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人啊”

    池骋说“他就是再怎么泡,也泡不出你这么白的皮肤。”

    姜小帅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倒流。

    池骋不给他任何消化的时间,继续说“他就是再作,也是一个被操松了的主儿。哪像你两条腿夹得这么紧,只有摸不得碰不得的东西才让人眼馋。”

    “池骋,我才知道,原来你这么肤浅”

    “男人不都是肤浅的么”池骋狞笑一声,“你去买肉愿意买鲜肉,还是愿意买让人嚼够了的烂肉”

    姜小帅还是无法接受,“难道你和他在一起就为了吃肉么你们之间没有感情么”

    “怎么没有感情”池骋大方承队,“没有感情我早就一脚踹了他了就因为有感情,我才迟迟没有开口。可这并不妨碍我欣赏你,不妨碍我每次操他的时候,脑子里都是你。”

    姜小帅硬生生地后撤了两步。

    也许这话听在别人耳朵里过于混账了,可对于姜小帅而言,男人抛弃正主儿勾搭同蜜是他亲身经历。而不明着说分手,却利用各种手段逼对方让步的畜生也是他曾深深爱过的人。

    他不想让吴所畏遭受同样的磨难。

    于是他一字一顿地和池骋说“我是不可能喜欢上你这种人的。”

    “我也不可能抢郭子的人,所以,我用不着你喜欢我。”池骋说。

    姜小帅气急败坏,“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池骋一把将姜小帅推到墙角,大手轻轻扼住他的喉咙。

    “不明白为什么,郭子的每一个人,我都想睡。尤其是你,我喜欢你这股拿着别人的骚劲儿,你把郭子的胃口吊起来了,也把我的胃口吊起来了。”

    姜小帅的脸憋得紫红紫红的。

    池骋又感慨了一句,“如果吴所畏有你这股矜持劲儿该有多好我也就不会对他没有半点期待了。”

    “你对我也不用有期待”姜小帅恼恨地推攘着池骋,“我也没你想得那么清高,我不知道和多少人睡过了。”

    “口说无凭,不如让我来验验身。”池骋的手缓缓下移。

    姜小帅玩命抗拒,“我告诉你,池骋,你丫最好别逼我我一冲动什么都干得出来”

    池骋的手还没移到重要部位就停下了,饶有兴致地盯着姜小帅。

    “和这么多人睡过,还怕成这样”

    姜小帅喘着粗气,说不出话来。

    “你这种为了捍卫贞操奋不顾身的举动,吴所畏怎么就学不来呢”池骋看着姜小帅的目光里满是戏谑和暖昧。

    姜小帅把拳头攥得咔咔响。

    池骋又说“以后你少来找我,你出现得越是频繁,我就越不想见吴所畏。

    姜小帅忍到内出血。

    “无论如何,请你见吴所畏一面,他现在心情极度低落。”

    池骋捻灭烟头,微微躬身,脸朝姜小帅凑了过去,与他的脸不到两公分的距离。

    “如果是你开口,我愿意见面。”

    、202 噢耶

    晚上,姜小帅就安排了池骋和吴所畏见面。

    地点就在姜小帅的家。

    “你俩先聊着,我出去走走。”

    说是这么说,姜小帅其实并没有走远,把门撞上之后,猫在门口偷听里面的动静。

    池骋刚要抱上去,吴所畏就用一只手掌抵住了他的胸膛,操着浓浓的鼻音说“我感冒了,别把你招上。”

    池骋拧眉,“怎么感冒了”

    “昨天在浴缸里泡得时间太长,后来又光着身子让小帅抢救了好一阵。”

    池骋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怒狠狠来了一句。

    “你就作吧”

    吴所畏忙拽住他的手说好话,“为了你我愿意。”

    池骋直想骂你他妈哪是为了我你这纯粹就是变相地析磨我

    于是一手箍住吴所畏的胳膊,一手伸到他后面,对着屁股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纯粹就是有响儿无力度,池骋用了三成力不到,吴所畏还是装腔作势地嚎哭了一声。

