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71节

作品:《逆袭

    “哥带你回家。”汪朕说。

    汪硕失声痛哭。

    一切都结束了,他也要把池骋这个人从他心底彻底挖出,连血带筋,不留一丝残余。

    吴所畏一个人回到办公室。

    依旧坐在办公椅上,对着窗外失神。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可以拨弄他情绪的人终于出现了。

    此生头一次,池骋真正意义上对一个人投降。

    所以迈进门的那一刻,他心底还是有一丝余恨的。

    吴所畏的思绪被拽了回来,定定地看了池骋片刻。

    问“你来干嘛”

    池骋语气生硬地回了句,“来看你笑话。”

    “汪硕今天的飞机,你最好快点儿赶到机场,不然就来不及了。”

    “不着急。”池骋说,“我还没看够你怎么难受,怎么伤心,我怎么能安心和汪硕一起出国”

    虽然知道池骋说的是气话,吴所畏的情绪还是不受控地被他影响。

    “那你看吧,最好一次性看过瘾。”

    池骋只是扫了他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

    “瞧你瘦的那个德行,以前还勉强能看,现在一点儿人样都没有了。”

    吴所畏面前就有一面镜子,他透过镜子看着自己,头发蓬乱,脸色灰暗,两眼无神,确实不像样儿了,遭到人家嫌弃也是正常的。

    所以他没吭声。

    池骋没有丝毫心疼的意思,继续打击吴所畏。

    “你不知道,看你这样我有多舒坦。”

    吴所畏依旧没说话。

    池骋斜了他一眼,突然发现他哭了。

    只不过没有声音,眼泪顺着鼻梁住下滑,在鼻尖上凝聚成一颗大的泪珠,最后滚落到办公桌上,也滴到了池骋的心窝里。

    心里有多难受,只有自个知道。

    池骋强忍着心痛继续说着狠话,“你就哭吧,你越哭我越高兴,我今天就是来看你哭的。”

    吴所畏也想忍住,可眼泪珠子止不住的往下掉。

    “欺骗别人感情,难受也活该,没人心疼你。”

    这话像是拧开一道闸门,吴所畏的眼泪倾泻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池骋难受至极,大步走到吴所畏跟前,手薅住他后脑勺的头发使劲往上揪扯,强迫他大角度仰头,手劲很大。

    “不许哭,听见没”池骋怒声训斥。

    吴所畏完全不听这一套,眼泪依旧奔腾而出。

    池骋朝吴所畏的屁股上量了一巴掌,粗声大吼。

    “我让你别哭了,你没听见啊”

    根本不管用,池骋的这一举动完全是催化剂,让吴所畏从悄无声息地流眼泪到失声痛哭,再到嚎啕大哭,一声一声地摧毁着池骋的心理防线。

    他再也说不出狠话了,有力的手臂将吴所畏圈入怀中,大手从他发间抽出,伸到吴所畏的脸上,给他擦眼泪。

    声音无法抑制的温柔下来,带着浓浓的心疼。

    “畏畏,不哭了。”

    吴所畏依旧哭噎不止,积攒了数日的眼泪,终于在池骋的怀中找到了发泄之地。

    池骋看着他这么哭,眼圈都红了,声音有些颤抖。

    “宝贝儿,咱不哭了成不成”

    吴所畏哭得呛住,哭得喘不过气来,哭得天昏地暗,只剩下一个肩膀可以给他依靠。

    “畏畏,畏畏,我在这呢听话,不哭了。”

    池骋心里什么都没了,那些所谓的欺骗,那些放出的狠话,那些男人的自尊被心爱的人一个脆弱的表情全盘摧毁。

    此时此刻,池骋才意识到,他爱吴所畏爱得深入骨髓,连着骨头和皮肉,一经扯开便鲜血淋漓。

    他俯下头,封住吴所畏的嘴唇,将他呜呜的声音吞进肚子里,永远铭记在心。

    记住他失去母亲的这一天,是有多需要自己。

    在池骋的唇舌安抚下,吴所畏的哭声渐渐小了,眼皮越来越沉。

    终于,啜泣声换成了平缓的呼吸声。

    池骋轻轻地给他拭去眼角的泪痕,想把他放在沙发上,去卫生间拿条毛巾过来。结果手刚一从吴所畏身上抽离,就被他牢牢攥住了。

    “别走。”吴所畏说。

    池骋沉声说道,“我不走,我拿毛巾给你擦擦脸。”