    姜小帅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

    “我感冒了,别把你招上。”

    “怎么感冒了”

    “昨天在浴缸里泡得时间太长,后来又光着身子让小帅拎救了好一阵。”

    “你就作吧”

    “为了你我愿意。”

    “啪”

    “”

    俗话说得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果只在外面听,不看当事人的表情和神态,造成的歧义是有多大啊                            ,

    姜小帅二话不说,推门就进去了。

    吴所畏捂着屁股的手飞速转到了脸颊上,一副含冤受屈的表情。

    姜小帅怒不可遏,“池骋,老子弄不死你”

    抄起拖把就朝池骋冲了过去。

    吴所畏玩命阻拦姜小帅。

    “小帅,你别插手,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姜小帅的吼声差点儿刺穿了吴所畏的耳膜。

    “他都这样了,你丫还护着他”

    吴所畏也急了。

    “不用你管,我自个的事自个能解决,大不了就分手”

    吴所畏演得太逼真,导致后面那位听见“分手”俩字,心里咯噔一下。

    姜小帅仇恨的目光看着池骋。

    池骋还之以轻浮的眼神。

    姜小帅这才发现,他的衣服被吴所畏拽歪了,肚脐眼儿都露出来了。

    恨恨地将拖把扔到地上,拽了拽衣服。

    “你俩爱怎么着怎么着,我还不管了”

    说罢摔门走人。

    这回真走了。

    房间里就剩下池骋和吴所畏两个人,池骋的脸依旧沉着,还在为吴所畏感冒的事耿耿于怀。尤其那句“光着身子让姜小帅抢救”,让池骋心里极度恼火。

    吴所畏走过,用胳膊肝戳了戳池骋。

    “嘿,咋不说话”

    池骋扫了他一眼,把吴所畏硬生生逼退了一步。

    过了一会儿,等池骋把目光移回去,吴所畏又斗胆凑了过去。先是和池骋挨着坐在一起,见他没有轰人的意思,又把脑袋歪到了他的腿上。

    “昨晚耳朵里进水了,靠你这控控。”

    吴所畏那软软的耳骨一贴上池骋的大腿根,池骋脸上的肌肉就绷不住了,手在吴所畏的脸颊上揉攥了一把,然后将他紧紧搂抱在怀中。

    两个人贴了好久,池骋把手伸到了吴所畏的衣服里,急切地抚摸了好一阵。

    等池骋的手伸到吴所畏的裤腰上,吴所畏立刻按住他。

    “别伸进去,万一玩出火怎么办”

    池骋的确没伸进去,他真接把吴所畏的裤子扒开,褪到肉蛋下面,整个私处都暴露出来,炽热的目光羞臊着吴所畏。

    “小宝贝儿都泡发了。”

    吴所畏羞恼地给了池骋一拳,忙不迭去拽裤子。

    池骋不让拽,“我还想再看看。”

    吴所畏找了个特怂的借口,“我感冒了,不能着凉。”

    说完,又急忙把裤子套上了。

    池骋见吴所畏脸色真的不太好,也就硬忍着没再做什么,就这么一直抱着他,看着他昏昏欲睡的样子,真想把他揣兜里带回家。

    姜小帅在街上转了一大圈,心里的火平息得差不多了,还是有点儿放心不下吴所畏,于是又转身往回走。

    刚走到单元门口,就看到李旺在那打电话。

    “你怎么来了”

    李旺赶忙扯断,“你在这啊我还给你打电话呢。”

    “我手机放家里了。”姜小帅说,“你有什么事么”

    李旺打开车门,搬出一个箱子。

    “郭子听说你最近上火了,特意让我给你送点儿水果过来,这都是我俩下午去采摘园现摘的,有草莓和苹果。”

    虽然外面灯光很暗,姜小帅依旧看到红艳艳的草莓上沾着水汽,苹果个个又大又圆。

    “他自己怎么不送过来”姜小帅问。

    李旺说“你不是让他少来找你么”

    听到这话,姜小帅不知怎么了,心里涩涩的。

    “行,那你给我吧。”

    李旺说“我帮你搬上去吧。”

    姜小帅想到楼上那二位的状况,赶紧把箱子抱过来。

    “不用了,我自个拿上去就成了,你慢点儿开车。”

    说完,转身走了进去。

    上了电梯之后,姜小帅拿出一颗草莓,在衣服上蹭了蹭,就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

    嗯,真甜。

    心情一下就好多了。

    自打姜小帅的手机一响,吴所畏就醒了,快速蹿过去看了一眼,是李旺来的电话,响了不到三下就停了,证明他俩在楼下碰上了。

    于是拍着池骋的肩膀吩咐道“一会儿你听到门响,就迅速给我一脚,听见没”

    池骋定定地看着吴所畏,不说话。

    刚才吴所畏睡觉的时候,鼻子不通气,只能张大嘴呼吸,池骋看着就够心疼的了。这会儿还让他再往吴所畏身上补一脚,他能狠得下心么

    吴所畏又说“你不用使太大的劲儿,只要把我踢出去就成。”

    “”

    沉默了很久,池骋才开口。

    “你自个飞出去吧。”

    “”

    突然,外面传来电梯开门的提示音。

    “快做好准备,小帅来了”

    吴所畏说完,用拳头铛铛砸了几下门,然后假装嚎叫几声。

    姜小帅心里一紧。

    他还没来得及推开门,门就被一股大力冲开了,吴所畏的身体飞出来,重重地砸在姜小帅身上,姜小帅手里的苹果轱辗一地。

    池骋的一只脚稳稳落地。

    姜小帅惊愕之余,一股怒火猛的蹿了上来,心疼他那几个大苹果,更心疼吴所畏。

    上去就要和池骋玩命。

    吴所畏从后面死死抱住姜小帅,急切地劝道“小帅,别犯傻,你打不过他的。”

    姜小帅挣脱了好久没挣脱开,最后朝池骋狠甩一句。

    “池骋,我跟你没完”

    不想,池骋只是淡淡回了俩字。

    “欢迎。”

    然后,就迈着稳健的步伐,气宇轩昂地走进电梯。

    姜小帅在门口骂了许久,最后见吴所畏一声不吭,直愣愣地戳在那,姜小帅终于打住,心疼地朝吴所畏问“你没事吧”

    吴所畏摇摇头。

    姜小帅把地上的苹果一个一个捡了起来,很多都磕坏了,心疼得不得了。

    吴所畏特愧疚地说“小帅,对不起。”

    姜小帅说“跟我说这个干嘛”

    吴所畏是真愧疚了。

    不过愧疚归愧疚,计划还是一定要继续的,虽然过程有点儿残忍,但目的是善意的。就像当初没有姜小帅对吴所畏的出卖,就没有吴所畏今天的幸福生活。

    坐到床上,姜小帅拿出一个苹果,把磕坏的地方挖去,嘎嘣咬了一大口。

    好脆好甜。

    吴所畏眼巴巴地瞧着。

    姜小帅问“想吃么”

    吴所畏能不想吃么就因为要见池骋,晚饭都没吃,见完之后还得装没胃口,想吃也得摇头说不想吃。

    姜小帅叹了口气。

    “你俩都聊什么了”

    吴所畏躺在床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

    “什么都没聊。”

    姜小帅又问“那你有什么打算”

    吴所畏忧桑地说“我可能真的要和他分手了,这么耗下去也没意思。”

    姜小帅脸色一变,“想开了”

    吴所畏说“想不开也没撤,他的心根本就不在我这,你知道么刚才我和他谈话的时候,他竟然拿着沙发上的抱枕说一闻就是姜小帅身上的味儿。”

    姜小帅心里咯噔一下,嘴里的苹果再也咽下不去了。

    吴所畏又说“小帅,我觉得池骋喜欢你,也许前段时间他拦着你去找郭子,不是因为郭子,是因为你。”