    吴所畏还是那句,“别走。”

    池骋无奈,“你瞅瞅你这脸都哭成什么样了我要不给你擦擦,老这么看着你,心里多膈应啊”

    吴所畏没说话。

    僵了片刻,池骋的语气还是软了下来。

    “得得得,不膈应,不膈应,我闹着玩呢。大鼻涕泡儿就这么挂着,您也是大帅哥。”

    吴所畏伸手往鼻子间一探,真有个大泡,一戳就破了,然后把手上残余的鼻涕抹到池骋的脸上。

    池老爷这辈子没受过这种虐待啊

    晚上,姜小帅又来陪吴所畏睡觉了。

    池骋早就和吴所畏钻进被窝里,房间的灯是关着的。

    “这么早就睡了”

    姜小帅小声嘟哝一句,怕吵到吴所畏睡觉,他也没开灯,直接把自个脱光溜的,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

    然后,感觉今儿的床有点儿窄,给他留的地儿小了点儿。

    想往旁边挤挤,结果没挤动。

    手臂圈上去,有一种别样的触感。

    三秒钟之后。

    姜小帅从床上一跃而起。

    、191 不哄能咋办

    吴所畏反射弧的长度真不是盖的。

    池骋在葬礼上看到吴所畏那一茫然的表情,其实并不是悲伤过度,而是一直不相信这个事实。结果哭出来之后,吴所畏才意识到,他老娘真的不在了,无论他回家多勤多早,都看不到老太太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了。

    而池骋来的正是时候,他俩复合之后,吴所畏的丧母之痛才真正到来。

    这些天,吴所畏的公司放了年假,池骋的单位也放假了,原本是轻松娱乐的日子,可吴所畏每天都是郁郁寡欢的,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而且神经变得异常敏感,只要有一点儿折射母爱的东西被他看到,情绪就会一落千丈,很久才能缓过来。

    比如那天俩人窝在沙发上看喜剧,吴所畏的情绪刚有些好转,突然插播了一条宣扬母爱的公益广告,吴所畏的脸色瞬间灰暗无比,沉默无言地回了卧室。

    有时候他还会无端发脾气,吃着吃着饭就摔筷子走人。

    池骋这些天一直在努力哄他高兴,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耐心,无论吴所畏做出多极端的举动,他都好脾气地忍着,从不朝吴所畏发火。

    吴所畏仗着有人疼着,心里的苦闷撒开欢地发泄。

    他已经成了池骋真正的裤腰带,无论去哪都拴着,生怕一不留神就丢了。

    转眼到了年底,虽然送礼的总上门,家里年货成山,可为了让吴所畏心情能好点儿,池骋这几天总带着他到处购物。

    上午去逛超市,他俩在前面挑,刚子在后面推车。

    吴所畏基本不用说话,眼睛定在哪,哪的东西就迅速扔到车里。

    池骋知道他爱吃大樱桃,二百多一斤的大樱桃成箱的往车上搬,吴所畏起初不吭声,后来见池骋没完没了地拿,终于按住了他的手。

    “太贵了,少买点儿。”

    有时候,吴所畏主动开口说一句话,池骋心里都会宽慰很多,花多少钱都不心疼。

    “想不想喝饮料”池骋问。

    吴所畏点点头。

    以前这都是禁品,饮料喝多了会发胖,影响身材不说,最重要的是容易让骨头变脆弱。万一来点儿“剧烈运动”,没有个强韧的骨头怎么成

    但现在吴所畏心情最大,只要他乐意他高兴,喝多少都成。

    池骋看都不看,直接把吴所畏爱喝的饮料放进购物车里。

    “买一瓶可乐。”吴所畏开口要求。

    这要放在平时,准换来一通训。

    “喝什么喝喝一瓶可乐长一斤肉,肥了给谁看”

    池骋不擅长说违心的话,不会像那些模范好男人一样,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你。人家就直接甩大实话,多长一斤肉我就少看你一眼,你自个瞧着办吧。

    现在不了,吴所畏让买就买,而且买大瓶的。

    刚要往车里放,吴所畏拦住他。

    “别,等会儿,买那个特价的,大瓶赠小瓶的。”

    好么,一下要两瓶。

    池骋难得的好脾气,“行,你说买什么就买什么。”