    “你别瞎想了。”姜小帅心里有点儿慌。

    吴所畏苦涩一笑,“我不是瞎想,他已经不止一次在我面前夸你了。刚才我俩吵架的时候,池骋又说我死皮赖脸,说我哪怕有你的一半矜持,他也不至于这么看不上我。”

    姜小帅冷哼一声,“矜持明儿我就去和郭子睡”

    吴所畏心中一阵激荡,硬着头皮劝阻姜小帅。

    “千万别啊我和你说,不能让他轻易得到你。等他把你睡了,肯定就不珍惜你了,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你可不能和郭子睡啊”

    说完,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你可别听我的话啊

    姜小帅扫当傲气地说了句,“我偏要睡,我就是想看看,睡完之后他能变成什么德行”

    吴所畏心里呐喊了一声。

    “欧耶”

    脸上依旧是满满的颓丧。

    临睡前,姜小帅拉着吴所畏的手说“大畏,你放心吧,你就算和池骋分手了,我也不会和他沾上半点儿关系的,我一定要和他彻底划清界限”

    、203  置之死地而后生

    吴所畏又失眠了,一方面是兴奋过度,另一方面是饿的。

    一个人在床上翻来霞去,最后把姜小帅都吵醒了。

    翘着两撮小卷毛问“大畏,你怎么了”

    吴所畏叹了口气,“没事,你接着睡吧。”

    “你还在想他”

    “没有。”吴所畏的语气淡淡的。

    姜小帅能理解吴所畏的苦,毕竟他也是从那个时候走过来的。

    “别想了,睡觉吧。”

    姜小帅攥住吴所畏的手。

    吴所畏的手一离开肚子,咕咕的响声就传进了姜小帅的耳朵里。

    “什么声音”姜小帅问。

    吴所畏说“没事,肚子有点儿不舒服,我去趟卫生间。”

    姜小帅便由着吴所畏去了。

    其实,吴所畏压根没去上厕所,而是去找食儿了,一个人在厨房鬼鬼祟祟地学么了半天,都没找到一点儿吃的。最后把几个屋都转遍了,就看到一箱子水果。

    算了,水果就水果吧,只要能把胃填满了就成。

    于是,吴所畏拿起一个苹果就啃。

    人要饿了,苹果都是好的,尤其刚才还被姜小帅馋了那么久,吴所畏没完没了的。吃完一个觉得不够,又吃了一个,还觉得不够,又拿起来一个。

    一口气吃了仨,吴所畏才觉得胃口没那么难受了。

    第二天一早,姜小帅起来的时候,吴所畏已经去了公司。

    姜小帅洗漱完毕,准备带两个苹果去诊所。

    结果一检查,貌似少了几个。

    姜小帅在生活上是个大大咧咧的一个人,不像吴所畏那么穷算计,对于家里的东西都没什么概念。可郭城宇送的东西就不一样了,姜小帅昨天一个一个捡起来的,每一个都让他心疼了一阵,所以把数量记得清清楚楚。

    少了三个。

    一夜之间蒸发了三个

    难不成是吴所畏早上带走了

    不太可能吧他连饭都吃不下去,还有心情吃水果再说了,昨晚我吃的时候也问了他,他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啊

    正想着,姜小帅突然瞄到垃圾桶三个苹果胡儿。

    姜小帅微微眯起双眼,缜密的思维又开始运作,无故幻想狂的本质又发挥出来。透过这一小小的细节,他可以窥探到现象背后的种种疑点。

    中午下班,吴所畏照例无精打采地去了诊所。

    姜小帅打扮得酷范十足,正准备出门。

    吴所畏故作诧异,“你这是要去干嘛”

    姜小帅说“去找郭子。”

    “哦。”

    吴所畏挺失落地应了一声。

    姜小帅想从吴所畏的脸上找出破绽,却什么都没找出来。

    抬脚刚要走,又被吴所畏拽住了。

    “你真的要去啊”