    吴所畏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

    然后两人又去了水果区,吴所畏看着山竹发呆。

    “也不知道这个山竹好不好吃。”

    池骋二话不说,直接掰开一个,捏起两瓣果肉就往吴所畏嘴里塞。

    售货员急了,“嘿,我们这个水果不让试吃。”

    池骋扫了售货员一眼,售货员顿时不敢吱声了。

    池骋直问吴所畏“甜么”

    吴所畏点点头。

    池骋扬了扬下巴,示意刚子搬一箱上车,计价的时候特意多算了一斤,堵住了售货员的嘴。

    池骋又领着他去男士护肤品专柜,吴所畏和汪硕有一个明显的区别,那就是对那张脸的爱护。前者把洗脸当体力活儿,有精神才敢。后者把清洁当成一个工程,每天都认认真真来完成。

    而且他对池骋的脸和自个的脸的态度也是截然相反。

    池骋的脸随便招呼,什么实惠买什么。一瓶大宝用两年。

    对他自个的脸从不含糊,非国际名牌不用,使用之前会认认真真看说明书。以至于两年前砸板砖时的那张糙皮老脸,现如今滑不溜手,连一丁点儿痘痕都看不到。

    “先生,您原本属于很健康的蜜色皮肤,不知是不是疲劳过度,导致您的肤色有些黯淡,这款活肤露可以激发皮肤活力,提亮肤色。”

    吴所畏拿过来看了看,又递给池骋瞧瞧。

    “怎么样”

    池骋直接让售货员开单子。

    “等一下。”

    吴所畏又拿起另一瓶效果差不多的,反复对照着,嘟哝道“这瓶990块50,这瓶1345块70,990除以50,一五得五,五九四十五,五八四十,合着就是19块8一毫升,1345除以70,一七得七,七九六十三,二七一十四,合着就是19块2一毫升”

    吴所畏的手指头在半空中划拉着,算得特别认真。

    池骋就喜欢吴所畏这种小吊丝儿的行为,他越是斤斤计较,就证明他精神头儿越足。所以他不插话,含笑的眸子在一旁瞧着他。

    结果,等吴所畏费劲巴拉地算出来,突然发现自个忘了一个已知条件。

    “谁花钱”问池骋。

    池骋晃了晃手里的卡。

    “那我都要了。”

    合着刚才那些工夫白搭了。

    吴所畏心情一下变好了许多,提着购物袋美不滋的走了。

    他刚一转身,身旁专柜三四个售货员一齐凑到这个柜台,就听这个售货员激动不已地显摆,“这俩绝对是一对,唉呀妈呀,太有爱了,我刚才偷拍了好几张照片,你们看看这张,小攻盯着小受那个眼神。”

    顿时尖叫四起。

    “哇塞,好温柔,嫉妒死个人那。”

    “刚才他俩一走过来我就盯上了,小攻酷爆了,小受也超级养眼。”

    “你瞧瞧这张,小受那小眼神飞的,忒特么骚包了。”

    “啊啊受不鸟了”

    “”

    本来,吴所畏从护肤品专柜区离开之后心情大好,结果往男士服装专柜区走的半路上,经过中老年服装专柜区。其中挂着的一件衣服和去年他给吴妈买的那件特别像,吴妈一直收在柜子里,直到入土也没穿上一次。

    售货员看到吴所畏在那不动,上前热情地打招呼。

    “先生,有什么需要可以进来看看,现在正在打折,过年了,给老妈买件新衣服吧。”

    吴所畏刚缓和的一张脸瞬间阴郁下来。

    池骋直想这个售货员掐死。

    晚上睡觉,池骋搂着吴所畏,极其想干点儿别的。

    吴所畏黯淡的目光看着池骋说“我没那个兴趣。”

    池骋当然不会强迫吴所畏。

    吴所畏突然觉得挺对不住池骋的。

    “我会好的。”吴所畏自个顺顺胸口,“我有这个信心,过短时间就会好的。”

    说完,钻进被窝想他妈去了。

    池骋下床,拿出刚子从商场玩具城买来的恶作剧小人,想着逗逗吴所畏,让他心情舒畅一点儿。

    “你戳他屁股,他会叫唤。”

    池骋事先没有尝试过,毕竟他不擅长摆弄这种幼稚的东西。

    吴所畏拿过来看了看,果然很喜感,嘴角禁不住扬了扬。