    姜小帅点头,“而且我晚上不回来了。”

    “你想明白了”吴所畏问。

    姜小帅说“想得特别明白。”

    说完,在吴所畏的手上狠攥了一下,开车扬长而去。

    直到姜小帅的车彻底没影了,吴所畏才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

    中午,吴所畏饱饱地吃了一顿饭,下午,美不滋地回到公司。

    刚一坐进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地给池骋打电话。

    “我提前完成任务了,小帅去找郭子了。”

    池骋的语气依旧稳稳的。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提前去找你”

    吴所畏抿嘴一乐。

    “你自个瞧着办。”

    二十多分钟过后,池骋的车停在了吴所畏的公司门口。

    一进办公室,连门都不锁,池骋和暴所畏就在里面扭缠着啃了起来,池骋在吴所畏脖子上烙出一道道牙印,吴所畏的手伸进池骋的裤中狠扯他的毛发。

    “你就不怕这是你师父给你下的套”池骋问。

    吴所畏信誓旦旦地说“放心,他没那个心眼。”

    “万一他以后知道真相,记恨你怎么办”池骋又问。

    吴所畏冷哼一声,“他凭什么记恨我当初要不是他,我能落到你手里么也该让他尝点儿苦头了,尤其要让郭子治治他那个碎嘴子的毛病。”

    说完,重重地在池骋脸上嚎了一口,嚎的声音特别响。

    突然,门砰的一声被人踏开了。

    姜小帅盛怒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吴所畏猛的一惊,迅速从池骋身边弹跳开。

    可惜,姜小帅什么都看到了,也什么都听到了。从吴所畏离开诊所,到他开车来到公司,姜小帅就一直跟在他身后。果不其然,吴所畏到了公司没一会儿,池骋的车就开到了公司门口。

    吴所畏怔怔地看着姜小帅,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姜小帅就说了四个宇。

    “你俩真行”

    说完,冷着脸扭头走人。

    吴所畏立马追了上去,不停地和他解释,从办公室一直解释到公司门口,途中不知让姜小帅甩了几巴掌,说了多少难听的话。

    一直到姜小帅上车,吴所畏还在车窗口苦苦哀求。

    “小帅啊,你可别生我的气啊我不是故意的”

    姜小帅二话不说,猛地一脚油门,扬了吴所畏一脸的土。

    难受了不到一分钟,吴所畏胡噜一把脸,又兴冲冲地回了办公室。

    “快,给郭子打电话,施行下一步的计划。”

    从吴所畏的公司出来之后,姜小帅就把手机关机了,一直在阶上游荡到天黑。这个点,所有车都是直奔家的方向,姜小帅的车在拥堵的车流中艰难前行,他随便朝外扫一眼,看到的都是归心似箭的脸。

    他的家在哪呢

    虽然有父母,可父母远在外地,吴所畏虽然没了父母,可他有人疼着爱着。

    一想到吴所畏,再想到下午听到的那些话,姜小帅一阵阵心寒。

    他不打算回家了,因为这几个晚上他都是和吴所畏一起睡的,他不想再去那张床上自讨不快。

    于是又开车回了诊所。

    晚上十点多钟,姜小帅倚在窗口,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争吵声。

    要是放在平时,姜小帅一定第一个冲出去看热闹。但现在完全一副漠然的态度,爱吵不吵,爱闹不闹,和他有什么关系

    这个时候,姜小帅才把手机开机。

    铺天盖地的未接电话显示出来,个都是李旺打的,而且就在不久前。

    姜小帅心里一紧。

    突然,外面传来酒瓶子碎裂的声响。

    姜小帅这才感觉不对劲,趴到窗口仔细听听,感觉争吵声有些耳熟。

    过了一会儿,李旺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小帅,郭子在没在你那”

    姜小帅说“没啊,我没看见他,怎么了”

    “他半个小时前接了一个电话,突然就气冲冲地出门了,还不让我跟着。我怕他出什么事,所以打电话问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